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我和阿明的故事

正文字体:  
日期:2007-04-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你叫我阿明。其实一直都是我在说,他只是偶尔说一句,后来他鼓励我去学电脑,可当时,我连什么叫OICQ都不知道。我出来工作7年了,什么电脑,我一点都不懂,你来教我。阿明是怎么样一个人。

他离开龙岩到北海已经一年多一个月了,在行着的时光里,我唯有走进回忆,才能走进去年的那个夏天。

——题记

(一)去年夏天

(1)

“这个刚从A矿集团过来学习的大学生就交给你了,你给他讲解工艺流程。”厂长吩咐后就走了,把一个眉清目秀的大男孩留给了我。望着他典雅的笑容,我向他轻轻的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吧,然后带着他从流程的最开始到成品包装参观了一遍并讲解。他是学这个专业的,我随便说说他就懂了,当然我们厂的工艺流程并不复杂。

介绍完工艺流程后也就没什么事,大家坐在一起聊天。我的同事很热情的询问他,也许是初来乍到的缘故,他很害羞,不过还是有问必答,只是他的话很少。看着他绯红的面颊,我真有点替他担心,那些家伙老爱逗乐别人的,虽然他们并没有恶意。还好后来厂长进来车间他们才散了,只剩下我和他还坐在一起。

“你一毕业就到A矿集团了?原来在什么大学?”我为了打破沉默,随便问了他一句。“我刚才说了,我是武汉XX大学毕业的。”他轻轻的回答。“哦,不好意思,刚才我没注意听,对了,怎么称呼你?”“你叫我阿明。你呢?我是叫你师傅还是……?”“别叫我师傅,我脸都红了,你叫我名字吧,我叫小宇。”慢慢的聊着天,我们聊了很多,聊当前街上流行的音乐,聊上网聊天。其实一直都是我在说,他只是偶尔说一句,后来他鼓励我去学电脑,可当时,我连什么叫OICQ都不知道。“我出来工作7年了,什么电脑,我一点都不懂,你来教我?”“可以的,只要你想学。”他说话一直很小声也很简洁,眼神中总透出一股淡淡的忧郁。阿明是怎么样一个人?他的忧郁吸引着我,我相信他一定有故事,我想探访他的心灵。

我不是个多话的人,也不主动,除非遇见了能够吸引我的人。在这之前,除了初中时的那个生物老师,还没有谁能够吸引我。虽然我知道自己很平凡很普通,但是对人对事,我都有自己的要求,我不会让自己委屈的。久久的盯着他,我觉得阿明长得有点帅,他的身上有一种江南人特有的清秀和纯朴。在心跳加速的那一刻我知道我完了,我喜欢上他。这种喜欢不应该发生在我和他之间,我会伤害他的,因为这是属于情人间的喜欢。记得有一本书上说:喜欢上一个异性恋者的同志注定要痛苦的。其实又有哪一个同志真正的开心过?选择了同志这条路就是选择了孤独。他不可能是我的同类,在这个社会上,像我这样的人会有多少呢?我不知道,我没有和任何一个同志接触过,虽然我看过李银河的《同性恋亚文化》,但是对同志间的事知道的很少。

其实我更希望能和他作朋友,那种可以聊天,可以一起玩乐的真正的朋友,但是加上了那层喜欢,我知道我和他接触的目的变了。我觉得自己好阴险。但他会不会把我当作朋友呢?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个社会真真假假,真情实意和虚情假意之间到底离得多远?我不知道,也分不清楚。

认识阿明后,每天上班,他就跟着我到处转。空闲时我们就聊天。很多的时候都是我一个人在说,他在听,有时他只是呆呆的坐在一边,眼光游离,不知心里在想什么。“你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有一次,我不留神问了他。“没什么,我母亲得了子宫癌,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动第二次手术,昨天我打电话回去,父亲说要过一段时间------”他望着窗外蔚蓝的天空,仿佛在述说别人的事,没有伤感,只是淡淡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问的。”我知道他不喜欢别人问这些事,忙道歉。“你没什么要说对不起的,对么?没关系的,事情已经是这样了,只希望我妈早一点动手术,手术能够成功。”他拍了拍我的肩,走到外面去了。我一个人静坐着,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呆了,怎么会这样?他家怎么会是这样?更让我不可思议的是,在后来的聊天中我还知道他有一个在新疆的女朋友,他的网络恋人。那个新疆女孩是他的初恋,这没什么,可是那女孩也是病人,她得的是白血病,已经休学一年了。“为什么不放弃?你已经知道她确实得了白血病,你有办法承担这一切么?再说,你们只是网恋,会不会是假的呢?她可能已经结了婚的。网络是虚拟的,对么?我看过《第一次亲密接触》,很感人,但这样的事情为什么就要发生在你的身上……”说不出什么原因,我知道这些事后居然歇斯底里的和他争吵起来,浅意识里就是嫉妒,她远在新疆,却天天被他牵挂,每次打电话少说一个小时。“我有想过,但是我真的喜欢她,我怎么可能在知道她得了病后就放弃她?你说,是么?”阿明还说了很多话,但我一句也听不进。

那天争吵过后,他有一个星期没来找我,也没打打电话给我。上班遇见时,我也是躲着他,尽可能不和他说话,两个人就这样形同陌路。我和同事很夸张的喧哗着,谈笑着,他一个人坐在角落,不哼声,在看他的电脑书。我心里很烦乱,内心深处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惆怅,觉得自己很孤独,觉得自己的一片好心被当作驴肝肺,觉得自己已被时代的列车远远的抛在了一片荒夷之地。

我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对他的那份感情告诉他,埋在心里真的很难受。可我又怕吓着他,有几个男人可以接受一份来自己男人的感情?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红色恋人

    上部在生活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红色的物品,红色的服饰,红色的颜料,可是你看到过红色的恋人吗。我告诉你,我遇到了,还与之有过亲密的接触,可以这样说吧,他是我的红色恋人。讲一个故事,其实就是在撕拆自己愈和的伤口,可是有时却因为看到那历历的伤痕,依旧会触动…[查看全文]

  • 一生有你

    平结婚了,我特意请了一天假驱车六个多小时去他家,为了参加他的婚礼。平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的兄弟,他的婚礼我怎么能够不出席呢。坐在喧闹的人群中,我的眼睛没有离开过平,我知道,过了今天,平就是别人的丈夫了。其实早在十几年前我就知道终有一天他要成为别人的丈夫…[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