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我也渴望同性的爱

正文字体:  
日期:2007-04-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我奶奶哭的突然背过气去了,被好多的人抬进里屋又是掐人中又是屈腿蜷胳膊的忙了好一阵子,才重又听到她的哭叫声。我看到我们家的亲戚陆陆续续都来了,都冲着那个小牌牌痛哭一阵,然后去安慰我的父亲和奶奶,劝说着他们不要太难过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子,以后的日子还是要往前过呢,他们还说:出了这事那是因为我娘的命不好..

引子

我得到了一个很有价值的线索。是一张写有一首小诗的纸条,按上面的地址和时间,我于第二天晚上十点以后找到了位于安民胡同的那个小小的烟酒店,当我看着这张纸条的主人站到我面前时,我那吃惊的眼睛,睁到了有生以来的最大限度。

我意识到这是个难得的素材,于是拿出那张纸条非常诚恳而又耐心地说明了我的来意,开始不相信我的他,经过我的再三解释,最后终于被我的诚意打动,让我看到了一颗纯正善良的心,让我知道了一个我从未想到过的世界,让我听到了一个令我感动的故事。

听完他的讲述,相信你也会在灵深处和我一样受到一次从未有过的冲击。

下面是我整理的他的讲述。

(一)

许多年以前,在沂蒙山山脉的深处,一个惊恐万状、痛苦不堪的孕妇,因为难产死在了一条崎岖不平的山路上。两天后,当被一上山砍柴的农夫发现时,一大一小两条活生生的生命,早已被野兽撕扯面目全非、七零八碎了。

人们从那女人的小包袱里发现了一封沾满血迹的信件,上面写的地址就是十里以外的小陈庄,收信的人是我爹陈福来,发信的是济宁市一个详细的地址,那是我的一个远坊亲戚。信里面只有一张被血迹浸透了的大团结。

那天,当我赶着我家的两只山羊回家的时候,老远就听到了我爹那震天动地的哀嚎,我吓的蹲下身子躲藏在两只山羊的中间,两手紧紧地搂着山羊,我不知道家发生了什么事,什么事能让我爹这般嚎啕大哭的事情,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爹这样。

从我家门前不远的山坡上,我远远地看着村里的人还有一些平时不大来我家的亲戚,一个个都摇头叹息着,不断从我家那个只有一半围墙的院子里进进出出,至到天黑我被大人看到时,一直蹲在那里不敢起来。

“拴柱过来,快给你娘嗑头。”

我被一个本家的姑姑拽回家,她使劲将我按在我家那个破桌子前,冲着桌子上一个写着字的牌牌嗑了三个头,桌子的后面我家那床最好的花被子下面好象躺着一个人,盖的严严实实看不出那个人是谁。

我奶奶哭的突然背过气去了,被好多的人抬进里屋又是掐人中又是屈腿蜷胳膊的忙了好一阵子,才重又听到她的哭叫声。我看到我们家的亲戚陆陆续续都来了,都冲着那个小牌牌痛哭一阵,然后去安慰我的父亲和奶奶,劝说着他们不要太难过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子,以后的日子还是要往前过呢,他们还说:出了这事那是因为我娘的命不好。

“拴柱,你为啥不哭啊?”

本家姑姑狠狠地扭了我一下。

“这么大了还不懂事,你娘死了连个眼泪也不出,让人笑话。你娘白拉扯你这么多年。”

她说完又狠狠地扭了我一下,我疼的大哭起来。

我有好多日子没见到过我娘了,都想不起她的样子来了,我不喜欢我娘,印象里我娘没有给过我多少疼爱,她总是自己吃的肚子大大了,从来不管我有没有吃过饭,有没有吃饱过,不到吃饭时我再怎么要她也不给我一点吃的。我娘总是坐在门口紧张不安地看着屋前的小路缝制一些小衣服,只要远远地看到村里的干部到我们家里来,她拉着我就往后山上跑,躲一阵子以后就让我下山来看看那些干部走了没有,要是他们走了,我就回去和我娘一块下山,要是那些干部呆在我家不走,我也只好和我娘一块在山上,一直呆到我爹从山上把我们娘俩找回来。

有时候一躲就是好几天,开始我还觉的很好玩的,象玩捉迷藏似的。可一跑到山上就更没有饭吃了,后来我就不愿意再跟着娘跑了,我也问过我娘为啥和那些人捉迷藏,我娘说她过段日子就给我抱个小弟弟来,那些干部不让她抱,要是给她们捉住了,我就要不成弟弟了,还要让我娘罚站。后来我娘的肚子越来越大,走起路来越来越慢,可是村里的干部来我家的趟数却越来越多,他们看见我,就要我带着他们去上山找我娘躲藏的地方,我没有答应他们,我记得我娘说过捉迷藏被逮住要罚站的。

记不得从那天起我就再也没有见到了我娘,娘走了以后我就跟着奶奶,我喜欢听奶奶给我讲月亮上的一些故事,更喜欢奶奶给我唱那首很好听的山歌:

山上有根草哎

叫不得名子哎

不稀奇哎

满山都是哎

那草生的绿哩

那草长的旺哩

那草也是命哩

那草也有心哩

没人理哟

没人痛哟

白活一世哟

一根草哟

我娘就从来没有跟我讲过月亮的故事,更没有给我唱过什么山歌。我不喜欢我娘。

出殡那天,大人们让我抱起那个小牌子,说是要把我娘送走,我不知道要去那里送我娘,他们说那个被装进大木箱子里的一直盖着被子的人是我娘,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一直在睡觉,这么多人乱哄哄的她咋能睡得着。

在有人摔破瓦罐以后,所有的人都一起哭了起来,树里的几个男人抬着那个大木箱子向外走去。我正看着奇怪时,前院奶奶过来拧了一下我的屁股,她让我大声哭着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听到身后我爹和我姑姑他们在大声的痛哭,我也吓的跟着他们一起哭着出了小村,跟着那个大木箱子向山上走去。

前院奶奶一直跟在我身边,要是我的哭声小了她马上就向我抻抻手,做一个要拧我的手势,吓的我只好赶紧再放声大哭一阵。我心里更加的恨我娘,她躺在那个箱子里干啥,她为啥睡下就不起来了,她起来抱着我一起走多好,我就用不着这样大哭了,也不会让前院奶奶光扭我的屁股了,她的手真狠,扭得我好痛哟。

最后,前院奶奶让我跪在一个土堆里旁的石碑前嗑了好几个头。还要我一直跪在那里看着大人们点火烧纸,风刮的那些纸灰满天的飞舞,火烤的我的小脸热乎乎的都有些痛,至到最后又累又饿又困又乏的我迷迷糊糊地倒在地上睡着了,我不知道我爹和我姑姑他们在那个石碑前哭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是谁抱我回家的,我醒来的时候自己是在奶奶的炕头上,奶奶点着我的头,说我不懂事,大人们哭的死去活来的,我却在我娘的坟头上睡大觉。

那一年,我刚刚五岁。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我的爱依旧在

    但是,他拒绝了我,让我一度心如死灰,但,我不恨他,我甚至非常的感谢他,因为没有他的拒绝,我是无法遇上现在的伴侣——哲雨。可是我不想说永别,所以再见了,亲爱的子印2000、02、25、下午4点30分我看着自已的爱人哲雨坐在电脑桌前,眼睛盯着屏幕,我走了过去,从他身…[查看全文]

  • 猛龙压不住地头蛇

    终于开始动笔……几个月前参加了最好的兄弟婚礼,喝了不少酒,打车回家的路上,接到一个电话,是以前住平房时候的邻居,张杰。他们滑的都不错,里面开始起哄,假装不会滑,撞撞这个,吓吓那个。滑的人纷纷都到周围的座位开始歇着。张杰一群人也笑,然后都做到边上,开始…[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