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观点言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挂同性恋牌子闯清华后记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我这次进京主要是到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看看我的诉状法院立没立案,另外就是见见我的好朋友子文(化名)。我状告的是一家大型门户网站。这家网站未经我允许,撤自转载了我发表在另一家网站的原创小说,并且把作者由我改成了他们网站版主的名字。为这个事儿我从8月份就开始找他们,但网站认为在这件事情上他们没有任何责...

12月4日,星期一。

一大早我就坐上了从廊坊东方大学城开往北京站的938支5路公共汽车。我这次进京主要是到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看看我的诉状法院立没立案,另外就是见见我的好朋友子文(化名)。

我状告的是一家大型门户网站。这家网站未经我允许,撤自转载了我发表在另一家网站的原创小说,并且把作者由我改成了他们网站版主的名字。为这个事儿我从8月份就开始找他们,但网站认为在这件事情上他们没有任何责任,交涉不欢而散。没办法,我于11月22日以“著作权侵权”为由向朝阳法院递交了诉状,请求法院判令对方停止侵权、公开赔礼道歉、支付稿酬、赔偿经济损失。

上午9点多钟汽车到了大北窖站,我又倒729路到甜水园北里,然后步行到朝阳法院立案大厅。经向立案厅的法官询问得知,我的案子已正式立案。那位法官要给我开“缴费通知单”,让我交诉讼费。我说您先不要开单,我过两天再来交费。法官一愣,说今天就算我通知你法院已立案了,如果七天之内你不来交费,这案子就撤了。

我连连应声,向那位法官道了谢,出了立案大厅,开始给子文打电话。前天晚上我已给他打过电话,简单说了一下我目前的情况,告诉他我正准备打官司。由于电话里不能说太详细,我俩约定4号我到京后再详谈。

子文是我初中时的同学,比我低一届。由于我俩对文学都有特殊的爱好,渐渐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印象比较深的是,他那时想要参加石家庄的一个文学函授班,但好像他家里不大支持,没给他钱。我当时我正要退学,正好兜里有三十块钱,就给他让他去报了名。后来我上到初三就退学了,而他继续上高中,大学,尽管如此,我俩的通信始终没断过。他上高中时曾专门来看过我,我去廊坊参加自学考试,也曾去找过他。后来我一直在老家打工,而他继续上学,渐渐断了音信。直到去年我才又和他联系上,得知他已在北京的一家报社当专栏记者。我托他在北京给我找点事做,他给我找了,但我由于种种原因没去成。为这个事我总觉得对不起人家,所以又有将近一年没和他联系了。

电话接通后我先告诉子文法院已正式立案,子文建议我撤诉,说怕我“漏”在里面(那意思是如果官司输了又耽误时间又扔钱),并且说他上午要到望京去做一个采访,大约下午三四点才能有空。我和他约好下午在朝阳法院附近见面。挂了电话我一看表,才十点多。我出了朝阳法院,开始在附近闲逛。一边走一边想着子文的话,这官司要是胜诉的把握不是很大的话那还真有危险性。虽然以前曾有一位律师说这官司胜诉没问题,但前天晚上子文在电话里说这些律师现在都很会“忽悠”人。看到法院附近有许多律师事务所,我进了几家写有“免费咨询”牌子的,把我的状子又给那些律师看了看。律师们都认为那家网站确实侵犯了我的著作权,但赔偿数额不确定,这就要看法官的自由裁量权了。我还是不大放心,又去了朝阳法律援助中心。援助中心一位上了年纪的男同志看完我的状子后肯定地说:“网站确实侵了你的权。”我这才放下心来。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三点多,我给子文打过电话去,他告诉我大约还得过一个小时。大约四点,他打过电话来,问我在哪。我说在法院附近的朝阳公园南门。不一会儿子文打着出租就到了。子文带我去了附近的一家茶餐厅,找个地方坐了下来。他要了一杯奶茶,问我要什么,我说我不渴,什么都不要。我是怕他费钱。他说没事,代我点了杯咖啡。

我俩就坐在那里聊天。我开始详细讲述我这一段的情况。我告诉他我现在廊坊大学城的一个小村里做小生意,摆地摊卖小饰品。前些日子被两个外地人骗了。他们也卖饰品,手里有一批货,当时卖得还可以。他们说把货全转给我,让我一个人卖,他们离开大学城。我考虑如果他们走了以后村里卖这种饰品的就我一个人,应该比较好卖,就把货都拿了下来。没想到我拿完货他们又从外地邮了一批同样的货,仍在大学城卖,搞得我很被动。现在天气转冷,生意不好做,他们走了,而我压了许多货,却换不回钱来。前些日子回老家,正赶上家里卖玉米,卖了一千九百块钱,我妈背着我父亲给了我九百,说那一千块钱留着还帐。去年我弟弟结婚,没少欠别人的钱。

我又说了官司。我说为了这场官司,我连公证费、往返路费已经花了两千来块钱,再加上那些货压着不少钱,已经被耗得灯枯油尽了。

子文仍劝我不要打这场官司,说就是打赢了官司也不能马上拿到钱,再说可能也得不了多少钱。

我说上午我为这个官司又问了好几家律师事务所,都说胜诉没问题,也问了朝阳区法律援助中心的同志了,人家也说那家网站确实侵了我的权。但赔偿数额就不确定了,有位律师说应该在一万左右,几千也是它,一万多也是它,这里面有个法官的自由裁量问题。

子文说几千块钱现在什么事也干不了。

我说几千块钱你不在乎(子文去年曾和我说过他一个月工资五千),可对我来说就救了急了。我说我打这场官司,一方面是出口气,因为那家网站死不认头,实在可恶,再一个就是想要回俩钱来,救救急。

子文问我诉讼费多少。

我说法院规定要一万的赔偿预交四百,我状子上要了一万挂零,应该四百多块钱吧。我说我现在兜里只有四百多块钱了,刚够交诉讼费的。交完以后就真得身无分文了,生意又不行,所以现在不敢去交费。

我又讲起自己目前生活的窘境,一边说一边掉起了眼泪。子文连忙示意我不要哭,因为旁边有许多人看着。

我说我要是有一点办法就不给你打电话了,怕给你添麻烦。

子文摇了摇头,说没事,不麻烦。他说现在是吃饭要紧啊,不行先给你找点事干。子文说他在北京找个事不难,就是挣不多,一个月一千多两千来块钱。再说我一个人没家没业的老在北京飘着也不是个事。又说他在廊坊也有许多朋友,不行在廊坊给我找点事做。

我说你看着办吧。

子文又说那官司可以先放一放,说我不是反对你打这个官司,但先得生存啊。

我说我倒是问了一位律师,如果现在撤诉,将来以同一案由在同一家法院再起诉法院还受不受理?律师说还会受理。我手里有公证书,这侵权证据是灭失不了的,什么时候起诉都应该没问题。

子文点了点头。

一转眼五点多了,子文叫来服务生结帐,顺手递给我二百块钱,说他今天出来带得钱不多,让我先拿着,买点过冬的衣物。

我又哭了,一个劲地推脱,说我不要。子文说你要不拿着就是瞧不起我。一边说又往我手里塞。我说给你打个欠条。子文说你快得了吧,连推带拽带着我出了茶餐厅。

出来以后才发现天已发黑了。子文说他和女朋友一起住,留我住宿不方便。我说这个我知道,不麻烦你了,我坐车回廊坊还来得及。

子文执意要打的送我到大北窑。我说不用,我花一块钱坐729就行,这条道为了打官司我都走熟了。我又叮嘱他为我找工作的事要用心,他让我放心,说过两天就到廊坊来找我。他拦了辆出租走了,我坐729到了大北窑,又倒938回了廊坊。

12月5日,星期二关于“我挂着同性恋的牌子闯清华”的报道已充斥各大网站,我在新浪的博客访问量急速攀升。一方面我为有关同志的事情引起社会关注而高兴,另一方面心里也暗暗担忧:子文如果在网上看到我的照片和报道,会不会不再理我了?

晚上我又给一位曾帮助过我的好心律师打电话,又向他咨询如果案子撤诉再起诉法院会不会受理的问题。因为我总担心一旦案子撤了就不能再起诉,那样我的公证书就白做了,也失去了主张自己合法权利的机会。那位律师肯定地告诉我撤诉后再起诉法院会另立案正常受理。我这才放了心。紧接着我又给子文打了电话,嘱托他给我找工作的事。他说下周才能来廊坊,但让我放心,这事他一定挂心,会来找我的。我心里稍稍踏实了一些。

12月7日,星期四。

我到了大学城附近的农村集市上花40块钱买了件棉服,花25买了件毛裤,又花20块钱买了双棉鞋,总算不用挨冻了。

12月9日,星期六。

我从上午10点多开始摆摊,摆到下午一点半仍没开张。这时手机响了,我一看是我弟弟打来的。他说我母亲这几天左胳膊一直不得劲,有点不听使唤,让我回家一趟。我赶紧收了摊,略作打点,从大学城坐车到廊坊长途汽车站,买了票往老家赶。等到了家,已是晚上六点多了。

父母都在家,我一进门就问母亲胳膊怎么了,母亲说就是有点不得劲,里面老是麻麻的,又说没什么大事,在邻村的一个诊所看过了,说是血压有点高,已经花8块钱拿了药了,吃吃药就好了。

我一听心里就犯嘀咕:这腿脚不得劲是不是脑血栓的前兆啊?我说明天带你上医院去检查检查吧,这样放心。

母亲说不用了,现在那医院哪沾得啊,到了那里坑死人。

我说咱家不是入了农村合作医疗了吗,可以给报销一部分。

我妈说那都是骗人的。医院里知道你入了那个什么医疗,明明一百块钱的药费,他给你开一百五,你一分钱也少花不了。又说村里去年入的人挺多的,今年许多人都说上当了。今年咱家也不入了,白扔钱。又问我:是晓亮(我弟弟的名字)给你打得电话吧?

我说是啊。

我妈说刚才我还骂晓亮呢,一点小事就给你打电话,这路费多贵啊。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去做晚饭。

我无言以对,只得蹲在灶台旁烧火。

吃完了饭,我又跟母亲说明天带她上医院,她摇了摇头,说不用,又不是大毛病。这人上了年纪哪有一点毛病没有的?正常。

晚上躺在床上我久久不能入睡。母亲今年五十五了,这几年父亲、我、弟弟都在外面上班,地里的活基本上都是她一个人干,身体已大不如从前。从去年开始,她的两条腿就开始不得劲,往往不能正常蹲下,而一旦蹲下又半天起不来。而我从今年7月底离开家乡到外面打工,她又凭空多了一份牵挂,总怕我在外面挨欺负,被人骗。她没有文化,电视剧都看不大懂,总把里面的人物关系搞混了,

相关文章
相关主题
延伸阅读
  • 他因性取向压抑了三十余年

    但是,从16岁开始就喜欢同性、不爱异性的心理折磨了他三十余年。如果吴刚想维持现在的生活状态,就要学会自我调节,可以通过参加一些活动,如游泳、打球等来培养其兴趣,把压抑的心理释放出来。…[查看全文]

  • 生活无处不“同志”

    同志为何交友难。对于大多数同志来说找一个相爱的人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有好事者曾给出一个公式,列举各种原因,用以表明同志找到伴侣的难度,最后得到的答案是,需要认识几万人才可能碰到一个适合自己的同志。首先同志占人口的比例很小,只有百分之四左右,还有八成结了…[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