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有你的地方才是我的家

正文字体:  
日期:2008-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整版整版的文字让人晕眩,虽然做惯了文字游戏,但难免有文思枯竭的时候,搜肠刮肚的感觉有时并不好受,他燥热不安。 什么呀,我天天盼着毕业呢,不过我还是喜欢学校,社会挺复杂的。 学校。一提起学校,正天的思绪便四下逃逸。

(一)

他俩相识非常偶然。
那是一个炎热的周末,正天去办公室加班写文案,随手将QQ挂在网上。诺大的办公楼空荡荡的,一切在烈日的炽烤下逃遁无形。整版整版的文字让人晕眩,虽然做惯了文字游戏,但难免有文思枯竭的时候,搜肠刮肚的感觉有时并不好受,他燥热不安。
嗨,你好,可以聊聊吗?一个陌生人探头探脑的问了过来,只是漫不经心的一句,但他裸露的率性与敏锐的忧伤却深深地烙在正天心里……
他叫俊儿,北方人,在K大学读自动化研究课程。二十五六的人了,全无稳重厚实之感,孩子般乖巧,一脸的天真无邪。
还是上学好啊?
什么呀,我天天盼着毕业呢,不过我还是喜欢学校,社会挺复杂的!
学校?一提起学校,正天的思绪便四下逃逸。学校多好,到处都是英气逼人的脸孔,到处都是年轻干净的声音,小鸟在枝头蹦跳叽喳,林荫道上缀满水洗过后的明亮日光,只要吃饭上学,再不就玩玩,人永远是十七八岁,多好啊……可那些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谁偷走了我依然青春的青春?
说话啊你?
哦,对不起!正天从回忆中缓过神来。
想什么呢,正天?
没,没什么,呵呵。
我朋友来了,我们约好去踢球的,再聊啊,拜。
他自顾自说地做了个鬼脸,瞬间消失在茫茫网络……
接下来的日子仍然按部就班。正天三天两头开会,做企划,谈判,出席商务宴会,常常累得喘不过气来。日子久了,人就变得麻木迟钝。网上偶然的邂逅和言语的夸张放纵对了无生气的生活而言无疑是种解脱,那种半公开半隐匿的暧昧感让人既兴奋又过瘾,沉溺迷失,但网络的虚幻与不可触摸又是滋生欺骗与狂放的温床,它带来的快感与新奇稍纵即逝,浸染的却是一个个虚伪做作、渴望温情却颠覆人性的灵魂。当如浮萍般遇到过的两个人某年某月在网上重逢,彼此之陌生疏离,仿佛从未谋面。人毕竟活在现实当中,距离往往很成问题,多么的无奈!正天已经不记得远在K大学有一个叫俊儿的陌生朋友了。

(二)
白领阶层的日子表面上风平浪静,但权利与世俗的磨砺已使得正天出落成一个少年老成,不动声色的男人,他无意于权利与金钱的角逐,只是默默的观察着身边的一切。他眉清目秀,五官精致,眼睛锐利不失温柔,有种安静忧伤的美;他烟酒不沾,不去娱乐场所,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喜欢看书,再不看看电视,是众人眼里绝种的好男人。追求他的女孩子排成长队,但似乎也没跟哪位美女对上眼。一直在四平八稳的平淡日子里耗着。
正天勤奋肯干,办事效率高,颇得领导赏识。从一般员工干到总经理助理,一路风平浪静。有年集团公司财务总监提前退休,职位被拿出来公开竟聘,同事都以为非正天莫属,没想却被一个不学无术的家伙轻松搞到手。正天原本并不在意,但同事们议论纷纷,一向冷眼旁观的他越想越觉着委屈,从来不进娱乐场所的他,那夜西装革履地去了本市一家很有名的酒吧。酒吧里光线悔暗不明,空气里混杂着烟草与酒精的气味,暧昧的音乐与挑逗的眼神令正天很不习惯,但他强忍心中的厌恶在吧台旁坐了下来,要了瓶XO,口舌无味地喝着。
帅哥,一个人啊,要人陪吗?一个他一进来就瞄上他的妖艳女子端着酒杯摇了过来,手顺势搭到正天大腿上,眼睛迷离的盯着正天好看的脸,欲望纠缠。
走开。正天厌恶地甩了甩手。
来嘛,我陪陪你啊……妖艳女子心有不甘,胸脯在正天面前乱颤。
你走不走……哇……正天一阵恶心,吐了一地,猩红的地毯上泛起细细的小泡泡。
讨厌,还是我扶你回家吧,算我倒霉……妖艳女子满心欢喜地咕哝着,吃力地扶着半醉不醒的正天摇摇晃晃地离开了酒吧,眼睛自始至终没有离开他好看的脸。
走出酒吧的时候天已微明。这个纸醉金迷的城市,夜生活烟花般的糜烂与华丽,浓浓的夜幕掩藏着众人张牙舞爪的人生,如今退却夜色中的酒香与笙歌,只剩下沉寂。正天一路说着胡话,喷着浓烈的酒气回到单身宿舍。妖艳女子的诱惑与激情在灰白的曙色中熊熊燃烧,那天早晨,正天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在这个诱惑泛滥成灾的年代里,偶尔的放纵对常人来说在所难免,但对于正天来说却是令他非常不安的事。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感觉与身边健康活着的人不同。他感觉自己是一条鱼,被强迫扔在阳光充沛的海岸上,可他需要幽暗寂静的海底,一个人,如果还有相看两不厌的爱人。他常常暗自觉得好笑。可心里隐约期盼的爱人在哪呢?花园里晒着一方方荒芜沉寂的日光,梧桐树相顾无言,四处静悄悄的,没有人给他答案。
毕业这些年来,正天老觉着时间之紧迫,象只野兽,咻咻地追在身后。少小离家,如今独自在大城市安身立命,一晃那么多年过去了,当初的青皮小生如今出落得精致沉稳,可家乡的那方山水总是乡愁般缠绕着他沉甸甸的心,那棵枇杷树早该挂果了吧?当年的他,一放学就会跑到树下去发呆。那些让人惆怅的悲欢岁月啊!如今他看着那些十七八岁的孩子,染着颜色夸张的头发,穿着到处都是口袋的卡通裤,满嘴哇塞、晕死,旁若无人地招摇过市,他感觉自己在迅速地老去,岁月的潮汐前赴后继,淹得他几乎不能呼吸,那种歇斯底里的无助感让他绝望。夜色如海水般弥漫,白日喧嚣的一切歇下了阵脚,房子充其量只是躯壳暂时寄居的空间,豪华的摆设散发着腐烂的气息,了无生气,正天心情灰暗地蜷在墨绿色的真皮沙发上,浑身发抖。他不知道自己的心情为什么常常会莫名其妙地糟糕透顶。没有爱人,没有色彩斑斓的生活,他只是拼命地学习工作,他从单薄的青春打马而过,甚至来不及看看沿途的风景,而青春已只剩尾巴!这么些年来,情欲累积纠缠,找不到出口。他突然感觉累得发慌,有种想要人抱抱的感觉,只是那种感觉稍纵即逝,苦痛与寂寞在心里无谓地挣扎,没有声音。

(三)
忙忙碌碌的日子其实没什么不好,起码空虚不会趁虚而入。可难捱的周末又姗姗而来,真是难过应付复杂的人际关系。情人们就着这难得的机会相拥而眠,日高不起,可正天却枕孤衾寒,辗转反侧。他下了床,不开灯,在黑暗中焦躁不安地来回走动,象只孤独的兽。雪白的窗帘在海风中轻舞飞扬,窗外似乎有寒鸟寂寥的叫声,他不禁打了个冷颤,已是深秋了。在黑暗中徘徊,他百无聊赖,于是索性打开电脑,随手将QQ挂在网上。
哈罗,聊聊?
陪我说说话好吗?
我那么爱他,可他为何要另觅新欢?
……
正天漫无目的地在网上瞎逛,QQ上不断有人试探性地问过来,半梦半醒的,幽怨感伤的,呢喃缠绵的,原来网上到处是孤独寂寞的灵魂,找不到出口。
正天黯然无语,毫无交谈欲望。他心里隐约在盼着什么,可就连他自己也理不出头绪来。
嗨,你好!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
好久不见?谁呢?……哦,是他!是俊儿!原来他也夜不成寐!正天精神为之一振,心事忽如潮涌,他几乎要惊叫起来!是的,一张虚幻莫名的网,一些四处游荡的灵魂,一次浮萍般偶然的相遇,相互间一问一答的随意与唐突,在凭空消失的岁月里,已发酵为刻骨的牵挂与想念,丝丝缕缕,缠绕心头,只是他浑然不觉。而今同样是他,将思念一点点唤醒……
想什么呢?你倒是说话呀!
正天突然有种几近崩溃的感觉,他已心力交瘁!
正天?……
我在听呢。
其实……我一直,想找你……
他眼角渗出了泪水,酸楚冰凉。
说话啊?
我心里老在盼着一个人……
我也是……
正天已泪流满面,他轻轻摘下耳麦,走到大落地玻璃窗前,压抑地抽泣……
窗外是日日汹涌澎湃的大海,此刻却安静地蜷在沙滩怀里,海面上薄雾弥漫,一切都在梦中。多么恬淡忧伤的世界。
那个清晨以后,正天突然象换了一个人,好看的脸上不再有郁闷,长长的睫毛云一般扑闪在眼眶,眸子明亮动人。他跟俊儿经常保持着联系,日子过得轻松而有盼头。

(四)
转眼已到国庆。正天如约去K大学看俊儿。
很久没出远门了,正天兴奋地踏上了北去的列车。他头戴遮阳帽,挎个小背包,一身休闲装,看起来象个学生。列车在广袤的原野上飞驰,旅行的人很多,他们旁若无人地大声聊天,吃零食,喝水,看报纸,沉默,列车开动的时候热闹了好一阵子,但冗长乏味的旅途很快使人疲倦,车厢里空气燥热而浑浊,渐渐响起了鼾声。正天很不习惯,所幸沿途的风光开始如画卷般徐徐铺开,高大的白杨树在秋风中忘情地陶醉,野花在草丛里捉着迷藏,庄稼在地里你推我搡,远方群山峨起,夕阳斜挂,与世无争的祥和安宁;摩天大楼雨后春笋般往天空猛窜,高速公路霸道地向大自然延伸,荒凉与野蛮在现代化的铁犁下攻首自如地传承,空阔壮观的美,有着令人沉堕的浓郁风情。正天一路上看着风景,眼睛迷糊地设想着与俊儿见面的种种场景,心醉神迷,热切的期盼,隐隐约约的紧张。
睡意朦胧中,列车呜的一声,M城终于到了。正天三步两跃地跳下车厢,一眼瞅见一学生模样的男孩远远地站在站台的出口,满是期待。正天心中一震,莫非是他?可事先并没有约定接站的呀!他双腿不听使唤地向那男孩走过去,四处人潮汹涌,惟有男孩那期盼的眼神,宿命般不可替代。快要到男孩身边的时候,正天犹豫地停下了脚步。
走吧,我等你老半天了。仿佛认识多年的朋友,男孩的话温和淡定,秋阳般的温暖。
你是?正天木头般杵在原地。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被带到一间小矮屋里,房子很小,但摆设精致整洁,色调素雅沉静,毫无一般男孩子的邋遢与零乱。
歇会吧,我看你也累了。男孩把正天肩上的包轻轻地放了下来,不声不响地准备晚餐。
他该不会是坏人吧?正天心里一个劲地嘀咕,可会做饭的人一般坏不到哪去。正天暗自觉得好笑。
咱们吃饭吧。正天还在走神的时候,男孩已做好了一桌的好菜:爆炒鸡丁,红烧鲫鱼,油焖基围虾,油淋茄子,三鲜汤,平常不过的家常菜,袅袅菜香却让正天感觉温暖安全,他忽然饿得发慌,似乎好多天没吃东西了。
我起码可以吃掉一头牛!正天边嚷着边往口里胡乱塞着菜,他一向矜持严谨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