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跟邻家男孩打Kiss

正文字体:  
日期:2008-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邻家男孩叫恺。我和恺抽到了对家。所谓对家就是在战术上要有一定的配合,出牌的时候不但要考虑自己的牌,还要顾及对方。我自认为牌技上乘,精于算计,经验老到,在单位,大家都喜欢跟我对家。

邻家男孩叫恺。读大一。
我们相继搬来这个小区的时间不是很长,所以跟他也并不大熟。若在楼里楼外遇到,相互只是一个“嗨”!再无累赘。
真正的接触是这年的暑假,我们几个邻居就在外面的亭子里打一种叫四一四的扑克。那是这里通俗而普遍的一种玩法。我和恺抽到了对家。所谓对家就是在战术上要有一定的配合,出牌的时候不但要考虑自己的牌,还要顾及对方。
我自认为牌技上乘,精于算计,经验老到,在单位,大家都喜欢跟我对家。但今天我的高超技艺无人喝彩。岂止无人喝彩,甚至横遭指责。指责我的就是我的对家——恺。
恺的记忆力好得出奇,我在哪一轮出了什么牌,压了对手什么牌,被对手压了什么牌,他简直如数家珍。而在他看来我的出牌大多是有问题的。比如,该算计出“车”来的,而没有给他留“车”坐;该“走”的牌却又优柔寡断没有“走”成。等等等等……反正我浑身上下都是毛病,那小嘴儿“巴巴”的把我批驳得几乎体无完肤,整得我渐渐就没了自信,牌出得愈加的乱。可想而知,我得到的“巴巴”也就愈加的多。弄得我简直灰头土脸的,脾气就顶在喉咙口,稍一咳嗽几乎就可以招之既出。但我隐忍了,不就是个玩儿嘛,彼此大小都是男人,况且我还比他大呢。

但有的时候,人真的避免不了忍无可忍。
那天我们又抽成了对家,围观的邻居又男男女女的很多。恺又开始对我发标,埋怨我该管的牌而没有管。而我有我自己的考虑,因为还不够“走”,如果管了,很可能就打乱了全盘计划。
恺急赤白脸,“你‘走’不了,就没考虑我能‘走’嘛?真是猪脑。”
本来这也是他经常“巴巴”我的话,平时也就算了。但今天不行,那么多的邻居都在笑,仿佛把我的猪脑给落实了。所以他的“巴巴”听来就尤其的刺耳!
可我还是隐忍了。在玩的场合发标太小儿科了点儿,反而让大家看笑话
谁知道恺会得寸进尺。
不久因为我的出牌没符合他的心意,就又把我“巴巴”了。“你这是什么玩法?脑子进东西了吧?智商指数过一百了吗?!”
这话又迎来一片欢快的笑声。猪脑、脑子进东西、智商没过一百!反正他跟我的脑子干上了,认定我的脑子有了问题。你否定我的聪明才智也就罢了,但把我贬为弱智就太过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很冲动,把手里的牌往身后一个看客的手里一塞,说:“我还有事。”然后转身就走。

很窝火。很郁闷。我决定,一定要让他向我道歉,否则我不能把自己平衡了。
这天晚上,我终于在楼道里遇到了他。
他倒没事人似的,见了我依然:“嗨!”
我气咻咻地道:“嗨你个头!你必须向我道歉。”
他很聪明,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于是揶揄道:“都是玩笑,不至于吧。”
我很坚硬,“至于!”
他嬉皮笑脸地说:“我可没有这规矩,长这么大都不知道道歉为何物。你想让我破坏规矩?别做梦了。多大个事儿啊,至于的吗你……”
此时他的腰杆正靠在楼梯的扶手上,我逼近一步强调:“至于!”
他的身体向后仰着,“我坚决不道什么狗屁的歉,你再逼我,我喊救命了,说你非礼我……”
他这话倒似乎提醒了我,借着声控灯的光亮,我审视着这小子,眉眼秀灵秀气的,适中的身材因为向后仰着,所以闪出了一个弧度漂亮的线条,我突然觉得这混小子竟然挺撩人呢……
于是,我的气势不由自主地弱了下来,但依然逼视着他,压低声音说:“不道歉也行,跟我打个Kiss……”
他听了,脸欻地涨红了。我有些意外,觉得那脸红无论如何也不会属于看上去有些顽劣的他。仿佛那脸红是可以传染的,我的脸也跟着欻了一下。立刻有些后悔,担心这没谱的小子会真的嚷嚷起来,把邻居都整出来,说我要怎么怎么样他,那我就去跳楼吧。
但他并没嚷,只是身子更加向后弯成了一只弓。也低了声音说:“没你这么赖皮的啊……”
实在看他弯得难受,我不得不放过了他,最后说:“不道歉,咱没完。”

不知为什么,自那以后,我再见到恺时,心里总有说不出的别扭。想想,竟然要跟人家打Kiss,什么意思啊?很没意思!
我们依然还要见面,也会打四一四,还会抽成对家,因为不自在,我目光也不怎么跟他对视,有必要交流的时候,只是浮皮潦草地在他脸上撩一下,决不做过多的滞留。
他很快就察觉了我的不“正常”。渐渐也就安静了下来,气焰没有了以往的嚣张,也不怎么对我指手画脚了,就像从摇滚一头扎进了蓝调,让他人不知所以。只有我知所以。但是,那叫一个别扭!
后来别扭得我决定不再去四一四了,不想面对他。确切地说,不想面对那份别扭。肠子都悔青了,那天非说打Kiss干什么呢?不说的话,哪来此时的别扭呀!

这样过了有一个星期,有一天晚上我们又在楼道里狭路相逢了。什么叫冤家路窄?!躲是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
但这次他叫住了我。
我们就都在阶梯上站着,他说:“关于道歉……我还是不能破坏我的规矩,我不。”
我无言以对。想,我早就不指望他道什么狗屁的歉了。但听他这样一说,似乎这小子也过于傲慢了些,以为这些日子他有了悔过之心呢,却还是个“不”!太不拿我当干粮使了。
他接着说:“可我也真是受不了你,都快让我窒息了!什么风度啊你……”
我争辩:“我什么风度?你呢……”
他突然打断我,说:“好了,你别说话!”
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还是禁声。我们就这样安静地站在楼梯上。
这时,楼道的声控灯过了一分钟的工作时间,骤然灭了。后来我知道,他要我别说话,其实就是在等声控灯的灭掉。
在阒静和黑暗中,他突然在我的唇上吻了一下。然后说:“Kiss了,扯平了。”

在他的话音中,声控灯又亮了。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