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观点言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评陈彦方答记者问

正文字体:  
日期:2008-8-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1、记:有报道说,你们在制定新标准时,至少跟踪51位同性恋者一年以上的时间。评论:首先,CCMD-3工作组测试的这51名同性恋者并非随机样本,不是在同性恋者人群中随机抽样得到,而是随意样本,主要是刘华清大夫深入采访同性恋人群获得。这个样本代表性很差,不能反映总体的情况,而且确切的说,同性恋没有总体这个概念...

福柯说:精神病人的症状是精神病学家描述的。

日前,中华精神科学会副会长陈彦方教授接受《三联生活周刊》记者采访,发表了一些颇为偏颇的谈话,笔者做如下简要评价,并随后附录这篇采访报道。以下评论仅仅根据《三联生活周刊》报道,并不一定能够反映陈彦方教授的真实看法,可能也是“离科学与准确有点远”。

1、记:有报道说,你们在制定新标准时,至少跟踪51位同性恋者一年以上的时间?

陈:是的,这里面的就发生过6例性心理障碍的。

评论:首先,CCMD-3工作组测试的这51名同性恋者并非随机样本,不是在同性恋者人群中随机抽样得到,而是随意样本,主要是刘华清大夫深入采访同性恋人群获得。这个样本代表性很差,不能反映总体的情况,而且确切的说,同性恋没有总体这个概念;同性恋者与同性恋者是不同的。在研究过程中,有6名同性恋者主动找到刘华清大夫的医院,其中两名是因为家长知道孩子同性恋的情况后,要自杀,孩子把家长带到了医院求诊;患病的不是同性恋孩子,而是异性恋家长。

有两名同性恋者感到压力太大,希望改变性倾向,但是和医生谈话后,意识到自己需要面对自己的同性恋。另外,根据同志朋友反映,一名自我接受良好同性恋者因为长期忧郁去找刘华清大夫咨询,他的抑郁并不一定就是性心理有关的。根据刘华清大夫,六个人的情况他并不记得很清楚了。

另外,中华精神科学会8000多名会员,CCMD-3工作组46名成员,从1996年到2000年,长达5年的时间,只有刘华清收集了51名测试样本,其他人竟然没有人收集到同性恋临床“病例”。如果不是刘华清深入北京同性恋者圈内,收集到51名样本(其中6名临床“病例”也是通过同志圈内消息间接找到刘华清的),整个工作组将在此问题上一无所获。那么,中国同性恋者寻求医学帮助的比例是高、还是低呢?当然,求助者高或低都不能做简单解释。“高”可能是中国同性恋者中出现精神问题的人确实多,也可能说明中国精神科医生服务良好周到。

“低”的可能性和上面相反。

2、记:你们制定这一标准还做过什么工作呢?

陈:我们在美国也进行过调查。在调查美国同性恋组织时,发现他们曾就美国精神病学会取消“同性恋”,而抗议他们不为同性恋者提供医学服务。

记:这很有趣。

评论:美国同性恋组织如果抗议精神病学家不为同性恋者提供精神医学服务,并不是抗议美国精神病学会取消“同性恋”诊断单元。同样的情况是,异性恋不是精神疾病诊断单元,但是异性恋者会出现精神疾病或性心理障碍,需要求助精神医学专家或心理学家。陈彦方教授显然没有把同性恋者作为一个普通人看待。出现问题的是那个人,而不是那个人的“同性恋”、“异性恋”或“双性恋”。

3、陈:我们在美国调查过曾经是同性恋者,但后来经过精神科或临床心理学家的医学帮助,改变为异性恋者的。他们回顾过去的同性恋状态,自己认为过去是不正常的,所以,他们抗议的是从精神病诊断标准里取消同性恋名称。

评论:在美国,所谓“前同性恋者”(EX-GAY)运动基本是基督教极端右翼团体发起的,比如“关注家庭”(FOCUSONTHEFAMILY)。

他们/她们是一些宗教狂热分子,他们/她们确实有病,而且病入膏肓,按照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主任医师张彤玲给某教派顽固分子的定义是“类妄想性亚文化信念”(崔军强,新华社,2001年2月3日)。

根据美国《南方之声报》2000年9月21日报道,基督教极端右翼团体关注家庭的成员、前同性恋者团体ExodusInternational(Exodus国际,Exodus表示离开,并有圣经中“出埃及”和《出埃及记》的意思。)

理事会主席Johnpaulk在一家同性恋酒吧被人碰见并拍摄下照片。

Johnpaulk曾经在《纽约时报》上说出自己脱离同性恋的经历,并在封面有他的照片。他对记者说,自己进酒吧是为了用厕所。但是,他显然呆的时间太久了。一名同性恋者问他,“你是同性恋吗?”他说“是的”。一名同性恋者发现他后,就给同性恋组织“人权运动”打电话,人权运动成员到来后,就给他拍摄了照片。他的妻子自称原来是一个女同性恋者,后来通过祷告改变成异性恋者。

下面这段文字摘自美国儿科研究院、美国咨询学会、学校行政人员协会、美国教师联盟、美国心理学会、美国学校健康学会、多信仰联盟基金会、全国学校心理学家协会、全国社会工作者协会和全国教育学会关于“青少年和性倾向”的声明,或许能够回答一些人强调的同性恋性倾向转变为异性恋的情况,而我们知道,在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前异性恋者”“出埃及”为同性恋者,但是这些同性恋者并没有声称他们/她们以前的异性恋是一种疾病,要求精神疾病分类中包含“异性恋”诊断单位。

“性倾向是一个人身份的一部份,而一个人的身份是有许多成份组成,比如文化、民族、性别和性格特徵。性倾向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感受到持久的情绪的、浪漫的、性的或爱情的吸引。性倾向是一个连续统一体。换句话说,一个人并不一定必须要么是同性恋者,要么是异性恋者,而是可以对两种性别的人们感受到不同程度的吸引。性倾向发展是一个人终生的事情──不同的人们在各自生活的不同点上认识到他们/她们是异性恋者、同性恋者或双性恋者。”

“性行为并不一定要等同于性倾向。许多青少年──许多成年人也一样──可能在没有任何性经验的情况下认同自己是同性恋者或双性恋者。其他年轻人和同性别人士有过性经验,但是他们/她们不认为自己是同性恋者或双性恋者。这种情况和青春期特别有关,因为这个时期是探索的时候──探索是这个发展阶段的特点。”

“同性恋和双性恋青少年走过的发展道路和异性恋青少年走过的道路既相似又差别很大。所有的青少年都会面临某些发展的挑战,比如发展社交技能、思考职业选择、适应同伴小组。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青少年还必须在家庭、学校和社区里面对有偏见的、歧视性的和暴力的行为与资讯。这种行为和资讯负面地影响著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年轻人的健康、精神健康和教育。”

“因为恐惧、受其他同学威胁以及个人秉性在学校受到伤害,这些学生比异性恋学生更容易失学。推广”修补治疗“和”转化祈祷“

有可能加重他们/她们受到骚扰、伤害和恐惧的危险。“

“基于上述原因,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青少年的经验常常是孤独、害怕被丑化、缺乏同伴或家人支持。由于总体文化偏见导致男女同性恋者和双性恋者基本上处于隐蔽状态,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青少年几乎没有机会看到积极的成年人榜样。正是由于孤独和缺乏支持,部份导致了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学生,和异性恋学生相比,比较高比例的情绪挫折、自杀企图、危险的性行为和滥用毒品。”

“因为他们/她们对被骚扰或伤害应有的恐惧,男女同性恋或双性恋青少年不太愿意寻求帮助。因此,重要的是他们/她们的环境应该尽可能地开放和接纳,以便于这些年轻人和别人分享思想和忧愁时感到舒适。为了创建一个接纳的环境,学校员工需要理解性倾向发展的性质,并

对所有青少年的健康成长给予支持。”

4、对待采访,陈先生确如他自己所说“很耐心”,但很多报道,在陈看来,“离科学与准确有点远”。

评论:一个对同性恋研究甚少的“科学”团体(中华精神科学会)的代表以“科学”和“准确”自居,显然缺乏“科学”精神。

5、记者(以下简称“记”):现在很多媒体报道新版的《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将重新定义同性恋,同性恋在新版《标准》里不再被认为是精神病病人,那么,同性恋者是什么呢?正常人?

陈彦方(以下简称“陈”):不能这样推导。正定义与逆定义不是经常能划等号的,要划等号必须证实。

评论:《标准》只是定义了疾病的分类,同性恋是否正常和精神学家无关。或许,同性恋者并不希望把自己描述得那么“正常”。“酷儿理论”不是就强调同性恋者以及所有人类成员的与众不同吗?

6、陈:我们认为同性恋者不是精神病病人。如果按照一般人理解,精神病病人被叫作“疯子”,这个定义则认为,同性恋者不是“疯子”。

评论:荒唐。精神疾病分为严重的和轻度的,前者如精神分裂,失去理智,不能自我控制,世俗称为“疯子”,而轻度如神经衰落和神经官能症,就不能称为“疯子”。同性恋者当然不是“疯子”,虽然一些同性恋者依然被周围邻里视为“疯子”,或者被逼“疯”了,部分原因就是中国精神病学会对同性恋者的歧视立场导致的。

7、陈:我们精神科大夫认为:同性恋中有的人在个人性指向或性发育过程中,曾感到焦虑、抑郁,甚至痛苦,或者感到犹豫不决,有的希望改变为异性恋。这样的情况,我们将提供精神科医学服务。

记:我理解您的意思是,同性恋者中仍有部分有问题……

陈:有情绪冲突或者障碍者,我们就认为他们具有性心理障碍。

记: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同性恋者不一定是异常,但并不等于所有同性恋者都是正常?

陈:当然。他们中间有部分发生了性心理障碍。

评论:难道没有异性恋者感到“焦虑、抑郁,甚至痛苦,或者感到豫不决,有的希望”结束异性恋伴侣关系,这些人的性心理障碍为什么没有被贴上“异性恋病”的标签,其中一些还被归咎于“同性恋”了。

8、记:同性恋发生性心理障碍的概率与一般比较,是高是低呢?

陈:当然是高。本身他的性指向就特别嘛。

记:有调查数据吗?

陈:对此目前并没有精确的统计数据,但就精神科的从业医师来看,这可以有一个自然推定。

评论:同性恋者发生比较多的心理问题是因为社会压迫,而不是性倾向特殊。许多特别的人类群体没有出现精神障碍。这种例子太多了。

陈彦方的自然推定究竟依据什么呢?是正见还是愚见?

“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青少年的经验常常是孤独、害怕被丑化、缺乏同伴或家人支持。由于总体文化偏见导致男女同性恋者和双性恋者基本上处于隐蔽状态,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青少年几乎没有机会看到积极的成年人榜样。正是由于孤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