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观点言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中国同性恋非病理化意味着什么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欣闻中华精神科学会将在《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简称CCMD-3)取消对同性恋的病态统称,这标志我国医学界在与国际标准接轨方面,取得了决定性的进展。这一决定对于推动中国同性恋者权益进步方面,也将起到关键作用。同性恋社区对此表示欢迎的同时,对新标准中有关同性恋的条目仍然持保留态度。1、...

欣闻中华精神科学会将在《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简称CCMD-3)取消对同性恋的病态统称,这标志我国医学界在与国际标准接轨方面,取得了决定性的进展。这一决定对于推动中国同性恋者权益进步方面,也将起到关键作用。同性恋社区对此表示欢迎的同时,对新标准中有关同性恋的条目仍然持保留态度。新标准具体说明了什么,它具有何种社会意义?本文就此展开一番初步探讨。

1、如何解读新标准

以下是CCMD-3中有关同性恋的记述:

性指向障碍指起源于各种性发育和性定向的障碍,从性爱本身来说,不一定异常,但某些人的性发育和性定向可伴发心理障碍,如个人不希望如此或犹豫不决,为此感到焦虑、抑郁,及内心痛苦,有的试图寻求治疗加以改变。这是CCMD-3纳入同性恋和双性恋的主要原因。

62。31同性恋1)符合性指向障碍的定义;2)在正常生活条件下,从少年时期就开始对同性成员就持续表示性爱倾向,包括思想、情感,及性爱行为;3)对异性虽然可以有正常的性行为,但性爱倾向明显减弱或缺乏,因此难以建立和维持与异性成员的家庭关系。

除非有特殊说明,CCMD-3中的分类如果列入了多项条件,那么必须符合全部条件才能够使诊断成立,有关同性恋的条款就是如此。62。31条款将同性恋列入时,首先表明必须“符合性指向障碍的定义”,并说明“性指向障碍”是将同性恋和双性恋列入诊断标准的主要原因。从以上文字来看,被纳入CCMD-3的当属“自我不和谐的同性恋”,即那些自我感觉不好的同性恋者将继续被视为医疗对象。换句话说,如果同性恋者自我感觉良好或者不希望改变性倾向,他/她就不能被视为异常。

由此可见,CCMD-3里的“同性恋”和人们平时泛指的同性恋有些不同,其区别在于:泛指的同性恋指对同性成员具有的性吸引和与同性发生的性行为,而CCMD-3中的同性恋指伴随性心理障碍的同性恋。也就是说,“此同性恋非彼同性恋”。如果非精神卫生工作者拿里面的“同性恋”来指代普通生活中的同性恋,那将犯断章取义的错误。比如说,医学里设有关于“狂想”和“歇斯底里”的分类,但当我们说“他发出歇斯底里的大叫”时,并不能套用CCMD里有关“歇斯底里”的定义来说明当事人有着精神障碍;同样,音乐中的“狂想曲”也并非指作曲家的精神状态不良。

可见,被CCMD-3列入诊断对象的同性恋者只是全部同性恋者的一部分。诚如负责非病理化研究的工作组组长陈彦方教授所说:“许多同性恋者过着完全正常的生活。”对于这部分同性恋者来说,他们并不需要精神卫生工作人士的帮助。

人们必须理解,CCMD-3等医学诊断标准是不会出现“同性恋属于正常”之类的用语来为同性恋“正名”的。医学标准在这方面的做法和刑法极为相似,即只规定那些属于“异常”,没有被列入的都应被视为正常,正如人们并不需要刑法规定“吃饭是合法的”才去吃饭。CCMD-3只将那些自我感觉不好并且希望改变性倾向的同性恋或者双性恋者列为诊断对象,而没有被列入的同性恋者则被视为正常。

综上所述,CCMD-3已经将同性恋非病理化,这并非同性恋者一厢情愿的诠释,而是确确实实的解释,尽管CCMD-3对于非专业人士来说,文字表达方面可能会引起歧义。

中华精神科学会将于今年在北京、上海、广州和成都对专业人士举办培训,讲解新的诊断标准,并将说明CCMD-3中有关同性恋的条款确切指的是什么。另外,除了CCMD-3之外,相信学会还有供专业人士使用的手册或者指南,里面会有进一步明确的说明。

2、非病理化决定的历史意义

同性恋者头上的三座大山分别是道德、法律和医学。道德将同性恋定为“堕落”,目前还有一些国家的法律将同性恋行为列为犯罪,许多国家的医学界曾经或者仍然视同性恋为疾病,这些都是同性恋者所受歧视和迫害的根源。1997年的中国刑法改革取消了“流氓罪”,标志着中国对同性恋行为的非罪化。中华精神科学会现在将同性恋非病理化,使同性恋目前在中国取得了非罪非病的地位,这为创造宽容的社会气氛了提供坚实的法律和理论依据。这样的政策将有助于同性恋者诚实地面对自我,面对生活,面对社会。

如果看一下美国在过去几十年来的同性恋权益进展,我们不难发现以下几个分水岭:1)六十年代末的石墙暴动标志着同性恋者权益成为民权内容的组成部分,并且推动了同性恋在各州的非罪化;2)

1973年,美国精神病学会取消了对同性恋的疾病分类,同性恋者走向正常;3)八十年代中期的艾滋病爆发使同性恋者权益运动遭受重大挫折,但也使同性恋社区在力量上走向整合;4)2000年,佛蒙特州成为全美第一个赋予同性恋者完全平等权益的州。

如果我们过几十年后回过头来看中国同性恋者权益的进步,CCMD-3肯定具有里程碑式的积极意义。

3、新标准的局限和对精神卫生界的进一步要求

CCMD-3是供精神卫生专业人士使用,非精神卫生工作者不应该拿里面的“同性恋”来指代普通生活中的同性恋。然而,同性恋在公众心目中已经有了一定的定型概念。如果不细读CCMD-3并对其中的“同性恋”加以严格区分的话,人们很容易将其中有关同性恋的诊断标准来作为对同性恋的定义,即把同性恋等同于“性指向障碍”。

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疾病诊断》第10版中明确写道:“单纯的性取向问题不能被视为一种障碍”,这个标准对于同性恋者和异性恋者同样适用,即那些希望成为同性恋者的异性恋者也被包括在内。

虽然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绝少碰到这样的人,但这种用词在客观上避免了对同性恋者的歧视。

如果因为一些同性恋者为自己的性倾向感到苦恼就将同性恋列入诊断标准的话,那么我们可以问:许多中老年人希望自己能够青春永驻,并为此寻求医生帮助,如做整容手术、注射防皱剂等,那么是否CCMD-3也应该将“更年期”或者“衰老”等也列入精神障碍呢?

除此之外,身材高矮胖瘦、单眼皮、罗圈腿和相貌不出众等,都可能引起焦虑、抑郁,及内心痛苦,当事人也都希望对此加以改变,那么是否也应该将这些体格特征列入精神障碍的分类呢?

同性恋者所承受的心理压力主要是来自社会,而社会并没有对异性恋者施加同样的压力。精神卫生工作者应该进一步认识到这一点。

CCMD-3只是针对“有些同性恋者有着心理障碍”的事实,但没有指明同性恋者这种不安情绪产生的原因是什么,这就会使人觉得同性恋本身就是心理障碍的来源,认为同性恋者“咎由自取”,从而忽视了社会对于同性恋者的歧视所产生的不良后果。

另外,由于CCMD-3的诊断对象只包括那些自我感觉不好并希望寻求治疗的同性恋者,那么如果有同性恋倾向的人寻求医生的帮助,他可以面对两个选择:

1)消除或抑制同性恋倾向(比如求助者面对社会压力,希望结婚生育等);

2)接受同性恋倾向(比如求助者本身并没有先入为主的“同性恋是一种病态”的观念,只是迷惑自己为什么喜欢同性)。

虽然医生可以出于职业精神,为求助者

提供改变性倾向的“行为疗法”和“厌恶疗法”等,但目前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表明,这些疗法对于改变性倾向有着任何效果,中华精神科学会是否也应该考虑到这个事实,使求助者能够以积极正面的态度对待自己的性倾向?

对比一下美国精神病学会的《诊断与统计标准》第4版(DSM-4)和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疾病分类》第10版(ICD-10),它们的进步和以下因素的作用是分不开的:

1)精神卫生人士针对同性恋者的心理状况和行为做了大量研究,这些研究充份表明了同性恋者所承认的压力来自社会。如果社会为同性恋者提供宽容的环境,允许他们诚实地面对自我,那么他们的“精神障碍”就会自然减轻或得以消除;

2)精神病界内身为同性恋者的专家的积极敦促。美国精神病学做出同性恋非病理化的决定后,学术界内部的同性恋人士纷纷亮相。

目前,美国精神病学会和美国心理学会都设有专门的同性恋研究团体,主要由身为同性恋者的精神病专家和心理学家组成,学会有关同性恋的政策或者声明基本上都是由他们起草,征得学会同意后,以学会的名义发布。

3)制定诊断标准的专家组也注意征求同性恋组织的意见,使诊断标准更显得客观尊重。世界卫生组织在制定ICD-10时,征求了国际同性恋者联合会的意见,使诊断标准在措辞方面更为客观,不至于让医学术语继续成为压迫同性恋者的“科学枷锁”。

4)政治正确性观念的影响。平心而论,“自我不和谐的性倾向”

与异性恋的关系几乎等于零,因为希望将自己改变成同性恋的异性恋者几乎不存在,但出于对不同性倾向的同等尊重,而单列同性恋会成为歧视的来源,所以ICD-10里就列入了“性倾向”,对同性恋和异性恋一视同仁。美国精神病学会取消“自我不和谐的同性恋”,也是因为有人问:“那么自我不和谐型的种族身份是否也应该被归为病态?”

中国精神卫生专家走出诊所的院墙,走入同性恋者中间,使同性恋者的心理状况得到客观的反映,这对于纠正原先“病态说”的错误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但新标准基本上是由异性恋精神病专家们制定,同性恋研究在中国刚刚起步,而且仍然面临不少禁忌,同性恋者也未能在决策方面的施加任何影响,因为一来同性恋精神卫生人士目前还没有亮相,二来同性恋团体只是处于地下和非正式状态。这一切都决定了CCMD-3的进步是有限的。

至于政治正确性的观念,在中国更是薄弱,精神卫生专业人员也难以避免这方面的局限性。看一下每年的春节晚会,不少小品针对人的高矮胖瘦、相貌或者年龄等特征来加以取笑,如果那些在身材、相貌或年龄方面不具备竞争优势的人看着,心理会是什么滋味?这些节目一味追求“笑果”,但忽视了对人的尊重。我觉得中华精神病学会的专业人士也和绝大多数民众一样,很少理解到政治正确性的必要,也难以体会他们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亚洲的性与艾滋

    (导语)10月10日,澳大利亚墨尔本,第六届亚洲及太平洋地区艾滋病国际大会(ICAAP)结束。由世界银行制作的《正视艾滋病》权威报告里说,“全世界约有3/4的艾滋病毒传播是通过性交进行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曾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亚洲、中国不可能例外。”亚洲有世…[查看全文]

  • 建立自己的心理学

    虽然一些心理学家和宗教狂热分子千方百计试图倒行逆施,但绝大多数同性恋活动家却忙于其它事务。自从美国精神病学会于1973年作出将同性恋非病理化的决定后,同性恋者感到如释重负,因为他们不用再与那些站在敌对面的专家对抗,现在可以将精力投入自己的心理学建设中。同…[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