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观点言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在同志圈泥足深陷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我们曾无数次讨论过这个话题,但时隔不久便又会有痴情者深陷其中,能够长相厮守的毕竟还是少数。但小川很阳光,见到我,便给了我一个开朗的笑,笑容纯净得像个孩子。话题就从这里开始,小川说,第一次听说同志这个词时,他还根本不知道同性恋是怎么回事。第一次听说同志这个词儿,是我一个朋友告诉我的。

“有故事的人:小川男30岁饭店领班”

也许你喜欢的只是一种感觉,也许你只是想逃避现实。

现代人有两种生活:一种是网络生活,一种是现实生活。现实中有些人用真名去说假话;网络中有些人用假名去说真话。人性的真实,在现实生活中,在网络生活中,都可以再现。

现实生活离不开情感,那么网络生活里的感情世界又如何呢?

我们曾无数次讨论过这个话题,但时隔不久便又会有痴情者深陷其中,能够长相厮守的毕竟还是少数。

为什么要偏偏独爱这昙花一现的情呢?

“网络——你被它迷惑!”

“前话”

小川身材不高,但长得很帅气,浓眉、大眼,厚厚的嘴唇看起来很忠厚。他和我想象的完全不同,我以为我要见到的会是个忧郁的男人,他会吞吞吐吐、畏首畏尾,甚至,还可能会有一点女性化。

但小川很阳光,见到我,便给了我一个开朗的笑,笑容纯净得像个孩子。他还很绅士,出入电梯时,会闪在一旁,做出一个很优雅的“请”的手势,为我的杯子添饮料时还会站起来。他的谈吐也很自然、直白,没有遮遮掩掩和矫揉造作,对我的问题也有问必答。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小川都是个令人心情愉悦的率真男人,如果不是亲耳听他说,没有人会知道他是个同性恋者。

话题就从这里开始,小川说,第一次听说“同志”这个词时,他还根本不知道同性恋是怎么回事。

第一次听说“同志”这个词儿,是我一个朋友告诉我的。那时我还在四川老家,在一个网吧做收银员。

网吧是个杂乱的地方,来上网的什么人都有,大部分是年轻人,他们上网大多是为了玩游戏,或者看电影、下载歌曲,也聊天。不过,也经常能看到一些中年人来上网,他们有的看起来很落魄,常常在网吧一待就是半宿,有的看起来衣冠楚楚,却也在网吧消磨时光。我有时感到很奇怪,那些看起来经济条件不错的中年男人,为什么不买一台电脑在家里舒舒服服地上网,非要跑到网吧里来受罪?网吧里的通风不太好,乌烟瘴气的,那么多台电脑一起开着,还很闷热,环境实在不怎么样,再说,天都黑了还在外面上网不回家,难道他们没有家吗?

朋友听了我的疑惑,哧地笑了,嫌我瞎操心。然后,他神秘地把嘴凑在我耳边问:“小川,你知道‘同志’是什么意思吗?”

我摇摇头,说:“同志,不就是一种称呼吗?”

朋友斜眼乜了我一眼,好像嘲笑我的无知,然后更小声地对我说:“‘同志’就是同性恋的意思。”

“啊?”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其实,有些人来网吧,就是为了和‘同志’聊天。”

我不禁环顾了一下网吧里上网的人们,大多是男的,他们的脸全都面无表情,在电脑屏幕的照耀下显出一种苍白色,手指却在键盘上忙个不停。我忽然感到有些兴奋,好像窥探到了别人的秘密似的。

那时,我对同性恋了解得并不多,但和很多人一样,对这个群体充满了好奇和新鲜感。我对同性恋并不排斥,也不歧视,真的,从某种程度上说,我还能接受这种人做朋友。我觉得,每个人都有权决定自己喜欢同性还是异性,只要不影响其他人,怎么“恋”是自己的自由。

我从没接触过“同志”,也许遇到过但我自己当时不知道。记得刚出来打工的时候,我才16岁,在一家饭店做服务员,饭店有个司机,大约三四十岁,长得高大威猛,他总喜欢过来摸我的脸,说:“你怎么长得比女孩儿还俊呢!”我以为他看我小所以才逗我,也没放在心上,更没往别处想。

从小人们就夸我长得漂亮,说我模样像个女孩子,我都听习惯了。在外打工时,住宿条件不好,工友们都睡在一个大通铺上,晚上没有电视也没有广播,大家闲得无聊,就喜欢和我开玩笑,有时在我身上乱摸一气,我也不生气,有时我也摸他们,那时我正在发育,对身体感到很好奇。

但我很清楚,我是男生。

出于好奇,小川也偷偷上过“同志”的聊天室,和“同志”聊过天,但他并没想过要加入这个圈子,因为那时,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女朋友名叫小茉,比我小四岁。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她是个很有个性的女孩儿,虽然长得不算漂亮,但很单纯,单纯得有些任性,为了爱情可以做到义无反顾,我也是。

那年,我千里迢迢跑去云南看她,什么也没带,只带了一颗热烈的心,于是她便跟着我回了四川,我们租了一间小屋,就同居了。

当时我已经26岁了,小茉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也是我到今天为止最爱的一个女人。我想娶她,想和她有个温暖的家,所以拼命工作、拼命赚钱,好和她能天长地久地过日子。

可小茉并不这么想,也许她还太年轻,虽然把爱情看得比生命还重,却并没想过结婚那么长远的事。她总说,她要等到2008年才结婚,还要趁年轻,再好好奋斗几年。她是学美术的,骨子里总有几分放任不羁和心血来潮,对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她是不会妥协的。

同居不久,小茉就怀了我的孩子,我得知这个消息时惊喜万分,很想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只要她愿意,我可以马上和她登记结婚。但是她不愿意,使劲地摇头,哭得浑身打战。她说她不想要这个孩子,不想那么早就把自己拴在孩子的奶瓶和尿布上,她还年轻,还想自由地做自己。我没办法,只好答应她,带着她去医院把孩子拿掉了。看着她走进手术室,门关上的时候,我一屁股坐在走廊的椅子上,觉得自己作为男人很无奈。

我相信小茉是爱我的,不然不会跟着我跑到四川来吃苦,我想,她之所以不想结婚只是因为她还没有真正长大,总有一天,她会成为我的老婆,为我生一个聪明、可爱的孩子,跟着我踏踏实实过日子的。我要做的,就是带着希望耐心地等。

生活有了明确的目标,人就变得干劲十足。我唯一的想法就是多挣钱,养活小茉。我把原来网吧收银员的工作让给小茉做了,自己又找了一份餐厅的工作,同时在另一家网吧里做清洁工,很辛苦,但心里很满足。

虽然赚钱不多,但我对小茉从不吝啬,只要是她想要的,只要是我花得起的,掏钱时我绝不会皱一下眉头。小茉身体不好,经常生病,我心疼她,什么都不让她做。不管工作了一天多辛苦,一回到家,我就钻进黑乎乎的小厨房,给小茉做饭吃;吃完饭,我还要洗碗、扫地、洗衣服,家务活都做完了,才钻进被窝,搂着小茉亲热。

那时年轻,浑身好像总有使不完的劲,我和小茉几乎夜夜亲热,缠绵得近乎疯狂,似乎做爱是唯一并且最好的表达爱的方式。现在我知道我错了,做爱只是宣泄了身体的欲望,却不能填补内心的空虚。

我其实很空虚,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每天像个蒙上眼睛的骡子,为了一个一厢情愿的目标,盲目地跑,累得要命,还不知道自己是在原地打转,根本就没前进一步。除了小茉,我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谁值得我对她那么好;除了让小茉高兴,我不知道我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可做;除了要和小茉结婚,我也不知道关于未来还有什么别的愿望……

当一个人把全部热情和幸福的希望都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时,就会失去自己。

年轻的爱情很容易夭折,小川和小茉都还没有学会理解和宽容,当他们还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面对生活的磨难时,一点点打击都可能是致命的。

和小茉的爱情渐渐让我感到疲惫。小茉脾气不好,稍不顺心就会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有一次,我在网吧上夜班,小茉煮了稀饭给我送过去。当时我正和同事在电脑上玩儿游戏,就让小茉把粥放下,早点回家睡觉。她没走,而是坐在旁边看着我玩儿,每隔几分钟就催促我赶紧把粥喝了。我被她催得心烦,就说:“行了行了,你别催我了,我夜里会吃的。你早点回去睡觉,明天还得上班呢。”我玩儿得太投入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小茉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她忽然站起来,提着保温饭盒走到门口,咣当一声把饭盒丢进了垃圾桶。

她就是这样,喜欢用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丝毫不顾及别人的心情。而我,也不是个成熟的男人,心情不好时,我也会和她吵架,吵完了,就对我们的爱情感到有些失望和茫然。

那时的我们都很茫然,我对自己想象的未来开始怀疑,小茉则为要不要继续爱我而感到矛盾,她和我在一起没有安全感,当我在两份工作中来回奔波时,她下班后却只能回到小屋里寂寞地等我,好不容易把我等回来了,还没说上两句话,我就累得倒在床上睡着了,于是,她就会在委屈和眼泪中度过一个漫长的夜晚。

有时,她也会愤怒地把我摇醒,说些难听的话让我生气,最后爆发一场激烈的争吵,再以她的眼泪告终。

这样的日子,让我们都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冲动是不是一个错误?偶尔,分手的念头会像闪电一样划过我的脑海,可一想到小茉是为了我才孤身一人跑到四川来吃苦的,我就赶紧甩掉了这个念头,我不想做个不负责任的自私的男人。

转眼,我和小茉同居已经快一年了,时间并不长,却已几乎品不出甜蜜的滋味了。我依然很累,小茉也依然很寂寞。

最后一次争吵发生得很突然。那天我刚刚领了工资,早晨,我把钱掏出来放在桌上,对小茉说:“我发工资了。”她正在卫生间里刷牙,说:“行,拿些出来给我用。”我急着出门上班,就把钱放进了抽屉里,以往我都是把钱放在抽屉里,小茉想花就自己拿。

我边穿衣服边往外走,经过卫生间门口时,小茉探头看了一眼桌子,发现没有钱,就急了,问我:“我不是让你把钱拿给我吗?”我以为她只是说说就没事了,仍旧往外走,也没答话,她忽然一扬手,把刷牙缸里的水全泼在了我身上,我触电般地一转身,小茉正恶狠狠地看着我,像面对仇人一样。

我们对视了好几秒钟,谁也没说话,小屋里静得可怕。然后,我打开门出去了,风一吹,被水打湿的衣服让我脊背发凉。我悲哀地对自己说:“这个反复无常的女人,我不要了。”就这样,我和小茉分手了,她一个人回了云南,我留在原地继续我的打工生活。后来,小茉曾给我打过几次电话,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揭开男同性恋之谜

    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异性相吸”在大自然中显而易见,但瑞典科学家近日的一项研究,揭开了“同性相吸”的谜底。科学家发现,人的体味中存在两种名为“AND”和“EST”的荷尔蒙,正是它们唤起了人类对情欲的渴望,这项发现还揭示了大脑反应是男同性恋的关键要…[查看全文]

  • 同性恋情 痴情做主

    经典情欲场面:两人重逢在恩尼斯家的楼下,恩尼斯以为谁也看不到,和杰克在家的后院墙边激吻起来……《断背山》电影围绕的主题其实就是一句话,howtoquityou(我如何能够戒了你),好事者在看完电影后,用这句话来说明自己对很多事情的痴心,比如喜欢的IPOD,喜欢的甲壳…[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