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车站

正文字体:  
日期:2007-04-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一向喜欢飙车穿行于都市车水马龙间的陆非,也不得不放弃自己心爱的坐骑&mdash。可天实在太冷了,冷得让人无法消受,否则鬼才肯挤公交车呢,陆非等车的空儿,闲得无聊,只得用这念头安慰着自己。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裤,加上一顶绒线阿迪达斯的滑雪帽,身高一米八二的陆非,在车站等车的人群里够抢眼的。可他自己并没在意身..

(一)

今年的冬天格外冷。

一向喜欢飙车穿行于都市车水马龙间的陆非,也不得不放弃自己心爱的坐骑——雅马哈,改乘公交车上下班了。

运动员出身的陆非有着一副好身板儿,挤公交车他不怕。虽然冬季里乘公交得拿出不怕等的耐力、敢于挤的冲劲,但他最怵那车厢里的人“气”,各色人等象沙丁鱼般挤在一起暖和倒是暖和,可从人们嘴里和身上散发出的气味儿,在密闭的车里汇合,足能让人窒息。可天实在太冷了,冷得让人无法消受,否则鬼才肯挤公交车呢,陆非等车的空儿,闲得无聊,只得用这念头安慰着自己。

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裤,加上一顶绒线阿迪达斯的滑雪帽,身高一米八二的陆非,在车站等车的人群里够抢眼的。可他自己并没在意身边的人是不是在注意着,他也没有注意身边候车的人们。他专注地盯着前方,期盼着他要坐的那辆车的到来。

刚下过雪,结了一层薄冰的路面有些滑,人们小心翼翼地来来往往,走路的样子怪怪的。骑自行车的人也好象少许多威风,倒象是电影里蒙太奇的慢镜头。陆非漫无边际地扫着过往的行人,脑子杂陈着奇奇怪怪的念头,班上的劳顿全无了踪影。

(二)

“咣叽”一声,一个红色的影子从身边闪过,陆非本能地伸出手将那影子拽到怀里。“没摔着吧?”陆非关切问道。“没……多亏是你,谢了,哥们!”那红色的影子的陆非帮助下站稳了,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

好帅的小伙子!陆非的眼神与他的眼神撞到了一起,陆非暗暗叫绝。那眸子透射出光亮,让陆非目炫如过电一般。站在眼前的是个看上去年纪约十八九岁小伙子,身着一件李宁牌火红色羽绒服,除了那双出神的眸子,高挑的鼻梁和红润的双唇在白皙脸上安排得是那么耐看、那么舒服。

“实验的?刚放学吧?!”陆非问道。因为陆非所在公司的办公楼正与对面一所中学隔路相望。“嗯!”那小伙子笑着对他点了点头。这时车来了,他们的交谈不得不中断了,陆非熟练地一个键步冲向车门,利落地挤进车里,他边挤边回头留意了一下,并没有发现那个红色的影子。也许他不和我是一个方向的,他会坐哪趟车呢?陆非挤在人堆里,在闷得让人窒息地车厢里闭上双目。

车走走停停,慢得象蜗牛在地上爬。大都市里,又是下班的高峰期,车子每停一站,似乎只有上车的没有下车的,在一片抱怨声中,乘车人的空间越来越小,人挤人,也分不清男女了,人与人之间没有了距离,象压缩饼干似地挤成了一片一片的。陆非任前后左右的力量挤着自己,他知道自己下车还早呢。闭着眼睛,那双眸子在脑海晃来晃去,坐了这么多天的车了,以前怎么没注意到这养眼的小帅哥

(三)

冬季里天黑的早,才五点多天就渐渐暗下去了。陆非还在闭着眼胡思乱想着。瞑瞑中感觉有人轻轻触了他一下。“哦,是你!”那个红色的影子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哥们,再睡要坐过站了。”昏暗中虽然看不太清他的脸,但清脆地声音还是听得真真切切。

“你也坐这趟车,刚才上车没注意到你?”小帅哥近在眼前,陆非来神了。

“嗯,我想我们是在一个地方下车。”

“你怎么知道?”陆非有些诧异。

“我已经注意你好长时间了。”小帅哥乐呵呵地回答。

“你不会是克格勃吧?我好象没做什么里通外国的事呀,绝对是一大大的良民!”陆非贫嘴的毛病犯了。

“良民倒没看出来,不过你这身黑皮也够扎眼的,和黑社会似的!”小帅哥的嘴也不饶人。

“呵呵~~~~,”陆非感觉遇上对手了。

紧挨着站在一起,陆非感觉小帅哥比他矮五六公分,一头膨松而浓密地黑发散发着淡淡地清香,一看就是个极爱干净的男孩。那火红的羽绒服把白晰的脸宠,映衬得越发红润。

“该下车了!”小帅哥提醒着陆非。陆非才把色迷迷的眼神从他身上游移开来。

跨出闷人的车厢,阵阵寒风袭来虽令人寒颤,但清新的空气和身情的愉悦,让陆非深深吸了一口气。俩人并着肩走到站牌下,小帅哥冲他微笑着:“哥们,明天见!”

陆非不太情愿地也冲他挥了挥手:“明儿见!”

目送着那红色有影子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陆非却伫立在站牌下一动没动。

(四)

又是下班时间了。陆非匆忙收拾了一下,朝着车站方向奔去。

隔着老远,那片火红已经进入到了他的视线,陆非感觉到了一种亢奋,脚下移动的频率也快了许多。

“哥们,快点。车来了!”那红色向他挥着手,显然他也注意到了他。今天巧了,不用等车就来了,陆非窃喜:是不是那小帅哥给他带来的好运?!

车上人不多,还有座,跑在前面的小帅哥找好了座,俩人并肩坐在了一起。“今儿人少呀?”陆非问道。小帅哥用双手捂着冻的通红的耳朵,哆哆嗦嗦地说:“什么呀,我已经等了三辆车了,每车都是满满的,你这辆车来巧了罢了!”

“你不会是为了等我吧,看你冻得这熊样?!”陆非脸上带着几分感动和怜悯。

“就是等你呀,呵呵~~~”

“为什么等我?!”

“谢你昨天救命之恩呀!”

俩人又贫起来了!

陆非很随便地问道:“小老弟,还不知道你贵姓哪?”

“哥们客气,俺叫林栋。你叫什么呀?”小帅哥笑嘻嘻的,一脸的喜性劲儿。

“我叫陆非。你上高几了,功课紧不紧?”

林栋乐了:“我上高几?!你是不是把俺当中学生了?哈哈~~~”

“你说你是实验的?!”陆非很认真。

“我没否认呀,不过我不是中学生,而是大学生!”

“?!”陆非好象没听懂。

林栋说他是师大大四的学生,在这所省城最有名的重点中学实习,已经快半年了。

“没看出来,还以为你是个中学生哪。”陆非一脸的坏笑。

林栋好象并没有注意到陆非的表情:“陆哥,你在附近哪家单位上班?”

“就在学校对面的那栋写字楼上。”

“呵呵~~,这么巧?”

“是呀。”

林栋从红色羽绒服里掏出了耳麦:“陆哥要不要听上一段?”

“是随身听?”

“嗯!”

“谁的歌?”

“黎明”

“听一段吧!”陆非从林栋手里接过耳麦。一段舒缓的旋律过后,是黎明哪不敢恭维的嗓音,这首歌是电影《玻璃之城》中的插曲,听得出来可能是磁带反复听的缘故,音质不是太好。陆非随着旋律哼了起来:“等不到天昏地暗,站在眼前是一生最值得的人,抱在怀里是一生最美丽的爱,这就是我们命运最合理的安排……”陆非的手在腿上有节奏地合着节拍,林栋依在他的肩头听着陆非的吟唱,感觉着陆非的心跳。车窗外,路灯熠熠与急疾而过的车灯交融着,映在两个人的脸上。

(五)

“陆哥,要到了!”林栋轻轻摇了摇陆非宽厚的臂膀,陆非从黎明歌的陶醉中回过神来。他把耳麦塞回到那火红羽绒服中,当他把热乎乎的、带着林栋体温和气息的手抽回来时,他注意到林栋脸上泛起了一丝外人不易查觉的羞涩。

还是那个站牌下,林栋和陆非相视着,谁也没有告别的意思。陆非看着冲自己微笑着的小弟弟,鼓起勇气说道:“咱找个地方喝两口怎么样?”林栋点了点头。陆非拉着他的手进了附近一家涮肥牛的火锅店。

店里生意不错。两个人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陆非脱掉皮衣和帽子,熟练地点了菜,要了一瓶二锅头。忙活完了,他才注意到林栋坐在哪儿没动。“哎,小帅哥别扮酷了快脱了你的外套吧,你不热呀?”林栋迟疑了一下,脱去火红有羽绒服。

“哥,你不回家也不给家里说一声呀?”

“没事,我家里我自己说了算,用不着和谁打招呼。”陆非一脸坏笑。

“哥,借你电话用一下,我得给家里说一声。否则爸爸和妈妈会挂着我的。”

“乖,应该给家里说一声!”陆非把手机递了过去。

“彩屏,带拍照功能的?”林栋接过手机惊愕道。

“要不要给你来一张?”

“好啊,不过得等我回过电话再说!”

(六)

火锅沸了,陆非不断地往锅里添着肥牛和蔬菜,并把煮好的夹给林栋。

林栋吃相很斯文,象是一只小猫般在慢慢品咂着。陆非则不然,他吃东西喜欢狼吞虎咽,属于那种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主儿。两人推杯换盏,可林栋的酒却不见下,见林栋酒量有限,陆非也不让,他独自不断地为自己斟着,一瓶二锅头基本上是让陆非自己干掉了。

酒多了,话也自然就多。

陆非的脸上泛着绯红:“小老弟,你怎么会注意到我的?”其实这事他已经闷在心里好久了。

“很简单呀,你长得象我心中的偶像。”林栋笑的很灿烂。

“偶像?!不会是呕吐的对象吧?”

“哈哈~~~,怎么会呀~~~”

“哪你的偶像是谁?”

“啊,你不觉得自己象谁吗?”

“我能象谁?太可笑了。我就是我呀,最多是谁长得象我罢了!”陆非装出一副不太高兴的样子。

“嗯,可能是小弟表述的有问题,如果得罪了哥,我自罚一杯!”林栋端起酒杯呷了一口。

“哪不行,你得干了!”陆非不依不饶。

林栋面带难色,可怜巴巴的望着陆非:“少喝点行不行呀?明天我还有课,万一醉了就麻烦了!”

“好、好、好,我替你喝了。快说你的哪个偶像长得象我?!”

“呵呵~~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同志不妨大胆见面

    有的同志经常反感那些经常喜欢和同志见面的朋友,说什么比较随便等等的话语,要不然就说你经验好丰富啊,听了让人心理很不舒服,经验丰富是对与什么事情来说的,和同志见见就经验丰富,就是烂,那就真不知道怎么寻找朋友了。大胆和同志见面是同志生活的需要,我们是一个…[查看全文]

  • 浴男

    ”贫穷已经无法刺激M努力工作,他怀才不遇,他厌世,他的心未老先衰。M有梦想,他的梦想在远处。在第二站,车上已经挤满了人。M听着售票员查票的叫唤声近了,他从人群缝中高高伸出一只拿着月票的手,听到一声再次确认的“嗯”或“好”,就费劲地抽回自己的手臂。…[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