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观点言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泰国:艾滋人体试验场 最后一根救命草?

正文字体:  
日期:2008-8-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cn记者:相逢是首歌编辑报道泰国正在进行的是全球最大规模的艾滋病疫苗人体实验,不管从国家道义还是医学本身,这都是一次巨大的冒险行为。泰国希望以这种方式为上一次全民族冒险后果寻找一条解决途径。艾滋病蔓延曾经给南部非洲社会造成巨大灾难,显然,泰国政府决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一幕在泰国重演。但更为明显的事实是,..

gayboy.cn记者:相逢是首歌编辑报道

泰国正在进行的是全球最大规模的艾滋病疫苗人体实验,不管从国家道义还是医学本身,这都是一次巨大的冒险行为。泰国希望以这种方式为上一次全民族冒险后果寻找一条解决途径。

不过,政治学家认为,影响一种制度或者行为绩效至关重要的要素是“普通公民在公民社会中充满活力的群众性基层活动”。艾滋病蔓延曾经给南部非洲社会造成巨大灾难,显然,泰国政府决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一幕在泰国重演。但更为明显的事实是,泰国政府对预防这种危险的技术和社会手段准备不足。

这也让其他地区切切实实感到了威胁存在。中国不会以牺牲一代或者几代妇女为代价来换取经济的发展,可地下性产业的泛滥和性行为的更加开放,在目前却是不争的事实。

在泰国人看来,他们并没有犯下比别人更严重的错误,但却有可能要承受世界上最为严重的痛苦。单纯从享受生活的角度出发,泰国人感到冤屈的观点没错,进一步的问题是:如何避免痛苦发生?

艾滋病疫苗的试验早晚会获得成功,但不是现在。那么,解决燃眉之急的做法是要泰国人改变性文化传统吗?人们不会忘记罗马公共浴室的历史,并不是没有人提出对罗马帝国的警告,但问题是靠什么力量去约束公众行为?

苏格兰人大卫·休谟讲过一个关于玉米的故事:“你的玉米今天成熟了,我的明天也可以割了。让我们来做件对双方有利的事吧,今天我给你干,明天你来帮我。我这可不是对你发善心,我知道你也不是。因此,我不会为了你的利益而费心尽力,我帮你干是为了我自己,是期望得到回报。我知道,要指望你感恩戴德也是徒劳的,是会令人失望的。”

按照哲人们令人感到失望的逻辑,人人都会发现合作是不理性的,所以,最终结局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烂在地里的玉米、过度放牧的草场和陷入困境的政府。

这个故事的泰国版本就是,人们无法为了公众利益去节制自己的行为,因为你无法保证别人也会节制他们的行为,从而使社会变得更加安全。

世界各地的男女都在寻找解决他们共同面对的问题的方法——更清新的空气,更有保障的工作,更安全的城市。当然,还要有更多、更有趣、更有魅力的性经历,不过,所有方法的指向还都在模糊之中。

惟一让我们感到安慰的是:并不是所有的玉米都烂到了地里。

在泰国的寺庙里感受艾滋病人死亡的味道:流转轮回,死生无常

从泰国首都曼谷向北160公里,是被泰国人称为“猴城”的华富里府。据说这里一度满城皆猴,当曼谷和华富里之间刚通火车的时候,许多猴子会跳上火车,一路坐到曼谷,大开眼界之后再乘车返回。

7月25日,记者驱车从曼谷前往华富里的普拉巴特纳普寺采访那里的艾滋病人医疗中心。我们只知道,目的地是一所由寺庙兴办的泰国最大的免费艾滋病人服务中心,在那里会见到什么,即使是在泰国生活了40余年的导游也并不清楚。快到普拉巴特纳普时,导游很紧张地向记者打听,同艾滋病人握手会不会感染病毒?说话呢?被这里的蚊虫叮咬呢?虽然泰国国家电视台每天都会播出大量宣传艾滋病常识的公益广告,但作为一名普通泰国人,他对艾滋病依然十分陌生。

走入依山而建的普拉巴特纳普,路两旁的热带丛林掩映着一栋栋蓝顶白墙的小房子。适值午休,外面的人并不多,许多房子门口铺着一块块花布,凌乱摆放着孩子的积木、翻斗车和各类玩具。漂亮的暹罗猫在台阶上打着呼噜,院子里的花花草草生机盎然。

然而,一接近寺院深处的第一病房和第二病房,死亡气息立刻扑面而来。即使是换药清洗期间浓重的消毒水味,也掩盖不住那种肌体慢慢死去、慢慢腐烂的气味。

工作人员带记者进入病房时迟疑了一下,问,你怕不怕?记者有点奇怪地问,都到了这里,有什么害怕的呢?小姐笑了一下说,第一病房的病人病情比较严重,看上去有点可怕,曾经有人当场昏倒。第二病房的病人情况好一点,样子也比较“体面”。

走进第一病房,很难不为眼前的景象所震撼。一个人居然可以瘦到这种程度,更何况眼前看到的是近30个这样瘦得可怕的病人。从手臂到胸口,乃至大腿小腿,身体每个地方都在溃烂,向外渗透着黄色组织液。生命的信号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计,苍蝇在这些病人的嘴唇、鼻孔、眼角等部位肆意停留爬动,而他们甚至无力举起一根手指按动床边的护理铃。“在这里,每天都有2到3人死去。第一病房中的病人,大多活不过一周。”工作人员对记者介绍道。看着那些依然凌乱但人去床空的病床,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真真切切的死亡,竟如此近在咫尺。

正好是为艾滋病人进行清洁和换药的时间,七八名工作人员将大桶消毒液分别倒到小盆中,用沾湿的毛巾为病人清理身体上的污物。几乎所有病人都全身赤裸,只用纸尿布围住下体——在这里,没有男女,没有职别,没有高低贵贱,没有“礼义廉耻”,只有生死。

在缓慢而又从容地做着清洁工作的工作人员中,记者看到了有一双淡褐色眼睛的安妮。她是一位来自英国的志愿者,一年半以前来到普拉巴特纳普,此后断续在两国间跑来跑去。安妮说,像她这样的外国志愿者在普拉巴特纳普有很多,往往一个人回国了,会带回两三个新的志愿者。“我们并不都是教徒,但在普拉巴特纳普,我们觉得自己是个有用的人。我们为自己而骄傲,我们很快乐。”

并不是所有工作人员都抱有同安妮一样的看法。一直带领记者参观的那位英语极为流利的工作人员再三提到,在普拉巴特纳普的艾滋病人并没有机会用上专门针对艾滋病的治疗药物,这里的患者只有简单的退烧药或消炎药。“很多时候,我们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束手无策感到难过。”

面对像34岁的康察娜·让坎齐阿这样的艾滋病患者,很难不产生那种无力之感。这个清秀美丽的女子很容易让人误认为是一名色情业从业人员,然而实际上,她是来自清迈的一名普通家庭主妇。嘉宝(康察娜的昵称)是一名年轻母亲,她的丈夫因为经常出入泰浴,而使嘉宝染了艾滋病病毒。三年前,在检查中,她被发现HIV阳性,几个月前因病情恶化而来到普拉巴特纳普。她的一子一女目前寄居在清迈的父母家中——由于母乳喂养的缘故,这两个孩子很可能也感染了HIV病毒。带有荒诞意味的是,为嘉宝带来所有这些苦果的她的丈夫,居然安然无恙。

“我知道艾滋病疫苗试验的事情。”嘉宝的床边堆放着许多泰文报纸,工作人员说,其中好多是政府和艾滋病规划署发放的艾滋病研究动态通讯,“我肯定是活不到疫苗研制出来的那一天了,可我希望我的孩子们能够逃脱我的命运。”

在普拉巴特纳普,并不是所有艾滋病患者都像嘉宝这样无辜。同世界上其他一些艾滋病问题严重的国家相比,泰国的艾滋病人很容易让不太熟悉情况的人认为是“咎由自取”。看一下由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世界卫生组织在2002年最新发布的一份关于泰国HIV/AIDS和性传播感染的统计报告,你会看到,截止到2001年底,在接受调查的181484名泰国艾滋病患者中,149699例通过异性性活动感染HIV病毒,占总数的82.5%。通过同性性活动或双性性活动感染HIV病毒的1935例,占总数1.1%。通过注射毒品途径(IDU)感染HIV病毒的患者8686名,占总数的4.8%。这三者合计共占全部调查人数的88.4%,构成泰国艾滋病患者的主力军。此外,母婴感染共8277例,占总数的4.6%。而在其他许多国家中严重的血液传播HIV病毒问题,在泰国,则成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小事。在上面的调查中,截止到2001年11月,所有通过血液传播感染的艾滋病人仅有57例,而且其中42例发生在1997年之前。体现在统计数据上,这一比例是0.031%。

如果说这份报告上的数字过于抽象的话,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东南亚及太平洋地区国家间工作组童保罗先生的阐述可能更为直接:“目前泰国仍然存活的艾滋病人和HIV感染者中,绝大多数为泰国的色情业所赐。他们包括色情服务业从业人员,经常光顾色情场所的客人,以及那些客人的性伙伴、妻子或情人。”

记者在普拉巴特纳普的艾滋病人病房中,共采访了近20位艾滋病患者,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29岁的维拉蓬·威孟拉特萨纳。对另一位病人的采访还没结束,这个年轻人就向记者露出一个大微笑,伸出手来,用英语向记者打起了招呼。

介绍维拉蓬的时候,工作人员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应该称其为“he”还是“she”。后来,她换了一种比较委婉的说法,告诉记者,“这个年轻人对自己动过手术”——记者这时才明白,原来这就是通常所说的“人妖”。

虽然“人妖”被视为泰国特产,但其实,在泰国,男性选择通过手术方式变为女性只是一种个人性别取向问题。在曼谷大小街道和商场中,经常可以看见这种接受变性手术的人从事着从收银员到服务员等各类普通工作,他们中绝大多数人根本都没有想过要去从事所谓的“人妖表演”。不过,在生病前,维拉蓬的确是一名从事表演的“人妖”,并且是曼谷最出名的“人妖”之一。

“以前,人们和我照一张照片就要付100泰铢。”维拉蓬向记者伸出手来。这时候,这只是一双艾滋病患者瘦骨嶙峋的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像记者的一位同事说过的那样,艾滋病人常常会把你是否愿意与他进行肢体接触看作一种考验,考验通过了,他就会对你袒露心事。很显然,在握过手之后,维拉蓬变得非常兴奋。

这个来自泰国北部楠县的年轻人讲起他的母亲——一个看上去“年轻如他的姐妹的美丽女子”——时变得滔滔不绝,他讲她从前如何从家乡赶到曼谷去看他的演出,现在又如何给他写信,时常来看望他。他听到了记者同工作人员关于艾滋病疫苗的谈话,很感兴趣地问,如何招募志愿者,可不可以让他的母亲也参加。在临别时,维拉蓬一笔一划地在记者的笔记本上写下了他的名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