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观点言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别说GAY的情感你无所谓

正文字体:  
日期:2009-02-04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这人最怕的就是有了外心,你再使出牛马的劲儿,也拉不回来了……我想安慰他几句,话头却又不知从何开始,失措的手脚,只有下意识地做着一些无所谓的小动作。姊妹儿(部分GAY之间的亲切称呼),嫩(你)还儿不懂规矩了,怎么一上来就点了个热菜。——为了情感。

说他的姓名、年龄;不说他的相貌、体征;不说他的经历、家庭……

或许,还可以认得出是谁,——他就在那茫茫的人群之中。

他,瞅了我一眼。

他,又瞅了我一眼。

一部猩红色的手机在灵巧的五指间来回把玩着。

再一个眼神飘忽过来之后,他的人就径直走到了我的近前。一棵大树的下面。

“新来的?”他问。

点点头。

“刚才在远处瞅你特象我的一个朋友。”他解释道。

笑一笑,点点头。

“你的衣服真好看,什么牌子的?”手机还在手上不停地动。

“外贸服装。”

“噢!瞅你的个头儿有一米七八吧?”

“差不多。”

“嘿!这衣服要是穿在我BF(男朋友)的身上,肯定更好看。”

“那你们可以去步行街的……”我说。

“用不着了。”他打断了我的话茬儿,又苦笑一下,摇摇头。“告诉你吧!我们分手都已经快两个月了。”

“是吗?那……”我的语气之中略表同情、惋惜及歉意。

手机进了口袋。那只腾出来的手,随即抚慰般柔柔地滑过我的衣服表面。同时,低低的声音问:“来找人的吧!”

“你也是?”

他深深地出了一口气。“先前,我是不经常出来的。这不,散伙儿了,有时间了。”接着,他又深深地出了一口气。“再说了,顺便出来瞅瞅那小崽子是不是也在这儿‘浪漫’,最放心不下他了,就怕被(给?)人染上了艾滋——”末了的话语,愣是从牙缝中活脱脱地挤了出来。

我惊愕地瞅一瞅他那张略显变形的脸。没有听清楚“给”与“被”这样的关键字眼儿,因此也就没有办法分辨出艾滋病毒“受”与“授”的关系。但是,我的心里准确无误地知道,这是一条恶毒的咒语。我之所以认为这一切还是可以得到谅解的,是因为如此的咒语确实出自于一个心碎人的口。

“五年前的三月十九日。”他接着说,“那个时候,天还没有暖和起来,我们就是在这树下认识的。我们一起走过了五年的风风雨雨,虽不是那种步入婚姻殿堂的真正夫妻,但是,我们不是夫妻胜似夫妻。这话儿可不是我自己说的,俺可讲不出这样文绉绉的话,那是大伙儿形容的。完了,现在什么都完了。小俩口儿之间哪能没有个言差语错的,相互体贴,相互谅解不就得了。嗨!这人最怕的就是有了外心,你再使出牛马的劲儿,也拉不回来了……”

我想安慰他几句,话头却又不知从何开始,失措的手脚,只有下意识地做着一些无所谓的小动作。

“想做吗?”冷不丁。

摇摇头,我摇摇头。

“你怕了?怕什么?怕我伤害你?还是怕我爱上你哪?”他放声大笑起来,笑声之中透彻着一股股可怕的冷气,令人不寒而栗。就在我内心有一丝慌乱的节骨眼儿上,那笑声又嘎然而止。

“他妈的,我就残存一点儿生理欲望了,彻底没了感觉。”然后,非常习惯地深深出了一口气。“没了感觉,无论做起什么事来都没了意思。你瞅瞅,这树都这么粗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怎么说没就没了呢?”这一次,叹出来的气更加悠长。

“其实,说真的。你长得不像他,一丁点儿也不像。”他回转过身来,又冲着我淡淡地说。

“他人长得很帅,比你好看得多。”他还说。

自己的眼光由着树干一点一点地移上树梢,又暗暗地数点起了一片一片的叶子来。我默不做声。

“怎么了?生气了?别这样。”刹那间,他的表情一个多云转晴,脸面上也绽放出了些许的光彩。“咦!我请你吃饭吧!”

“这……”突如其来地邀请,弄得我一头雾水。

“是吃饭!不是睡觉。瞅瞅,可吓坏你了。”他似乎更加开心地狂笑了起来。

摇摇头,我摇摇头。

“走吧!我绝对没有恶意的。”他热情地拉了我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找出适当的拒绝借口,稀里糊涂,我就被他拽上了出租车。一溜烟儿,那车就开到了他所指定的餐馆。

这是一家只有六张桌子(而非六个单间)的小型餐馆。老板是一位披了长发,留着胡须的中年男子,一副标准的扑克牌中“红桃老K”的形象。

拿了服务生双手递过来的MENU(绝非本人崇洋,乃是餐馆内菜单上明明白白的标注),更是架不住桌子对面的一阵热情劝说。无奈之下,那就客随主便吧!我照着MENU的开头,随便点了一道比较经济实惠的“酸辣土豆丝”。

刚刚向帅气的服务生报出菜名,他的一声尖嗓高音儿出乎意料地窜了出来:“安阳来!姊妹儿(部分GAY之间的亲切称呼),嫩(你)还儿不懂规矩了,怎么一上来就点了个热菜。”

服务生俊俏的脸庞乐开了花儿,“红桃老K”也一旁努力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欢喜。我这厢儿,还没有沾星点儿酒精,脸皮子就已经火烧火燎地灼热了起来。只得又乖乖地将MENU双手呈了过去。

“来,咱们先要一个凉拌的‘台湾三丝’!(黄瓜丝、火腿丝、油炸土豆丝)”他俨然这家餐馆的常客,没有瞅MENU一眼,竟然将那菜名数算的叮当响。

“他们家的‘鱼香肉丝’(辅料应为笋丝,多数小餐馆以土豆丝替代)味道也不错,好吃得很,咱们一定得要一份。”

三道菜点过之后,他脑袋一偏,似有回忆。然后,含情脉脉地对着服务生说:“另外,再要一份‘地三鲜’(土豆片、茄子、青椒)。”

“可以了,可以了。”一旁特别“关注”的我,象征性地行使了一下常任理事国的表决权,随即又“抗议”了一番,“太多了,太多了。”

“那可是人家最爱吃的呀!”他一边羞答答地说着,一边将一个多情的眼神儿飘忽到了餐桌的下面。

“你最爱吃的吗?”我惊奇地问。

“不,是他。”

“谁呀?”我更是不明白了。

“我的BF呀!”说这话儿的时候,他又有了一种仪态万方的表现。

“他要来吗?”我惊奇地问。

“不来怎么了?纪念一下不行吗?”

“当然,当然,那当然。”我不但没有扫兴,反而更加提起了兴趣。

“还有一道菜——‘牛肉煲’,也是他的最爱。(土豆块应为辅料,小餐馆为降低成本,往往有意将主辅料搭配比例失调。)”不敢再随便发表意见,还是以投弃权票为最妙,我沉默寡言了。

不消一会功夫儿,所有的菜都已经上齐。面对着满满当当、丰丰富富的一桌子,他又压低了声音,神秘地告诉我:“安阳来!姊妹儿,俺也刚刚才瞅见,咱们今天怎么整了一顿名符其实的‘土豆宴’哩!”

可不是?餐桌上,盘儿里、碟儿里、碗儿里装着的净是些“清一色”的土豆丝、土豆片、土豆块,样样俱全。我抿着嘴儿偷偷乐的同时,也举了酒杯:“来!初次相逢,咱们干一杯!”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性倾向,性和面子

    三角梅同学作为孩子的母亲的代表,列举《海南鸡饭》的电影情节,指出孩子成了同性恋后带给家庭的,特别是母亲的痛苦。建议对于同性恋,只当做是一种个人隐私,不去过问,但至少不能提倡。多为我们的孩子想想。我觉得三角梅的初衷是可以理解,那就是目前国内大众的对同志…[查看全文]

  • MB:给男同志提供性服务的人

    在发达国家,MB中80%是GAY,但在中国,MB中只有30%甚至更少的一部分是GAY,其余的70%是异性恋或者极少部分的双性恋。目前MB大部分是低文化层次的人群,而各大城市的同性恋酒吧中都有MB的身影。MB与同性恋不是一个概念。MB的卖身,本质上其实和“小姐”一样。…[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