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观点言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同性婚姻,值得认真考虑的政策建议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中国青年报》于2000年9月4日刊登的《修改婚姻法热门话题再聚焦》的报导中,提到了同性恋婚姻的话题。婚姻法和婚恋问题专家能够关注同性婚姻,而且象《中国青年报》这样有影响的大报,能够给予公开报导,这本身已经显示了一种宽容和社会进步,是值得肯定的。但看了报导之后,笔者想就同性婚姻的话题,提出一些看法..

《中国青年报》于2000年9月4日刊登的《修改婚姻法热门话题再聚焦》的报导中,提到了同性恋婚姻的话题。婚姻法和婚恋问题专家能够关注同性婚姻,而且象《中国青年报》这样有影响的大报,能够给予公开报导,这本身已经显示了一种宽容和社会进步,是值得肯定的。但看了报导之后,笔者想就同性婚姻的话题,提出一些看法,和诸位婚姻法专家商榷。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杨大文提到:“同性恋我同意在法律上给以宽容”。不知道杨教授提出的给予同性恋法律上的宽容具体所指为何。

1997年,中国颁布新刑法时,已经删除了数10年间常常被用于惩处某些同性性行为的“流氓罪”、“鸡奸罪”。按照中国现在实施的刑法,成年同性间双方自愿的私下性行为已经不属于法律干预范畴。

实际上,性指向不论是同性还是异性,都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而我们还从来没听说过哪个法律上写明宽容异性恋的说法。所以,虽然杨教授所说的宽容,已经是一种难能可贵的社会进步。但问题不应该是一句泛泛的宽容,而应该是在承认同性恋存在的前提下,保护并使它享有和异性恋同样平等的权利。比如南非在挣脱白人种族主义统治的枷锁之后,在新宪法中明确规定不得以性倾向为由进行任何歧视。请看南非的法律专家是如何说的:“在宪法上我们已经取得了这样的成熟度,即对社会中每一位成员的尊严和内在价值做出坦然的承认和肯定,而不是勉强的接受”。南非专家的见解是令人尊敬的,对性倾向的尊重就是对人的尊严与内在价值的尊重,在性倾向上,就如同在肤色上不存在一等公民和二等公民的区别一样,与其说是谁对谁宽容的问题,不如说是一个权利平等的问题。

杨教授进一步不解地询问“但(同性伴侣)为什么要婚姻呢?”

也许杨教授本人没有这种需求,但法律大概不都是根据法律制定人本身的需求来制定的吧?比如,法律规定女性可以休产假,没听说过哪个男人问:为什么女性要休产假?同性婚姻是因为同性爱伴侣需要享受和异性恋者同样的平等配偶权利。李银河女士也指出:“同性恋群体本身有组织家庭的意愿。因为也可能会涉及财产、权利义务等问题,所以希望能在法律上予以保障”。在中国,李银河和王小波是首先开始以社会调查的研究方法,采取客观中立的态度研究同性人群的专家,尽管他们的研究也许还有待完善,但基于科学研究提出的政策建议是应该得到尊重和重视的。

杨教授认为:“几千年来,婚姻制度就是为一男一女结合而设的。

为什么要打破这个呢?如果同性也可以结为夫妇,婚姻就不是现在的婚姻了。同性恋者想结婚是希望得到人格上的尊重,当然也有经济因素。我觉得在我们国家可以对同性恋宽容一些,但在法律上承认同性婚姻我个人目前不同意“。

如果我们从几千年的跨度来看待婚姻制度的话,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恐怕历史并不太长,一夫多妻制才在历史上长久占据支配地位,如果婚姻制度永远不可以有所改变有所进步的话,我们就应该停留在一夫多妻,妻妾成群,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时代了。五四新文化运动开展以前时期,那些拖着长辫,反对子君和涓生式自由恋爱(见鲁讯《伤逝》)的封建遗老大概也曾经说过“如果自由恋爱也可以成为夫妻,那婚姻就不是现在的婚姻了”一类的话吧。即使不是婚姻法律专家,只是从一个普通人的角度出发,也可以问婚姻专家们一句,婚姻制度大概也可以随着时代的发展有所进步的吧?

向政府登记的婚姻制度,实际上与西方社会在工业革命之后,男女的社会性别分工的建立具有紧密的联系。在二十世纪以后,随着政府对私人行为干预范围的扩大,婚姻的成立也必须得到政府的批准。

在计划经济社会,政府更是全面控制了社会的各个层面,私人领域基本不能得以存在。在中国,典型地体现为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度,对私人领域的全面控制(参见近年中国社会学界对“单位”制度的有关研究)。而其实在历史上,特别是在西方工业革命以前,婚姻实际上只是两个私人或两个家庭之间的私有契约。

随着西方社会由工业化社会向后工业化社会转变,婚姻越来越向私人领域回归。而中国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私人领域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扩大,现在结婚还要单位批准,一般都被视为不合乎婚姻法的土政策。为了解决这种土政策式干预,杨教授提出了民事登记的建议:“搞一个统一的民事登记制度,把一个人婚姻登记等各方面的资料集中起来,申请结婚时由民政登记部门通过资料查询确定其婚姻状况,这样就不用单位插手了”。实际上,政府或者工作单位对属于私人领域的婚姻过多干涉本来就没有必要,所以民事登记制度的建议,实际上是趋同于婚姻私人化的国际潮流的。这个方法如果得以实施,未来将有利于同性婚姻或非婚配偶同居权的实现,以后同性婚姻或非婚配偶只要参加民事登记手续,就应该可以享受异性恋婚内配偶同等的权利。

杨教授对配偶权提出了非常好的解释“我历来反对把配偶权仅仅解释为性权利,即性的独占权、专属权、或排他权。所谓配偶权其实是身份权,是对配偶间权利的概括,如一方有受他方扶养的权利,一方死亡后另一方是第一法定继承人等等,这些都是基于配偶的身份”。

这段不含同性恋或异性恋字眼的配偶权利说,从任何道理上讲,都完全适用于一对相爱的出于自愿结合的同性伴侣。反过来,有谁可以用哪一条理由来反对同性伴侣享受这样的配偶权呢?建议以后任何一对要求和异性恋同等的配偶权利的同性恋伴侣,都应该熟读杨教授的这段话,并把它背诵给那些反对同性伴侣自愿结合的专家听。

江晓阳律师说话带有律师特有的理性,比如他说:“婚姻是可以不涉及感情的,没有感情也可以结婚,领了结婚证就是夫妻,意味着性权利的让与”。江律师对于没有感情的异性恋婚姻的存在,都从法律的角度给予了理性的承认。可是,江律师却似乎不能认同哪怕是有感情基础的同性婚姻的要求,因为他说:“对同性恋目前绝大部份中国人还是接受不了。我们不能用法律来倡导社会进步,法律只能是社会进步以后的产物”。

法律永远只能滞后于社会意识的进步吗?不知道法律界对此是如何认识的。不过从社会研究的角度出发,这种说法令人不免感到一丝困惑,如果一种落后的社会意识不幸占据社会多数,法律是否必须服从这种社会意识?如果这样的话,文革时代那种泛滥一时的对人的基本尊严和权利的践踏与漠视是否都可以正当化了。另外,如果按照江律师的说法,我们还要专家学者干什么?须知,专家学者,知识分子,本来就应该从知识理性社会良心出发,在意识上走在同时代大多数人的前面。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龙翼飞认为:“法律上对社会成员财产权利或者人身权利的保护,在不同法律中都有规定。如两个同性在一起相互帮助,一起生活,继承法中规定,法定继承人外的其他人对被继承人尽过较多的照顾义务,可以分割一部份遗产,这就解决了继承的问题。

关于相互生活中的问题,民法通则中有委托代理。涉及某些社会公众都接受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的保护,在其他法律中都有规定。但我想婚姻法不会为同性婚姻单独设置新的规则“。

这段话听起来对同性配偶较为宽容,但实际上包含着明显的歧视

一对同性配偶和其他异性配偶同样地“在一起相互帮助,一起生活”。

但“婚姻法将不会为他们设置新的规则”,他们只能按照继承法的规定,曲折地“分割一部份遗产”。而不能和异性配偶一样,平等地得到共享他们的财产权。虽然龙教授好心地让同性配偶去其他民法通则中寻找人身权利或财产权利的保护,但是,我们为什么不可以问一句,如果同样是一样地相爱,一样地“在一起相互帮助,一起生活”,同性伴侣,为什么就不能享有异性伴侣同样平等的法律保护?如果在法律上不能确保同性爱者或者同性伴侣和异性爱者异性伴侣平等权利的话,当同性爱者或同性伴侣的受到权利侵犯的时候,请问,他们到哪里去寻求自己正当权利的保护?龙教授提出的办法,恐怕解决不了现实生活中实际存在的对同性恋歧视、偏见和不平等的问题。

龙教授说:“结婚自由是当代婚姻的制度选择,结婚自由是婚姻自由的一个内容。今天对这一话题的讨论是落实到法律规定的可操作性上”。这段话说得非常在理。那么,不知这个自由为什么不能让那些同样有结合愿望的同性配偶享受?人,生而都是平等的,这句话只能是一句空话么?偏见曾经扼杀了人工智能之父图灵这样优秀的生命,令人扼腕叹惜,因为他也许可以为人类作出更多的贡献。我们也希望象南丁格尔那样优秀的女性可以更自豪地袒露自己的性倾向,而丝毫无损于人们对她们的尊敬。

当然,社会进步和观念变化也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如果有的同性爱伴侣,并不愿意进入婚姻这种形式,也未必不是一种选择。但这恐怕并不意味他们不需要和异性恋配偶同样平等的权利,就好象有色人种中有些人士不参加政治投票,但他们的投票权并不能因此受到剥夺。在这个问题上,专家们提到的配偶权是一个值得考虑的方向,不过,希望各位专家,在考虑配偶权的时候,,不要再继续对同性恋伴侣的权利视若无睹。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巫昌祯说:“配偶能继承财产,二奶就不能。

医院生病动手术需要签字的也是配偶,这些都是配偶权的体现。“

可是由于不存在对同性配偶的法律承认,可以相象,现实生活中,当同性伴侣中的一方动手术需要签字,他所希望的由他的伴侣来签字,就没有实现的可能。各位婚姻法专家能否设身处地地想想他们承受的痛苦与不平等?

北京大学副教授马忆南说:“配偶权的实际意义是强调夫妻间、配偶间身份意义的权利,比如姓名的权利,同居的义务,忠实的义务,相互协助的义务,日常家庭事务的代理等权利义务”。无论从道德伦理的任何角度都看不出,这样的配偶权不可以包括同性配偶的权利。

从目前国际发展的方向来看,同性婚姻(或类婚姻)或同性爱平权,是一个普遍化的趋势。在不同的国家或地区只是一个或早或晚的问题。早日实施同性婚姻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美国亚裔同志努力追寻自我

    “每当我听到‘同性社区’这个字眼,都不自觉地想到‘白人’。做为同性恋,似乎只是白人才会有的事。我从来没有想过,你可以既是亚裔又是同志。“22岁的华裔大学生亚历克斯(化名)说,”尽管我既是亚裔又是同志,但从未把两者联系起立。…[查看全文]

  • 和MB对话

    突然发现自己的一个QQ网友原来是MB,更巧的是,他和我在同一个网吧里上网,因为我在视频看到了和我同样的椅子。长得普通,算不得帅,他说他其实不是G,他同学才是GAY,现在和他在同一个网吧里上网,问他为什么不是GAY也要做MB,他说,做别的一个月才六百。我出于好奇,到…[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