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观点言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谈媒体报道同性恋的导向问题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我是一个从事媒体工作十余年的人,但我不是所谓的专家。这些年来,同性恋的报道频繁见诸报端,但是大多数的媒体一直站在一个猎奇的角度,他们只想着自己的发行量,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是社会的一员,应尽的社会义务。媒体最主要的精神是什么。同性恋者是弱势群体,我这样说可能有些同性恋者会不高兴,但是在绝对人群中同..

我是一个从事媒体工作十余年的人,但我不是所谓的专家。我只想讲述一些个人的观点。这些年来,同性恋的报道频繁见诸报端,但是大多数的媒体一直站在一个猎奇的角度,他们只想着自己的发行量,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是社会的一员,应尽的社会义务。

媒体最主要的精神是什么?人文。同性恋者是弱势群体,我这样说可能有些同性恋者会不高兴,但是在绝对人群中同性恋毕竟是少数,尤其有不少同性恋者对自己的身份还无法认同。在这种情况下,媒体最需要的精神是什么?关怀,人文关怀。

但大多数媒体在这个立场上总是考虑到了自己的发行量,自己的广告,于是无情的在面临各种压力的同性恋者身上再撒一把盐。我自己在媒体工作,我承认,发行量和广告量是压在媒体人身上喘不过气来的两座大山,不论你是成功的媒体还是不成功的媒体。

近日,华西都市报又登出了一篇文章,《苦苦挣扎走不出同性恋尴尬》,首先在标题上就认同了同性恋是一种尴尬,这是一种异性恋社会强加给同性恋者的感受,而作为大众媒体,有没有从受众本身的人文关怀角度去感受一下?文中称罗鸣是一个同性恋者,因为自身无法认同自己的性倾向,所以痛苦,想自杀,报社记者如何全力帮助他,最后他暂时不会自杀,一方面似乎表现出了人文关怀的东西,但另一方面又号召读者讨论,把人家的伤口一次次的暴露在世人面前,这种伤害何其的大,不但对一个心灵受伤害的人起不到任何建设性(实质性)的帮助,反而是多出了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至于所谓的专家熊爱武先生,在这里我不得不用所谓的专家来称呼您,因为真正的专家是不会用自己不懂或不擅长的东西来操作或发表自己的观点的,您对同性恋了解多少?不管是心理上的还是生理上的,您又读过多少本这方面的专著?可是您却以专家的身份进行胡乱点评,这样不但对罗鸣先生不公平,对看到这篇报道的所有人,同性恋人群和非同性恋人群都是一种误导。

2001年,中国精神病学会颁布第三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同性恋首次不再被划为心理异常的病态。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在国外所有的研究学者学问当中有多少是“治愈”了同性恋的,国外的资料我并不是特别清楚,但美国心里学会在对性倾向问题上的答复是:由于同性性倾向本身并不是疾病,因而并不需要治疗并且也是无法改变的。国内目前报道过十几例自称治愈和同性恋者中,中国著名作家性学家童戈先生至少接触了四例,但这些当事人并不承认自己被治愈了,只是说自己少接触或者是行为更为隐蔽了,从某种意义上证明了同性恋是性取向的问题,不存在也不可能被改变性取向。我本人也采访过一例所谓经过矫正的病例,而这位被采访对向称:自己被医生治成了性无能,通过长期的电击疗法,让他对性,不论是同性或者异性产生了及大的抵触感,所以现在是性无能。

纵观全文,我认为您对同性恋问题并不是一无了解,但是有些至少是不成熟的观点,您都在大众媒体上传播,这对得起专家的称号吗?

其实写这篇文章,一半是应朋友之邀,而另一半是有感而发。同性恋话题虽然依旧敏感,但也到了不得不说的地步了,很多媒体从去年开始就不断在关注着这一话题。其中最大的问题是无知,不去研究,从而一些似是而非的观点满天飞,我们的专家和学者也许真的需要对媒体进行一些培训,让他们站在他们可以理解并深入了解的层面上再去报道相关的问题。这一点我不否认广州和深圳的一些媒体也做了一些尝试,而且也相当成功,他们的报道更多的建立在了科学和人文的角度上去探讨。希望真的有一天能有这样的培训在媒体中展开。

相关文章:苦苦挣扎走不出同性恋尴尬

主人公心事档案

12岁那年,罗鸣发现自己竟是同性恋,他自责、羞愧,在卑微中寻找真实生活,寻找道德的支点。20年来,落寞、焦灼、煎熬、无奈复杂地交织在一起折磨着他。他感觉自己就像汪洋中的一条小船,在无际的海面漂来荡去,承受着别人难以想象的孤独,不知今夕何夕,家在何处,又该漂向何方······在一次次挣扎失败后,痛苦不堪的罗鸣坐到了记者和“华西·副刊心事专家顾问团”成员、高级心理咨询师熊武爱面前,坦承自己的同性恋身份,诉说自己的痛苦、无奈,希望脱离同性恋圈子。挣扎于痛苦和无奈之中的罗鸣,在对自己失去信心后,曾试图以自杀结束自己尴尬的人生。

同性恋:自身认同的焦虑

坐在记者面前,高大魁梧的罗鸣要么低头拨弄手中的报纸,要么注视窗外,始终避开我们的目光,即便偶尔对视,也马上躲闪开去。

罗鸣说,他是家里的独儿,上面有三个姐姐。母亲性格坚强,父亲则比较懦弱,家里大小事都是母亲说了算。母亲宠,姐姐爱,他在百般呵护中长大。小时候,他就只愿意跟男性同伴玩,到了12岁,那种倾向越来越明显。那时,他特别喜欢一位邻家的同龄男孩,天天都想跟他在一起,而且喜欢那个男孩拉着他的手,只要看到他他就高兴,如果那个男孩哪天不来他家,他就会感到烦躁,甚至生气,以至小朋友们经常哄笑他,后来那个男孩再也不愿意跟他耍了。罗鸣说,在小朋友们的嘲笑和挖苦中,他感到自卑、孤独,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内向。上中学后,他又喜欢上一位同班同学,经常找理由送那位同学小礼物,弄得那位男同学一头雾水。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从一些书和杂志上看到有关“同性恋”的介绍,两相对照,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就是人们常常鄙视的“同性恋”。

“我感到恐惧、害怕和无奈,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罗鸣说,他越是控制,那种冲动越强烈,自己也就越感到自卑。从中学到大学,从大学到工作单位,因为害怕别人知道自己是同性恋,他一直自闭,独来独往,回避与同学同事交往。但内心却感到非常痛苦和孤独,他极力压抑自己的感情,掩藏自己的同性恋身份,“我曾努力试图摆脱这种身份,但失败了。”罗鸣无奈地说。

心理专家熊武爱:其实,你所经历的痛苦和冲突,几乎所有同性恋者都有过。每一个同性恋者在明确自己的性取向后,没有谁不曾经历过内心的煎熬。当他们发现自己爱上同性时,他们首先遇到的是自我认同的危机。在异性恋作为主流的文化背景下,他们隐忍偷生,充满矛盾与焦灼。而你们对自己的不认同,其实折射出的是社会对你们的不认同。但随着社会价值的多元化,越来越多的人对同性恋也持较为包容的态度。因此只要你觉得快乐,又不会对社会和他人的生活造成影响,如果你努力后,仍然摆脱不了,也没必要强迫自己。

同性恋:面对婚姻的大痛苦

“更苦恼的是,到了结婚年龄,我不得不面对婚姻的尴尬,”罗鸣说,他今年32岁了,大学毕业后,母亲和姐姐们经常催他找女朋友,结婚,并四处张罗着给他介绍对象。罗鸣说,为了应付母亲和三位姐姐,这些年,在她们安排下,他也曾强迫自己和三个女孩交往过,最短的一星期,最长的也不过勉强维持了三个月。“我害怕跟她们约会,和她们在一起我没有一点心动的感觉,甚至感到恶心,觉得她们粗俗,”罗鸣说,因为自己是独儿,母亲和姐姐们对他婚姻大事特别上心,尤其是最近两年,他的婚姻成了母亲的一块心病。现在只要母亲一提起他的婚姻大事,他就觉得烦躁,找借口逃避。

“我现在最大的痛苦就是母亲逼我尽快结婚,我既感到无奈,又感到内疚,我对不起母亲,但要我接受一个女性伴侣,对我又是折磨,我现在压力很大。”罗鸣说。

心理专家熊武爱:与普通人相比,同性恋者更容易陷入焦虑和无助。传统社会的种种压力对同性恋的生存、生活方式仍然施加着影响。许多同性恋者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不愿谈婚论嫁,成为亲朋好友眼中的“老大难”。有些为避免招惹“麻烦”,而草率成婚,但正如异性恋者无法接受与同性间的性爱一样,同性恋者也难以接受与异性的性爱。所以,同性恋者的婚后生活充满无奈和痛苦。

“如果你无法改变你的身份,也就无法面对婚姻。不知道你目前的感情生活怎样?”面对熊老师的提问,罗鸣摇头叹气道,“一言难尽啊!”他说,两年前,他偶然在公厕看到一个自称同性恋的男子留下的电话,他认识了自己现在的“恋人”,比他小2岁的“弟弟”。罗鸣说,与“弟弟”交往,他体味到了爱情的滋味。他们曾发誓要相爱一生。但“弟弟”迫于压力,早几年就结了婚,有老婆孩子。虽然他们几乎天天约会,但只要“弟弟”回家后,或者家里有事没来,他就心烦意乱、坐立不安。罗鸣说,在享受这份感情的同时,他仍然感到痛苦。

他说,现在他很想与“弟弟”断绝关系,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但每当想到分手,就有种锥心的痛。“那种痛苦难以形容,我割舍不下他。但继续下去,又觉得对不起母亲。这半个月来我一直整夜整夜失眠。我想走出同性恋的阴影,但我对自己缺乏信心。”

心理专家熊武爱:同性恋的成因是很复杂的,有人认为是先天遗传,也有心理学家认为是后天成长环境造成。建议罗鸣,如果真想脱离同性恋圈子,希望过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他就必须和“弟弟”断绝关系,并尝试着培养自己对异性的兴趣,最终能否成功,关键还在于自己的主观努力,但如果努力失败,也不要自卑和自责。随着社会文明和进步,现在主流社会也正在逐步理解、认同、包容你们。

同性恋:想以轻生了断人生

罗鸣告诉记者,这些年他一直在自卑和自责中卑微偷生,以致没有精力去实现自己的人生规划。“我希望在心理医生的帮助下,人生能有一个转机。”但4月8日,罗鸣却给记者发来短信:“我很茫然,痛不欲生,现在我对什么都不抱希望了,我命太苦。”“谢谢你和你们的心理专家给我的关心,这是我发给你的最后一条短信,如果说人真的有来生,我好想成为真的人,我好累。”4月9日凌晨1时05分,记者被这条短信惊醒,翻身起床给他回电话,电话通了,但罗鸣始终没有接听。

为争取时间,记者马上打电话给本报热线,请值班热线员配合报警,并请电信部门跟踪罗鸣的手机信号,确定他究竟在什么位置。同时记者继续给罗鸣打电话、发短信,仍然音信杳无。

15分钟后,热线员回电说,电信局已大致确定机位,罗鸣在某大桥一带。警方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林肯、柏拉图和同性恋

    该书称林肯是同性恋,且证据确凿:他多次和男性同床。评点的历史学家颇不以为然,她说林肯时代物资匮乏,外出旅行两人甚至数人同床也是常事。至于情书,嘉宾说,林肯时代的女性很少有受教育的,被看作是培育后代、料理家务的工具。恰好昨晚看WiKi上柏拉图条目,也提到有…[查看全文]

  • 同性恋的N种形式

    虽然同性恋在医学上不再归为病态,但是我始终觉得同志心理还是不健康的,并不是我贬低同志或者看不起自己,而是在我所接触和了解的同志中,大部分人身心都是处于亚健康状态。大多数人一谈到同志总是会联想到艾滋病,或者是动作语气极度女性化的人妖,都说每个同志或多或…[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