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观点言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手下留情同性恋

正文字体:  
日期:2008-8-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说同性恋是赶时髦,我想起了我的一个朋友。看来同性恋估计也是这样被很多人对待的,若不是在网上,恐有抱以老拳之虞。 我想,同性恋和AIDS还是有一点不同的,如果说同性恋是赶时髦的话,那么我们的老祖先早就是开风气之先的人物了。同性恋在古代的中国,早有存在,绝不是今天我们从西方引进的。

同性恋是赶时髦,我想起了我的一个朋友。他去夜总会和小姐“形而上”的谈了谈话之后,和对方更深入的“形而下”的探讨了一番。三月后,他发觉全身有发烧,淋巴肿大的现象。遂怀疑自己是HIV携带者,乃入省卫生防疫站检查。医问之,对曰:“吾疑为爱滋早期。”医暴起,以浓痰啐之,喝道:“竖子何人?!爱滋也是汝等所得之病?!你这厮没事消遣俺!”欲揪住劈面便打。我友抱头鼠窜,远遁。看来同性恋估计也是这样被很多人对待的,若不是在网上,恐有抱以老拳之虞。若是剃刀当道,甚至还有“如今捉将官里去,这回断送老头皮。”的危险。

我想,同性恋和AIDS还是有一点不同的,如果说同性恋是赶时髦的话,那么我们的老祖先早就是开风气之先的人物了。随便翻翻历史,什么龙阳之好,断袖之癖等等成语充斥其间。同性恋在古代的中国,早有存在,绝不是今天我们从西方引进的。在我们的地方话里,说一个男人女声女气的,有个很毒的单词“YAO童”(YAO是上面一个亦,下面一个女字)。我翻了字典才知道,意思是指:像貌美好的男子。真相大白!谁说革命群众是无知的?

这一点上,我也不是想证明我的先知先觉。当年,我看电视剧《红楼梦》时,看见薛呆对蒋玉菡摸手于前,动粗于后,就觉得奇怪。惑而不解,问道于师。老师送我大耳光,于是我问道于书。这才终于弄懂了。后来看日本的《御法度》,美国的《教士》的时候,终于没有象我的同学一样奔出呕吐。

我觉得对自己不了解的事物,多少应该先学习一下,看看具体是怎么一回事。简单的下判断什么是什么,是非常不严谨的,至少没有说服力。仅仅依靠自己的道德和价值观去取舍,实在是要命。记得我在念大学的时候,南方的同学因为阳光充足,性发育早。在初中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传字条、牵小手了。而内地的同学,光照不足,加上管理的严格,学习竞争的严酷,一直不知道爱情为何物。一进大学,便纷纷下爱河游泳。其中的一个,化学系的,因为女朋友变心,自己在实验室合成了一瓶王水,只奔杭州他女友的学校。最后,女方毁容,男方入狱,路过的无辜革命群众被伤三人。

那时候我就在想,如果他也和南方的同学一样,进入大学的时候已经是情场上的宿将。失恋和恋爱早已经经历多次,身经百战,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他会不会还去用酸性液体去对付变心呢?这事的因素很多,但是我觉得他没有早些选修爱情学,是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他甚至不知道有其他的方法来挽回爱情,爱情对于他是太陌生的学科。

今天,如此直接的表现出他对同性恋的厌恶。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也和我的同学一样,有点太轻率了?我无意于考究他的道德是卫道的,还是伪道的。能明确的一点是,剃刀朋友的发言很有代表性。代表了很多不了解同性恋的人的共同观点和态度。这种观点和态度,不是通过基于对同性恋的了解而产生的。而是基与在日常生活中对公鸡踩蛋,《动物世界》的动物习性,以及社会普遍性取向观念下的产物。也许也经过了思考,但是由于参考资料的缺乏的绝对化,不能说是正确的。

这就涉及到同性恋的道德问题、人性问题了。在人类历史上,对生殖力的崇拜贯彻始终。谁拥有了大量的人口,谁就在面对自然和强邻的时候占优势。这一点我们从现代的“英雄母亲”和“人多力量大”的口号上还是可以出生殖观念的残迹。而同性恋是不能繁衍人口的,乱伦是会生怪物的。所以在人类社会的性观念上,这都是生殖图腾柱上的神秘禁忌。同性恋多见于宫闱之中,更与骄奢淫逸挂上了勾。而这就与现代社会追求平等人权,民主社会的要求相违背。

在整体的社会价值之下,书籍、媒体都刻意的掩饰同性恋问题。先前的例子,《动物世界》,我们多能看见雄马追逐雌马的壮美雄性力量。其实在灵长类动物中,早就有动物学家观察到了同性恋的现象。但是,《动物世界》是绝对不会播出这样的专辑的。因为,在我们的社会里,异性恋的地位是凌驾于其他性活动方式之上的。西方的学者称之为:异性恋霸权。

霸权的形成,有赖于社会主流价值阶层的维护,国家机器的强力执行。道德一说,可以使这种霸权穿过你的大门,冲进你的卧室。中世纪的时候,甚至洗澡都要穿着浴袍,上床都不可以用“不道德的姿势”。到今天,在原教旨主义的国家,国家机器都可以让同性恋被石头砸死。这都是在道德的名义之下的行为。道德满天飞,人性何在呢?泛道德的危险在于,今天可已要求规范你的行为,明天甚至要规范你的思想。异性恋是合理的,那么存在不存在另一种可能呢:一个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并与之结婚。但是,在心理上,她的性取向是认为自己是个男人,是希望象个男同性恋者一样爱上对方?这怎么算呢?这依然在异性恋的框架之下,应不应该约束呢?约束了,这意味着绝对的侵犯人权,反人性的;不约束,这种道德岂不是荒谬得可笑?一个悖论,不是吗?

我们过去的千年里,最伟大的发明,在人性的意义上来说,是避孕套。性从生殖中剥离出来,具有了娱乐性。很小的时候,小朋友们拿着大人单位里派发的套子吹气球,可见性的娱乐性我们很早就发现了。在我们关起门来的时候,再没有教士来敲门了。身体终于是我们的身体,快乐也终于是我们的快乐。我们开始在传统和道德之外,寻求更多的乐趣。游戏方式在增多,然而谁也没说。这就象是谁家都备有几张XXX级VCD,但是,谁也不说。

在更多的自由空间中,同性恋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我们不是从来就知道自己的性别的,也不是从来就知道男人应该爱女人的。性别和性取向都是后天产生的。当男孩手里的布娃娃被劈手夺走,女孩子被从男孩粗野的队伍里拖开的时候,一切才开始发生变化。电影里、小说里、生活里,一万个爱情的场景里,有一万对男女在拥抱接吻。你的选择会是什么?异性霸权主义没有强迫你做什么,它在你的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每一本书里,每一部电影里,每一句谈话里,每一次婚礼里。你因为背离它,就会感觉到压力,别人的眼光,你自己的负罪感。你走在“正常”、“合适”的路上,觉得是自愿的,没有什么强迫你。你没有回头,没有四周张望,你是个“好人”。

对于同性恋的问题,甚至是联合国卫生署也是在1998年才从精神病列表里,去除了“同性恋”一项。我们才开始不试图治疗同性恋者,不用电击他们,不用药物治疗他们,不切开他们的脑子去掉同性恋物质,不拘禁他们,不劳教他们,不殴打他们。他们没有病。

甚至争论中,同性恋者表现出了更高的理智、才华、忍耐。而我们异性恋者的恶语相加,却令人不忍卒读。他们选择了和我们不一样的道路,爱上了我们看来不该爱上的人。但是他们在这社会里,只是默默的生活着。并没有干涉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权利。但是我们是如何对待他们的呢?

因为他们是社会的弱势人群,所以我们可以轻易的把各种罪名加在他们身上。在美国,曾几何时,他们是爱滋病的代名词,是他们传播了这“上帝的惩罚”;经济不景气,市长说是因为他们的大量迁入,导致投资者的离开

;白人青年游荡在街上,用棒球棍殴打同性恋曾经是他们的唯一娱乐……

我想起了印度的吠舍阶层,社会中最低的种性,人人都可以唾弃的“贱民”。在今天的时代里,人类社会中居然还要如此分化,这样的歧视,这样的不宽容。这是谁错了?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