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观点言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宽容不是专制同谋的代名词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和保留性宽容策略。本文准备对这篇报导本身反映出的虚假宽容、层次等级观念和某种形式的霸权主义等展开评论。一、虚假宽容报导结束的时候,提出保留性宽容策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王延光教授认为,对同性恋人群采取宽容的态度,对他们所遭受的痛苦给予同情与帮助,可以赢得社会各种人群的协作,使社会集...

“gay/" target="_blank">同性恋,这种未能被绝大多数人接受的文化现象,在社会走向多元与包容的今天,已不再成为禁忌的话题。”最近,一篇题为《中国同性恋人群新调查》。(以下简称《新调查》)的报导在新闻媒体上广为传播,文章开头从艾滋病流行引出我国社会对同性恋的关,然后分几个主题展开,分别是“不能再躲躲藏藏的问题”、“同性恋艾滋病,必然联系?”、“上天的赋予还是自己的选择?”、“改造‘同性恋’?”、“同性间,有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情?”和“保留性宽容策略?”

本文准备对这篇报导本身反映出的虚假宽容、层次等级观念和某种形式的霸权主义等展开评论。评论并不直接针对报导和这次中国同性恋新调查研究者的报告,而是针对报导中反映出来的观点和现象。

一、虚假宽容

报导结束的时候,提出“保留性宽容策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王延光教授认为,对同性恋人群采取宽容的态度,对他们所遭受的痛苦给予同情与帮助,可以赢得社会各种人群的协作,使社会集中力量减少艾滋病的危害。由于同性爱人群有自己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在群体水平上让他们自己组织起来自我教育十分有效。他还建议,公安部门、卫生部门及公众,在宽容策略下保留同性爱行为不道德的观念,暂不用性变态疾病这些说法伤害同性爱人群的感情。”

我不知道王延光是在什么时候和什么场合表达了上述意见。但是,“保留同性爱行为不道德的观念”这种说法可能就不是什么“宽容策略”,而是一切不宽容政策和行动的道义基础。

二言在《我看渔场》一文中谈到,“……要求对同性恋人群采取宽容的态度的同时,建议公安部门、卫生部门及公众暂时保留同性恋行为不道德的观念,这让人联想起希特勒政权因同性恋者‘玷污德意志民族’而将他们关入集中营,以及美国极右翼人士鼓吹将同性恋者圈入荒岛以防止艾滋病的扩散……将同性恋列为不道德为偏见与歧视提供了伦理弹药,结果只会继续将同性恋者赶往渔场等黑暗之处,这对于建立稳固的同性恋伴侣关系,对于防止性病传染来说,后果如何是不堪想象的。”

道德介定确实可以影响到同性恋者的处境。1987年,上海市精神司法鉴定组组长郑瞻培就同性恋的司法性质做了明确重申:“由于同性恋违反社会公德,扰乱社会治安,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确属犯罪行为。”在这里,“违反社会公德”成为认定同性恋为“犯罪行为”的第一原因。

事实上,我国对同性恋的法律处罚长期来就是依据“有伤风化”,而不是“侵害事实”。贾谊诚先生1997年在《我国是否应取消同性恋诊断?》一文中提到:“革命先辈孙中山先生在辛亥革命推翻清庭后,立即取缔了在北京、天津、济南及杨州等地的‘象姑院’。后来在国民党的《六法全书》中也对同性恋、鸡奸等性行为以‘防害风化罪’论处。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一方面取榜了妓院与暗娼,另一方面还对同性恋、鸡奸等性行为以‘流氓罪’论处。”(《精神卫生通讯》〈浙江省精神卫生研究所、浙江省精神卫生工作办公室主办〉1997年8月1日)需要指出的是,同性恋同性恋卖淫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就如不能因为异性恋卖淫就否定所有异性恋者。这里著名精神卫生专家贾谊诚教授犯了一个常识错误。

贾谊诚先生在同一文中还谈到:

“1996年底我曾收到北京《爱知简报》第14期的一份资料,明确表明其宗旨之一是:”促使CCDM-Ⅲ工作组和中华医学会精神医学分会采纳DSM-Ⅳ与ICD-10的标准,将同性恋从精神障碍(性变态)中予以剔除,视其为正常。‘还附发了对同性恋的问卷调查。“

“1997年4月21日在苏州召开全国性情感性障碍学术会议时,也有一位山东代表送交我一篇美国作者宣扬‘同性恋运动’的文章,当即我表示了强烈的反对意见,因为它不符合我国国情、传统‘性道德’规范及建国后的法律案件处理实践。”

在这里,不符合传统性道德成为贾谊诚将同性恋列为精神障碍和性变态的主要理由。

“保留同性爱行为不道德的观念,暂不用性变态疾病这些说法伤害同性爱人群的感情。”听到这样的说法,我不知道同性恋者们的感情是受到伤害,还是感受到某些慰藉?

即便同性恋不再看作违法,即便同性恋不再当成变态,那么社会是否能够“对同性恋人群采取宽容的态度,对他们所遭受的痛苦给予同情与帮助,可以赢得社会各种人群的协作,使社会集中力量减少艾滋病的危害”?二言对此表示怀疑:“一群不道德的人……如何建立互助性的联谊团体,何以在社区内开展公开的疾病预防教育?”

同性恋研究专家张北川认为,事实上目前大陆同性爱承受的压力主要来源于社会,尤其对男性而言,承担着传统观念中传宗接代的责任,很多心理学家也在用家庭责任、社会责任、社会影响、人伦道德等大道理企图纠正同性爱的性倾向。”

(参见《新调查》)

或许,不道德和不健康只是一个用意的两个不同表达方式。“福柯(1979)在《性史》中追溯了,伴随着工业革命中日益增强的世俗社会的政府和医学专业的权威,对同性恋的谴责从宗教转移到世俗社会和医学专业。”“十九世纪末期,在欧洲和美国……同性性倾向被认为是一种医学上的诊断单位,同时也被当做是罪恶的和违法的行为。”(DouglasC.Kimmel,《同性恋作为一种精神疾病:从历史的角度来看》)。

二、层次等级观念

《新调查》报导中写道,“据悉,同性恋人群中也有‘层次高低’之分,这与学识、职业及社会地位有一定关系。较高层次的同性恋者倾向追求相对稳定的感情和性爱关系,对家庭、社会责任感较强,对同性恋人群中存在的不良倾向深感忧虑,有人还积极投身于性病防治的教育工作。层次较低的,一般缺乏社会资源和支持系统,社会责任感较弱,倾向于在浴池、公园僻静处寻找生理满足。”。文章中并且把“积极投身于性病防治的教育工作”作为“高层次”的一种表现。

同性恋人群中存在等级层次观念。李银河在《同性恋亚文化》(今日中国出版社,1998年1月)中写道:

“一位调查对象……说:”……真正长得好、玩得好、层次高的,不会出名;出名的都是层次低的,敢胡闹的。‘“

“一位中年同性恋者也说:”我不喜欢那批打扮得花枝招展在街上招摇的人。他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觉得我们不够等级,我却觉得他们给我们这种人带来耻辱。他们有他们的等级观,我们有我们的等级观。我见到这样的人就躲得远远的,也不想了解他们。我觉得他们层次低,文化水平低,出身也比较低,俗里俗气的,我不喜欢他们。我认识的人比较正人君子。‘“

“‘我不上社会去,原因是人档次太低,不具备玩这种游戏的素质。’”

“一位留学生的说法在从不到社会上去交朋友的人们当中具有一定代表性:”越是有身份的层次的gay,越是不会在社会上走动。我固守的田园,还有一份中国穷酸知识分子的清高的书呆子气。我不屑与那些人为伍。‘“

1980年代和1990年代早期,北京的一部份“高层次”男同性恋者普遍看不起那些经常在“社会上”活动的男同性恋者,认为他们层次低。进入1990年代中后期,鉴于大量曾经认为自己“高层次”的同

性恋者越来越多地走到“社会上”,以及大量来自乡村偏远地区的男同性恋者聚集京城,很多北京本地的男同性恋者开始歧视“外地人”,认为他们脏、卖钱,还有敲诈勒索的。

但是,专家学者或新闻媒体对同性恋者们的“素质”及其相关“学识、职业及社会地位”进行观察、测量、总结和分层,区分同性恋人群的素质“层次高低”,就很可能强化社会固有的偏见和不平等。《新调查》认为“较高层次”同性恋者“倾向追求相对稳定的感情和性爱关系,对家庭、社会责任感较强,对同性恋人群中存在的不良倾向深感忧虑,有人还积极投身于性病防治的教育工作”:“层次较低”的“一般缺乏社会资源和支持系统,社会责任感较弱,倾向于在浴池、公园僻静处寻找生理满足。”

如果根据同样的原理,美国白人中心主义者就会得出黑人、西班牙人和亚洲人“素质”低的结论。或许,如果把“层次”(通常人们理解为人的素质)的说法换成“阶级”(通常人们理解为人的处境)更为恰当。《新调查》报导中提到的“较高层次”和“层次较低”同性恋者的区别可能是“中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同性恋者的区别,他们的差异主要因为他们的社会处境优劣,而不主要是个体素质“层次”高低。

特别有意思的一点是,《新调查》把“积极投身于性病防治的教育工作”作为“高层次”的一种表现。根据其它信息来源,这次中国同性恋人群新调查是山东青岛医学院张北川教授领导的工作组进行的,这个工作组旨在在同性恋人群中预防艾滋病病毒和其它性病的传播。作为这样的一个工作组,把符合自己目标的人作为“较高层次”的一个指标就未免狭隘,有“任人唯亲”的嫌疑,而且并不一定符合实际情况。笔者参与艾滋病教育多年,发现在那些受到社会压迫的群体中(这些人常常被社会理解为“层次较低”的社会渣滓),特别男同性恋者,包括男性卖淫者,如果艾滋病教育以一种敏感、尊重的方式,人们的反应通常非常积极。1993年,“男人的世界”文化沙龙作为一个讨论同性恋文化建设和艾滋病预防教育的活动就曾经被许多“较高层次”的同性恋者说成是参与者“层次较低”。

三、言语霸权

《新调查》中写道,“目前,起源于香港的‘同志’一词,在大陆同性恋人群中普遍流行,但未得认同。”读到这里,我不仅要问,既然“同志”一词已经“在大陆同性恋人群中普遍流行”,凭什么说“未得认同”?未得谁的认同?政府?学者?异性恋者?词典编辑?

笔者也认为“同志”一词并不能够很好地反映男女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变性者的身份认同,而且这个词很难用于学术研究和学术交流,何况“同志”一词在中国有着特定的政治含义。但是,“同志”在男女同性恋者社会交往和身份认同上已经为许多同性恋者和双性恋者接受,难道这还需要什么人来认同?

四、“同性恋”与“同性爱

《新调查》中引用一些学者的看法,“也有学者认为,‘同性恋’一词也带有歧视性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什么是同性恋

    所谓的性取向障碍就是同性恋,这些性心理障碍患者所追求的性爱对象是同性,而不像正常人那样追求异性。如何认识和对待同性恋问题一直是全世界范围内存在广泛争论的问题。如《红楼梦》等古代小说中对同性恋既没有回避也没有严加斥责,说明这一现象并非罕见。但法国早在18…[查看全文]

  • 浅谈同性恋关系的脆弱性

    在很多人眼里,同性恋关系似乎只有“性”的内容。这种看法的产生,除了对同性恋缺乏了解以外,确实与同性恋关系的脆弱性有关。然而,当我们责怪同性恋者追求性的满足的同时,应该了解一下同性恋关系之所以相对脆弱的原因。如果专一的伴侣关系是一种理想的选择的话,如何…[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