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我和连长-永远的君子兰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前言在《43岁前的记忆》最后曾经许诺,把那些情感经历细化了改写成小说,可是动笔之际,我还是决定只写我与连长的情感生活,并且尽可能真实地展现出来,而且我和连长的四年感情生活也是文章发出以后网友最关心的。今天,我要去赴一个约会——去部队看望侄子。临到北方前,我堂哥再三提醒我:部队伙食不好,生活单调,...

前言

在《43岁前的记忆》最后曾经许诺,把那些情感经历细化了改写成小说,可是动笔之际,我还是决定只写我与连长的情感生活,并且尽可能真实地展现出来,而且我和连长的四年感情生活也是文章发出以后网友最关心的。所以我倾注自己所有的怀念和感激之情,用这篇文章来回顾过去的幸福与痛苦,暗示和引导我以后的情感生活。我给这篇文章的真实性定位:80%的真实加上20%的虚构,当然虚构部分在结尾居多。

下雪了,纷纷扬扬的雪花,象是美丽的精灵,摇曳在冷风中,我静静地看着雪花美丽地坠落。不一会儿功夫,眼前的一切全部变成了银白色的,整座城市仿佛是一尊天然的雪雕,清莹剔透,洁白无暇。

在南方生活了三十多年,这是我第一次到第一次亲眼目睹了这么大这么美的雪景,我深深地被这个圣洁的景色所陶醉。随身CD传出孙楠动听的音乐《风往北吹》,动人而煽情,美妙而澎湃,我不禁脱口而出:“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这气势磅礴的诗句也无法表达我此情此景此刻骚动的心情,我要呐喊,我要跳跃,我的心,就要喷射出来与这雪的世界融为一体——多么另人陶醉的雪啊。

今天,我要去赴一个约会——去部队看望侄子。

自从到了这个北方著名的冰城工作已经将近一个月了,由于刚接任工作繁忙,人也比较累,到现在我还没有去看过我的侄子。临到北方前,我堂哥再三提醒我:部队伙食不好,生活单调,你常去看那孩子,有时间多领他出来,改善改善生活,他毕竟是你最亲的侄子。

侄子的部队离我所住的宾馆有段距离,听他说打车也要二十分钟左右,在这大雪纷飞的时候,估计时间要更长些。

出租车在雪地缓缓前行,停在了部队大院的门口。侄子一身单薄的军棉衣,顶着个硕大的棉军帽,已经站在门口等我。站岗的哨兵礼节性地向我敬礼这曾经熟悉而又陌生的军礼,使我仿佛回到了从前的军营生活。

营区大院在白雪的装扮下格外漂亮,路上的雪想是刚刚清扫,道旁的绿化树被精心修剪过,楼道的地面也明显刚拖洗过。侄子说:“连长知道您来了,又在部队呆过,一大早就安排战士把大院都清扫得干干净净。”这时候,连长和指导员已经下到楼下迎接我,如此隆重的礼节,使我受宠若惊。这是我和连长的第一次照面。

连长是个黑瘦高个,比我略矮一些,估计cm的样子,很健康的古铜色皮肤,单眼皮的眼睛,却深邃而有神,明亮而真诚,鼻子挺而直,菱角分明的嘴唇,方方正正的脸充满着男人的阳刚之气,身板是军人特有的挺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男人的阳刚之气,军人的刚猛之气,精、气、神充盈,尤其是那眼神,放起电来足以杀死人。和连长交谈的时候,他很难得一笑,却并不让人觉得严肃呆板,他说话底气充沛,却不让人觉得咄咄逼人,他身上到处散发出阳刚之气,却不让人觉得狂妄粗野。这时候我对连长已有深深的好感。特别是在和他交流的过程中,他很客气地唤我“他叔”,“他叔走好啊……他叔有空常来玩……他叔我就不送了……他叔……”一口一个“他叔”,叫的我怪不好意思的。

侄子说,连长快三十岁了,还没有成家,没听说有女朋友,也没有发现接触过女性。我心里咯噔一下,莫非连长他……

自从来到北方这座城市工作之后,出与对侄子的关心,出与对军营丢弃不下的情结,同时也出与对连长的好奇和好感,我便常常到侄子的部队走动,去的次数多了和他们部队的很多人都熟悉了,对连长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侄子再三要求我请他们连部的领导吃饭,我们公司还是有一些礼节性开支的费用,我就假公济私一次吧,待确定了时间之后,在我下榻的宾馆餐厅定了包厢,我正式邀请他们连部的领导。

晚上他们开车来了四人,连长、指导员、副连长和我侄子。待我们坐定,服务员陆续上了菜。我端起那三两的杯子,首先祝贺大家能有缘认识,也为了感谢各位首长对我侄子的关照而喝。为了表示诚意,我一口气喝去四分之一。由于彼此已经混的很熟,大家便放开来喝不一会儿工夫,已把一瓶北大仓。指导员便提议放慢喝酒的速度,同时决定在酒桌上采用奖惩机制,就是轮流说笑话,大家笑了便算过关,如果没有人笑的话就被罚喝一杯酒,笑话内容不分红、黄、黑、白。于是我们开始了笑话轮流,由于都是爷们,笑话内容基本都是黄色的。一圈笑话说下来,谁都没有被罚酒,我也看出连长不善于说这种笑话,便向指导员提议说:“现在酒桌上的笑话太多了,谁都会来几段,这样下去还怎么喝酒,而且我侄子也在,年龄是不小了,但总差着辈分,我们还是边喝边唠嗑吧。”连长听了第一个表示赞同,还用腿在桌下撞了我一下,对我笑了笑,我的心砰的跳起来,便借机叫服务员上了瓶白酒。于是我们互相频频敬酒,气氛轻松有热烈,我也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一下子第三瓶白酒喝完了以后,大家一致提议改喝啤酒,说是满杯的啤酒往下灌的感觉很豪爽,而这时候我已经感觉到微微的头晕。

喝了一阵啤酒后,大家便排着队去撒尿,趁着侄子和副连长去洗手间的时候,指导员一脸坏笑地把嘴贴在我的耳边,却用连长能听到的声音对我说:“你看咱们连长,自打来了以后眼神就没离开过你!我看你认他做弟弟好了!”——这是指导员第三次要求我认连长做弟弟了。连长喝了酒的脸更红了,羞涩地骂指导员,并向我解释着。我刚想说什么,侄子和副连长正好回来了,指导员便不失时机地开始张罗认亲:“相逢就是有缘,咱连长也没有兄弟姐妹,我给连长张罗一个哥哥,咱们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我做证人,让***(我侄子)他叔和咱们连长认做个兄弟怎么样?”我发现连长满脸的喜悦表于形外,乞求的眼光深情地望着我,副连长和我侄子不懂内情,当然跟个附和,我的侄子喜不胜喜,他居然开口叫了连长一声二叔,连长更抑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两颊绯红.我也就含糊地连连说:“好啊好啊,我多了个弟弟了。”指导员便迫不及待地张罗开来,他叫服务员重新拿来六只玻璃杯,并亲自倒满了酒,郑重地往我和连长的面前各推了三杯,说这三杯认亲酒是必须要喝的,而且连长叫一声哥哥,我叫一声弟弟,然后两个人一起喝,如此三次。看来今天的认亲仪式如此隆重,我便说:“这认亲仪式证人不喝算什么,咱仨一起喝。”我边叫服务员在加了三只杯子,并亲自斟满了酒。连长双手恭敬地捧起酒杯,举到我跟前,用他那火辣辣的眼睛望着我,真真切切地叫了一声“哥哥!”我从小到大还没有人叫过我“哥哥”,我的心情满怀感激,我也举起酒杯,叫了一声“弟弟!”我们三人同时喝完了第一杯酒。连长又端起第二杯酒,举到我的面前,我们举杯相碰,我看见他的眼睛有晶莹的泪水在闪动,气氛突然变得庄重异常,连长深情地、声音明显带着颤抖的哭腔轻轻地叫了一声“哥哥!”我完全被他的真情感动,全场的人都肃然沉默,我们喝了第二杯酒。当连长端起第三杯酒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居然单腿跪下,他眼泪终于脱眶而出,说:“哥哥,你永远是我的亲哥哥!”所有人都被他的真情实意所折服,我的鼻子突然一酸,赶紧扶他起来,温柔地对他说:“你也永远是我的好弟弟!”我举起杯对指导员说:“感谢你今天的安排!”仰着脖子一口气把酒喝完,泪水也顺眶而出,我赶紧转过身擦去——这是我和连长第一次流泪。

我们又坐下来继续喝酒,连长对我的称呼由“他叔”变成了“哥”,气氛轻松多了,我也抑不住心中意外的惊喜。不亦乐乎地大喝特喝。不知不觉已经喝了4个小时,我们都已经喝得晕乎乎,便要散席了,我便提出要我侄子陪我一个晚上,连长马上就说:“部队事情多,不好请假。”

送走他们后,我便摇摇晃晃上了楼,进了房间,灯也懒得开就倒在了床上。胃里是翻江倒海,脑袋是天旋地转,想吐也吐不出,想喝水也爬不起来。我深深地感觉到了孤独和无助,在这陌生的城市,在这寂寞的夜里,就象一叶漂泊的孤舟。我多想有个人照顾我,陪伴我!这时候电话响了,一接通,原来是连长,他关切地问我情况,我告诉他现在喝多了听难受的。他马上说:“让小弟来照顾哥哥吧!”没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把电话挂断。不一会儿,他已经到了,估计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他就在楼下。

连长进了房间,问我想不想吐,要我好好休息,我也懒得睁开眼睛,只迷迷糊糊听到他接来热水,不管三七二十一,非常困难地帮我一件一件地脱衣服,脱得只剩下内裤了还要脱,酒醉后残存的一点意识让我阻止他,但没有力气,也就只好悉随尊便了,我知道他拿着热毛巾一遍一遍地替我擦身子,连腋下、跨下都仔细擦了好几遍,顿时我觉得全身通畅,前所未有的舒服,他替我盖了被子后我就睡着了。夜里我做了个梦,梦见我回到了几个月的家,我搂着孩子睡觉,感觉到孩子身体暖和的体温,我忍不住亲着孩子的脸蛋。

第二天醒来,我看到连长也赤身露体地和我睡在一张床上,而另一张床整整齐齐没有动过的痕迹,我们四目对视,脸一下红到了脖子根。我回想起夜里的梦,心想梦里亲吻了的孩子的脸,一定是吻了他了。我还做了什么?心里也没有底,但是一个已婚男人的知觉告诉我,除此之外应该没有其他过分举动。我们洗簌后就下楼吃早餐,始终没有说话。吃过早餐,在他上车的时候,他低声对我说:“大哥,我喜欢你!”我也情不自禁地拉着他的手说:“勇,我也喜欢你!”这是我第一次称呼他的名字“勇”

然而整个下午,我一直陷于矛盾中,我知道,他绝对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和他在情感上没有隔阂,因为我的倾向已经完全展现在我的面前,他也明确地表示喜欢我,可是他毕竟是我侄子的首长,万一哪天不经意被侄子发现了,对他对我都不好;要是相处了一段感情不合分手了,那我侄子会不会被他穿小鞋,考虑了一天没有答案,感情上我想和他继续相处,但理智又让我想拒绝他,可是还真舍不得。越想越乱,干脆就不去想了,顺其自然吧。

晚上,勇又打来电话,要请我喝酒,我推辞了一下也就同意了。不到两分钟,勇已经出现在我的房门口,他又是到了宾馆楼下给我打的电话,看来他真是想做什么就一定要做到的人,我喜欢这样的性格。我们还在楼下餐厅喝酒,喝酒只是勇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如果你乖,我就娶你做老婆

    “如果你乖,我就娶你做老婆。”妈妈放开手,忙不迭的拿出尿不湿给他换上。妈妈一边手忙脚乱的收拾残局,一边嘴里不停的唠叨,也不管三岁的我听不听的懂。“隔壁阿姨他们都这么忙,所以妈妈才把弟弟接过来养的。…[查看全文]

  • 回到十年前

    我守着他的一张照片,看上去是一个帅气的大男孩,浑身上下洋溢着清新阳光的感觉,可他说那是他年轻时候拍的,大概是十年前吧,我知道那时我也和他一样年轻、一样懵懂。就这样,我们从没有接触过。如果你不怕的话,我会尽快把照片发给你。”又一次彻夜长谈,我依然承诺说…[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