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手淫自慰 > 自慰口述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一个自慰后的避孕套

正文字体:  
日期:2009-1-17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他冲我发了很大的火,原因是我没经过他的同意私自打开他的QQ,还回答了他QQ上一个叫“雨飞儿”女孩的QQ,我告诉她我们要结婚了。 他说了一大堆他生气的理由,但我知道最后那两句才是他最想说最在乎的,“你为什么每一件事情都要在网络说。“雨飞儿”是他的高中同学,他们的故事跟学校里所有恋情一样,幼稚可笑得让我掉了一
1.他冲我发了很大的火,原因是我没经过他的同意私自打开他的QQ,还回答了他QQ上一个叫“雨飞儿”女孩的QQ,我告诉她我们要结婚了。

他说了一大堆他生气的理由,但我知道最后那两句才是他最想说最在乎的,“你为什么每一件事情都要在网络说?她已经够可怜了,你能不能不要再去触她的伤口了?”

这个男人,我很爱他,叫乐飞。

2.“雨飞儿”是他的高中同学,他们的故事跟学校里所有恋情一样,幼稚可笑得让我掉了一头的头皮屑。乐飞打篮球时不小心把球扔到路过的她身上,她高挑的身材披肩的长发吸引了他,于是他开始追她。刚好她和男朋友分手了,那个男生又找了一个比她漂亮的女生,为了报复爱情,她投入了乐飞的“怀抱”,只是那时的学生爱情不如现在的明目张胆和色情,傻小子乐飞竟然连她的手都不敢牵。

几年之后毕业了,她要去厦门工作,乐飞亲自把她送到厦门,帮她找到工作租好房子才恋恋不舍地离开,照样连个手指头也没有碰到。两个月之后,乐飞为了爱情辞掉了家里联系好的优越工作跑去厦门,当这个痴情的男儿推开他帮她租的出租屋门时,却发现这房子里已经有了一个男主人,而且还是那个曾经抛弃她的陈世美。

这个不争气的女人让乐飞感到很到的侮辱,怒不可歇的乐飞连一句质问也没有直接打道回府。不久,“雨飞儿”又被那男的第二次抛弃,回过头来想找乐飞。乐飞这傻小子也算是条好马,死活不吃回头草,尽管那时候心里对她有恨也爱着。“雨飞儿”一转头也成了痴情女,非乐飞不嫁,这一等,还真的一直等到现在,不知道她是对男人死了心?还是终于发现了乐飞这一个好男人?

3.乐飞跟我讲他的爱情时,我疯了似的捧腹大笑,他这叫什么爱情?N世纪前的柏拉图式美丽爱情传说?在我眼里,男女只有上了床之后,才算是给爱情领证。

乐飞觉得我的态度有渎他的神圣爱情,我这个离经叛道的女子让他几乎抓狂,他气急败坏地抓着我的肩膀说,“若儿,我现在很想把你压在身下狠狠地干。”

我用生命发誓,这是我跟乐飞同居三年以来听到他说得最淫荡的一句话,他因生气对着我大口喘气,完美的肌肉充满着力量,加上起伏不定的胸口真的很性感,我承认我是一个色女,无法拒绝这样富有阳刚之气的男人。

我故作情场风骚女子对他挑逗:“公子,你来呀,我好想要哦,咯咯……”

除了我给他实战的经验,乐飞对性经验和性知识几乎一片空白,他几乎不能接受我穿着吊带衣服和过膝的裙子出门。他长着一张纯洁的天使脸孔,而他的下身却是魔鬼才有的销魂,能给女人带来欲生欲死感觉。

乐飞根本受不了我这样的语言刺激,怒火加欲火抱着我狂吻。我是乐飞的第一个女人,我很清楚乐飞哪个部位最敏感,我笑着拼命挣扎,我们从床上滚到了地上,我反过身骑在他隔着裤子里面已生硬的身体上面,主动而用力地亲他,双手和嘴唇用适当的力气配合运用着。听着他富有磁性死去活来的呻吟声,比他的爱抚还刺激我的欲望。

他迫不及待要解开我的裙子,虽然我比他还想要,但还是在装作要有下一个动作时从他身上逃开了。他睁开眼睛后气得鼻子直冒烟,大骂着我死女人、小妖精。

在他快要追到我时我故意跳到桌子上面,然后紧紧地抱住冲过来的他。他用力地挤着我的乳房,快乐的痛楚快要挤掉我的神经,我大声地乱叫了。在他情迷意乱中我早就脱掉了里面的内裤,我示意他就这样进来,不要全裸着身子,我知道,女人有时穿着一件性感或慌乱可隐可现的衣服比没穿衣服更让男人兴奋。

他进入时我们同时因为痛快叫了一声,我保持坐在桌子上的姿势,两手往后支撑身体,他用手扶住我的两条腿,就这样一直做到汗水淋漓,他倒在我丰满的两乳间喘着粗气,我温柔地亲吻着他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我们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刺激过,我的指甲把他的背抓成了一条条红印。一会儿,乐飞说要去洗洗,顺便拿块热毛巾过来帮我擦拭。

我说:“乐飞,你回来。”

他听话地走过来,问我怎么了?

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知道一个最节省的男人应该做什么吗?”

乐飞摇摇头。

“我教你吧,你把避孕套拿进去洗洗干净,放到阳台上晒干,下次我们要做爱得时候还可以用。”说完,我得意地放声大笑。

乐飞啼笑皆非而又无奈地看着我,“若儿,你真不像个女人,要是刚才我们还没有做,我肯定硬不起。”

4.“我触她伤口了?我怎么个触她伤口了?我怎么知道她又是你的哪个情人?”我委屈极了,对着他眼泪呼呼地直掉。

“我不是这个意思,她也很痛苦,我只是不想再去给她伤害。”乐飞一看到我的眼泪他就慌,偏我一点也容不得他对我稍重一点的语气。他想过来帮我擦掉眼泪,我一甩头躲开了。

“你为了心疼她就这样训我,你根本不爱我。”

“你真是个混蛋女人,你竟然说我不爱你,那我为了你做的一切都是他TMD白做了,你说,死女人,如何才能证明我爱你?”乐飞几乎是用吼的语气在跟我说话。

“你从来没有说爱我,每次让你说,还都是我逼的。”我嘟着嘴巴,更加委屈地说。

“我以为你明白的。”他惊讶地看着我。

在爱情里面,男人用眼睛恋爱,女人用耳朵恋爱,终究我也只是个庸俗的女子。

乐飞用力地亲我,我却狠狠地咬下去,血流进了我的嘴。

他狼狈起身,“你真是个不可理喻的女人。”

我心疼,却故作胜利地笑,“我一直都是这样呀,你怎么就没看明白呢?你知道我以前的男朋友林说我最吸引他的地方是什么吗?他说我整天大大咧咧的,只有碰我的耳朵我因怕痒而躲闪,他说,那样子的我最迷人。”

乐飞的嘴角扬了扬,想说点什么,竟没有说出口。

无言,背对而睡。无眠,睁眼到深夜。

转过身,他也转身,我装作刚从梦中醒来的样子说,“我竟然又梦见了林,他把我抱在怀里,一直吻着我,奇怪,我白天也没有怎样想到他,今天晚上却梦到他多回了。”我笑。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彩文章
热门图文
图库更新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