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窗台上的长笛手

正文字体:  
日期:2007-4-1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我又掏了一根MILDSEVEN的烟点上,那种味道像是汁多的肉品,浓浓、厚厚的,以前嫌这种烟太短了抽不久,怎么的,这个时候,我竟……「你啊。不要一学会所谓的长笛,就专挑长的东西用,不知道男人的DICK你挑不挑,连烟都挑长烟抽,这样真的很糟糕噎。」我匆忙的把烟熄掉开了房门「姨婆生病了,晚上饭后没多久就晕倒在浴室,...

本来吧!生命本当如此,幸运的人,往往在无意间流露出潜藏在生命中的本质,不怎么刻意的,就能获取上天赐与的礼物,而对于那些一直想要强求的,往往会有人这样说──「该有什么就有什么吧!越是强求越是替自己找麻烦。」

好一副既得利益者仁慈的嘴脸,事实上,常说这句话的那个人是我的朋友,阿朋,每每在劝我放弃一些事情的时候说这些话,是朋友的仁慈吧!还是…虽然我偶尔也会说这些话,在劝自己放弃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抽MILDSEVEN的?三个小时前吧!我又掏了一根MILDSEVEN的烟点上,那种味道像是汁多的肉品,浓浓、厚厚的,以前嫌这种烟太短了抽不久,怎么的,这个时候,我竟……「你啊!不要一学会所谓的长笛,就专挑长的东西用,不知道男人的DICK你挑不挑,连烟都挑长烟抽,这样真的很糟糕噎!」

阿朋常这样嘲笑我,说实话,我以前都抽卡蒂尔,总觉得长烟抽得比较久,但是,今天MILDSEVEN的感觉真不错。

我叫阿泽,这个名字是从易经来的吧!

兑为泽,取坎水,堵塞其下流,聚之为泽。

家中小孩的名字都是这样来的,单名,取自易经挂象,这样听起来好像我家里有很多小孩,事实上,却有我和弟弟。

得带著弟弟,又不能让他哭,但是又不愿让他参加游戏,往往到最后他只能眼巴巴的望著我们呼啸而去,偶尔我们看不过,会帮著他欺负一下他弟弟,到最后总是他不忍带著弟弟回家,渐渐的和我们这群玩伴疏远了,而我,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吧!那时加入乐队开始学

二月惊蛰、三月雨水,我查过阿震的生日,不是惊蛰,那又为什么叫阿震呢?若照易经来说震为长子应该是我啊!不懂,我跑去问爸爸,「你的名字是阿公取的,他大概不知道易经的典故吧!算命的说取这个名字对你比较好。应该没别的意义吧!」

「那阿震出生的时候是不是天上打了大雷。」

「是罗!那生你的时候,算命仙是不是踩到一滩烂泥,哈哈哈哈…」

于是他又把头埋进了报纸中,爸一直都是这样的,永远都说些自以为是的笑话,在这间全家人都挤在一起的日式矮屋中,妈妈正就著昏黄的电灯泡烧菜。

「我回来罗!」阿震的声音从客厅传来,当我走出厨房时他正脱下球鞋换拖鞋,「冰箱有刚刚买回来的红豆冰,快去吃吧!」

「嗯!好热喔!我先去洗澡。对了!这是你们班上的女孩拿来的信和礼物。」

「他们怎么找到你的?到学校去了吗。」

「哦!没有啦!刚刚在门口碰到的,我邀她进来她不肯,说是跟同学还有约,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噎!他们又没跟我说要来。」

「是喔!你这么红,连休学都有人来探望。」

「去你的!快去洗澡。」

我因为心脏不好正在家里休息当中,其实也没什么感觉,就像释放了一个漫长的暑假的感觉吧!阿震永远都知道自己在干嘛,实在不像别人口中那种被人宠坏了的老么,他永远笑笑的做自己的,阿震总是这样的自动,小学时一回家他就会把生字练习步上的功课写完,然后安静的拿著他的球棒,和他的同伴去打棒球,时间一到又乖乖的回来,我常常这样子,坐在窗台难他离去,阿震通常是沉默的,不多嘴,是小时后养成的习惯吧,那时我常进医院,妈妈带著阿震来探望时总是小声的嘘著阿震,「小声喔!哥哥在休息不要吵到他。」

有时虽然我醒著,但是仍假装闭上眼,用耳,观察周围的变化,我能感受到阿震在床边轻轻的走动著,用小手摸摸我的床单。

夜里,电话响的急促,没多久妈妈来敲我的房门,「阿泽睡了吗?」

「没!没这么早睡。」我匆忙的把烟熄掉开了房门「姨婆生病了,晚上饭后没多久就晕倒在浴室,你陪我去看看好吗?」

「嗯!」

我匆匆换了衣服,陪妈妈到医院去,姨婆是阿妈的大姊,子女都出国了,妈妈又是她的乾女儿,听说妈妈和爸的婚事还是姨婆一手撮合,自然的和我们都很亲近,有时候就像是亲祖母一样的疼我们,小时后有好多年的暑假,我和阿震都会到姨婆乡下的房子度假,很自然的和姨婆特别亲蜜,姨婆常常带著我们到山上、庙里,告诉我们许多古老的故事,这些年,姨婆也搬上来住在附近,只是偶尔回到老家。

到了医院,看见姨婆面无血色的带著氧气罩,妈妈赶紧跟姨婆的邻居道谢,又和医生询问姨婆的病情,办著住院的手续,我只是坐在姨婆的病床旁看著姨婆,还有夏天老房舍的回忆。

窗台上的长笛手

晚香

我无法否认阿震的好,因为这些事情的确存在著,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曾经有一位班上的女同学告诉我,「你弟弟好优秀喔!」

「嗯!我也这样觉得」

「难道你不忌妒他吗?」同学怀疑的问。

这样的疑问就好像是如果我否认了阿震的好,会像是肥皂剧般兄弟相残的事情发生,不过,这太无聊了,连猫了都能知道结果吧!那天是阿震得到某个奖项的颁奖典礼,至于得到什么奖我也记不太著了,知道他至少当了好几次的模范生,如果把他得过的奖牌沿著墙陈列大概可以绕一整间

不过虽说如此,我还是有些忌妒阿震,忌妒他的自动,随时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并且忌妒没有人会拒绝他的要求,没有人会,真的,连我也不会,他是我弟弟,我常常在窗台看著他的背影与球棒消逝,那年我12岁,

从那时候开始我一直觉得我的生命中少了些什么,或许,当时的我不太在意,不过很清楚的,是一种忌妒与爱意并存,十二岁的孩子也是很复杂的。

姨婆住院的这些天,多半是我和阿震在看顾著,正好开始放暑假了,有阿震一起帮忙,轻松了许多,有时我和阿震轮班,有时一起陪著姨婆,确定姨婆只是高血压之后大夥儿都松了口气,不过毕竟是老人了,医生要求姨婆在多住几天检查身体,老人家总是看我没事作就要赶我们走,其实,心理还是很怕寂寞,只好陪她聊天,阿震的台语不太灵光我只好充当翻译,记得姨婆家过几条街外有个小溪,以前姨婆会带我和阿震去那玩,通常姨婆望著小溪发呆,那时我们只顾著自己玩,大概也不会管姨婆想什么吧!那天姨婆说了个和那条溪水有关的故事。

姨婆十五岁那年,在那溪边洗衣,正好是雨季河水充沛,姨婆为了捡一条尿布摔进了水中,被路过的一位年轻人就了起来,姨婆模模糊糊看了那年轻人一眼就晕了,醒来时姨婆已经在家中,说完后姨婆沈静了下来,

我在猜想,姨婆是不是再没有遇到那个人,等姨婆睡著后,我和阿震一起搭公车回家,路上两个人在也没提起这件事,只是安安静静的,其实,也好久没有这样和阿震有人此亲近的感觉了,是和姨婆在一起的关系吧!

我和阿震仿如又回到童年时一起渡过夏天的时光。

道撑的著撑不著啊!」这却是爸爸的说法,谁都无法想像有一个常故做轻松状的父亲是怎么样的令人生厌,而我的父亲就是这一种,而我极讨厌这样的父亲,阿朋说这是伊底帕斯情节,讨厌父亲占有母亲的心态喔!我想,不是吧!我不想取代我的父亲,反正我爱的也不会是女人,基本上,我不

我就是这样一个自私、讨人厌、固执、肉欲、蛮横、偏执、幼稚、无理的家伙,习惯闷不吭声的就把自己锁在房里,像是只怎样也发不出清晰饱满音色的长笛,只能发出山魈般呜呜作响的悲鸣,若在心情恶劣时就狠狠的咬咬自己的手臂,希望像是能将痛苦从肉上撕裂下来,再者让鬼魅般的布兰诗歌放的震天作响,像是世界即将毁灭般。

家人早已习惯了,爸妈就是视若无睹,而阿震会轻轻的从经过我房前,待我稍微安静之后,在问我要不要一起到夜市去,买些果汁,或是甜点,这似乎以成了习惯,阿震清楚的明了我何时会安静下来,就在前一小时的暴风肆虐后,我和阿震咬著冰凉果汁的吸管一起回家。

在夏夜,有晚风的时节,我可以静静的坐在窗台前动也不动,像是固定著的竹节虫一般,喝著刚买回来冰冻的果汁,被有花香的风吹著,是夜来香,和阿震一起逛完夜市回家的路上,一边听阿震说著学校的琐事,突然间闻到的,我停了下来,阿震跟著停住,「好香啊!」阿震也闻到了「

而这样的夜传来的味道,只要你闭上眼睛就会将你带入黑暗的国度里,我常常这样幻想著,黑暗帝国的王子披著斗篷在邪恶的香息中与你做爱,突然,清淡的夜来香带著浓浓的肉欲飘散开来。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