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观点言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同性恋的起源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言归正传,我不知道自己是有很严重的问题,还是我能度过这道关卡。我害怕自己身上有那么点儿问题,要写出自己做过的那些事对我来说真是难于启齿。我不想当同性恋,可是我害怕,真的好害怕。当我上到高年级时(我现在念七年级),小孩们总是称呼我为同性恋者,而且还取笑我。

几年前,我收到下面这封信,这是一封非常苦恼的少年的潦草来信。他写道:亲爱的杜布森博士:

我犹豫了很久,现在终于决定给你写这封信。

我是个13岁的男孩,我听过你的磁带《为青春期做准备》,但没听完全部的讲话。不过关于性的那部分我都仔细听了。

言归正传,我不知道自己是有很严重的问题,还是我能度过这道关卡?(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的一生里(非常短),我的行为和着装都不像个男孩子,倒更像个女孩子。我小时候,总是涂指甲,喜欢穿女孩衣服,等等。我还有一个表哥,他会带我们(几个小表弟)到他的房间去,并让我们看他的生殖器。

我害怕自己身上有那么点儿问题,要写出自己做过的那些事对我来说真是难于启齿。我不想当同性恋,可是我害怕,真的好害怕。这种感觉很难写清楚,让我进一步解释。

当我上到高年级时(我现在念七年级),小孩们总是称呼我为同性恋者,而且还取笑我。真的令人很难受。我还手淫(我猜想是这么回事),但是过了头。当我小时候(不算太小),我不止一次地去吮吸自己的阴茎(坦白跟您说)。这听起来很糟糕,读起来好像更糟糕了。我祷告自己不致出什么错。

最近,我还做过这样一些事情,比如看(大概是色欲,我多少次希望自己不是这样)穿着性感的内衣的自己。每当我穿上它的时候,我有一种类似于**的感觉。

昨天在浴室里(在镜子前),我飞快地扭动自己的裸体,弄得我的生殖器上下蹦跳不停。当我写到这儿的时候,我就有那么点儿上面提到过的这种感觉。在这样做过之后,我马上请求上帝的宽恕,但到了淋浴室却又一次这样做了。我又不断地祷告,感觉糟糕极了。

我和我的一位牧师说过,那一回我告诉他,我可能喜欢男人的身体更甚于女人的身体。这事说出口真难为情!

他说他认为我没什么不对劲的(我不知道还能怎么说,他显然认为这会过去的),但是我感觉非常糟糕,我想知道为什么。

上面提到的牧师是我经常去寻求劝告指点的人之一。

我担心要是自己是个同性恋者的话(这么写轻松多了)我会下地狱的。

我不想做一个同性恋者。

我根本就是一个同性恋者。

我爱上帝,而且想上天堂。如果我有什么不对的,我愿意改掉它。

请帮帮我。

我被马克的信深深地触动了。尽管我们从没见过面,但是我很理解他的处境。他代表了世界上许许多多像他这样的十几岁青少年,他们开始意识到体内出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他们还不理解——它引起巨大的混乱和困惑。这些孩子往往在很小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和其他男孩“不同”。他们可能很容易哭、不太爱运动、有艺术气质,而且不喜欢小朋友所喜欢的打打闹闹。他们中有些人更喜欢和女孩子在一起,而且连走路、说话、穿着,甚至“思考”都带着女性的味儿。当然,这就受到了“真男孩”的排挤和奚落,他们不客气地取笑他们,称他们是“搞同性恋的”。即使父母了解了这类情况,他们通常也不知道如何给予帮助。当青春期荷尔蒙在青春期初期涌起的时候,一种成熟的性别意识危机就有可能把他们压垮。这正是马克写信时所经历的。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即使是有正常的异性恋倾向的男孩也会常常害怕自己会因某种原因“变成同性恋者”。

对于那些在一个坚定的基督教家庭长大的孩子来说,他们还有另一种痛楚,他们关于性的想法和感觉伴随着内心对上帝的恐惧而产生强烈的犯罪感。他们问自己,上帝怎么会喜欢像我这样一个邪恶的人呢?马克甚至觉得,因为在淋浴室作出跳上跳下的动作,并由此而感到兴奋就已经是有罪了。(那种看见自己身体产生的愉悦是一种典型的自恋症状,或是一种满足未实现的性别识别所需要的“转向自身”的行为。)他们要么不得不寻找如何控制这一体内怪物的办法,要么在自己的理解之中面对地狱中永恒的苦难。对一个信仰基督的男孩或女孩来说,其内心没有比这更混乱的了。在马克信的开头,他写道:“我可能听上去很坏,我希望自己没那么坏。”

可怜的孩子!马克极为需要的是专业人员的帮助,但是他却不太可能得到。他的父母显然不知道他的痛苦,而他所信任的牧师却告诉他这一切会过去的。但情况有可能并非如此!马克显然处于我们可以称之为“准同性恋”的状态中,除非他得到他家中某个懂得如何给予帮助的人的指点,否则的话,他进而去体验一种同性恋生活方式的可能性非常大。

我们对这种心理上的失调认识有多少呢?首先,我们必须确认它是一种心理上的失调,尽管美国精神病协会(AmericanpsychiatricAssociation)否认此说法。该专业组织承受了来自男女同性恋(其中有些人是精神病医生)的巨大政治压力,他们宣称同性恋是“正常的”。这一争论持续了许多年。最后,于1973年作出的决定把同性恋从《诊断和统计手册(DSM)》中去掉了。这不是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而是受到了美国精神病协会的民意调查的影响,该调查由全国男同性恋和女同性恋任务组织发动并提供资金。投票结果是5834对3810.美国心理协会很快便紧随其后。今天,对这一“政治上正确的解释”持不同看法的心理学家或精神病医生,甚至那些想方设法帮助同性恋改变的人,都会受到不断骚扰,受到玩忽职守的指责。

第二,这种心理上的失调不是人们有意“选择”的。同性恋者非常痛恨这样的说法,即他们是为了追求性快感或某种其他目的而选择了同性别者这一倾向。这是不公平的,我不会因为他们被这种说法激怒而予以指责。在我们当中,又有谁会有意去选择一条最终会落得众叛亲离、被异性恋者所鄙视、有可能患上诸如艾滋病肺结核等通过性渠道传染的疾病,甚至大大缩短寿命的这样一条道路呢?不,除了极少数的例外以外,同性恋不是人们有意“选择”的。相反,像马克这样困惑的青少年发现,他们面对的是自己基本一无所知的东西.第三,没有证据表明,同性恋是由遗传而得的,尽管这与你可能听到或读到的说法正好相反。当今世界上,没有哪位受人尊敬的遗传学家声称已经发现了所谓的“同性恋基因”或其他基因遗传指示剂。这并不是说不可能存在某种使人容易受环境影响的生物上的易感性或遗传的气质,但是识别此类因素的努力迄今没有取得正式的结果。尽管缺少证据,男女同性恋组织及他们在主流媒体任职的朋友一直在对公众说,问题解决了——同性恋者“天性如此”。《时代周刊》和《新闻周刊》在封面上大肆渲染“颇有希望的发现”。《时代周刊》的文章标题为“寻找同性恋的基因”,而《新闻周刊》则宣称:“是DNA使得某些男人成为同性恋者?”奥普拉主持了好几个关于这一主题的节目,而巴巴拉?沃尔特斯不久前曾说过:“有一种日渐兴起的主流观点称,有些人生来就是同性恋者。”尽管完全是错误的,这一政治上的鼓动性信息(或者有意的假信息)却产生了影响。根据2000年2月的哈里斯民意调查,被调查的人中有35%相信同性恋是“遗传的”。

有进一步有力的证据证明事实并非如此。例如,既然一对双胞胎拥有相同的染色体,或者说DNA,那么遗传作用在每一对染色体中是完全相同的。因而,如果其中一个“天生”是同性恋的话,那么另一个应该必然也有这一特点。而事实

并非如此,当双胞胎之一为同性恋时,另一个为同性恋的可能性仅为50%.一定有其他原因在起作用。

此外,如果同性恋真的遗传的话,那么它会渐渐从人类的基因库中消失,因为那些拥有此基因的人不大可能生育后代。任何不会传给下一代的特征最终会随着携带它的个体一起死去的。

同性恋不仅仍然存在于世界各国,而且,它在某些文化中还有蔓延之势。如果所出现的情形是遗传特征的结果,那么它在岁月的长河中应该是个“不变量”。然而,在历史上曾有过像“罪恶之地”和“俄摩拉城”以及古希腊和罗马帝国那样的社会,在那里同性恋曾风靡一时。历史记录告诉我们,正如使徒保罗所述,那些文化及许多其他文化的衰败堕落,结果导致了各种形式的性倒错。那种文化生命循环的潮起潮落并不是在人类家庭中所表现的遗传特征。

最后,如果同性恋是一代代遗传下来的,那它将是不可避免、不可改变、不可抵抗和无法治愈的。幸运的是,事实并非如此。预防是有效的,变化是可能的,希望是有的。而男女同性恋组织及媒体又一次说服公众相信,同性恋是由人种决定的,而这是无法改变的。这完全不对。已经有800个原来的男女同性恋者现在已脱离了同性恋生活并在他们新的异性恋世界里找回了自己。

其中一个这样的人就是“爱家”组织中我的同事约翰?波尔克,他现在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关心和帮助那些愿意改变的人。有一阵子,他曾深陷于同性恋者的圈子中,走在“同性恋光荣”的游行队伍中,而且还穿戴着异性服饰。最后,约翰得到了治愈,而且自1987年以来,他一直过着正常的生活。他和一个原来的女同性恋者安娜结婚,而且有了两个很漂亮的孩子,过着幸福的生活。尽管他曾有过短暂的复发,在一家同性恋酒吧中被人发现,这曾让他的批评者们着实高兴了一阵子,但约翰并没有回到他以前的生活中去。对那些想要脱离同性恋生活方式、但是却不知该如何去应对的人来说,这样的榜样例子有成千上万。如果我不承认克服同性恋行为是很不容易的、那些这样做的人常常为此付出了巨大努力的话,那我就不够诚实了。但是,说那些想要改变的人是没有希望的,也同样不诚实。使人信服的研究表明事实正相反。

心理学家乔治?里克斯说,有相当多的证据表明,改变性行为的倾向是可能的——无论是通过精神病治疗手段,还是非精神病治疗手段。他写道:“在相当多的病例中……性别身份的紊乱完全得到了解决。

2001年5月,哥伦比亚大学精神病学的教授罗伯特?L斯皮策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当时他在美国精神病协会的会议上公布自己的研究结果。1973年,斯皮策博士在美国精神病协会的决议起草中担当先头兵的角色,声称不再把同性恋视为精神紊乱的一种。在哥伦比亚大学的会议上,他指出“有些人可以从同性恋者变为正常性行为者,我们应该承认这事”。这不是他的批评者们愿意听到的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男同志的“过人之处”

    1973年美国心理协会与精神医学会首度将同性恋自疾病分类除名,这是基本人权与性教育上的里程碑,宣示同性恋与异性恋除了喜欢对象的性别有差异外,其余一模一样。仅管如此,同性恋中「男男」「女女」的形成原因与行为,一直是性行为研究与社会注意的焦点。与家中排行也有…[查看全文]

  • 认同,还是改变?

    (以下“同**”是“同—性—爱”)对于根据“双胞胎之一为同性恋时,另一个为同性恋的可能性仅约50%,而非100%。”来否认性倾向先天遗传性,进而作为其预防、治疗和改变同性性倾向依据的观点,可以说这一证据不仅符合生物学规律:生物的性状表现是由先天、后天双重决定,…[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