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试婚 > 试婚男女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一个“酷”女人的试婚史

正文字体:  
日期:2006-05-25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我对他并没有特别讨厌。后来我问宋光这个故事的后面还有没有,他神秘他说当然有啦,不过放在家里,要找个家长不在家的时间让我同他一块儿去拿。后来我还是去了。宋光的家里果然没有人,空荡荡的。

话还得从头说起。现在的少男少女们喜欢“酷”,我可以很自豪地告诉你和大家,最“酷”的人是我。

家原来是韶关市的,我的童年也是一直在韶关度过的。那时候人小,也没什么特别记得清的事,但是呢,我十三岁时就知道了什么叫性交。你信吗?不用打断我的话,听我慢慢给你道来。当然我不是天才,不可能无缘无故知道啦。我记得是我有个同桌叫宋光,他比我大一岁,高干的子女,因此从小就知道耀武杨威,欺软怕硬。宋光块头大,天生会讲讨女孩喜欢的话。我对他并没有特别讨厌。

有一天,他神秘兮兮地给我一个笔记本。告诉我这是送给我的,而且让我不要对任何人讲。我没在意,回家一看才知道笔记本里密密麻麻抄满了字,是那本人所共知的《少女之心》中摘抄下来的。我从来没看过这本书,那时也没听过,可是不经意地看一看,虽不太懂,但却兴奋莫名。那种赤裸裸的性的描述,简直是太神奇,太新鲜,又太不可思议啦,男女之间怎么可能那样的呢?

也许我天生早熟,对那本子上写的事情虽然怕,又抑制不住莫名的渴望感。后来我问宋光这个故事的后面还有没有,他神秘他说当然有啦,不过放在家里,要找个家长不在家的时间让我同他一块儿去拿。他还特地告诉我,后面的内容更加精彩。我不敢去,他就激将我说怎么啦,害怕?害怕就别看了。后来我还是去了。宋光的家里果然没有人,空荡荡的。

结果他没有拿出什么书来,他那儿根本没有什么剩下的内容,却乘机把我强奸了。也可以说不是强奸,因为我根本没反抗过,也不知道反抗,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得逞。一开始被他抱住又摸又亲的,感觉特别舒服;后来他将我脱光,他自己也脱光了过来弄我。我的下身猛地传来一阵巨痛,太痛了,我突然感到恐惧,脚死力一蹬,宋光就蹲下去了,一边痛得抱着下面,一边恶狠狠骂我“婊子”。我惊惶失措穿上衣服就逃了。从此再也没敢理他。这就是我的第一次,虽然并不复杂,可印象却好深,一直忘不掉。

后来的好多年,我没有过男人。一想到那时在宋光家里他赤裸的又胖又丑陋的身体,想到男人那东西,我就感觉那事并非那样美妙的,我潜意识里有些怕;同时也有另一种心情,碰到那些死心塌地,认认真真追我的好男孩,我又会觉得自己似乎不配他们,似乎觉得自己是很,“脏”的人。你看,那些年我还是比较“纯”的吧。

我真正意义上的恋爱,是大学毕业后做了小报记者开始的,记得那时候你也来过广州的,有五年了吧?彭菲的目光征询地看看我。我点点头。

事实上,从她完全可以称之为美丽的面容上来看,她同其他女性讲述故事时的丰富表情,我觉得她并非那么“酷”的。她的眉毛一扬,声音突然高了起来。第一次有了男人,我真的是想过嫁给他的,从跟他上床那一刻时,我就以为定了终身。那时我刚出道做记者,雄心勃勃地,也没有体会到特别难。可是时间一长,就觉得一个女人真的不容易,没有人在乎我的可怜的凄历,中文系出来的学生遍地都是,最重要的,我们那张报纸没有名气,谁都不买帐。人碰一次壁会认为理所当然,碰两次觉得无所谓,可是到了三次。四次,一直混下来什么收获没有,保不准就泄气了。我就是如此,正在我认为前途难测准备改行时,有个男人的出现却改变了我的一生。

他叫聂华,我们报社总编老叫他“枪手”,这是指他写文章厉害吧。他是总编请来出谋划策的,当时还是个自由撰稿人,听说现在是一家大报的专栏记者。用句俗气的话说,我和他可能是有缘吧,第一次见面就挺有感觉的。“枪手”的绰号很有点像他的本性,爽快、仗义、大大咧咧、爱四处漂泊。那时他爱骑一辆本田摩托四处乱跑,天哪,跟他“文化人”的身份简直有点风马牛不相及。我也爱叫他“枪手”,不过多半是在床上,大家疯狂了就随意叫的。

他来过报社几次后,我们的报纸真的起了不小的变化,发行量不断上升,我不禁有点对他刮目相看。他那人眼光很毒,到我开始喜欢他时,他才枪先一步约会我,我当然不可能拒绝啦。后来他告诉我,第一次见面就被我征服了,他说他大少看到我这样性感的女孩;但他一直忍耐着,一直到从我的眼睛里看出来我已经喜欢他才下手,真是少见的情场杀手呀,换句话说,就是色狼,嗬。

没有多久我就和他上床了,自然而然,也可以说不可抗拒,那时候,我都二十三岁了。二十三岁才会做爱,够纯了吧?

那段时间,成天脑子里就装着聂华的影子,一天没见都感到特别难受,我喜欢躺在他雄性的健美的身体底下,感受他的激情澎湃,感受他在我的身体里纵横弛骋,合二为一的神奇感觉。其实《少女之心》里面写得没错,不过我当初无法体会罢了。话说回来,我不是那种特别淫荡的女人,我只要看到聂华,心里就踏实许多,那时的想法有点像封建社会的中国女人,身子给了谁,就永远是谁的,任他怎么样都行,只要能让他感到快乐,我就满足得不行。

聂华对我也不错,第一次上床他就说过要娶我为妻子的。后来他也常说这样的话,我听了,也满心欢喜,真他妈跟一个农村姑娘一样傻。

对于他的家庭情况,一直到分手也没弄清楚,总之我一问他,他就顾左右而言他,除了告诉我他父母死得早,家里还有个妹妹,其他的什么也不讲。我也习惯了他居高临下的作风,当时我感觉男人是应当有权威感的——你看,我对他真的特别依顺,反正是我的男人嘛。

后来我跟他谈结婚,他就有些不耐烦,他说一开始就告诉我这是试婚,时间太短,什么也试不出来,对我们都不好的。看到我心情不好,聂华也有心软的时候,他会认认真真坐在我旁边,给我谈将来的事,谈什么时候娶我,谈结婚时到哪儿旅行,以后生几个孩子,总之他似乎胸有成竹,除了没有足够多的钱,他什么都想好了。他谈着谈着我就会开心了,破涕为笑。他呢,口里说着永远爱我之类的山盟海誓,手又开始不自觉了。真奇怪,每次闹矛盾之后同他做爱,感觉特别棒,是感动、投入,还是甜蜜,我不知道。

“试婚”是聂华老挂在嘴边的一个词语,其实我根本不在乎试不试婚,反正,时机成熟就结婚。现在我同他这么好这么相爱,还谈什么试婚呢?可笑的是,这仅仅是我自己的想法。后来我想,他或许从没有娶我的想法吧,要不怎么老是把“试婚”挂在嘴边呢。

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是一年,就是360天,一天不多一天不少,而且我们分手的方式太“新潮”了,对于那时的我而言,打击真是不校那天我们是在越秀路的一家西餐厅吃晚饭的,吃到一半,聂华就坦白地告诉我,他要同我分手。我太惊讶了,我几乎以为他在说胡话,但他郑重其事地样子又不像。他很潇洒地耸耸肩,告诉我试婚期到了——因为他给自己规定,同任何女孩的试婚期不能超过一年,免得贻误人家的青春,对双方都不公平。他当时的样子是那样平静,那么不容置疑,我有种下级听上司们说话的感觉,似乎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执行。聂华到最后说我跟着他肯定不会幸福,他自认不是我心目中的好男人。他对自己的分析很诚实很客观,连我也不得不承认,他讲的有一定道理。可是,难道一个人付出的真情可以真的如此随意,如此轻描淡写就了结的吗?

我没有哭也没有打闹,我心中始终还存有一线希望,我觉得聂华只是一时冲动,过几天他就会回心转意的。因为,我自认为是个不错的女孩,我自认他对我的情是真实的;要是说他真是不爱我的,世间上也难找出如此高明的演员。

后来的结局你一定猜到啦,他没有再回来。我等了一天又一天,呼他,他从来不回;打电话,又说他不在。我忍不住找到了他的宿舍,他不在,迎接我的是个北方女孩,年轻、漂亮,有种柔柔弱弱的美感。我没有说什么,看着这个有可能同我一样付出爱,收获忧愁、怨恨的女孩,我默默地走了。

这就是我的初恋,它像风一样来去无踪,却在我的心里留下难以抹去的伤痕。这以后我就变了,变得无爱无情也无恨,除了金钱和男人的肉体,我什么都不需要。彭菲仰了仰头,眯着眼看远处的海滩。“你说你以后还有过试婚?”我侧过身问她。彭菲点点着,然后长长地舒了口气。

我告诉过你,我试过好多次婚,只有我自己才知道从我牙缝里说出来的“试婚”两个字是多么虚伪,可那些男人们竟然当真了,你说好笑不?当然,有的是心照不宣,好像用试婚来解释我们的肉体关系高尚一些似的,也比较有感觉一些。我从报社辞职后,又换了好几次工作。到后来,工作成了我生活的幌子,我的心思早不在工作上了。

遇见老何是在同聂华分手三个月后的事,说实话,一开始我并不想骗他,因为他也离婚不久,同我一样是受过伤害的人。并且,他那种好男人受伤更令人感动的。我天天去一家酒吧喝酒,他也去,一看到他眼睛里失落的神情,我就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我说想同他聊聊,他答应了,就这样我认识了何德明。

我们好起来后我一直叫他老何,他比我整整大十岁。

他是一家私营服装厂的厂长,老婆偷了汉子,他才不得不离婚的。他是个重情的男人,又极有责任感,但我仍不能轻易嫁给他啦,大家都是过来人,所以上床以前就讲好了,我们试婚一年,如果行就结婚;否则,好聚好散,做永远的朋友。我看得出来,老何后来是一心一意爱上了我的,很长一段时间,他的生意也顺畅了起来,人也显得年轻多了——他虽然只有三十多岁,刚开始给我的印象却是四、五十岁,我没有想到他的生意做得那么大,除了在广州有两个工厂,他在东芜、番禺都有工厂,由他的弟弟、妹妹分管着,据说离婚时老婆只要了他五百万,当时真的吓我一跳。不过我不是看到他的钱才跟他好的,这一点老何一直很相信——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试婚”的感觉一言难尽

    冰是个音乐人,她与同样学艺术的男友谈恋爱不到一年,两人租了间小屋,把行李搬到一起,开始了“试婚”的生活。朋友们都感觉,他俩生活得非常幸福,劝他们赶快结婚,可冰说“不着急”。他提出先和我“试婚”试婚前,我们的家人全都反对。他们甚至怀疑,猛子怕是个感情骗…[查看全文]

  • 试婚梦魔

    潇洒的富翁感觉,使我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很快就身无分文了——画商们忽然不买他的画了。由于营养不良,又没有休息好,我的身体吃了大亏。他说孩子不可能是他的,谁知道是哪里的野种,抓他当冤大头……我躺在床上,没有力气为自己辩护。他又开始大手大脚,我却完全没…[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