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碎瓦

正文字体:  
日期:2007-4-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青总是轻笑,久了,心里却激起一点莫名的惶恐,好象真的犯了错一样青渐渐大了,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工作,依旧安静得象一口深井,白天清水寡汤的在机关里坐班,晚上在租的房子里用键盘敲一些暗流汹涌的文字,他写的别人的故事辛香鲜浓,可他自己的日子却过得很淡,他没想过去爱别人。“青停了下来,表情有点狼狈,他从没见过杰,可他...

很小的时候,青就和别的孩子很不同,作为男孩子来说,他太安静,也太早懂事,奶奶总是把他抱在膝上,轻轻地问"一个男娃娃,怎么生得你这样一付玻璃心肝呢?"青总是轻笑,久了,心里却激起一点莫名的惶恐,好象真的犯了错一样

青渐渐大了,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工作,依旧安静得象一口深井,白天清水寡汤的在机关里坐班,晚上在租的房子里用键盘敲一些暗流汹涌的文字,他写的别人的故事辛香鲜浓,可他自己的日子却过得很淡,他没想过去爱别人.

夏天,雨总来的突然,青捧着打字机穿过广场的时候,雨又下大了,雨点在他雪白的绸衬衣上打上深深浅浅的暗印子,青紧了点脚步,"应该不会被淋透吧?",他暗想着,再穿过两个街口,他就到家了.

一把撑开的大伞跟上了他,打伞的是个高高大大的男人,他在笑,看着青,有一口洁白的牙."我是杰,我见过你,我们是新邻居,我就在你对门,我送你吧?"青停了下来,表情有点狼狈,他从没见过杰,可他打算接受这好意,"好的,太麻烦了"

一路走着,谁也没再说话,青听着雨打在伞上的"嗒嗒"的声音,觉得身边湿湿的白气浓得化不开

"你昨天做鱼了吧?呵呵,真的好香,以前在老家的时候,我母亲做的鱼也这香气呢".快到家的时候,杰很突兀的说了一句,青有点受惊似的顿了一下,然后只是抬头看着杰笑了笑,两人又无话了.

到家了,杰忙着收伞,甩干,青道了声"谢谢",先自上了楼梯,快到拐弯的当口,青顿了一下,转身"今晚请过来我这边吃饭吧?我做鱼".

"好啊!"杰有点雀跃的样子"离开家我已经很久没吃鱼了"

青也笑了,他注意到杰的眼睛,黑黑的瞳,睫毛很长,象极了可爱小狗的那种眼睛,这样的眼睛长在这样高大的杰的脸上,青觉得很有趣,他觉得什么东西很轻的"咯噔"了一下

晚上杰很准时的过来了,外面的雨下得正大,耳边尽是不成腔的檐前铁马的叮当.

"喝点吗?"青穿了套白色的纱衣裤,带点怂恿了摇了下手里青瓷的酒瓶.杰很开心地笑.

开始喝的时候,两人还是很恭谦的答问,几杯之后,两人都有点沉默,杰有点赌气似的一杯接一杯,青看到他有点迷离的眼睛,知道他的酒量很浅,轻轻按他的手"少喝点"杰有点神伤,"很久没喝了,很想醉",青松开了按着他的手,"我陪你喝".

喝了不少,不过两个人都没有醉的很深,晕晕的,杰躺在青的床上醒酒,旁边暗青色的玻璃杯里沏了新茶,针尖一样纤细的茶叶上下慢慢地升腾,青伏在床头,用一支手撑住下颚,仔细看着飞天一样舞动着的茶叶,有一搭没一搭和杰说着话.

杰忽然笑了一下,笑的有点奇怪,接着黯淡地说"你看,房顶上的灯".

两个人一起看着天顶上的灯,是一个暗红的方形的福字灯笼,年代久远的样子,里边点一支黄黄光晕的灯泡,影影绰绰的,象极了梅雨天班驳的夕阳的光线,把人也映得黄而油润,象脸上飞了金的观音.

"这个灯,挂在这里不知道多久了"杰继续着有点沙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想起了地老天荒那一类的话,有一天,你走了,我也走了,什么都走了,也许还剩下这盏灯,依旧这样照着.青,也许这盏灯再照着你,照着我的时候,我们会象现在,也许你对我有一点真心,也许我对你有一点真心."

"疯话!"青支着脖子的手有点酸,他低下头,把脸也伏在床上,眼睛里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在脸颊上细慢地滚动,有点痒。

既然执手,杰就搬到青的那间住了,横竖都是这个城市的新移民,没熟人背后的指指点点,也乐得省一半的房租.

青了解了杰,杰在一家书局里做事,老板是个吝啬的人,为了一个排版,或是一个细微的错误,常常要求杰穷凶极恶的加班到夜阑.杰一直忙,忙得脸颊凹了下去,嘴唇也是苍白的,象欧洲的石膏像一般.青也还是写,写到不知今夕何夕,赚那点可怜的稿费,做杰喜欢的香葱鲫鱼.

不过两个人互相慰籍着,总比一个人煎熬的好.青写字的时候极喜欢抽烟,一支接一支,杰很反对,心疼青的身体,青说他的文章里少不得这种烟冽之气,没了烟,文章就断了,杰无语,隔日买了香炉和一袋沉香屑,青每每付案,他便点上一炉香,有时候,灵魂不只渴望发泄,还需要一点的彼此怜惜.日子一天一天,青几乎以为就这样过一辈子了.

秋天,杰要离开了.

为了在心里腾出块空位给一个女人__老板的女儿,这样他就不必苦命地为别人打工,不必每每加班到深夜,坐上书局经理的位置是非常惬意的.青没有怪他,只是要求杰走的那晚为他做一顿饭,权当分手餐吧.

最后一晚,杰到的时候,青正在杀鱼.红的血,白的刃,默默地刮下鳞片,疼痛辗转.杰黑压压的眉毛和睫毛下,眼睛象风吹过的稻田,露出稻子底下水的青光,一闪,又暗了下去,他觉得了残酷.

菜上齐了,围坐着很潦草的两个人,仿佛有把灵魂呕吐殆尽的虚乏,谁也不想吃,因为终究要走.

很夜了,杰拿着行李在楼下已经站了很久,他想等那个熟悉的窗口亮起那盏熟悉的灯再走,窗里一直黑黑的,那黑象雾一样侵了过来,溅了杰一身,夹杂着一丝似有若无的沉香,婷婷袅袅,转瞬即消失去了

好象等了一辈子,杰知道今夜等不到那灯光了,他挪动了一下腿,站的有些僵硬的膝盖骨"克拉"一响,清清脆脆的,仿佛他身体里也有点什么东西,也就这样破碎了。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