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观点言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离开沙发走上街头

正文字体:  
日期:2008-8-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他们还补充说,“离开沙发,走上街头”。“我们拒绝适应压制,而且相信在一个种族歧视和男性至上的资本主义社会里,我们的精神健康和所有被压制的人的精神健康的关键在于整个社会系统结构和伴随的观念的根本变革……我们进一步力劝精神病医生把他们的同性恋病人转给同性恋解放组织……我们确信对于同性恋者来说,围攻和跳..

对“治疗”同性恋的进攻不仅仅是个人的见证,而且是一场政治斗争。六十年代,这场斗争愈演愈烈。在1969年石墙暴动到1973年美国心理学会将同行恋从精神病分类中去除的两个事件之间,这场斗争达到顶峰。在那些冒险“亮相”的人的鼓励和支持下,男女同性恋者否认痛苦来源于他们自身,反对称自己为病人,他们更倾向于使用政治化词汇:同行恋是好的,对同性恋的仇视才是敌人。

早在1964年,同性爱组织马太辛协会活动家兰迪·威克试图阻止一组心理学家在纽约库伯中心的演讲,抗议心理学专家扮演提倡反对同性恋的角色。另一位活动家回忆说,威克当时宣布:“停止对我们品头论足,让我们自己谈论自己。”他认为同性恋者应有同等的演说时间,虽然这个要求没有得到满足,可是威克的行动获得了广泛注意,并鼓励其他人对职业人士施加压力。

内科医生、心理学家和“行为修正”专家的专业会议是几个主要攻击目标。成群的男女同性恋者通常和女权活动家(她们有自己的一大堆关于心理专家如何对待女性的抱怨)联合,采用了远远超出威克礼貌阻止的方式。他们打断职业聚会,让那些自认为能解释一切行为的专家神经紧张,同时表达了对社会变革的诉求。在行动中,他们创作了机智的标语,制作了富于想象的传单。“我们打断这个心理学宣传,是为了传递同性恋自豪的信息,”一群勇敢的活动家宣称。他们还补充说,“离开沙发,走上街头”。

那些兜售治疗理论的精神分析学家是活动家们的首要攻击目标,也是最符合逻辑的目标,因为他们的观点如此教条化却又如此盛行。

1968年查尔斯·索卡里第斯在美国医药学会的讲话被活动家阻止,他们要求今后的会议应该表达对同性恋积极的态度。同年,“心理学论坛”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内外科医学院的讲话激起了校园同性恋团体的抗议。他们要求“参与讨论我们的情况和决定我们的命运。应该让你们停止讨论我们,开始和我们讨论的时间已经到了”。

欧文·比伯(IRVINGBIEBER,被称为“世界上最差的猪脑”)在石墙运动后一年后的1970年受到打击。一个留胡子的男活动家康斯坦丁,身着闪光的红色女装,进入了旧金山退伍军人纪念讲堂,他夺过麦克风,喊道,“我们已经听够了你所讲的;你该听听我们的了。

我们已经厌烦了被称为有病,你们才是有病的人。我们是同性恋,我们为此感到自豪。“他和其他抗议者要求”废止以精神病学作为压制工具“。短短几年间,同性恋者们原先怀有的对心理学家启蒙大众、引导大家走向光明未来的幻想几乎完全破灭。反比伯的抗议者盖瑞。

阿林德记得他认为“这些心理医生对自己赤头赤尾地毫无了解”。他甚至当面称比伯是个“混蛋”。不必说,专家们都被震惊了。一个精神病学家居然要求警察进场射击混乱的干扰者。

不仅仅是精神分析学家受到当众嘲笑。1970年,一个关于行为修正的全国会议在播放一部关于厌恶疗法的电影时,被愤怒的“中世纪酷刑”和“野蛮主义”的声讨声打断。1971年,当电视台对畅销书《你总想了解性却不敢问》的作者大卫。鲁本进行采访时,抗议者愤怒地搅乱了现场,他们指责鲁本仇恨同性恋。甚至虚构人物也受到公开嘲笑,比如说流行的系列剧《马克斯·威尔比医生》中的主要角色。同性恋活动家联盟在美国广播公司公司的办公室组织了一次静坐抗议,反对该剧把同性恋者描绘成“受负罪感折磨的精神病患者”。示威者指责说,“马克斯·威尔比是个庸医和自以为是的人”。

这些年里,男女同性恋者的自我认识──或者说自我评判──经历了巨大变化。但心理学家对同性恋的看法即使有所转变,也是十分缓慢的。这种现象的后果之一就是同样的医学理论曾经帮助前几代人认识自我,但对于六十年代后期成年的人来说,就只能徒增恶心了。

后来被选为女同性恋组织“比利提斯之女”全国主席的雪丽·维勒回忆说,“我是在芝加哥一所护理学校上精神卫生课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同性恋的。”对维勒来说,那是一个重要的自我认知的时刻。相反,七十年代的大学生珍。科尔多瓦回忆说:

“有一天,我发现自己买的《加州非正常心理教材》把我称为‘性别紊乱’,我就把书带回了家。在我很少驻足的厨房里经历一番愤怒的爆发后,我把黄油甩入炒锅,把这本教材扔进炉子。过了一会儿,朱蒂冲出卧室,问道:‘这是什么怪味?’。

“‘我把非正常心理送回到它应该呆的地狱里去,’我镇静地回答,‘就象虔诚的天主教徒一样焚烧异端邪说。’”

科尔多瓦的反应和六十年代的打击行动揭示了同性恋活动家的沮丧和鄙视已经积聚颇深。许多同性恋者曾经深信,科学是中立和启蒙的保证,但事实上,它有时却成为过时偏见的掩护。

六十年代盛行的精神分析具有强烈的非科学色彩,但同样重要的是当时充足电的政治环境。从不同的民族主义者、女权主义者身上和当时的和平运动中,同性恋运动家所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恐怕是:真正的改变来自于大量群众站出来为自己说话,不能依靠专家在无偏信息的基础上策划理解和接受。说到我们自己的经验,真正的专家不是学术权威,而是男女同性恋者本人。只有他们才能改善自己的生活。

还在几年前。同性恋组织还只是开展小心翼翼的活动来争取宽容,但到六十年代末,同性恋运动已经体现出强烈的斗争性。自尊、自我接受和其他精神健康的指标仍是中心目标,尽管没有人期望专家会带来这一切。“作为争取自由的同性恋者,我们深信调整治疗学派对社会来说并不是一个正当的方向。”芝加哥同性恋自由协会成员在1970年美国医学会会议上发布了这样的传单。

“我们拒绝适应压制,而且相信在一个种族歧视和男性至上的资本主义社会里,我们的精神健康和所有被压制的人的精神健康的关键在于整个社会系统结构和伴随的观念的根本变革……我们进一步力劝精神病医生把他们的同性恋病人转给同性恋解放组织……我们确信对于同性恋者来说,围攻和跳舞会比坐两年沙发更有益处。”

对自己的性倾向感到安心,并且使内心达到平和,这仍然是同性恋者最重要的追求。正是为此,同性恋支持组织和社会团体迅速增多。

“我们的第一任务是解放自己,”同性恋解放运动流传最广的宣言中说,“这意味着要把我们脑子中别人灌输的垃圾清理出去。”

对心理学的认识和自由的源泉都已经改变。自我认同和政治参与也许会在科学和精神治疗的双重失败后拯救我们。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