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与军中男儿那一夜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我不知道他是平时手上劲儿就足,还是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他的热情。何况面对面地听一个人这样地表达对自己的赞赏,还是不免有些赧然,就忙切入正题,把我将要采访他的大致内容跟他说了说。这是个英俊的士兵,他的那张脸,用我们的行话说很上镜,虽然个子在一米八左右,但他有着很好的内敛的脸型,显得小而精致,与身材的比例..

江心岛只有一个值勤的战士,他叫潘峰,我们要采访的就是他。

但我们没有想到会在江心岛过夜。虽然天气预报说这天有雨,可我们都没在意,觉得天气也许会影响一些拍摄,但把我们阻隔在岛上,却是不曾料到的。

我们一行只有两人,做为主持人的我和节目的编导兼制片人冯姐。本来还有一个摄像也要来的,但上岛的补给船很小,又装了一些粮食蔬菜什么的,就显得有些拥挤,于是冯姐就决定“减员”,摄像便被临时给“减”了。冯姐就扛起摄象机兼了摄像。吃电视这碗饭就得是多面手,采编制作都得上手,如果人手紧张,而我又不出镜的话,那也是要扛摄像机的。

这个江心岛地势较高,松花江两岸的地形、状况可以尽收眼底,从战争的角度着眼,有利于观察和狙击。据说早在抗击金兵辽寇的时候,此岛就被作战双方极为重视,曾为兵家必争之地。后来,在备战备荒的年代,还在岛上建设了有一定规模的军事设施,如今已被搁置。我猜测也许它已经失去了战略价值,江南江北都已然为一个城市所有了嘛。但搁置的详细原因我们不便询问。所以在岛上值勤的战士由最初的一个连,渐渐减至为一个排、一个班、三个人直到现在的一个人。

潘峰见了我们很高兴,他跟我握手的时候,感觉他是用了力气的。我不知道他是平时手上劲儿就足,还是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他的热情。他一边握我的手,一边还不停地说:“真没想到!真没想到……”样子似乎还挺激动。

我想他不至于因为被采访一回就如此兴奋吧。果然不是。接着他说:“终于见到偶像了!”

原来是这样。冯姐就瞅着我笑,说:“呕吐对象。”

我颇为不服,“最差也是‘偶然现象’好不好?!哪里就降到‘呕吐’档里去了!”又忙回头跟潘峰礼尚往来,“军人才是我的偶像。”

潘峰解释:“真的,我一直喜欢你的节目,是你的忠实粉丝。”

尽管他说这话时一脸的真诚,但这样的誉美之辞实在经常被我听到,有的是客气,有的是调侃,虽然不好一概而论,但也都不必当真。何况面对面地听一个人这样地表达对自己的赞赏,还是不免有些赧然,就忙切入正题,把我将要采访他的大致内容跟他说了说。潘峰很配合地笑了笑。

这是个英俊的士兵,他的那张脸,用我们的行话说很上镜,虽然个子在一米八左右,但他有着很好的内敛的脸型,显得小而精致,与身材的比例又十分匀称。简直气死好多我脸型夸张的同行。

潘峰的表达能力很强,而且最重要的是不像有的战士那样的怯镜。所以,应该说我们的采访还是十分顺利的。

山雨欲来风满楼,待我们把所有要拍的素材都拍好了,这时天陡然变了。不久,疾风呼啸,骤雨突降。我们看了电视的报道,称上游多处爆发山洪,使得松花江暴涨,水流湍急,排浪迅猛,整个松花江转眼间变得险恶难测。中队给潘峰打来电话,说本来计划接我们出岛的补给船不能上来了,要他安排电视台的记者在岛上过夜。

“一定要招待好!”中队领导强调说。

因为有这样一个夜晚,我对潘峰又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而且这对我们的采访也有锦上添花的作用。

哨所的房子不少,却都闲置了。现在使用的只有一间宿舍和一间值班室。晚上,潘峰把冯姐安排在他自己的床上休息,而我们两个只能在值班室的一张单人床上挤一夜了。

我们肩挨着肩并排躺在那里聊天,我发现潘峰其实是个内心世界十分丰富的人。比如他还喜欢写诗、喜欢吹萨克斯风,他在雨夜的窗前吹萨克斯风的情景已经被摄入了我们的镜头。我还打算在他的诗歌习作里选些句子用在片子里。他还有个非常令我感兴趣的爱好,就是喜欢播音主持。本来他高中毕业是要报考广播学院的,但专业就没过去。又因为准备专业考试花费的心思太多,影响到文化课,结果高考也失利。后来他就参了军,准备报考军事院校。

在我看来学播音主持,他无论是声音条件、语言的组织能力、反应速度以及形象都是不错的,这在白天采访时我已经感觉到了。说真的,尤其他的声音,我挺羡慕的。因为我不是科班出身,所以声音控制上难免粗糙。可他专业竟然没有过,替他惋惜!

他却坦然,“也许我注定不是吃这碗饭的。而且这种艺术类院校招生内幕太多,不想再考了。”

他长长出了口气,“我没后悔,至少为自己想做的事情尝试了,否则才会后悔。”

他笑说:“可我落下了一个毛病,特别关注电视和电台的主持人……”说着,他侧过脸来看着我,“很欣赏你的主持状态,我总想,如果我真的做了主持人,这样的状态就应该是我所要的吧。”

我笑,“我是半路出家,弄出的东西有时候真是不伦不类的,播出时自己都不忍看。你可别把我弄得云里雾里出不来,还以为自己真的怎么着了呢。”

他也笑了。

那一夜我们聊到很晚,后来他出去巡岛了,我才朦胧睡去。

待我一觉醒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又在我身边了,我们正相对而卧,他的鼻息轻轻地在我的感觉里徜徉,清新而悠然,犹如梦中盘旋在耳际的一支散淡的排箫曲,闻听则有,捕捉则无。他好像睡得很香甜,而且一只手还搭在我的腰间,看似随意。但我不敢动,担心惊动了那手,也担心打扰了他的梦。我不知道他的梦中可否也有一支散淡的排箫曲。如果有,我也不知道我们的曲子可有没有相同的旋律,哪怕只一个小节。

我已经睡意皆无。又不能翻身,本来床就窄小,哪怕细微的移动那都会牵一发而动千钧。何况我腰间的他的手,仿佛是这潮冷雨夜的一片儿温暖,让我不愿舍弃。还有他的匀称的呼吸,袅袅地把我的心绪缠裹了。

那时,我真的想拥住他,我需要这拥抱来抚慰着我梦醒后的孤独和寂寥。但我知道我不能,我清楚不是任何的冲动和激情都可以找到合理的注解,谁说人间万事,毫发常重泰山轻?我不能同意!

面对着他,我有些迷离、忧伤之感,内心的躁动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它的结局只能是作废,最后送进碎纸机里处理掉了事。本来,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事情,也许根本就不必太在意,否则人真的太苦太累。

那夜,他始终没动。我始终没动。

制作这个片子的时候,是我要求操刀的。我看中了潘峰一首小诗的题目《不夜岛》,所以,我的片子也取名叫《不夜岛》。为此我又专门去岛上补拍了一些夜景。顺便把潘峰的诗稿还他,而且,我也很想再见见他。

但这次上岛很匆忙,因为是晚上,送我上去的补给船就在那里等着我。把计划中的镜头拍完,几乎也没跟潘峰说什么,我就上船了。潘峰在岸上把摄象机递给我后,仓促地跟我握了握手,一如第一次那样手上很有劲的。后来小船离了岸,潘峰就一直在岸上伫立着,虽然那只是一个渐渐模糊的轮廓,但我知道他在望着我们。他身后有稀疏的灯光,衬得他匀称的剪影如梦似幻……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我对你最后的嘱托

    凤波不知道我写的这个东西你会不会看见分开已经很久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冬天我自己站在寒冷的外面等你但是内心是温暖激动的我一直在念叨。老婆老婆快点来然后我就看见你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黑夜里就如我们见面的第一次波分开这么久了我一直在惦记你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我也…[查看全文]

  • “我不是同性恋”错发短信让谁受伤

    而短信作为手机的一项附属功能,大大促进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流。但错发短信会是什么样的结果。短信扰人半夜点到凌晨点你在干啥。那就是不幸将与准夫人嘿咻嘿咻的预备短信群发了。…[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