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红色恋人

正文字体:  
日期:2007-4-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上部 在生活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红色的物品,红色的服饰,红色的颜料,可是你看到过红色的恋人吗。我告诉你,我遇到了,还与之有过亲密的接触,可以这样说吧,他是我的红色恋人。讲一个故事,其实就是在撕拆自己愈和的伤口,可是有时却因为看到那历历的伤痕,依旧会触动我回忆的神筋,想起我红色的恋人。他是代班长,是...

上部

在生活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红色的物品,红色的服饰,红色的颜料,可是你看到过红色的恋人吗?你遇到过吗?我告诉你,我遇到了,还与之有过亲密的接触,可以这样说吧,他是我的红色恋人。

讲一个故事,其实就是在撕拆自己愈和的伤口,可是有时却因为看到那历历的伤痕,依旧会触动我回忆的神筋,想起我红色的恋人。

上部

这个故事已有一些年代了。

1992年,我刚满十五岁,就别离了父母亲、哥哥、姐姐,只身从农村来到城里上师范。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压力与自悲。我从乡下来,自然没有城里的同学们有优越感,他们的谈吐,他们的穿着,他们的举手投足都是那么文雅。而我就如丑小鸭一般,不敢说话,不敢正眼看那些城里的同学。记得班里第一次开会,老师让大家自我介绍一下自己,城里的同学们大方而文采飞扬,而我却声如蚊声,简短的几句话,吓了一身汗。但是有一个男生一直吸引我的目光。他是代班长,是小城二中来的学生,叫刘思远。他长得真好,有点如林志颖的外形,现在想想他长得真好,阳光而朝气。他在班会上,声音嘹亮,谈吐飞扬,一脸的自信,让我觉得他是那么自信。我眼热地看着他,神沉气定地表白自己,介绍自己,俨然是位演讲者,他如诗如画般的语言,让我觉得自己的无知与浅薄。

也许是我的胆小与声怯,他在我介绍完之后,带头热烈地鼓掌,我记得他说,肖明的介绍声音虽然小了一点,可是第一次能这样就很不错,相信在下一次介绍自己的时候,同学们都能大声点,这也是对别人的尊重。

我坐在座位上,感激地看着班长刘思远,他也鼓励地看着我,眼睛里散发着青春、和善的光彩。我感到了一种激进的力量,是他让我渐渐地觉得城乡差别距离的缩小,是他让我找到了自信。

在以后的时日里,虽然我与他相遇依旧很谈,依旧很薄地行着擦肩之礼,可是我每次与他相遇都会心跳加速。然而这仅仅心跳而已。平静的校园生活就这样过着,我不时从同学的议论中,知道刘思远当选学生会副主席,团委副书记,是名副其实的班长。我每每看到他,总是神采飞扬,义气风发。与几个城里的同学一道谈笑风声。我只能远远地观察他。

说实在此时的我,并知道同志,也不知道什么是同性恋,只是觉得他长得好,他吸引我的目光,有他在我的周围,我会觉得血热,会心跳加速,会手足无措。好在,我的这点小秘密从未告诉过任何人,依旧过着一种平淡的校园生活。

刘思远喜欢运动,喜欢打蓝球。每每他与同学们在球场上打球,我都会远远地、静静地坐在球场边,看他们打球,然后在纸上画几笔,尽管我的画技不怎么样,可是一直很专心在观察思远,他的投篮,他的跨步上马,他的奔跑,……然后在他们结束时,我又会悄然地离去。

我不知道思远看到我没有,我也没有在意有没有人注意到我,我只是专心在画,用心去揣寞一个人——思远。

这种状况到后来,一直没有大起大落。直到后来,有好几天,没有见到思远,班上的同学都议论思远如何如何?我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跑过去关切地问:“思远,他怎么了?”一同学说:“没想到呆头鹅也会关心起别人来了,告诉你吧,班长打篮球把腿摔断了,正在医院住院。”

我听到这个情况,头一下发晕,怎么会这样?急忙收拾书本,往宿舍赶。到了宿舍,真的是魂不守舍了。然后拿出自己平时舍不得用的零用钱,往医院赶。我从未看过病人,也不知道买什么好,幸好十月份,水果多,就买点水果吧。我提着一兜水果,几经打听才找到思远住的病房。推门而入,病房里静静的,思远正躺在床上睡觉。我轻手轻脚地来到他的床边,坐在床边的小凳上,细细打量着思远,闭着双目的他,依旧是那么秀气,肤色很白,唇色很红,上唇已长出胡须,隐隐可见,他的鼻子直挺,……这么久了,我第一次这么近地打量思远,我的心里不知为什么涌起一股暖流来,有种春情在萌动。好在思远睡着了,不然看到我这么放肆地看他,我一定无地自容。我贪婪地看着思远,似乎是要把他的容颜烙印在我的记忆中。还好,思远睡得很沉,睡得很香。我可以猜想在他摔伤的时候一定承受了很多的痛苦,一定痛得钻心。我感到自己的心里很不好受。假如那天他受伤时,我也在场是不是就可以帮他一下,为他做些事情。想到这里,我的泪水就模糊了双眼。

就在我伤心之时,思远醒了,他看到我的哭泣。笑着说:“肖明,你来了,怎么了?”

我怕思远看出什么来,急忙抹掉眼泪,笑着说:“没什么,只是觉得不好受,你怎么样,现在好点吗?”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