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同志少年成长记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ZQ在吗。原来土豆叫ZQ,我在心中记下来,这是礼貌。一中午,土豆ZQ仍然很安静。下午历时个小时的集中训练累得每个人都是满身臭汗,衣服湿嗒嗒的粘在身上,看到前面矮小的ZQ,衣服贴着身体形成了葫芦状,很是好笑。

一.房客

年月末,大一新生和大二学生军训进行到第三天,宿舍进来一个新朋友,说是家里闹水灾,特殊照顾,免费住进这个本来只有三个人的人间,是一个长得很像土豆的男生,从形体到颜色都像。他很静,因为他的到来并没有让我们三人觉得空间里多了一个人。同学CH说他大概是怨灵转世。午饭后回宿舍休息,那个土豆也在,还是一样安静,直到某个人走进我们的房间,来者我认得,是宣传部广播站的站长,学生会的嘴。

那个人我印象深刻,新生欢迎仪式上的主持人就是他,很帅,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ZQ在吗?”一边说话,眼睛一边在屋里面巡视,扫过我一眼之后,眼神定在我们所称呼的土豆身上。原来土豆叫ZQ,我在心中记下来,这是礼貌。“东西都齐全吗?如果没有制服快去领一身,下午训练时必须穿的。其他东西若是没有,能借用就先找他们三个借用一下。知道了吗?”“哦”很小的声音,不过很不错了,土豆会发声呢,我心里笑着想。“好好相处”站长大人这样说,记得他叫HUI,校内的女生了解这些事情总是最快的,我相信她们的资讯。心里觉得这人很臭屁,不过是二年级的当了站长,说话就老气横秋的,要不要好好相处要你说的吗?我心里不服,瞪了他一眼。很巧,他的眼神又扫过我,这一次停留的时间长了点,然后又说“你们几个听到没有?”,这话摆明说给我听,因为这一次他的眼神定在我身上。

“听到了,老大还有什么遗言要交待,一次性说完吧。”老毛病犯了,管不住自己这张嘴,说都说出口了,赶鸭子上架似的瞪着他,等候发落,旁边两个好友满脸无奈和担心的偷偷望着我,对!是“偷偷”望着我,我想这就是哥们?还真TM够意思,害怕了?怕惹上麻烦了吧?我正在脑中混乱之时,仿佛听到某人轻笑一声说“声音不错,回去以后来广播站报道吧。”再然后是关门声。我呆了一会儿,旁边老兄拍拍胸脯说“万幸万幸,改改你那嘴巴。”

一中午,土豆ZQ仍然很安静。下午历时个小时的集中训练累得每个人都是满身臭汗,衣服湿嗒嗒的粘在身上,看到前面矮小的ZQ,衣服贴着身体形成了葫芦状,很是好笑。教官下令休息,所有学生都是一窝蜂的冲回宿舍,只有ZQ一个人在后面慢悠悠的走。这一身肉,如果家里不闹灾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吧。总算是走回到宿舍了,觉得双腿都不是自己的了,走到床边把干净的被褥往边上一推,就趴在破床板上睡了。梦见了好东西,然后被人叫醒说是集合去吃饭,就这样浑浑噩噩的来到食堂,我的美梦似乎还没有清醒过来,那一桌只有盐味的菜竟也觉得美味了,迷迷糊糊的吃下肚里。

冥冥之中总觉得有人在盯着我看,是不是我的吃相太糟糕了?大港那鬼地方蚊子巨多,随便一抬手就能抓到一把一把的蚊子,而且个个又黑又大,莫名其妙的想到这里的雌蚊子不就很性福了吗。晚饭后的那段训练时间成了地狱课程,练习站军姿,不能动,完全是在喂蚊子嘛。几乎每个人都因为忍不住抬手哄蚊子而被罚,只有那团ZQ竟然一直稳如泰山的站着,让我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CH趁教官不注意,用手指捅了ZQ的后腰,如果那里算是腰,只见那可怜的孩子大叫一声跳转身直直的怒瞪着我,然后,意料中的我和ZQ都被罚了,ZQ继续怒瞪着我,我则怒瞪着CH。

再一次回到宿舍已经很晚了,我偷跑出去买了一包果冻拿回宿舍,CH和ZL见了把嘴巴张的老大。“我们一直在敬佩你原来也是勇敢的探险者,没想到弄点子娘们吃的玩意儿回来。”ZL笑笑的说着,那笑容超级欠扁。“你还不快去洗澡,都没什么人了,十点半就停热水了,快去快去。”还是CH够意思一点,后来他才说是对恶作剧的道歉。不过洗个澡还真不容易,准备行头发现香皂、洗发液不见了,问两位门神(那两位正好睡在大门口一左一右)都说不知道,没办法,拿了他们的去洗澡。

浴室倒是非常大,因为两层楼共用一个,楼上是二年级的,楼下是一年级的,浴室则在一层半的位置。转进浴室时看到了身后有个人也进来,不过没理睬,反正是不认识的。“考虑了吗?”耳熟的声音!本能的寻声一看,靠!是HUI。“再说吧。”我如是回答,因为对公众活动没兴趣。哐啷一声,才发现水房里面还有人,或者说是有一个土豆,他滑倒了,摔得很难看。“不好意思拿了你的东西,我想跟你说的,可是你没在,”他爬起来之后有点羞涩的说,头低低的不敢看我,不知道是因为觉得抱歉还是因为我没穿衣服,呵呵。“还给你,快点洗吧,还分钟就停热水了。”

我看了看他递还给我的洗发水和香皂,莫名厌恶,不想再用了。“没关系,你留着用吧。我还有别的用。”太明显了!我的虚假太明显了,因为我非常明确地感受到了他的沮丧,只是我仍然没有想接受那些东西的慷慨。然后他一言不发的离开浴室,还是安静的不像个有生命的人。对话期间HUI一直没吭声,直到确定ZQ走远了,“你的歧视心里太强了吧。”“要你管?”不再理他,洗澡,可是这个澡洗得很别扭,我能清楚地感觉到他在看我,不只是脸,还有身体,似乎被他看清了每一寸肌肤,转过身背对着他,视线依然没有减弱的迹象。天晓得我逃得有多狼狈,好歹冲一冲就逃回房间了。

免不了又被两位门神冷嘲热讽,“哇!现在流行干洗啊?香皂都没湿呢!厉害厉害。”之后是两个人的爆笑声,再渐渐演变成三个人之间善意的扭打。角落的ZQ并没有躺下就寝,而是坐在床边看着我们,不发出一点声音。终于下雨了!每一个人都在欢呼,下雨意味着训练暂停,大家可以腻在宿舍里面打闹,昨晚买的一包“娘们吃的东西”被两位门神抢去分赃了,这行为够打脸的,我试图从他们手中抢回几个,于是这场争夺战又化为了无谓的打闹。每到这个时候ZQ就静静的看着我们,他的安静与这个喧闹的宿舍显得格格不入,总觉得他不该呆在这里,是少不该呆在有那两个活宝的这间宿舍里。每当我们打闹安静下来,才注意到他的存在,接下来便是一片尴尬的寂静。还是ZL比较有开拓精神,“唉,ZQ和我们打牌吧!”招招手示意对方过来。不晓得是不是我多心,我有种错觉,他在看着我似乎询问我是否允许他的加入,说实话,我不想,看见他我就有莫名的厌恶,只是最基本的礼貌心态告诉我必须邀请他。无奈,只好附和一句“过来吧,人多才有意思。”

ZQ的欣喜是显而易见的,因为他的动作不似往常缓慢,脸上也带了浅浅笑容。“玩憋七。”“成!”……“怎么玩?”最后一句是ZQ说的。“你不会?”“家里穷,都没见过这些纸片。”ZQ有些羞涩的笑,仅仅是羞涩,倒是没有自卑的意味。“你们教我吧。”把扑克叫做纸片的人要怎么学打牌啊?看着CH耐心的教他各种玩法,不仅觉得好笑,这混蛋小子竟然也有好心的时候。不过五分钟而已,据说ZQ学会了N多种游戏规则,我本是不相信,结果经过一上午的奋战,我开始对这土豆一样的男人刮目相看了。猛然间想起来ZQ这名字在欢迎仪式上有说过,是贫困地区的学生,以奇高的分数考入T大,只是家里闹灾没有及时赶到,欢迎仪式之后紧接着是军训,此间这个传奇人物入住这个房间。就算知道又如何,对他莫名的厌恶依旧没有减退。

又一次出逃晚归,军营的饭菜让人难以下咽,肚子饿得难受只能逃出去买零食果腹。绰起家伙赶时间去洗澡。里面又有人,这一次不是土豆,而是HUI。“怎么又这么晚?跑哪去了?说吧。”他的口气很严肃,但是抹不掉玩笑的味道,觉得这家伙喜欢和我过不去。“老大什么时候转行当舍监了?你不也这么晚吗。”瞥他一眼,不再理睬。他好像很爱管闲事,记得听校内的八卦婆们说这家伙对谁都特别热情。在我理解就是对谁都套近乎,也许是为以后走上社会打下良好基础。洗自己的,不看他不听他,只可惜天不从人愿。“啪”,一只大掌拍在我的屁股上,“看起来挺瘦的,没想到这么软”惊吓过度,我迅速抬腿狠狠踹他一脚“你TM变态啊?”这一次他没说话,表情很莫名其妙,有一点阴沉,至少我读不出其中的含义,他先离开了浴室。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是一段不同寻常的生活的开始。ZQ最近变得开朗了,大家都是这样觉得,他学会和大家聊天侃地了,笑容也多了不少,但同时也有让人不自在的问题出现,他开始喜欢粘着我们三人,或者说是粘着我,晚间出逃他会跟着,吃饭洗澡他还跟着,而且有一次出逃,我良心发现请他吃刨冰,坐在我对面的ZQ满脸认真地看着我说了一句“XL,我觉着你特好看,特秀气。”对于他突然的发言,我很是诧异,有点不明所以,他没再说别的,一直低着头把刨冰吃完,之后再一次安静的一路走回去。我觉得他是个绝对奇怪的生物,和他交流都很费劲。

熬过了军训的最后一个晚上,转天早晨就出发回学校了,ZQ穿越道道人墙挤到我旁边坐下,冲我傻笑。这孩子没事吧?我求救似的望着CH和ZL,两个混蛋竟也跟着傻笑。无奈,忍了,个小时就能到站,忍了。

二.同居

再次回到学校已是半个月后的事,鬼使神差,我当真去了广播站报道,其中也免不了CH某和Z某的怂恿,大家都说进了学生会就有名了,有名了就可以提早找到出路了。就是因为这样,我站在了HUI的面前。“来了?”抬眼看我。“你看不见我?”斜着脑袋瞪他。“看见了才问的。”淡笑。“看见了还用问吗?”不屑的回嘴。意外,他竟然一下子趴在桌子上“咯咯”笑了起来。我很想冲过去踹他俩脚问他死不死,他就抬起头来说“行了,就这样吧,这周熟悉一下广播站的工作流程,下周开始上任。”“什么任?”“播音员。”“哦。”我扭头走了,我以为已经交待完了,真的以为交待完了,所以才扭头出去。

只是在我迈出大门的一瞬间,听到一个声音吠着令人厌恶的语言。“一年级的?怎么这么没礼貌?”女人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我依然听得真切,视力不好,相对的听力就很敏锐。“嗨,少爷脾气,他就那样。”听得出来那声音是HUI的。离开的一瞬间我回头瞥了一眼背后说坏话的女人,她也同样瞥着我。四目交接的一瞬间,天雷地火不是爱情的萌芽,而是永久战争的首次爆发。“靠!TMD,这什么鬼宿舍,还有蟑螂!”ZL爆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只爱陌生人

    阿杰是个深思熟虑的人,每一次的改变都要经过长时间的思考,但一旦作出决定,就义无反顾,不再回头,我想这是一个成熟男人应该有的处世态度,不冲动,也决不拖沓。阿杰上次小鸡快跑的经历虽然心有余悸,但也发觉在内心深处自己对男人是有一种渴望的,对比着与自己相恋六…[查看全文]

  • 美少年之恋

    拿这个鸡肋去换个有意思的事情,我想或许是值的。他们是《美少年之恋》中凭美貌和青春换得金钱的浮躁少年,是《春光乍泻》中蓄意伤害别人和自己的不羁浪子,是《MyOwnPrivate》中寻找家和温暖的嗜睡青年,亦是《孽子》中充满迷茫和孤独的孩子。一直觉得用自己的身体去换…[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