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激情在黄昏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王尧从起小最喜欢的人是焦伯伯,焦伯伯有一张慈祥的脸。晚饭后,有事没事就往焦伯伯家跑,那年代连半导体收音机都是希罕的,电视机还没听说过呢。王尧就爱缠着焦伯伯,哪怕焦伯焦婶忙着干活,王尧就拿个绣凳,往旮旯一坐,小眼儿秋秋地跟着焦伯伯转。焦伯伯住在进胡同的第二门,是二层的小木楼。

王尧从小就讨厌自己的名字。为什么?因为小名叫老饶!怎么又变成了饶?对,就是饶,据说爸、妈生了俩姐姐和哥哥,本来打算不再要孩子了,隔了好多年,可又添了他,当地土语管多添的叫饶,比如买东西,想多要点儿,就说“再饶一个”。就这么着,起名的时候,大人们说,这孩子是白饶的,就叫他老饶吧。最讨厌那些小孩子了,知道这个典故,成天老饶老饶不离嘴,拿他取乐。

王尧从起小最喜欢的人是焦伯伯,焦伯伯有一张慈祥的脸。晚饭后,有事没事就往焦伯伯家跑,那年代连半导体收音机都是希罕的,电视机还没听说过呢。王尧就爱缠着焦伯伯,哪怕焦伯焦婶忙着干活,王尧就拿个小板凳,往旮旯一坐,小眼儿秋秋地跟着焦伯伯转。王尧家住胡同的中间往后,是个四合院。焦伯伯住在进胡同的第二门,是二层的小木楼。两家中间隔了十几个门,接那老么远的,小王尧怎么和了焦伯伯?巧了,小王尧的奶奶和焦婶一块儿在街道委员会。他*的工作是焦伯给介绍的。大姐又和焦伯伯一个工厂,焦伯伯是厂长,大姐是小会计。小王尧随了大姐、奶奶去了几次焦伯家。不知怎的,小王尧就喜欢上了焦伯伯。

第一次自己去,小王尧才三岁,连小王尧也不知怎么想的,颤颤地爬完那咯吱吱响的楼梯,推开们,突然的灯光晃的小王尧咪咪着眼,焦婶抱起小王尧,往外看看,后面没有跟了别人,奇怪地问,你一个人来的?小王尧理也没理,拧把着身子朝焦伯伯望,焦伯伯说,你找我?接过了小王尧,小王尧紧紧地楼了焦伯伯不放手。焦婶忙说,我快去报个信儿吧,王大爷八成还不知道呢。可不是,家里正着急,左邻右舍地找呢。

焦伯伯的院子很黑,木楼梯窄窄的,小王尧晚上去,总是战战兢兢的,俩手倒着木栏杆立柱。每次,焦婶总是笑着给小王尧洗一双小黑手:“又给我们院儿义务擦楼梯来了。”每次,哥哥来接,一路上都不停地噻嗒(方言:没好气地数落,说):“这你就不怕黑了,怎么往茅房拉屎就嫌黑,还得叫人跟着?”每次,妈妈也说:“你这么恋着焦伯,干脆跟了焦伯算了,反正你在这家也是白饶的。”

小王尧不管那些个,还是往焦伯伯家跑。小王尧的尧字,就是焦伯伯定的。焦伯伯给小王尧讲尧、舜、禹的故事,说,“你和帝王一个名字,还不高兴?焦伯伯都不如你大,焦伯伯叫焦殿禹,殿,不是电灯的电呦,是宫殿的殿,大禹治水那个禹,禹是老三了,你是老大。老尧,你就是大王啊,你不爱听叫你老饶,伯伯就叫你尧尧吧。”小王尧笑了,说:“有老大了有老三了,咱再找个人当老二。”焦伯伯说:“不用找,老二就在伯伯身上,就在你身上喽。”说着还弯了手指,刮了小王尧的鼻子。小王尧左右看看自己,还在原地转了个圈,天真地问:“没有啊,在哪啊。”焦婶笑着,一手揽住了小王尧,一手点了下焦伯伯;“这么大人,别跟孩子没正形。好好的孩子,都得让你们给带楞坏了。乖孩子,别听你焦伯伯的,他骗你,和你逗玩儿呢。”小王尧不再烦自己的名字。尧尧,只有焦伯伯管他叫尧尧,尧尧是焦伯伯的专用名字。

小王尧常常坐焦伯伯怀里,有时,焦伯伯忙看大本的书(后来王尧知道了那叫文件),小王尧也赖乎着腻在怀里。开始,气的焦伯伯的女儿梅梅见了尧尧就撅嘴,好在比尧尧大四五岁,很快也就接受了这癞皮狗的小弟弟。

小王尧喜欢和焦伯伯在一起还有一个原因,在心里和谁也没讲:焦伯伯从来也没有摸过自己的小鸡鸡!

焦伯伯可不像那帮大人。那些甭管是爷爷、伯伯,还有那些大个子的学生哥哥们,总爱逮着小孩儿摸小鸡鸡,开始,小王尧还向爸爸告状,说张伯伯摸我鸡鸡。爸爸笑笑,说那不是喜欢你吗。妈妈说大人没正行,摸摸就摸吧。小王尧就想,焦伯伯怎么不摸。那张伯伯,胡家大哥最坏,借着给小孩看小人书,吃好东西的茬儿,楼在怀里摸个没完,摸硬了,还问:这是给谁的?这是干什么用的?非要你说,给媳妇的,打种的。才咧着大嘴笑的合不上。尤其是胡大哥,刚中学,更坏,还要拉了小手按在他那大鸡上揉,他那里好大好硬啊。有一次,象抓小鸡儿似的抓了小王尧到他屋,拉下大裤衩子给小王尧看,逼着摸尿口出来的一滴尿,小王尧还奇怪呢,大哥的尿是滑溜的!俩指头慢慢一合一张,还能拉出丝。摸摸自己的,一点不一样。要不人都说这小子坏的冒坏水呢,可不,尿都是坏的。小王尧不敢告诉爸爸妈妈,胡大哥说了,“你要告诉别人,我逮着你拉(割)掉你的小鸡儿!把你们家房子烧了!”

焦伯伯从来也没有。有时小王尧也异想天开:焦伯伯要是摸我鸡鸡,我不躲,焦伯伯摸准比别人摸的舒服,准不疼。焦伯伯的什么样?没有爸爸的大吧,焦伯伯比爸爸年纪小,鸡鸡肯定也就小。

焦伯伯?焦殿禹。长小王尧岁。

王尧刚过完五岁生日,就热闹开了。大人们闹革命,天天有锣鼓声,大喇叭叫,一拨儿接一拨儿的游行队伍。后来,有的邻居被抄家了,有的大人挨批斗了,学生都不上课了。听爸妈嘀咕:焦伯伯被打倒了,说大姐是焦伯伯的小爬虫,下到车间干活了。小王尧和一帮小孩子可乐了,天天看热闹,学唱语录歌,三五个人也排成队,甩着小胳膊喊:我们是红小兵。

一天晚上在被窝里,小王尧听爸妈小声讲话,迷迷糊糊好些也不懂。听妈妈又提到了焦伯伯,是啊,这些日子光顾疯了,没去焦伯伯那,小王尧支棱起耳朵听。妈妈告诉爸爸,奶奶说的,焦婶和焦伯伯划清阶级界限,回娘家住了,说是为了孩子。街道明天要在新华戏院批斗焦伯伯。新华戏院就在胡同口。爸爸说:厂子里斗了,街道掺和什么。妈妈说,是焦伯伯楼下的那个瘸老婆子揭发的,说焦伯伯和楼下的吴家老爷们俩人都是兔子,俩人搞流氓活动,瘸老婆子从没拉严的窗帘缝看见了。爸爸说:焦伯伯是兔子?不象啊。瘸老婆子也是,兔子不兔子关你什么事,这事,解放前多着呢,现在虽说新社会了,保不齐还有人好这个。前几天看见一拨开批斗的,就是斗兔子,打的那个兔子血疵呼啦的,整那么狠干什么。妈妈连忙说,你可别瞎喏喏,在外边说话,嘴留个把门的,别等赶明儿,连你一快儿斗了。爸爸问,焦伯承认了吗。妈妈说:“听说,是瘸老婆子以前就和吴家有过节儿。焦伯伯和吴伯伯俩人都咬死了口不承认,可是了,要承认了,还不得给整死。要说你们老爷们就是没出息,没了没够的,还当兔子,有什么美头。你说落个走资本主义当权派,不就是被打倒吗。这承认不承认的,也顶了兔子的名了,寒碜不寒碜啊,出来进去的,怎么抬头。”

小王尧支棱起身子,吓了爸妈一大跳,小王尧天真地问:兔子,不是那小白兔儿吗?焦伯伯怎么也叫兔子?为什么叫兔子啊?搞流氓就叫兔子?

妈妈狠着嘴,用手不住点指着爸爸,爸爸使劲按了小王尧的头躺下,拍了小王尧脑袋几下,说,小孩子别瞎问,什么兔子、鸡啊、鸭的。又睡癔症了吧。再胡说八道,让警察知道了,给你逮派出所去。小王尧委屈,心里纳闷,我没撒癔症啊。

第二天,小王尧可就留意了。瞅了大人们陆续进了戏院子,也溜了进去。真是,台下这边喊:打倒焦殿禹!那边喊:焦殿禹不老实交代就砸烂他的狗头!台上,焦伯伯大猫着腰蹶着,脖子上挂着一个大木版,上面写了打倒的字,还有三个红*。小王尧顺着走道蹭到前面,看清了,那是一棵细铁丝吊着一块木版,小王尧就觉得自己的脖子很疼,心里想哭。看见焦伯伯可能受不了了,低垂的手扶托了木版,没一会,过来一个人,狠很地把焦伯伯的手打下去,焦伯伯晃了晃,那木版更是晃荡,小王尧不由得缩了脖子,小王尧觉得腿在抖。

是谁?拽了小王尧的胳膊根,生生的疼,小王尧跌跌撞撞跟着出了门。一看,是奶奶!小王尧咧开嘴刚要哭,奶奶一巴掌扇了小王尧屁股,手指小王尧鼻子尖说:“你敢哭!”小王尧硬生生憋了回去。回到家,奶奶点指着小王尧:“小冤孽,你想给家大人惹祸啊!”把小王尧锁在屋里。

爸爸妈妈下班回来,奶奶免不了告状的,爸爸妈妈又是哄又是吓唬,怎么办?毕竟还是四六不懂的孩子。吃过饭,小王尧有自己的蔫主意,谎说要拉屎,等出了院子,一溜烟跑向焦伯伯家。

屋,黑着灯。窗子上,墙上,贴着好多大纸,是大字报。门上玻璃有一块没有了,焦伯伯没在家吗?小王尧摸摸,没有挂锁头。手用力一推,咯,咯,吱——,门开了,小王尧战战地往里迈步。“谁啊?”低低的一声,小王尧吓了一激灵,马上又知道,是焦伯伯的声音。小王尧没言语,努力想看焦伯伯在哪。床那里悉悉梭梭响,灯,亮了,焦伯伯一手撑着床边桌子,一手拉着开关灯绳,回扭着身看。见是小王尧,吃惊一愣,马上踉踉跄跄奔过来,抱了,放坐在床上。双手往后撑着腰,慢慢伸起。

小王尧疑惑的环视屋子,空荡荡的,怎么好多东西都没有了,那漂亮的窗帘也不见了,换了一条床单挂着。焦伯伯变的这么不爱干净了,胡子一定好几天没刮了,脸黑瘦黑瘦的。小王尧想起了什么,手一撑,蹦到地上,拉了愣愣站着望着自己的焦伯伯坐下,抱了焦伯伯头低下。欠起脚,看焦伯伯的脖子。后面和两侧,都有红红的血道子,小王尧伸出食指,轻轻地轻轻地触了触,撅起小嘴,学着奶奶他*的样子,嘘嘘地吹那血道子。焦伯伯抬了身子,一把揽了小王尧在怀里,把小王尧的脸贴在自己胸口,两手不断抚着小王尧的后背。小王尧觉出,焦伯伯在哆嗦。

小王尧问:“还疼吗?梅梅姐呢?”两三声了,焦伯伯没有回答,觉得后脖颈子有水滴上。小王尧仰起头,看见焦伯伯大滴大滴的泪从闭着的眼睛涌出。小王尧挣出身,两只小手给焦伯伯檫着泪说:“焦伯伯不兴哭,大人还哭鼻子?”

捧着焦伯伯的脸,小王尧问:“焦伯伯,他们说您是兔子,什么是兔子啊?”焦伯伯一下子俩手各抓了小王尧一条胳膊,推离了一段距离,直直地睁了眼,盯着小王尧看,嘴唇哆嗦着。小王尧吓的低了头,没见过焦伯伯这样过。继续说:“说您和楼下的吴伯俩人都是兔子,俩人在屋里搞流氓活动,男的和男的怎么流氓,他们瞎说。”

焦伯伯几乎全身都在抖。停了,焦伯伯紧紧地楼着小王尧说,“尧尧,焦伯伯不是好人,你要学好,做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同志吧醉酒记

    所以昨晚顶着黑眼圈,抗着熬了两个通宵的昏沉脑袋,打了五次飞机的疲软老二,以及并发的腿软腰涨手乏力的身体跟着jameson去gay吧对我来说真的是很不寻常的事情,而且我和他都是第一次混武汉的gay吧。只是,可是,但是,我,jameson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我习惯了‘荣辱不…[查看全文]

  • 9年同志之痒

    第一篇:第一次同志情第一次同志情,该是年开始的,那是刚进大学的时候。但是我取名字为年同志之痒,是因为我认为,哪个时候我们的感情更多的是一种友情,只是到年,我们的感情才发生变质,而也是在哪个时候,我第一次接触了同志,知道了“叼”知道了和。在这个期间,有…[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