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舞夜未了情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他们生来似乎就比别人命贱,他们常常出现在那样的场合,他们靠肉体的表演赚取微薄的生活费。他们的生活不为家人、朋友所知,一旦被他们知道,他们会变得更加可怜。他们不敢奢望爱情,即使有自己喜欢的对象,他们也不敢表白。他们怕来自对方污辱性的言语,他们也没有勇气突破自己心里的那道防线。

他们生来似乎就比别人命贱,他们常常出现在那样的场合,他们靠肉体的表演赚取微薄的生活费。他们的生活不为家人、朋友所知,一旦被他们知道,他们会变得更加可怜。他们不敢奢望爱情,即使有自己喜欢的对象,他们也不敢表白。他们怕来自对方污辱性的言语,他们也没有勇气突破自己心里的那道防线。他们常常为自己的将来发愁:当年华老去、当身形变解,他们将如何度过后半身。

这里就有一个舞男的真实故事,也许他并不感人,也不值得你为他流泪,但他的经历似乎代表着大多数舞男的困惑。

“第一眼我就爱上了他。”施予在回首往事时第一句话就提起了他——张岩。

那是在两年前,当时,施予在一家同志酒吧做舞男。那晚,张岩一人来到了酒吧,坐在窗边,喝着闷酒。施予边跳边盯着张岩。他觉得这个人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别人来酒吧都是寻欢作乐的,而张岩却相反,借酒消愁。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晚点多。暗一般习惯,这个时段施予应该下班了,但就在他要离开酒吧的时候,一位男子非得让施予去陪他,并强求施予为他跳脱衣裸舞。虽然,施予是一个舞男,他却还没有在众人眼前展示过自己的胴体。

在男子的强求下以及众人的起哄下,年纪小小施予真的无所适从。他想反抗,却被一双双尖锐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抖,他想逃走,可众人已经将他团团围住。

“对不起!他是我的男友!”就在施予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张岩出场了。他的出现立即将哄乱的场景安静下来,随后就拉着施予走出了酒吧。

夜深人静,两个孤单的身影缓慢的移动在人稀的街头。

施予闷声不响地走在前面,张岩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

“你先回家吧!”张岩开始说话了。

“谢谢!”施予的声音仍然有些颤抖。

晚上,是与难以入眠,他想着张岩——那个并不帅气的中年男子。“他会是干什么的?他为什么帮我解围?他有男友吗?他是同志吗?(因为进同志酒吧的并非都是同志。)……”

第二天,在施予要去上班的时候,被酒吧老板通知不用再去了,原因是他昨晚没有满足客人的“合理”要求。

这一晚,张岩又进了这家酒吧,一个人喝着饮料,看着舞台上舞男们的表演。他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舞台,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昨晚的那位舞男怎么没有来?”张岩询问着服务生。在得知详情后,张岩感觉有些后悔:“如果我不去阻止施予,也许他就能保住这个来之不易的饭碗。”以后的几个晚上,张岩又来了几次酒吧,但都没有再看见施予的身影。他又换了几家酒吧,还是没有找见施予。

“我凭什么要去找他?他和我又没有什么关系?”张岩责问着自己。但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挂记着施予,虽然只有一面之交。

那夜以后,施予再不敢去酒吧跳舞了。他在超市谋了一份收银的职,日子还算过得去。说来也蛮奇怪,这些日子里,施予也总是想着张岩,可他又会时不时地嘲讽自己:“我曾经是一个舞男,他怎么会喜欢上我呢?……”

两颗近距离的心却因为身体的距离而无法迸发出爱的火花。

世事难料,他们还是见面了,在施予工作的那家超市。那一面见得相当唐突,再见张岩的时候,施予满脸的惊讶心里却不胜喜悦。那以后他们有了频繁的往来,短信、电话、见面,聊得也比较投机。他们对对方的过去也有了些许了解,他们没有谈爱情、没有谈未来。他们的话题离不开一日三餐。

施予没有什么奢求,虽然他喜欢张岩,他却没有勇气表白。因此在他心里他只是把张岩当作自己的哥哥,他能感觉到与张岩在一起的快乐。张岩对施予也呵护有加,但他心里却总也忘不了初恋男友。

就这样,施予和张岩一直保持着兄弟关系。

大约半年后,一次意外的车祸是施予进了医院,在他昏迷不醒的几天里,医护人员通过他手机里唯一的号码,联系上了张岩。当张岩来到医院时,施予仍然昏迷着。

医生把施予的详情告诉了张岩,并希望施予的家人能在手术薄上签字。

在这个并不陌生的城市,张岩是施予唯一的朋友和“亲人”,他犹豫地签了字。手术那天,张岩忐忑地站在手术间门口,急切地等待着施予。

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施予终于被推了出来。但他仍然昏迷在病床上,医生说,他虽已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仍需好好调理。

这一夜,张岩爬在施予的床边,照顾着施予。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这位萍水相逢的小男孩如此关爱。

“张岩………张岩……。晓风……晓风……怕…怕…怕……”施予一阵喊声搅乱了张岩的思绪。他有些感动,因为施予在梦里呼唤着他,他也知道施予离不开自己;他又有些疑惑,晓风会是谁呢?难道是他的男友?

张岩开始审视这几天自己对施予的所作所为。

“我们不过相识几个月,我也只是‘救’了他,我有必要这样对他吗?”“我们可能在一起吗?我这样做是不是代价太大了。………”张岩踱步在走廊上,施予不时发出的喊声像针尖一样刺激着他的心。

一夜没有合眼的张岩对护士安排了几句,就匆匆离开了医院。他用最快的速度找了一个保姆,并把自己的要求详尽的讲了一遍。此外他还写了一封信,希望保姆能在施予醒来后交给他。

张岩决定从今天起,不再亲自照顾施予。他把一切都交给了保姆,但他仍在暗地里关心着施予。他是什么时候醒来的?他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他什么时候看了那封信?张岩都了如指掌。

半个月后的一天,保姆转来一封施予的信:谢谢你!张大哥。我想一个谢谢并不能表达我对你的感激。我现在康复得很好,请你放心。你也不用再接济我了,我欠你的,也许我这辈子在都无法偿还。你在信里问我,晓风是谁。他是我的前男友,我们是在做舞男时认识的,我们的关系一直不错,但他还是与一位有钱的男人跑了。我真的爱他,虽然我们已经分手一年多了,但我还会唤起他的名字。你还问我是不是爱上了你,我也不知该如何表达这段感情,其实自从那夜在酒吧看见你,我似乎就意识到我会爱上你。但你也知道,我们这样的人不配有爱情,即使有也不敢表白。你又问我以后会有什么打算,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有想过,超市的工作已经被辞退了,我也不知自己可以干什么。我从小就是孤儿,由舅舅抚养长大,十四岁那年因与舅妈的矛盾,我被赶出了家门。有几次我很想回到那个家,虽然舅妈对我不好,但那毕竟是一个家。在外漂泊了几年,对家的概念越来越淡了,倒是一直可望着自己也能有个家。现在想来这个愿望也许永远都不会实现了。

看着施予的信,张岩又踱起了步子。他知道自己那封信的用意,他也在施予的字里行间找到了些许共鸣,但他不能就此茫然确定与施予的关系。他并不后悔自己为施予花的那些钱,因为对于他来说,钱不是大问题。

一步、两步,张岩徘徊在自己那个狭小的空间里,脚步凌乱且混沌。对自己的未来,他似乎也没有更多的想法。至于施予,他还需要时间来考虑。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十年前,我的初夜给了一个男人

    十年前的秋天,我十七岁,正在经历最苦最累的高三学期。至少在那个时候看来,陈很会处理与女生的关系,他同时与我们班上两个女生发生了性关系,但三者之间没有任何矛盾。他教我怎样去追女生,并帮我寻找目标。但我不得不承认,在那个时候我还是相当纯真的,我始终把感情…[查看全文]

  • 那年,那月,那军营

    晚上他来打电话,这是一次很长的谈话。这一次彼此都很平静。那是他第一次为自己做主的一次。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