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北京夏的宵夜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北京的夏夜要比南京的夏夜热闹些。许是北京人原本就爱饮酒与高谈,许是北京人原也就比较爱夜间户外活动,但凡北京的深夜小胡同口必有几拨子光膀子的大老爷们儿坐在小桌前,手执亮晶晶的烤串儿钢钎,就着燕京啤酒大呼大嚷地,举手抬足间自有一股子我手执钢鞭将你打的非凡豪气,这气宇轩昂的模样绝是阿Q之流的村夫俗子...

北京的夏夜要比南京的夏夜热闹些。许是北京人原本就爱饮酒与高谈,许是北京人原也就比较爱夜间户外活动,但凡北京的深夜小胡同口必有几拨子光膀子的大老爷们儿坐在小桌前,手执亮晶晶的烤串儿钢钎,就着燕京啤酒大呼大嚷地,举手抬足间自有一股子“我手执钢鞭将你打”的非凡豪气,这气宇轩昂的模样绝是阿Q之流的村夫俗子所学不来的。那话题也必是非关国家大事不可,不论是分析中南海之人事调整之精微细处还是纵论台海局势之打压拉之招招精妙处,也许是硬着陆之不可行性之分析报告或是利息微调之于经济发展趋势的短期及至长期影响之浅谈,更不必说反腐倡廉大政策关系到国运家运之历史意义综述,当然,话题中也必有评论那人见人骂软弱无能中国足球队的,一只恨中国足球队是只软柿子,但凡是个人,都能骂他两句,这仿佛良家女人举着兰花指指责勾引自家老公的狐狸精时总是名正言顺兼之理直气壮的;二只恨中国足协上错花轿嫁错郎,原也应当委身低就这市井巷里,尽将这草芥英雄收归麾下,以免这遗珠之恨,埋没这市井足球英雄,常使这英雄们当垆沽酒,报效无门恨之余枉自指点江山唾沫横飞如天雨。

每每听着这些义胆云天的酒后真言,总倍觉隔江犹唱之愧不可当。不过,前些时候在小店午饭时,倒是也被邻桌那位中年妇人所感动,这位巾帼浑不让须眉,每次饭桌就听这位英雌慷慨激昂指点世界杯,当然明星八卦是少不了的,而关于房地产市场调控的话题她也很拿手,世界杯我是不知道的,明星八卦我没兴趣,但她的房地产市场调控理论大体跟我在洗手间无聊时所翻阅的《现代快报》与《扬子晚报》的词语并无二致。我比较艳羡于她的记忆力。

南京的夏天深夜街头也有几个馄饨摊儿、水饺摊儿,还有些砂锅摊儿、炒面或是炒饭摊挡,终究是小本经营夫妻档,不够丰富也不够亮堂,那散落而坐的食客也是小情侣或是刚下班的打工者,小情侣们窃窃私语,断断乎不会高声说着他们的爱情让邻座们分享,而打工的伙计们,在这深夜时分,倘若不是饿惨了,必是床头倒下就安的主儿,除了眼巴巴地瞪着那水饺锅盼着快熟外,必没那谈天说地挥洒江山的雅好。

除开小摊挡外,南京夜间营业的饭店也不算多,难得有家避风塘营业到凌晨两点半,却是经常需要等座,不过,避风塘的菜系比较零乱,从川式毛血旺到广式凤爪到淮扬炒鳝糊到湘式炒腊肉,全无自成一家的淡定,不过,他家的干切牛肉还是极佳的,咸鱼也颇入口,虽然足够的咸,毛鸡蛋也不错,只不过此物终是有些难登大雅之堂。而避风塘常常刚刚凌晨两点稍过一些,服务小姐就开始忙着收拾,瓷质的筷架在玉手间叮叮作响,大扫帚轻车熟路地在地上划过。某次我陪深夜从上海远道而来的朋友落座避风塘,好友久不相见正自别后一诉衷肠,却不料服务小姐开始擦试邻座的灯罩,但见灰飞灯影晃,疑是沙尘暴来袭,而脸上刚汗水与灰尘齐滚落,所幸我不用彩妆,倘若是我用彩妆,那必是另一番花容失色的模样必能吐跑店铺内的一众食客而不必服务小姐无言地催促大家快快闪人。

北京的夏夜小吃远比南京丰富多了,很多餐馆通宵达旦的灯火通明人头卒拥,还有很多的街巷边胡同口支着小摊儿,这些小摊儿大体以烤串儿为主流,以盐水毛豆、盐水花生为配角,间或还有麻辣烫与朝鲜冷面、西北凉皮之类的客串掺和,烤串儿、盐水毛豆、盐水花生之类尽得物美价廉之考评。麦子店的那家排挡黄昏时,一水儿黑汗衫的伙计们就开始洒水,一溜儿支开四十多把大伞,场面极是壮观,喧闹声自黄昏及至清晨方为歇息,而那上的翠色毛豆壳也极惹眼的堆在路边,成箱的空啤酒瓶摞在树下,只不过啤酒于身体而言,副产品最多,这一来经常可以看见排挡西边的河边树下有人酣畅淋漓,每每我们下夜班的女同事都会很矜持地高昂着头,而有那色心的人却因为不戴眼镜啥也看不见也只得也做做矜持状。某年夏天的黄昏突降大暴雨,骤来的狂风掀翻了好多把大伞,而塑制的小圈椅在风雨翻滚着,不锈钢小盆儿地上快乐地唱着,小伙计们跟在后面奔跑,一众食客嘻闹着躲雨不及,而某位胖胖却神色自若地依旧坐着,问之为何不躲雨,很响亮地:反正都淋透了,不在乎再多淋一会儿。

以主流形象出现的烤串儿是南京很少见的,北京却是处处可见烤串儿的烟雾迷漫,而烤肉季、烤肉宛却是将路边烤肉登堂入室及至荣列为北京著名菜肴,虽说是盛名之下其实难符,终究是将路边小食做成了大品牌,如南京的臭豆腐之流,即使是永和园配进了精巧的盆盆碟碟的精致小吃套餐中,毕竟难脱一身俗气与不洁,不过,坐在烤肉季的窗边看看窗外倒是比吃烤肉更令人愉悦。

北京的烤串儿品种极丰富,举凡羊身上的大小零部件除了羊毛外,大概没有不能烤着吃的,以食物而言,四川人能吃的都能入火锅,而我估计能吃的食物大概北京人也全能烤着吃了,小区门口那家的烤串儿能将大蒜烤得香气四溢的,似乎某次吃的烤冬瓜也还算是脱尽冬瓜之泥水汽,而如能生吃的食物,我估计北京人也会试着生吃的,记得景山附近的一家涮羊肉馆子是以生吃羊肉鲜美著称的,这等茹毛饮血想来我也不敢尝试,只是他家的羊肉倒也真的切得厚,涮过却是真的不老却也是真的极鲜。那年的国庆,堂弟带我去见识北京涮羊肉就去了他家,他点了十多盘肉,我胃弱却是不敢消受这么多羊肉,全便宜了他,印象那天我们两人喝了两瓶大的白坛子装的二锅头。堂弟从小长在北京,长得矮胖胖的,说话慢悠悠的,却是古玩书画通,还能唱一嗓大花脸,于吃,更是头头道道,颇有京城遗少风度,几个节假日让他拖着,见识不少。某年国庆时带我转悠到大栅栏里一个不知名的小胡同里见识北京百年历史的爆肚儿,想不来那叫爆肚儿啥了,好象是爆肚儿何吧,灰黄斑驳的石灰墙上有着光绪年间的招贴,逼仄的窄小楼梯,汗水涸黄的老师傅送上一盘盘牛肚羊肚,堂弟絮絮叨叨地说是这部位那部位,这口感韧那口感脆怎生不同如何去细细体会。初秋的阳光下,坐那破败的小阁楼上,凭窗喝尽两瓶二锅头,看眼下的阁楼青砖黑瓦鳞次栉比,远眺鸽群在微云的碧空中盘旋,听胡同里哪位大爷在唱着花脸韵味十足,飘飘然,晕晕然。

记得那年刚去北京的那年夏天某个晚上,同事老余师傅拉我在小区门口的烤串儿摊儿上喝啤酒,我看着这菜单一阵糊涂,这烤大腰是什么?烤小腰呢?烤脆骨?烤肉筋?烤板筋?还有烤羊蹄,这羊蹄也能烤着吃啊?还有什么羊羯子,记得那时很不解,难不成羊身上还能长出羯子来?就问老余师傅,老余师傅是道地的北京人,他太太做的炸小鱼儿极是稣脆,只是我为着怕胖不敢多吃油炸物,如今却是想吃也吃不上了。

记得那晚,老余师傅用手指头在我背上划拉了几下,我这才明白什么是羊羯子,自然这便宜也被他讨了去,好在这比划的是羊羯子,若是比划猪羯子,我倒是要罚他喝两杯酒了。

老余师傅酒量不行,真真地枉为北京人,每每喝上两杯啤酒就能歪头歪脑地昏昏欲睡,这经常让我取笑他,枉为北京人,还不如我这个道地的南方人能喝呢,如同我跟他在大栅栏那儿吃大娘水饺,我笑话他好半天:“你看看,吃水饺是你们北方人最爱的事,可把水饺卖到全中国,卖到国外去,却是我们南方人——江苏人做的事。”老余有次也反驳了下,不过是套用我的话:“生孩子是女人的事,可好的妇产科医生还是男的多”。不过,做饭也是女人的事,可优秀的厨师我愣没听说女人,随便冲进哪个饭店看看,厨师清一色的全是男性,麦子店那一片的厨师感觉全是东北小伙儿,高高的,瘦瘦的,单眼皮的多,午后休息的空当,经常看他们蹲在小边树下抽烟打闹,精力足的很。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在说不清的感觉里成长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的生活,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无奈的生活,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浑浑噩噩的生活。和一个高中的很喜欢自己的女生一起考进了同一所大学。我对她,不知道的感觉,总是模模糊糊的,我曾经尝试着,努力的去喜欢她,可是,我做不到。在那里迷失了自…[查看全文]

  • 生日那天,我出柜了

    那时候我们还没有分手,也没有什么要分手的征兆。直到他开始心不在焉,开始敷衍,直到我的蝴蝶开始自顾自地飞舞,再也不多看我一眼。这时候“不恨他”的可怕诺言开始折磨我了。什么时候开始我习惯了忍受这种委屈。…[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