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哥哥,再爱我一次

正文字体:  
日期:2007-4-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看见我,他回过神来,我知道他是叶飞。他说,跟我走吧,操场上有人等候。我所在的学校因场地有限,操场就被建在校外去了。走出校门,是一条街,横越这条街,下一个不太陡的坡,那就是操场了。

已经是深夜十点多,我还坐在教室里,正在为一道数学题发愁,一位文静的女生走进来,腼腆地对我说有人找我。我慌忙放下手中的笔,满脸疑惑地走到门外,看见楼道里站着一位男生,他两眼瞪着楼外,嘴里叨着一支香烟,烟圈随夏夜的细风轻轻飘走,消失在空气中。看见我,他回过神来,我知道他是叶飞。和我同一个宿舍的小混混。我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话,他来找我做什么呢?我心里充满疑问,也有一丝不安。

他说,跟我走吧,操场上有人等候。我说谁呢?他说去了就知道了。我随他走下楼梯,向校门外走去。我所在的学校因场地有限,操场就被建在校外去了。走出校门,是一条街,横越这条街,下一个不太陡的坡,那就是操场了。因为天色很晚,路上的行人就少了很多,只有来往的车辆还在穿梭不停。街上那昏暗的路灯映泻在黑暗的操场上,使操场平添几分寂静。操场的北面有一个大舞台,舞台两侧是长长的白墙,我隐约能看见墙上写着“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十二个大字。我和他下了坡,望了望空无一人的操场,心中顿生一种恐惧,人呢,找我的人呢?我问他,他捏住下唇,吹了一声口哨,这口哨划破了操场的寂静,我听见了舞台上一阵动静,几个黑影动了一下,从舞台上跳下,朝这边跑来。我的心更加紧张,虽说我和叶飞同住一个宿舍,但他会不会对我下黑手呢。

迎面走来三个人,领头的男子穿着一件黑色短袖,蓝色的牛仔裤,两手插在口袋里,我想他既使不是黑社会,也定是地痞无疑了。

正当我想问叶飞他们是谁时,我发现早已不见踪影。黑色短袖冷笑了一声,拍拍我的肩膀,说哥们不用害怕。我问他,找我有什么事。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了看后面的两个同伙,说没事,就是缺钱,想借点钱花。我顿时明白了叶飞叫我来的缘故,知道今天我即将被地痞劫了。于是心里更加紧张,如果我依了他们,他们将视我为软弱虫,得寸进尺,以后会接二连三的向我要钱;如果不给,今晚我注定一顿暴打,弄不好连命也没了。

我想了几分钟,决定拖延他们的时间,趁过路人来救我。于是我对他说,想给,但是我口袋里没钱,你得跟我去学校拿,他笑了笑,想跑不是?没门!我说:“那我要是真的没有呢?”“没有”,他说着,朝我的脸下啪的一声,“没有就是这个!”我的嘴角上顿时流出了鲜血,我擦了擦嘴,努力让自已的眼泪不要流出来,我想在他们面前装孙子也是无济于事的,倒不如和他们一拼到死。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招惹叶飞了,像我这样性格的人,是从来都不向叶飞这种人说话的。我外表软弱,但是打心眼里蔑视他。我讨厌这个社会正是有了这种败类才让犯罪率逐年上升的。如果我是公安局长,我一定会将他们这种人统统关起来,不,统统枪毙。

黑短袖问我,到底给不给呢?

我摇了摇头。我是坚决不会给他们钱的。在关键的时候,我决不能软弱。他向两同伙摆了摆了手。那意思是要让他们修理我。我做好了打架的准备,尽量不让自已吃亏。但我还是比他们慢了一步,两个狗腿男生风一般地冲过来,对我一阵拳打脚踢,我被打倒在地,身上全是泥土,连脸上也沾满了灰土的气味。我大声喊:“你们放开我,有人抢劫了!你们放开我!”黑短袖猛然踢向我的腿,嘴上骂着:“我让你喊,我让你喊!”这时的我很想站起来,但被一个小子重重地压在身上,我任他们在我身上踢打着,泪水从我脸上流下来,和鲜血混合在一起,滴在满是灰尘的操场上。

我愤怒,但无力反抗;我想走,但不愿求饶。我听见后面一个陌生人呵斥道:“给老子住手!”我便想我一定有救了,这几个人立即停止对我的暴打,站在一旁一动不动。凭借街边那微弱的路灯,我看清了站在我身旁的这个陌生人,是一个个子很高的男孩,他的身材比他们高出一头还要多,身体也很结实,长长的头发遮住了他那双深邃的眼睛,他的肤色不算是很白,但在路灯斜射下却显得很有光泽。他的样子在我的眼里看来是那样地英俊,以至于我停止了哀叫和哭泣,呆呆的看着他。

“滚”,他咬牙切齿地喊,那声音不算高,但却很有底气,这种底气暴发了一种威慑力,把黑短袖三个人彻底地吓愣了,他们就像见了猫的老鼠,一个个灰溜溜地离去。

“起来吧”,他对我说,依旧阴沉着脸。

我勉强地站起身来,拭去嘴边的鲜血,轻轻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我的腿被黑半袖踢的很疼,几乎不能够动了。

“他们为什么打你?”

“向我借钱,我没有,他们就……”我的话未完,泪水又顺着眼眶流下来,我觉得很难过。

“别哭了,男人怎么可以轻易流泪呢?”他安慰我,嘴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我对他充满感激,但是作为一个男生,我又不知道对他说些什么才能表达我内心的真实谢意。我只是低着头,看他那样注视着我,就像看一幢人的雕塑。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