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癖好

正文字体:  
日期:2008-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而现在每当眉再想起这段记忆时,突然想到那天从眉的眼神里看到的东西里落下了一件最重要的,眉想,那时自己恐怕已经乱了阵脚,因为眉在生命的第十七个年头碰到了自己的第一个同类。眉在一个看似热闹的世界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过了十七年,现在在枯黄的沙漠中走着走着蓦然看到不远处有抹绿就不顾一切的扑过去,脑子里却没想到..

眉第一次见到佩是在升入高中入学搬宿舍的那天。

佩和他的父亲在往床架上搬铺盖,宿舍里很嘈杂,眉隔着许多人听到他和父亲连说带笑的说话声,眉不由自主地向他的眼睛望去,心里猛然一颤,那是同类的声音。

佩个子不高,头发异常茂盛,乌黑的直发半掩着眼睛,眼神明亮轻飘,手脚忙个不停脸上也没停止过嬉笑,笑的时候右脸颊会有一个浅浅的酒窝,盛满阳光。而现在每当眉再想起这段记忆时,突然想到那天从眉的眼神里看到的东西里落下了一件最重要的,眉想,那时自己恐怕已经乱了阵脚,因为眉在生命的第十七个年头碰到了自己的第一个同类。

眉在一个看似热闹的世界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过了十七年,现在在枯黄的沙漠中走着走着蓦然看到不远处有抹绿就不顾一切的扑过去,脑子里却没想到沙漠里的美好多是海市蜃楼。

高中生活的一开始面对的是所谓的军训,眉想不通让一群人集体自虐有什么意义,但事情大多不是不想做就可不做的。眉对那些日晒雨淋钉木桩跑马拉松的记忆基本淡忘了,唯一记得的事关于一个微凉的夜。

那天夜里教官搞紧急集合,眉和他们班下来的最晚被教官罚站,要求左腿提起右腿直立。眉故意站在佩的右边,眉清楚的记得当时飘着丝丝的雨,雨丝落在眉微热的脸上,佩的右手被眉的左手握住了,两个人摇晃的身体变得稳定了下来。佩转过头看眉,对视里一秒,佩露出了自己的酒窝。

和佩走得近了,眉知道在这个学校和佩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只有一个男生,叫杰,两个人一起读完小学中学现在又同时考入这所高中,两个人天天在一起,眉看得出杰和佩只是要好的朋友就没多想什么。

日子比眉所想象的稍微异样的发展着,他们三个开始一起打饭一起买东西一起坐车一起上课一起下课。眉始终没太在意佩身边的杰。眉这样想,既然你们只是朋友,那我对佩怎么样就不关你事了,你们做你们的朋友,不会影响到我和佩什么事。眉从来没想过感情的事向来是两个人的事,如果有第三个人在场即使是朋友还是会犯人类的通病——嫉妒。

眉有一个癖好,是用手指来回摩擦衣服的硬角。眉一个人的时间很多,静下来时心里的空荡更加明显,这个举动眉的解释是,它能给自己些真实的虚幻,细腻的感觉,像烟,缓解寂寞里的不安。


他不记得这个癖好是何时养成的了,只知道一有空隙总不自觉得重复这个动作,不厌其烦。

"你这是在干什么?"一次眉的癖好被佩看到了。

"坏毛病,改不了了。"佩听完皱了皱眉头鄙夷到,"这样啊。"说完就又忙自己的事了。

眉知道佩不喜欢自己的这个举动,可就是改不掉。

眉每天起床起得很早,不是因为学校天不亮就要跑操,是为了把睡梦中的佩叫醒,那样佩就不会因为跑操迟到而受到班主任的训斥。早自习结束后眉急急地穿过汹涌的人潮跑到食堂卖饭处,并不是因为打饭的人很多,眉是要在佩来打饭的时候隔着许多人喊给他,来我前面!坐车回家时眉总是第一个冲上公车,并不是因为坐车的人太多,而是要等佩上车后把邻座上的书包拿开对佩说,坐这儿。

眉就这样简单而幸福的过了几个月。

眉的第一次来得太突然了,眉不喜欢说话,什么也不懂的他,不知道两个男生做爱是怎么一回是,甚至不敢想象两个男生之间的亲吻。他不知道这些,也不会有人告诉他这些,他像小孩子跟在妈妈身后本能的找到了佩。要做什么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只觉得应该对佩好,那样自己就不再是孤单的活着了。

于是时间就听话的过得飞快,转眼一年就过去了。

佩不是没有感觉的人,只是佩是很现实的人,他清楚的意识到现在自己是在读高中,自己的职责是考大学,不是别的什么。而多一个和自己相处的同类也不会有什么坏处。于是眉不想看到的出现了。

佩和杰边唱边舞地下课去,自己尴尬的跟在后面。佩和杰在洗完头后来回甩着湿漉漉的头发边唱着<<眉飞色舞>>,眉在床铺上无奈的看着他们。佩和杰下课后在座位上讨论着耳钉和秋天洗发护法的要点,眉在一旁发呆。

眉跟不上佩的节拍乱了阵脚。

眉孩子似的生气了,他找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和杰打了一架,眉把所有的一切都怪在佩身边的杰的身上,事情的结果是杰离佩远了,佩离眉也远了,这是他没想到的。

下雪了,佩病了,不是很重。学校在山上,医院在山下,佩决定下山看看病,顺便回家休息几天。眉没去上课陪佩去告假。

办公室里老师说让眉陪你下山吧?那正是眉心里所想的,佩支吾了两声含糊的说好吧。

那天雪下得不是很大,山上的积雪却很厚,雪已经开始融化了。佩裹得厚厚的,围巾遮掩着眼睛以下,眉只顾着给佩包裹,出门前没看见脚上穿的是秋天的单鞋。

两个人走到学校的大门口时,佩突然对身边的眉说,"好了,你回去上课吧。""你一个人怎么行?天气这么坏你又——""我一个人可以的。"佩打断眉。"眉,还有,你以后不必对我这样了,你考虑过吗,我们如果在一起的话能走多远?你认真想过吗?"眉呆住了,佩转身走了。

佩的鞋子踏在厚厚的积雪上发出支支的声响,天地间一片寂静,那唯一的声响一步一步踏在眉的心上渐渐听不到了,佩始终没回头看眉一眼。

刹那间,眉知道人世间又只剩自己一个了。

原来自己和佩之间什么都没有过,所以的温暖只是他一个人的错觉,而自己对佩所谓的爱,不过是像自己摩擦衣服硬角一样只是个人癖好,永远不会有回应,注定寂寞,没有结果。

眉的这个癖好就是在那天改掉了。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