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试婚 > 试婚男女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爱恨一念间

正文字体:  
日期:2006-05-25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不过,你别认为我生命中所有的女人都是试婚对象。谁没有过七情六欲,我不否认跟过我的女人很多,但我动了心的也就三四个,她们都是好女孩,女人中的女人。而且我第一次去湘西,那里的山、水、天、地都是如此特别,使人实在难以想象到这儿以前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的年代。不过,你别认为我生命中所有的女人都是试婚对象。

你要听试婚的故事,算是找对人了。不谦虚他说一句,我是个试婚专家。不过,你别认为我生命中所有的女人都是试婚对象。人嘛。谁没有过七情六欲,我不否认跟过我的女人很多,但我动了心的也就三四个,她们都是好女孩,女人中的女人。我承认我以前的生活是比较糟糕的,我想过,我他妈也该安静些了,我不能再给更多的女人带来痛苦。总之一旬话,我要做好人。做像你一样的好人。

访肖军是非常偶然的,而且他跟别的人不同,根本不用我提问,他就把所有的故事一股脑儿倒了出来,滔滔不绝。当然,我在整理他的故事时删去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情节,他讲得实在太多了。

本来我是准备好好地放松一回的。而且我第一次去湘西,那里的山、水、天、地都是如此特别,使人实在难以想象到这儿以前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的年代。有朋友用穷山恶山来形容湘西的贫瘠,这一点我绝不敢苟同,相反我觉得这里的山水是如此神奇,带着一种历史的沧桑感。

肖军来宾馆的时候带了一大帮人--男男女女。当朋友把我介绍给他,并且说明我的意图后,他表现得十分友好,眼睛里露出些许惊讶。为了讲述方便,我邀他到我住的宾馆房间,肖军很爽快地答应了,说了声“今天不玩了”,他那帮人马就散去了。临走时其中一个身材高挑、柳眉俏目的女孩上来拥着他亲了一口,并叮嘱肖军她在家等他。

我注意到,那一群青年男女衣饰奢华,是坐着他们自己的轿车离去的,我只看清其中一辆是德国宝马。说实话,在这种小地方见到这种场面,我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肖军很随意地递给一支“大中华”,我拒绝了他,我习惯抽四块钱一盒的希尔顿,够劲。

肖军并不高,大约1.75米的个头,但眉清目秀,小平头,一双带着几分狡黠和机敏的眼睛镶嵌在白净的方形脸上,典型的南方人。从他穿着的考究和一举一动上,几乎一眼就能看出他生活的优越和事业的成功,不过他讲出来的故事,仍然大大出乎我的想象之外。

我的朋友很多,各种各样的朋友,也包括记者。不过,来自北京的大记者,你算第一个。我这人一生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事,唯独女人不能少,朋友不能少,像您这样有知识、有文化、有声望的朋友,我特崇拜。

你要听试婚的故事,算是找对人了,不谦虚他说一句,我是个试婚专家。不过,你别认为我生命中所有的女人都是试婚对象。人嘛,谁没有过七情六欲,我不否认跟过我的女人很多,但我动了心的也就三四个,她们都是好女孩,女人中的女人。

我小时过得其实挺惨的。六八年我父亲从县长的位置上给搞下来时,我还不到9岁。据说因为父亲的爷爷当过湘西的土匪,山寨的二大王。这件事在那时可不算小事,我们一家子全受了牵连,我。母亲,父亲都被下放到农村,在一个偏僻的农场一呆就是整整十年。那时候的日子多惨啊,在我的印象中,似乎肚子一天到晚都是饿的,饿急了什么都吃。有一次我不知吃了什么野果于,跟梨差不多,又苦又涩,结果晚上我就吐了,连胆汁都吐了出来。我父亲每次想起那些事,就感到对不起我,也对不起我妈。唉,怎么说呢?那些事哪儿能怪他。那时候他还得成天参加学习、反盛挨批斗,不停地干活,累得不成人样子。哪儿顾得上我们呢?那时候我整天想的就是老子长大了一定得拼命干,发大财,吃尽所有的美味,让父亲母亲也过好日子。现在好日子来了,我什么不用于照样吃喝玩乐,又他妈跟做梦似的,这好日子来得也太容易了!抱歉,您一定不习惯我这脏话,我憋不住,习惯了。

但是,那段苦日子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饿,是我母亲的死,她是被人干死的!那情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天老爸去大队开会--挨批,回来得很晚。母亲被抬回农场时已奄奄一息,几片破布遮在她身上,什么也挡不住唉,那时候人小,也不是特痛苦,只是那气氛凄凄惨惨的,许多来看我妈的妇女都掉了泪。我母亲年轻时是个美人,那天我是头一次看到她的身体,尽管日子很苦,但我母亲依然很丰满,我曾经吸过奶的的乳房,滚圆滚圆;她白净的肌肤上遍布伤痕,叫人不忍目睹。可我看了我妈,我说不清哪是啥感觉,可当时我想,女人到底是啥?当时我连脸都红了,现在我才搞明白,我那时开始想女人了,我才14岁,就开始想女人。父亲回来时母亲已经死了,他没有哭,只有一脸的悲愤。我想,那时我父亲是麻木了,在当时的年代,有冤无处伸,何况他是大土匪的后代,人人痛恨的家伙。埋母亲的过程我记不清了,只记得去的人很少,一个小土坑,几块破木板。那段日子父亲几乎垮了,他想过自杀,可又不忍心扔下我--这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我第一次遗精是14岁,就是我母亲死了不久。记得我当时还做了一个梦,身子轻飘飘的,到处飞,飞着飞着就至了一个草丛里,面前是一个浑身精光的女人,也看不清。

后来一醒来,底下湿漉漉的。从那时起我开始注意女孩子,一种奇奇怪怪、说不清的渴望感。没想到就在第二年,一个女孩真的就和我好上了。那时我有一副象棋,在农村当时可是个稀罕物,而且他们都不会玩。我开始教一些小孩子下象棋,大家都特感兴趣,跟我学的人也越来越多。其中一个叫雪梅的女孩也跟我学。她比我大3岁,清请秀秀的,人也聪明,特爱下象棋。开始跟她弟弟一起学,后来她弟上学了,她照样天天来。也许是注定的吧,我和她就那样好上的,我和她第一次上床时还不满16岁。人家说性这东西是天生的,我特信这一点,要不怎么也没人教,我们就会那事。但那事也许最爽的就是一辈子第一次,特紧张、特兴奋,仿佛快爆炸了,她也是浑身发抖,脸红得像熟透的柿子。那次其实没搞多久我就泄了,过后她说下身好痛,哇,那时我很满足,因为自己是个男人了。可她呢,一脸的泪水,抽搐个不停,弄得我手足无措。

从那以后我们就常干那事,都是偷偷摸摸的做。雪梅似乎特喜欢我,特依赖我,但她绝不是看我是城里人,那时候农村人都瞧不起我们父子,她说她是爱上我了!现在想起来真他妈好笑,现在中国哪儿还有爱情呢?扯蛋!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说这辈子我碰见过几个好女人的话,雪梅算一个。她纯,像人头马一样招人喜爱;她还有一个特点是善良,那时候她照顾我们父子可真不少,吃的、用的,她都有办法帮我们。而且她很聪明,少有的农村女孩的聪明,那时候我还想过,要是这辈子娶到她做妻子,我肯定会幸福终生的。但这事后来吹了,注定要吹。

“那么,你是怎样回城的?”我感觉他讲得太过拉杂,不得不以这种方式提醒他。肖军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从西服口袋里夹出一个金属烟盒和一只精致的银色火机,弹开烟盒,向我递过一支烟来。“我抽这个。”我指指自己的烟。“哦,忘了。”他耸耸肩,自顾自点燃香烟,深深吸了一口,然后一屁股倒进沙发里。

其实,我回城就注定了我与雪梅的分手。早在那以前我们的事就被发现了,因为她肚子被我弄大了。这事可了不得,要是让别人知道了,非得牵连她一家人。她爸爸是生产队长,不知想什么法子把孩子给她做掉了。后来我们也有过来往,但搞那事小心多了,我们用了些土办法避孕,还真见效。我回城时文化大革命都结束几年了,雪梅家里人也想把她嫁给我。可后来终究没成,因为我又有了别的女人。

人常说一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用在父亲身上再恰当不过了,他回城后官运比以前更顺了,现在是我们市的市长,但我现在的一切都没有靠过他,全靠我自己闯出来的。那时我二十来岁,年轻有冲劲,去过上海,闯过深圳,最终又回到了这儿做生意。你知道八几年那会儿,做生意想不发都不行。人家也给面子,一听说我父亲的名字,什么事儿都开绿灯。我受了文化大革命的害,没读多少书,可做生意用不着那些高深的玩意儿,上上下下都有关系,我脑袋也不差,就这么简简单单混到今天这样儿。现在我开了一家典当行,一家汽配公司,一间保龄球馆,养了十多个兄弟,都很贴心。要说这日子嘛,也还过得去。说实话,你就是给我个市长、省长的当当,我还真瞧不上(不包括你们记者,你别在意)。

我的第二个女人叫张艳,辽宁人,是在深圳认识的。我在深圳认识的女人不少,上过床的也不少,可只有张艳跟我时间最久,我也想过和她结婚。她真是个不错的女孩子,丰满、性感,有点像我妈。

开始我是因为同情才注意上张艳--我还是挺有同情心的男人。张艳是离过婚的,她第一个男人叫什么来着,反正是她大学同学,两人都爱写些东西,对,就是爱文学。

在学校里时间一长就搞定了,毕业后就结婚了,张艳以为这辈子已经有了着落,幸福得不行。可没过多久,她那当高中教师的老公因为强奸女学生进了牢,那家伙真不是个人,张艳心灰意冷,离了婚辞了职来深圳闯天下,就碰上了我。

其实我遇见张艳挺偶然,当时她在一家娱乐城当小姐,初来乍到的,有很多规矩她不懂。那天刚好几个小青年去吃饭,一高兴了搂过她来就摸。说实话,张艳是那种看似风流漂亮、其实挺重情、挺专一的女人,她想不到“深圳这么黑,大庭广众之下敢调戏女孩子”。张艳急了,拿起一杯啤酒泼到对方脸上。那几个家伙恼了,将她打得遍体是伤,还要当众扒她衣服。那时我正好去吃饭,一看,全都是我朋友的小弟兄。当时我看到张艳带泪的眼睛,跟我回城时雪梅送我走一样的可怜巴巴,有些不忍心伤害她,于是我叫住了那些弟兄。那些小青年谁敢不给面子,当时我在宝安县是响当当的“辣子手”,他们大哥也得给我七分面子。

后来我常去那家娱乐城吃饭、跳舞,跟张艳闹熟了,她对我也特别好,结果我们同居了。张艳跟了我四年多,算是时间最长的,而且也是最好最出色的女人。她以前是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我把青春赌明天

    伍女士,虽已过不惑之年,但由于平时保养得好,仍保留着青春期的花容月貌。令伍女士苦恼的是,堂堂的男子汉却在新婚之夜未能给新娘带来欢乐。一晃4年过去,伍女士始终未能享受到一个成熟女人应有的幸福。尽管丈夫对她百依百顺,家里家外精心料理,但她还是向丈夫提出了离…[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