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一个长春同志弟弟的亲身经历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我出生在一个口之家,爸爸妈妈和两个姐姐都对我很好,可是刚生了我我就给我们家带来了经济危机,在没我以前我们家在当地的县里算是很富有的了,但是生我二姐的时候是超生,钱就已经罚的差不多了,生我又是超生,爸爸又被贬职,生活可以说是捉襟见肘,但是爸爸妈妈无论多辛苦都没有放弃我,我小时候的事都不记得许多了只记得我爸爸给..

我出生在一个口之家,爸爸妈妈和两个姐姐都对我很好,可是刚生了我我就给我们家带来了经济危机,在没我以前我们家在当地的县里算是很富有的了,但是生我二姐的时候是超生,钱就已经罚的差不多了,生我又是超生,爸爸又被贬职,生活可以说是捉襟见肘,但是爸爸妈妈无论多辛苦都没有放弃我,我小时候的事都不记得许多了只记得我爸爸给去办户口的时候我们家小炕上的钱堆的跟小山似的,我当时不懂得,现在想想有些心酸.

上初一了,学习很好,因为我两个姐姐学习很好,当时大姐考上了大学,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但是没有去,因为当时家里的情况很明显如果姐姐上大学我跟二姐就面临辍学,于是一所人人都想去的大学我姐姐却失之交臂

当时不理解我姐姐觉得她傻,现在想想,有些心酸.

然后我大姐出去打工了,接着我二姐也去北京打工了.把机会留给了我,我自然是好好学习,而且一直是年级前名,我姐姐很勤奋人很好,很快在北京就挣到每月了,然后爸妈又想做服装生意换外债,就让我去北京念书

以为家里在邮点就够供我读书了,但是事与愿违,到了才发现北京消费那么高,每个月都得将近块,迫不得已我也找了事情做,一边打工一边上学,起初是做服务生,后来莫名其妙的成了歌手挣的就很可观了,老板对我特别好,看我不容易不让我陪酒,对我特别好,不让别人领我走,在那干了个月,挣了点钱,但有一次一个客人是老板的熟客,实在不好推托,我就去陪了,之后连续一星期只要一闻酒味我就难受的不得了,然后就不在那干了,就开始跑场子了,虽然辛苦但是挣的多,又不用陪酒,那时候我正在上初,学习也很稳定,学校也算比较重视,后来上初了,生活就大变样了,每天早上点起来上学,中午出校门就开始到处演出下午的课几乎是全部不上的,学校知道我的情况也理解,还有一段时间免了我的学杂费,然后晚上又去各个酒吧,一般点就结束了,还得复习功课到点才能睡会觉,点半又得起来,准备上学,吃饭就更不用说了,饿了就吃有时候一天不吃一口饭,起初我姐姐还照顾我,但是后来离的远了也就不照顾我了,但那时候却没觉得怎么辛苦,只是一个人坐公交车看外面形形色色的人,看一家人甜蜜的笑容,就心酸,心里就不好受我每天至少都要做个小时的公交车,所以那就是我睡觉的地方,很舒服,奇怪的是每次都不会做过站.

上了高,学习就非常紧张了,学费自然也就高了,这中间家里的生意赔过次,虽不算惨但也捉襟见肘,于是我就更家的疲惫了,那时候,就已经承受了太多太多我原本不该承受的东西,但是比起我姐姐我根本不算什么,我姐姐那年很苦,没买过几件衣服,印象最深的一次,有次去吃烤鸭,我姐姐竟然不知道面卷是什么做的,我好伤心,不是我我姐姐不会这样的.

那年没有朋友,心里很空虚,基本上不接触外人,学校的同学也没时间在一起说话啊什么的,他们也都认为我是个很怪的人,不愿意说话,酷酷的,其实我是个很开朗的人,每天最高兴的时候就是听歌的时候还有就是写日记了.

终于该发生的事发生了,开除学籍,我辍学了,学校是级学校,不能容忍我再这样继续下去,那天我很坦然的把事情告诉了爸妈和姐姐,我妈只跟我说了一句话,小强你是好孩子,是我们的好孩子,我妈哭了.

年月号,晚上我在朝阳桥上,流泪了,年在北京第一的流泪,我觉得上天对我不公,我都这么拼命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我想不通,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我不哭,我要坚强,岁不哭.

之后就不演出了,把自己闷在公寓里,闷个一个月,钱花的差不多了,又一个晴天霹雳,我爸爸生病了,糖尿病,心脏病,我跟姐姐连夜赶回家,医生说晚到分钟就没希望了,下了病危,我知道爸爸的病是因我而起的,总担心我,我半年才往家打次电话,不是不想家,是怕控制不住哭出来让他们担心,但每次还都是会哭,真不中用,我爸爸住院那天是除夕的前一天,除夕的那天晚上,我们的饭菜很简单,不是没钱,是没心情,正个病房的气氛异常压抑,我跟妈妈姐姐每个人的心都紧蹦着,我爸爸的一个眼神,一个表情,打一声咳嗽我们全家人的心就剧烈的震动一次,那种感觉真的一辈子也只能有一次,也希望只有一次.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骨髓的颜色

    第一次见到人的骨髓,那是爸的。那贯穿着生命始终的液体,原本就不该有任何颜色。第二十三天,我终于撑不住了,躺在一个偶然闲置的病床上酣然睡去,没有人唤醒,不知会睡到什么时候。我没有见过他风华正茂的样子,从我有记忆的那天起,他就已经是个灰头土脸的煤矿工人了…[查看全文]

  • 虽然那是一个帅哥

    虽然那是一个帅哥,而且是一个很帅的帅哥,可那是一个飘在空中的帅哥。帅哥被我吓跑了。我惊魂甫定,刚想喘口气,帅哥又瞬间移动一般出现在我面前,飘着。立刻帅哥又不见了。…[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