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观点言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不要误解建构主义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在反对建构主义的观念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对建构主义的肤浅性误解,其中以性是被建构的观点所受的误解最为严重。福柯的性是被建构的观念是指不存在一个其本质独立于文化、权力关系的性,任何显现出来的、任何呈现给我们的性,都是某种建构的结果。它不否认这种建构是基于一种实存的质料,但性的任何表明其价值...

在反对建构主义的观念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对建构主义的肤浅性误解,其中以“性是被建构的”观点所受的误解最为严重。

福柯的“性是被建构的”观念是指不存在一个其本质独立于文化、权力关系的性,任何显现出来的、任何呈现给我们的性,都是某种建构的结果。它不否认这种建构是基于一种实存的质料,但性的任何表明其价值意义的特性无疑是后天赋予的,这种实存的质料本身没有被赋予也不指明任何价值特性。比如说,建构主义不认为存在这样一种东西:一种独立于历史时空和社会文化的同性恋主体,这种主体无论在何时何地都具有一成不变的特性,我们只能对它进行某些不同的诉说,而这丝毫无损于它本身的特性,这是生物本质主义的观点。我认为这种本质主义是错误的,或许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设想同性恋竟然是一种先天的品质,但我始终认为,主体本身就是一种建构物,任何主体的特性──一种文化的、心理的东西──都是在建构中被赋予的。

当然这并没有否定生理实体作为一种主体的物质基础的地位,但这种生理实体本身不包含任何文化上的价值特性。换句话说,剥去一个人的文化和社会特性,这个人不可能还依然具有我们称之为同性恋的东西,他的同性恋随着文化被剥去了。同性恋是一种主体和对象的关系,它作为一种关系是不可能属于主体固来的本质的,一个单独的个体无所谓同性恋与否,主体唯一的固来的东西仅仅是它自身不指明任何价值的生理实存。也即,主体和对象的关系(同性恋)是一种后天的关系,是一种主体被后天赋予的性质,这种性质的存在在主体面针对某个对象时才得以可能,所以任何先天的同性恋的说法在哲学上是可笑的和荒谬的。福柯的建构主义也不是这样的一种后天论:如果我不被别人引诱,我是不会走上这条路的。这是对建构主义的肤浅化理解。

福柯不会去找那“造成同性恋的原因”,建构主义只是指明这样一种态度:你的同性恋自有你的原因,但你的同性恋以及你的原因都注定是在一种社会建构的过程中发生的。建构主义和本质主义的根本区别就是:我们是把主体的特性本质化、绝对化还是把它看成仅仅是一种社会的、历史的东西或者现象?

我发现本质主义对建构主义的反驳根本就是建立在对建构主义的误解上,这些反驳几乎不值得认真对待,因为它批评的几乎是不存在的事。比如尼科拉。伯格兰博士举了一个例子:“让我们看一下历史学和人类学的一些研究结果。历史学教授约翰。波斯威尔曾经非常令人信服地指出,至少在古希腊、古罗马和一些阿拉伯国家,有人认为性倾向是一种稳固的特性。因此,我们很难说性倾向是当今西方社会的特有现象。”福柯的在历史上不存在同性恋的说法并不否认这样一种事实:古代也存在今天我们称之为同性恋行为的东西。福柯说的在历史上不存在的是同性恋主体,而不是同性恋行为。我们知道,主体必须具备相应的心理特徵,但显然古人并没有这种心理特徵。古代并没有定义出一种称为同性恋的东西来。如果我们放弃那种对古人的文化中心主义的话,我们会承认这一点:古代没有同性恋主体。另外我也不相信这种说法:即使古人没有这样说,但古代的同性恋行为者和现代的同性恋者在特徵上是一样的。由于没有关于同性恋的话语,古代的同性恋行为者必定是和现代的同性恋者是不一样的。我们说,话语并不仅仅是对对象进行描述的符号,话语还塑造了主体,规范了其行为。总之,主体必须在相应的话语环境中才得以形成。

对建构主义的反驳者经常拿出一堆生物学上的证据来显示自己的正确,但我以为这是很可笑的一种做法。我们当然不能怀疑这些证据的可信性,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建构主义从来不否认我们的生物质料的存在和作用,建构主义说的只是“没有其价值独立于社会过程的生理”。总之这些人的批判的是一个空想出来的对象。

另外,选择说也经常被十分可笑的肤浅性误解,他们把福柯的“同性恋是一种选择”理解为一种主观随意性,认为这种选择就是我们选择一支钢笔那样的选择。当然我没有直接看到福柯是如何论证“同性恋是一种选择”的,但是常识告诉我福柯不至于头脑简单到把这种选择理解为一种主观随意性。或许福柯的选择说是指一种宏观的文化的过程,这是一种存在的选择,它是由一系列主观因素构成的。

另外我也反对关于欲望的生物本质主义的说法,这意思是说社会建构仅仅是建构了一种外在的身份,但它对欲望是无能为力的,我想这是很感性的一种说法。仅仅建构一种身份的建构主义是不存在的。

任何身份都是被社会赋予的,但这并不等于这就是建构主义,或者说这至多也是一种贫困的、肤浅的建构主义。我们所说的同性恋主体本身就是一个欲望的主体,而且社会建构也从不否认古代的同性恋行为者也都有一种对同性的欲望,而是说这种欲望本身就是社会建构的过程的结果,这和这样的说法并不矛盾:人人生来就有某种本能。但本能和欲望是两回事,本能是自在的,而欲望是因他的,欲望指明了一种关系,它具有意向性,它指明了一种意向──和谁?而生物本质主义却把欲望这种后天的关系和那种先天的本能等同起来,把欲望降格为本能,欲望被看成为生理性本质,这是荒谬的。这就象任何人都是母亲所生,但“儿子”这种本质并非他固来的一种本质(生理本质),而是后天被赋予的他和母亲的一种关系,换句话说,“儿子”这种本质是一种文化赋予的性质,虽然任何男人都无法摆脱“儿子”这种身份,但这和“儿子”是他的先天属性不是一回事。

我们可以探讨一下身份和欲望的不可分割的关系,来证明我们不可以把它们分开来对待的观点。无疑,身份的确是外在的、是被赋予的。但任何身份都是某种本质的身份,失去这种身份,我们就看不到本质,身份是一个把本质寓于其中的一个概念,而独立于本质的身份也是不存在的,任何呈现出来的本质只能以某种身份的形式呈现出来。

从而,我们还可以探讨一下取消同性恋身份的可能性的问题。那些试图取消这种身份的人总是这样说:古代是没有这种身份的。但我想,同性恋身份在历史上的不存在并不能使我们认定我们也可以象古人那样做到这一点。我想,古代的同性恋/异性恋身份的不存在并不是一种努力或者宽容的结果,这种不存在部份是因为当时的确没有一种现代意义上的同性恋主体──这是因为当时没有对主体进行塑造的话语──话语可以规范其对象使其成为更合格的被定义者(主体即是一种行为的主体,也必须是一种心理的主体。比如性感主体这个概念,仅仅性感并不一定就是性感主体,性感主体必须具备相应的心理特徵:即主体必须是自恋的),部份是一种无知的结果。现代的同性恋/异性恋身份的确立是一种认识上的进步。人类认识总是这样的一个过程:那些没有被发现的东西──也就是不存在──对主体来说──的东西,就是没有被认识的东西,也就是没有经过话语的洗礼的东西(话语把主体规范为某种合格特性的主体,主体的特性总是在某种程度上被话语建构起来的。当你开始诉说一个对象,对象就受到了你的话语的作用,并在某种程度上按照你诉说的方式发生改变。话语主要起了某种强化的作用),从而也是没有被贴上标签的东西。人们一旦开始发现或者说开始认识一个事物,这个事物必定是以标签的形式被认识和发现的。过去人们没有同性恋标签,那是因为同性恋者根本没有进入人们的视野或者说根本没有被发现,我不是说人们没有看到两个相爱的男人,而是根本没有发现两个男人相

爱这个存在、这种性质、这种同性恋,也即人们没有发现一种对同性的欲望,所以也就没有关于这种欲望的概念──同性恋身份。所以,在认识不断深入和扩大的今天,试图取消同性恋/异性恋身份的可能性可能是没有的,只要我们相信它们的确是两种不同的爱的形式。或者说,我们唯一取消同性恋/异性恋身份的可能性仅仅在于: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的更深层的发现告诉我们它们其实是一回事。也就是说,我们更深度的认识使我们发现:原来那些同性恋/异性恋的标签是荒谬的或者愚昧的或者认识不足的。

那些试图取消同性恋身份的人不知道,他们做的努力是一种试图取消!

对同性的欲望这种本质──也是我们对同性恋所知道的一种本质──的努力,或许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丢掉本质的概念或者观念。我们反对同性恋的本质主义,只是我们反对某种形式的本质主义,而不是反对本质本身。缺乏本质的概念会使我们的论争失去根基、肤浅化和失去强大的力量,我们会陷入不知所云的境地。这归根到底就是我们不能违反认识的规律,这规律作为规律是无法被超越的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离开了本质的论争会沦为一场荒谬的闹剧。这是我转变后的观点。我想,社会建构也是建构了某种本质的主体的,而且这种本质就其作为本质来说是具有合格的稳定性的。我们不否认本质的流动性甚至即时性,但以我们主体的时间单位来衡量,我们总是可以整理出具有合格稳定性的本质来──一种相对于主体的本质。认为泛现象或者泛本质的观点当然也不是错误的,但那是另一种视角。所以我们并不能把建构的过程这种流动性作为我们斗争的最终法宝,它更多的是扰乱了当前性的思想秩序,而不是最终建构起什么来了,而这是我们必需的。另外这也不能改变本质的稳定性,相反,我们必须承认这种稳定性,并开始重新思考新的出路,把性解释为一种建构的东西并不能说明或者表明一个人不再具有某种身份或者让别人承认他具有一种流动的身份或者说让别人明天不再认为他具有某种身份,建构主义本身是真理,但是它不能试图从解释一种过程的理论成为一种建构某种存在的理论,建构主义是关于过程的真理,而不是关于存在的真理。

或许我们还可以想想这个问题:如果某一存在注定是违规的、受排斥的,那么是否其获得其合法存在的最佳方式是持续的存在于一种斗争或者说不正经而又故做严肃的喧闹的、动态的诉说中呢?或者更好的说,仅仅这种斗争──无论有什么样的目标──甚至根本就没有一个目标──本身就是获得承认的一种绝佳的手段?难道这样可以使主流的压迫者应接不暇、无法下定论以至于无法视其为反面的?还是在热闹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论双性恋与单一同性恋

    记得我第一次进入的就是同志网站的聊天室-。但涉足同志网站也从或明或暗中唤起了我内心的原始心理,让我很想结识一些与我同样的朋友,从而更了解圈子里的人的心理、生活状态,从另一个方面说,也是在剖析我自身内心深刻的东西。由于外界对同性恋的看法不一,就算是支持的…[查看全文]

  • 关于婚姻状况的话题

    经常在网上交流的同志主要年龄介于十八至三十五岁,这与我国网民的普遍年龄相比,基本一致。然而现实生活中,既然我们承认而科学事实又普遍证明了的,同性恋现象是普遍存在的,推而广之,各个年龄,各个阶层都有我们的同志,也就不足为奇了。鉴于现实社会的大气候,许多…[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