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青岛别之恋

正文字体:  
日期:2007-4-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在每一个故事即将结束的时候,伤感注定是心情的主题……我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他,抱住这个伤感而美丽的夜晚…… 我在爱经过的地方结网然后在角落静静的盼望擅长编织美丽的图案等待却是宿命的习惯层层层层迂回的网留不住微风留不住时光我知道爱不能勉强告诉我还有什么办法慢慢慢慢透明的网沾上了露水沾上了沧桑我想谁也...

在每一个故事即将结束的时候,伤感注定是心情的主题……

我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他,抱住这个伤感而美丽的夜晚……

我在爱经过的地方结网

然后在角落静静的盼望

擅长编织美丽的图案

等待却是宿命的习惯

层层层层迂回的网

留不住微风留不住时光

我知道爱不能勉强

告诉我还有什么办法

慢慢慢慢透明的网

沾上了露水沾上了沧桑

我想谁也没有答案

当我漫步在自己的网上

---------摘自林志炫情歌

那天我一个人站在汇泉广场的草地上,孤独地象一片风中的枯叶。不知道自己将飘到哪里。

那天是大年初三。

那天我有一种把沉积的孤独抛弃和把自己涂改的念头。

那天我穿着黑色carrbin牌的裤子和黑色的短夹克,象一个不太正经的坏男孩。

那天我感谢上帝让我遇到他。

他就站在离我大约100米的一棵树下,他穿着一件藏青色的风衣,样式介于传统和时尚之间,既不老土也不显的花哨。穿在他身上恰到好处。而他大冬天的黄昏戴的那幅墨镜多少有些夸张,我看不清他的脸和眼睛。他显得高大俊逸。象一个悲剧电影中神秘的主人公。

那个春节惨淡无比。

我在青岛的业务开展的很不尽人意。赔了不少自己的钱进去。春节本来可以回家过年,但是想想来年的费用,还是能省就省。从青岛回一趟兰州,来回的飞机票加上买礼品,少说也得五千多块。于是我心一横,索性一个人简简单单过个年得了,省一些钱来年再做打算。

春节那天晚上,给父母打电话回去,母亲在电话里有些哽咽,她一直问我一个人怎麽过,年夜饭吃什么。我鼻子酸酸的,但还是装出开心的样子安慰她说有朋友陪我,我们刚一起喝过酒呢。放下电话,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子和桌上索然寡味的食品,我心里极不是滋味,我的生活就象桌上的那些速食一样,徒有其表,冰冷,凌乱,没有味道。想想半年来没有结果的忙碌和来年的出路,焦虑和挫败感阴云一样布满我的心里。我感到压抑和憋闷,便把热水放到最大长时间的淋浴,完了又站在卫生间对着镜子做了一次相当有质量的自渎,持续时间长达半小时之久,飞机飞的很高,行云流水,飘飘欲仙,把半年来的晦气仿佛都给冲到九霄云外去了。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那个长的有点象秦俑的西安摇滚歌手这样很酷很抠你心地呐喊。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青春的裸体,苍白孤寂的水珠一滴一滴坠落。

我真的是可耻的吗?

他还是那样不动声色地站在那棵树下,好象无视我的存在,草地上别的来回走动的人他也不看,他显得另类而神秘。然而我却不一样,我别的人也不看,但就是把自己的目光牢牢地钉在他的身上,让他既不敢走过来和我说话,又没有决心转身走开,这是一种非常诱人又非常可恶的游戏,斗智斗勇斗魅力,我的心里充满了邪恶的快感和孩子一样的顽皮,他藏青色的风衣和那幅大冬天的墨镜让他卓而不群,让我在黄昏将至的寒风中不忍离去。

退潮的声音就在不远处隐隐约约地响起,而我的心却开始涨潮。热乎乎的潮水,将我和百米以内的他紧紧地包围。

看到这里,或许你已经开始嘀咕我的这篇小说不够品位,把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和一个清爽忧郁的男孩的邂逅竟然安排在令人不齿的渔场。

不过这也不能怪你,中国的同性恋群落历经数十年的发展,渔场一直是一个最有争议的地方,从最初同志聊天交友的天堂演变到后来成为moneyboy赚钱坑蒙拐骗和传播性病的地狱,世风的日下,让很多初出茅庐的新秀望而生畏,有了贼心却硬是没有贼胆,就象我,1997年夏天,坐了两夜一天的火车,从大西北的兰州不远万里,怀着满腔的热情和纯真的冲动,开始向中国同志的圣地-----北京的东单公园进军。但到了北京找到了东单公园,却一直在崇文门附近徘徊了足足三个小时,才鼓起一生最大的勇气,做贼一样溜了进去。

到了现在,渔场也随着社会的发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传统的公厕和户外公园草地已经开始慢慢失去了他的霸主地位,取而代之的是更有品位和档次的酒吧,迪斯高,桑那,健身中心还有最最时髦的互连网,因为网络发生了多少风花雪月爱恨情仇的事,我想只要看到我这篇小说的同志都深有感触和体会,我没有太多发言权。

但我一直认为,不见的传统的渔场就比新兴的渔场肮脏,也不见的新兴的渔场就比传统的渔场纯洁。

我1998年夏天来深圳打工,慕名去了当时很火的一家桑那中心,至今想起来仍心有余悸,一间偌大的屋子被分成很多小包间,小的几乎容不下两个人并排躺,中间的过道象迷宫一样,很窄,如果要从一个人的身边过,你的身体肯定会碰到对方的身体,可见,开办和设计那个桑那室的人是何等的伟大和精明。那个很操蛋的地方简直是一个他妈的群交场。一个晚上接纳的精子比一个捐精库一年接纳的可能还要多;再比如酒吧,我深圳一些认识的朋友多少都在酒吧里有过这样那样的艳遇和风流韵事。可见啤酒红酒奶茶咖啡和卡拉ok也不过是一种道具,一种为了达到某种原始的目的而做的文明的铺垫而已。

而青岛的汇泉广场,可爱的汇泉广场,草坪广阔,灌木丛生,神秘幽深,背靠风景秀丽的小鱼山,远眺一望无际的大海,实属国内少有的同志聚地。

我就在这样景色美丽而又被人不齿的地方,站在他的对面,望着他。憧憬着一场爱与被爱的风暴。然而我的目光很冷淡,没有半点讨好和媚俗的意思,这是我的风格,绝不是装出来的。他其实已经看出来我一直在看他,但他依然一幅冷若冰霜的样子,这其实已经达到了我的效果,我知道他怎麽想,这时候我发现他抬起胳膊,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然后又朝我看了一眼,他开始在那棵树的周围走动,看似轻松的步伐中其实传递着一种焦灼的讯息,这多少让我有一种获胜的快意。我去渔场的次数有限,从来没有主动和谁讲过话,即使在最孤独最落寞的那个大年初三的黄昏里面对他也不例外。

中国的俗语讲的好:会叫的鸡不下蛋。我深圳的一位和很多男人制造过浪漫的豪放派的同志朋友告诉我说,那些平易近人,一幅亲切得象阿姨一样的男人到了床上的表现往往手足无措毫无创意令人大倒胃口,倒是那些沉默冷峻,平时不叽叽嘎嘎的男人一到了脱光衣服的时候,却常常虎虎生威好戏连台让你刮目相看。我基本同意他的观点。我研究过血型与性格方面的最新外国专著,里面讲到了一个人的性格特征往往由血型决定,而性格特征又直接影响一个人的性表现力,据说ab型血的人最富有性的创造力和激情。

我和他,两个谁也不愿意主动出击的人就这样从傍晚一直将持久战打到了华灯初上,我的肚子有些饿了。天气也开始冷起来,哎,矜持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我还是不忍离去,听着肚子咕咕叫的声音站在瑟瑟寒风里坚持等待他的投降。这时候他好象明白我的想法一样,大踏步径直向我走来,他藏青色的风衣在风里拂拂扬扬,潇洒的仿佛我的思绪也跟着飞扬不已。这时候他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取下了他的墨镜,目光冷冷地打量着我说:

你好!

我说:你好!

他偏过头看着草坪那边来来往往的车流,又好象什么也没有看,然后象想起了什么一样问我:

你不是青岛人?

嗯,我应了一声问他,你是吗?

是,但现在在北京。他说。

回来探亲?我问他。

对。

我明天就走。他好象故意似地补充说。

哦,这样,我淡然的回应里多少有些意外。

你失望了?他说。

没有。现在还谈不上。我说。

你晚上有事吗?他说。

没有。我说。

那我们去海边走走,顺便吃点饭。他说。

好吧。我说。

我和他并肩走过草坪,穿过黄海饭店前的马路,便走到了靠近青岛第一海滨浴场的那条路上,一路上我们谁都没有说话,过马路的时候,车很多,他把手放在我的肩上,象轻推着我一样,过了马路。他的手温暖而有质感,温馨从肩头电流一样传递到我的心里。让这个大年初三的夜晚带着些微的暖意向我走来。几天灰色的日子里沉积的灰色的情绪也一丝丝从的心里减退。

是的,大年初一到初三,我没有和任何人说一句话,整天闷在冷飕飕的屋子里对着那些没完没了的晚会发呆,屏幕上轻歌曼舞,红红火火,屏幕下却形容憔悴,冷冷清清,我常常感叹生活的不公平。而那天,他就在我身边,陪我走在过年的青岛的海边,把我从监狱一样的小屋带到了人群中。

相遇场面就这样简单直白。没有几句话就跟着一个陌生人走,你肯定会说我是一个立场不坚定的骚包。其实这样的事在我二十几岁的人生中并没有几回;那天的场面就是那样,我觉得我没有理由去粉饰它。我心情很不好,想找个聊天的伴,如果感觉对路,还可以干点别的,而他也可能和我有同样的想法,于是我们就走在了一起,就这麽简单,谁也别嘲笑我;还有一点我必需着重说明,那就是我很喜欢他,他绝对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后来来深圳后寂寞的时候,我也会想起他,想了很多次,便把喜欢他的理由归纳为以下几点:

1,他高大的身材,不瘦(这几乎是我择偶的首要条件,也是我来深圳后独身的原因。)

2,他的恰到好处的藏青色风衣,不老土也不招摇。

3,他没有媚俗的笑和粘乎乎的眼光。

4,他忧郁的表情。

5,他丰厚的下唇

6,他的鼻子大而且直(我深圳和很多男人制造过浪漫的同志朋友告诉我,鼻子大而直的男人一般下面都很招人喜欢的这一普遍原理的时候,我正在酒吧里和那帮家伙玩塞子斗酒喝,那一刻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他那坚挺硕大向上微翘的下面。那时候我的身体热忽忽的,神思也恍惚起来,真希望时间再回到两年前的青岛,让我再爱他一次。然而不能,人的一生或许很多事只能有一次,我们经常都找不到回到过去的理由,于是我们便一次又一次地回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