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边缘之恋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妈对我说道,孩子,上不上学,妈没什么,只要你好自为知,不要做坏事就行了。这时旁边的一个兄弟碰了碰我道。哇赛,我的这个兄弟道,没准儿是个小阔少,你认识么。我那兄弟也跑了上来吧他堵住。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向父亲的责骂,和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

那是那个时候我们常哼的歌儿

我是一堆垃圾,到哪儿都是一堆垃圾。

这也许是天性,我在小学的时候,不用学就知道逃学。从小捉弄女老师,是我最厉害的本事。小的时候,每次受了老师委屈的同学,都是我替他们出的气。最后老师们都说,我们班都因为我而变得都很调皮。而我成绩永远保持着那个“光荣”的到数第一,但在同学中也有一席之地。

就这样,混完了小学,到初中。最后终于混不下去,离开了学校。离开学校的时候,家里异常安静,没有了往日的责骂和哭泣。妈对我说道,孩子,上不上学,妈没什么,只要你好自为知,不要做坏事就行了。

也许,从那一天起,我就算是没有了家。我有时候彻夜不归也不算什么了,我和社会里的那帮--现在因该叫蛊惑仔了,混到了一起,这样,我也是个十足的蛊惑仔了。以后的每个日日夜夜,都在一片嘈杂的喧嚣声渡过。

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个小混混。我们收保护费的对象就是中学里那些中学生。那些中学生很有钱,一般都可收到数量可观的保护费。

一个中午,学校放学了,我们照常守在学校门口等着。我正在一边眯着眼睛,探望着找几个有钱的仔。这时旁边的一个兄弟碰了碰我道;“你看,那里”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之间一个男孩推着辆崭新的自行车走了出来,身穿学校的校服,个儿不高,人看着有几分清秀和腼腆。

“哇赛,”我的这个兄弟道,“没准儿是个小阔少,你认识么?”我摇了摇头“嘿嘿,跟定他。”“好的“我也随声应和。

这样,我们就跟着他。等他走进了一个小胡同。我们得会就到了。他更了上去,我绕道跑去胡同的另一头。我走进去,只见他冲着跑了出去。我连忙把他堵住。我那兄弟也跑了上来吧他堵住。只见他用惊惧的眼光看着我们。我那兄弟闻到“小孩,你是谁家的兄弟?”他摇了摇头,仍不说话。“好吧,以后跟着我们,我们跟你收保护费,你现在就拿来吧”他啊了一声,仍旧没有说话。头只是一个劲儿的摇。显然他很胆小,而且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我突然有种想弄恶作剧的冲动,就说道,要不你就留下你的车你走吧,其实那车虽好,我们却也没有要的意思。这话可能打到他的心上。他一惊,道:“不行,这不行”说着又要推着车往前冲。

“妈的,不给面子。”我道。这下可把我们惹急了,把他拉了下来。上去一顿通扁,他却没叫出声。我见把他打倒在地,就推着它的自行车跑了。只听见他在后面大喊:“抢劫,患我的车”,我那同伴还骂:“再喊,再喊就剁了你!”我有点心虚,就拉着他跑的无影了其实,那个时候我们才只是黑帮的小弟,帮着老大火拚。那时我第一次经历的一个很严峻的场面。那时,好像是我们老大惹了另外一帮的人,结果大大小小,叫了上百人的兄弟。我那时也不只是真打还是假打,动手的时候,看见老大那么的气势汹汹,我也顾不得什么,只是一股劲儿的拚打。也顾不得招呼在身上的拳头或棍棒。

后来,还得了老大得一顿夸。后来,聊想不到的是,其实我们老大惹的是比我们势力更大的一帮子人。结果没一个兄弟幸免。我那时也恁地大意。我是走在一个胡同里被七八个人拦住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爬下,接着就是大脚在我身上招呼。剧痛钻心,我护住自己。可是他们人多势众,我只觉言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一阵剧痛让我醒了。我醒来一看,原来在一个很阴暗的小屋。这时候,走进来一位老人,端着一碗呛鼻的药。说道:“孩子,来喝药,你好几天没醒了”我刚一喝,那药苦得我茶点喷了出来。刚要大骂,见到老人慈祥的微笑,我不由得把话咽了回去。我说道:“奶奶好,我这是在哪里。”我自己觉得奇怪怎么突然那么礼貌起来了。呵呵,是我孙子把你背进来的。我孙子就是小丹。呵呵”小丹是谁,我不紧纳闷。这时候,只听外面有个男孩的声音:“奶奶,我回来了。”接着就冲进了屋。

我一看愣住了,真是冤家路窄。怎么会是他。原来就是那个我抢了他的车的那个男孩。我真想在继续晕过去,好吧,看他怎么着了。奶奶说话了;“你伤的不轻呀,那些坏孩子就喜欢欺负人。前几天小丹的车也刚给一群坏孩子人抢了。唉。。,哦,小丹说你是他的朋友,可怜的孩子,家在哪儿,多大了?”我随口就说了自己的年龄并说道,我没有家。奶奶笑道:“呵呵,比我们小丹也大不了多少,好像是一岁吧,可你怎会没有家呢”“奶奶,别说了。”小丹打断了了奶奶的问话。我只觉得头昏脑涨,也不知说些什么才好。“那好,你先吃点东西,再休息休息。”奶奶道。“接着又缓缓的走了出去,边走边摇头道:“现在的社会,唉,才是个孩子,就打成这样。”这时我才想起,我是被一顿黑打晕了过去的。啊吉把那碗中药喂我喝了,又帮着我喝了碗粥。几天没吃东西,真有点饿了。我只觉得全身被打到的伤口还很疼,全身无力,于是又睡了过去。

过了几天,我就觉得自己好多了。那个傍晚,晚饭过后,我提出要走,奶奶让小丹送我出去,我也在那里憋了几天了,一出门就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往四周一看。我才看到原来他们住的是一栋很简陋的小屋。土墙,毛毡的屋顶。也好不到哪里。

我们一直沉默,后来来到一个街头花园里,我问他“你知我么?他也不言语。知是盯着花园里的一朵花看。我又接着问道:“你为什么救我。”他还是不说话。我无奈,就直盯着他的眼睛看,我看着他,他就有点坐不住了。脸涨得红红的还是不说什么。最好,无奈之余,他大声喊道:“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你抢了我的车。我救你因为我恨你。”说着看我一眼,就跑开了,他那眼神,却刺了我一下。我从后面喊道:“好吧,我前你个情。”

我一个人又在大街上走着。我又去找了那帮在一起玩的兄弟,才知道原来他们都遭了黑打,很多上的比我还重。而我们的老大早就一命归西了。我才来到那里,和老大相处不深。也不怎么觉得悲伤,可是其他的弟兄却哭得很是伤心,也可看出,老大曾经给过他们很多的恩惠。从那时我就逐渐的知道怎样去做一个老大。

我没有把小丹的车卖掉。在第二天的时候,我守在他们的学校。等着阿吉。等了好一会儿,才见到,小丹走着出来了。我趁他不备,拉着他的手,说了声“跟我走”,就拉着他跑了,我们跑了好几个街道。来到一个小屋里。那里挺着啊吉的那辆车。我对小丹道:“这时你的车,你拿走吧。那天我……我没有抢你的车的意思。”小丹见到了他的车,眼睛一亮,后来又道:“不,这不是我的车。”我盯着他,等着他继续说。“这不是我的车,我的车没有前面的筐子,还有这种锁的。”,天哪,我为了给那车装上筐和换把新锁。已经声了两顿饭了。我也没说什么,道:“着这种车很名贵的,当然要配点好的东西,算我送你的。你拿去吧。”他也不说话,我把钥匙给了他。

“我得回家了,奶奶还等着呢。”小丹道。

我笑道,“别回去了,这顿饭我请。”

“不行,奶奶不知道,会很担心的。”小丹道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异性合租我爱上了同性恋

    女主人-海燕,岁,陕西人,某进出口公司文秘男主人-阿彬,岁,河北人,公司职员现住地-北京市海淀区某公寓或许是考虑到我尚未成家,来去没有太多牵挂的缘故,所以,当北京总公司向西安分公司要求增援人力的时候,老总毫不犹豫地将我“支援”了过去,并且还美其名曰:极度…[查看全文]

  • 他改变了我,我不后悔

    我的个性留言是:因为他而改变了我,但我不后悔……很多网友都对这个他很感兴趣,说真的,的确是因为他……当时我和他都是一个院子里的,又同在一个学校,只不过当时他是高中我在初中,彼此都认识,偶尔碰面会互相微笑一下算是打了个招呼,就此而已。他经常一个人独自座…[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