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观点言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同性恋与第二次世界大战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同年,希特勒进攻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拉开帷幕。同性恋者也不例外。前军队牧师乔治·布斯对那段时期有着相似的看法:尽管当时我们都还躲在衣柜里,但人们至少知道我们不再受地域的隔绝。他们指出,由于上百万参军的士兵(大多数是男兵,也有少量女兵)是重要的国防第一线,军队需要一个综合先进的心理筛选、心..

1939年,著名心理学家弗洛伊德逝去。同年,希特勒进攻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拉开帷幕。两年后,日本轰炸珍珠港,美国正式参战。

大规模的战局动荡几乎把每个人都卷了进来。对于数百万的美国人来说,生活与过去不同了。从来没有做工挣钱,或者只从事过象秘书、仆人之类的“女性”工作的妇女,在战争年代开始造飞机,开卡车。连儿童也开始收集上千吨的旧报纸、罐头盒和橡胶,加入了支援战争的行列。大批美国穷人,无论黑人还是白人,从南方的乡村涌进北方的城市。在那里,战争工业的工作机会能够给他们带来更好的明天。同性恋者也不例外。在战争期间公开了性倾向的吉姆·开普纳回忆起紧张的战局“把更多的人们从偏僻的地方带了出来,人们不再住在小镇里,他们更自由,能够了解更多的人。无论男女,都有机会建立亲密的同性关系,发展友谊。”前军队牧师乔治·布斯对那段时期有着相似的看法:“尽管当时我们都还躲在衣柜里,但人们至少知道我们不再受地域的隔绝。”

心理学专家是最早志愿支持战争的。他们指出,由于上百万参军的士兵(大多数是男兵,也有少量女兵)是重要的国防第一线,军队需要一个综合先进的心理筛选、心理测试、以及临床诊治的机构。心理专家保证在每一个新兵入伍之前,都会受到检查,看是否有精神疾病的迹象,以此来清除掉可能在军队中成为负担的精神不稳定的人。

在军队中,精神紧张的士兵会受到观察,在精神崩溃前及时得到诊治。

当时有人预计,精神问题会带来极其可观的财政支出。罗斯福总统对此深感担忧,于是他支持能够为国家节省开支的精神病专家。

1940年,心理筛选被纳入《兵役挑选法案》。结果,有二百五十万人由于“神经精神原因”被拒绝入伍或者从军队中被开除。因其它理由被开除的士兵远远不及这一数字。在已经通过了初试的士兵中,又有十六万三千人由于精神变态、吸毒、酗酒、同性恋等原因被开除。

公众对如此高的开除比例大感震惊,于是在1943年,军队对士兵的精神健康进行严格审查,列为机密。但是,这么多人的机密是无法守住很长时间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给军方官员和公众提供的强有力的证据来说明,美国人的精神紊乱十分普遍,已经对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

在二战之前,美国军队从未系统地阻止过同性恋入伍。甚至在二战初期,各地的征兵机构也从未被告知要筛选出同性恋者,同性恋也没有被列为是“伤残范围”或精神“变态”。这很有可能与军队筛选机构的第一位主任哈里·斯塔克·沙利文有关。沙利文是弗洛伊德派的精神病专家,同时是一个著名基金会的主任。他把自己形容为“相貌平常的单身汉”。他和他的长期伴侣吉米生活了22年。几乎可以肯定他是个同性恋,尽管有很少人愿意承认这一点。

1941年五月,美国军医局局长宣布“同性恋倾向”是一种不合格的“精神偏离”,是拒绝新兵入伍的充足理由。但究竟怎么样识别出同性恋呢?早期有人建议,让新兵把衣服脱掉,在整个精神检查中赤身裸体。还有人建议,可以直接问新兵是否有同性恋情感,或者至少可以问:“你喜欢女孩儿吗?”裸体时表现不自在,或者在描述性经历时表现尴尬的人被认为是具有同性恋倾向。但最明显的迹象──具有女性的身体特征以及女性化的穿着或举止──则是违反了性别规范。这是20世纪早期“性变态”理论的产物。

有趣的是,脱离了其正常性角色的女性却没有受到同样的怀疑。

海军的检查官员说:“带有男子气的女性在性方面完全正常,是优秀的军事人才。”即使她们在性方面不“完全正常”,女同性恋士兵似乎并不构成极大的威胁。“很多指挥官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位妇女助战团的成员说,“有时我们会找这些人,这些胸前带着条形甚至星状军衔的异性恋男军官,直接了当地问他们,最好的女性是哪些人。

而他们说大多数是女同性恋。“

军队精神病医生在改善检测方法的同时,要处理许多意想不到的问题。如果很多人为了逃兵役,都声称自己是同性恋怎么办呢?

后来发现,这些担忧大部分是没有根据的。很少有异性恋者愿意忍受被认为是同性恋时的羞辱。另外,有比假装是同性恋更容易的方法来逃避兵役。在上百万的男性和成千上万的女性中,很少有同性恋主动承认他们的性倾向。一位女同性恋菲丽丝·阿比说:“我记得当时被问到自己是否有同性恋倾向的时候,我心里特别紧张。我就微笑,笑得很甜,很有女人味道。”来自凤凰城的查里·罗兰记得当时是这么想的:“我们不能被任何有关同性恋的愚蠢的规定剥夺了在国家紧急需要的关头为国家出力的权利。”

尽管有新的政策说同性恋者不适合入伍,同时有新的程序把同性恋者踢出军营,实际上只有很少士兵和水手(数目不到五千)是由于同性恋而被提前拒绝加入二战军队的。很明显,心理学家在新兵入伍时无法认出同性恋,他们很快就朝另一个新方向努力。怎么处理在入伍后才被“发现”是同性恋的士兵呢?

心理学家在这个问题上有充分的看法。大多数认为同性恋是疾病,应该待之以理解,而不是惩罚。在二战以前,被指控是同性恋的士兵要因鸡奸罪上军事法庭,如果有罪,则要被判处长期监禁的刑罚。二战期间,精神病的研究和实践带来了重大改革。同性恋被重新认定是严重的心理障碍,需要诊断和专业临床治疗。越来越多的人用弗洛伊德的观点,认为同性恋是错误心理性发育的问题。由于筛选过程已经过去,心理学家开始利用财政问题来达到他们用心理学方法代替惩罚方法的目的。“监禁不是治疗性倒错的方法,”一个军事精神病专家小组在1942年报告说,监狱“甚至并不是有效的制止因素。政府要承担长期照顾这些人的巨额费用,而这一投资却是没有回报的。”

在军队精神病学的新制度下,同性恋仍不被官方认为是适合入伍,但是被发现是同性恋的人并没有被送到军事监狱,而是被送去进行心理治疗或者是军事医院的精神病房。这正是马文·里布曼的归属。

他的私人信件被检查后,上司对他进行了严厉的盘问,最后指控他是“口交者”。里布曼记得当时觉得被遗弃的感觉。从那以后,他一直隐瞒自己的性倾向,到了67岁才公开。对里布曼来讲,被踢出军队是他“一生中最具有破坏性的经历”。而对心理学家来说,军队的新观点说明了肯定的进步。“过去处理同性恋问题的残酷方法已经让步于现在的更人道、更令人满意的方法。”美国医学协会的会刊自豪地指出,“在医学领域的问题再也不用拿到军事法庭来解决了。”

但是同性恋者却为了这一新的“启蒙”经常付出很高的代价。马文·里布曼后来发现了这一点。即使他们听从了军方的建议,主动和医生或牧师讨论他们的情感,他们发现自己的隐私被践踏,而自身也因为如实公开了性倾向而被逐出军营。的确,他们是从医疗角度被解职,没有犯罪记录,但他们的文件却永远被盖上了区别同性恋(以及所有精神病人)和“正常”士兵的印迹。在军事行动中受伤是一种荣誉,而做为同性恋则不是。在二战中,总共有四千名水手和五千名士兵在这一新“人道”的精神病治疗方法中被送到医院和解职。他们的同性恋倾向被永远写在他们的兵役记录中。相比之下,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间的年代里,只有几百人被送上军事法庭。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在

同性恋的定义和治疗方面,精神病学说的权威性大大提高。筛选、治疗、以及解职的努力使得专家们和同性恋者广泛接触,对同性恋的好奇心也增加了。但在同性恋的起因以及如何识别和治疗同性恋的问题上,仍然存在很大的区别。它究竟是象弗洛伊德所说的那样,一直是受了抑制的心理发育的表现,还是人们无害的性变异呢?在严格两性隔绝的条件下,例如军事训练和打仗期间,一些心理学家观察到“正常”的人也可能临时有同性恋行为,并没有害处。也许还有比人们目前所知的更多种的同性恋

在战争年代,军事精神病学者在2000多病例的基础上发表了至少15篇关于男性同性恋的研究报告。(没有关于女性同性恋的报告。对异性恋士兵性行为的调查报告也只有几篇。)精神病学者为了改善诊治方法,带着极大的热忱进行心里测试,调查病人的家庭背景和性行为历史,收集尿样,检查他们的身体。他们要汇编出有关同性恋人格的精确描述,解释它的起因。令他们惊奇的是,他们往往发现这么一种“典型”的状况并不存在。

心理学的研究无意中帮助消除了一些旧的成见和一些学者的观点。

许多战时研究的结论是:“明显的同性恋存在于各种各样的群体当中。”即使是许多精神病学者过去认为是典型男同性恋女性化特征──举止女性化、高嗓门、与母亲异乎寻常地亲密──也不是可靠的因素。他们的研究也没有证明同性恋男子不能当好兵,会影响异性恋士兵的道德,而这两点正是军方反同性恋政策的基础。一些学者惊奇地发现同性恋者和其他人同样“正常”,于是就开始保护他们的同性恋病人,使他们不受公开性倾向后的侵害。尽管他们只是极少数,这些学者后来成为容忍、尊重同性恋的倡导者。这远远早于大规模的同性恋运动。在很多方面,这些努力为战后同性恋组织的出现铺垫了道路。

对于同性恋来讲,二战期间的经历最重要的就是同性恋者与心理学家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广泛接触。而对于心理学家来说,这种经历从各方面看都是有益的。它帮助提高了心理学者在军队中的地位,使他们对更多的人、更多的疾病有了影响。难怪他们认为未来研究、帮助同性恋的努力对他们自身、对病人都有益处。

对于同性恋者来说,这段经历却没有那么美好。精神病学家和心理学家采取措施,从心理学角度来了解同性恋,和纯粹处罚的方法相比,的确是一个进步。这一点很明显地是由于思想开朗的心理学家的推动,尽管在二战结束前15年,弗洛伊德就呼吁在法律权力上给同性恋者以宽容和同情。而另一方面,由于研究同性恋的初衷是要在军队里排除同性恋,所以心理学家的目的并不是友好的。同性恋做为感情疾病的看法并不是为了让同性恋者自我接受。在接受心理学家所持的同性恋是精神和感情疾病的观点(很多具有战斗精神的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金赛性学报告的由来和历史影响

    他认为每个人都有能力与同性发生性行为,他写道:“从早期历史开始,同性恋就是人类性生活的一个重要部份。”然而并没有证据显示同性恋者对金赛施加了任何影响,他最初和最后的目标都是科学。…[查看全文]

  • 打造花旗式工作环境给同志平等权

    打造“花旗式”工作环境花旗集团努力去营造一种工作环境:在这里,不同的个性被拥抱与赞美,人们能够被激励奉献他们的全部智慧。花旗集团正式发起成立了员工网络,为员工提供了一个论坛,关注员工的兴趣以及黄页微成本营销方式不见不散约会新主张小户型主阵容揭晓多媒体…[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