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观点言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同志和只会下半身思考的性伴侣再见

正文字体:  
日期:2008-11-16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说实话,相貌出色与否在促成两个同志交往的因素中的确占很大比重,这是人,尤其是男人的天然本能,并非什么低级趣味。何况能看得出来,这两位应该是同志哥们,心里更不舒服了。难道同志的名字真的是放荡吗。这段下半身思考的“孽缘”,一块石头落地了,心中很是快慰。
时间:2008-11-1514:45:28我要投稿

那就这样吧。祝你好运!说完这句话,阿强按下了红色的挂断键,长长出了口气。电话那头的K,不知此刻做何感想呢?但并不重要,这应该算个真正的结束吧。

K在X市中铁十八局工作,老家在北京海淀,是阿强和第二任男友分道扬镳后认识的。都是不经意传来的一张照片惹了祸。说实话,相貌出色与否在促成两个同志交往的因素中的确占很大比重,这是人,尤其是男人的天然本能,并非什么低级趣味。因此当时处于情感低潮期的阿强,在明知对方可能并不是适合自己的类型的情况下,还是与他见了面,并且上了床,而他们的故事在N次性爱游戏中结束了----

客观看,如果说我对K有超越肉欲范畴的情感,也未免虚伪了点。初次见面,第一印象是:这家伙可不像个善茬儿!不仅额头和左侧脸靠近耳根处有明显的刀疤状瘢痕,后来宽衣解带后发现他腹部还有类似的一长条肉红色“蚯蚓”,而且从所处位置看,明显不似做过阑尾炎手术之类。记得问过他原因,他只是轻描淡写回答没有动过手术,并未完全讲明疤痕的来历。其实答案早装在我心里了,显然是斗殴留下的创口。不过我这个人有一个特点,就是心理素质还是很好的,无论什么事,既来之则安之是我一贯的作风。何况面前这位的确有相当不错的外在条件,当时想法也很疯狂:419一回又何妨?

没想到一夜之后,K反而对我产生了很深的依恋,连夫妻之间有点什么事都要告诉我,每次出门只要途径107国道必然打电话。从没把工作单位之类的情况告诉过他,甚至连姓名都未透露过半点,因为最初我就是抱着一夜情的念头来和他交往的。可事情发展在意料之外,也许真的是人不可貌相,这位看似不像很专一的老兄,还真让人有些感动。加上自己心又比较软,如果别人家的狗认出了我,冲我摇尾巴我都会感动。何况这么个大老爷们时刻想着你,能不动容吗!于是每次都请他吃顿饭,聊会天。尽管初衷并非是要上床,但每次见到那具成熟诱人的男体,又屡屡在劝慰自己“这是最后一次”的念头下,任由情欲流淌。

那阵子常常感觉就好像有一条充满魅惑力、邪恶化身的蛇爬入我的伊甸园中。就如刚才所说,与其说情欲倒不如说是肉欲。多少次扪心自问,我都不敢下结论自己对K有一点爱的成分,或许放不下的只是他肉呼呼的脸庞、健壮匀称的身材和几乎完美(除了有几道疤痕)的皮肤。每当他走在前面,我注视着那阳刚挺翘,微微晃动的健硕臀部时,就有一把将其拉到床上的冲动。哦,那时何等堕落啊。

夏日某一天,晚9点左右,外面雷雨下得真不是一般大。在单位值班的我忽然接到K的电话,说在金鹏宾馆门口,有要紧事。我一边心里抱怨一边借同事的车过去看,和他在一起的还有两个人,其中年纪大些的看起来比K还粗蛮些,说满脸横肉也不为过;年轻些的操东北口音,彬彬有礼倒是挺讨人喜欢。K说这是他哥们,他们刚开车从河南游玩回来,路过这里顺便来看看我。

当时我就很不高兴,想你过来我没意见,干嘛还带两个不相干的人,多尴尬。何况能看得出来,这两位应该是同志哥们,心里更不舒服了。把K拉到旁边刚要指责几句,但天生心软的毛病又烦了,嘴里说出的却是“你们吃饭没有?”

还好路口的川味饭店还没打烊,这家饭店的特色是加入各种补品的炖乌鸡,各类小菜做得相当可口。于是请他们去吃饭,席间K倒显得老实很多,那个年纪大些的平头却满口粗话,高声大嗓,引得服务员小姐纷纷侧目。对于他的出格表现我倒不觉意外,本来K就是一个善交三教九流狐朋狗友的人,我甚至觉得他在某些时候看起来像黑社会的,并且这种感觉时有出现。旁边二十四五岁的小伙子始终不言不语那么腼腆,仔细看看,还真是越看越帅,浓眉大眼的东北俊男。

还没等我弄明白为什么这个帅气小伙会跟两个豹狼混在一块时。平头壮男已经把喷着酒气的大嘴凑到我耳边说:看我这兄弟怎么样?极品吧。然后就是一阵淫笑。毕竟自己是公安机关的人,旁边坐着如此痞气的一位,就是耐性再好也不由得产生了反感,只好装聋作哑笑笑了事。

他们入住了金鹏宾馆,我本想回单位,K非要我和他住到一间,还用那种委屈且脉脉含情的眼光看人,实在受不了,反正也不是头一回,住下就住下吧。反正K自己把身体送上来让我享用的。可大概12点半左右,K神秘兮兮地出去了,半天才回来,估计是到那两个人的房间去了。回来后神秘兮兮地对我说:这两位做得真他妈过瘾哦,我们商量着那俩兄弟还挺喜欢你,一块玩去吧!我问,玩什么?是群p吗?他说群p也没什么大不了。我说,你他妈疯了,你说说,跟他们是不是早做过了?他承认了,并说年纪大的是涿州一个做珠宝生意的,东北小伙子则是他的同事,是被他拉下水的。

一瞬间,心里突然泛起一丝悲凉。难道同志的名字真的是放荡吗?必须承认,我也不是什么守身如玉的贞洁处男,但我以往有过的四五个,都是经过深入细致的了解,彼此好感累积到一定程度才涉及到身体方面的事情,即使最终分手,最起码性质完全不同。可现在。

突然之间我的心里豁然开朗,本不是同路人,处世原则自然也风马牛不相及吧。对方的思维方式和我完完全全两码事,与K讲道理是没用的,这种事既然发生过,而且肯定不是第一次,那么今后还会有N多次。我始终坚信,一个人在社会上历练多了,就算本质是只绵羊也早就变成了狼,何况K的本性我还是知晓些许的。即使对方真喜欢你又如何?喜欢和爱还差着一段距离,再说爱人的方式若太另类,譬如把自己的同事、男友送给另一享用等等,我终归是无福消受。

从此不再接听他电话,但每隔两星期,那个熟悉的号码还会深夜响起一次。今天终于接通了,并且了结?这段下半身思考的“孽缘”,一块石头落地了,心中很是快慰。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