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朋友——缘,聚难散亦难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在这五年的时间里,接触了一些朋友,其中有的曾令我伤心,有的曾令我难心,也有的一直在和我交心。但不管怎样,到目前为止,他们都还是我的朋友,我没有因为谁曾令我伤心而嫉恨,也没有因为谁曾令我难心而逃避,所以可以说我并不失败。庆幸的是:就连我身上的衣服都没有弄脏一分。稍事休息后,我想到了我的朋友们,感谢上..

进入“葫同”的圈子已经整整五年了。在这五年的时间里,接触了一些朋友,其中有的曾令我伤心,有的曾令我难心,也有的一直在和我交心。但不管怎样,到目前为止,他们都还是我的朋友,我没有因为谁曾令我伤心而嫉恨,也没有因为谁曾令我难心而逃避,所以可以说我并不失败。

今年的“情人节”后第一个星期一的早上上班的途中,骑着踏板的我因一时分神竟与前面的一辆三轮的后臀接吻。不幸的是:我心爱的坐骑整个前脸面目全非;庆幸的是:就连我身上的衣服都没有弄脏一分。把车送到离出事地点不远的一处修理部后,惊魂未定的我来到单位便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小办公室里躺在床上养神。稍事休息后,我想到了我的朋友们,感谢上帝,我还能和他们一起说笑,一起玩闹,一起在这个圈子里流浪!于是,拿出手机,编辑出一条信息分发给六个不同关系的朋友:你的祝福加上我的幸运,让我躲过一场血光之灾。六次发送完毕后,我的手机铃声响了......

A君是我的高中同学。

上高中的时候,他是住校生。那时候的我无论如何不会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同性恋”的这样一群人!可是我喜欢和他在一起,甚至经常把他带回家里同吃同住。直到现在我还是喜欢他,但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觉得自己的人格低他一等。从他对我的态度上,我知道他对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就说“情人节”的那天晚上,我和几个圈内的朋友在一家歌厅疯了半宿。十点多的时候,不胜酒力的我早已语不成句。无聊中突然想到了他,于是拨通他的电话。

“喂,是我,是我,是我!”连着三个“是我”,一个比一个的口气更重。

“我知道是你,在哪儿啊?”他在电话的那一头似乎嗅出我的满口酒气,所以有几分焦急。

“我喝多了!”我不打自招。“我想你!你和哪个情人在一起呀?嘻嘻......”

“别管我和谁在一起。我在街上,你呢?在哪儿?我去接你,好吗?”仍旧是十二分的关怀。

“逛街?我好象也在街上。嘻嘻......”

一声邪门的笑之后,没有等他再说什么,我关了机。第二天,我接到三个联系较为密切的朋友的电话,都说我“重色轻友”。我想,一定是A在找不到我的情况下问过这三个人,而他们又误以为我是和情人在一起,呵呵,天知道!尽管捱了骂,心里却觉得特温馨。

我接到的第一个电话是A打的。

“你没事吧?”除了关心还是关心,他的问候真实得让我觉得心痛。

“如果有事还能给你发信息?还能接听你的电话?”我无所谓的口气。

“干啥那么不小心?”责备中依旧让你感到关心。

“可能是想你来着。”我调侃。

“想我就来亲我的脸,干吗去亲人家的冷屁股?哈哈......”

“对不起!恰恰是把他的冷屁股错当成你的脸了。哈哈......”

几句笑谈之后,他相信我真的没有伤到,我们便道了“再见”。

B应该说是我最朋友的朋友。认识一年多以来,我们之间互无“邪”念,而且相处十分融洽,几乎无话不谈。每当我遇到什么不好解决的事情,总是他帮我出谋划策。我虚长他几岁,却不得不承认,在圈内的事情上,他是我的老师。

第二个电话是B打的。

“喂,你没有什么事吧?”他永远是快言快语。

“托你的福,真的没事。”我以同样快速的语气回敬他。

“怎么就没有事呢?”从我的口气中,他听出一个叫“健康”的词,于是便开始对我进行肆无忌惮的人身攻击。“骚X,怎么就没撞死你?”

“大过年的,怎么好意思让您破费。”我不会象他那样泼妇般地对骂。“一个花圈也得用一百多吧?”

“你想得美呀!大不了花一毛钱买一张纸,给你画一个特爷们的爷们烧了算了!呵呵呵......”

B的笑声总是那么灿烂,我不知道这世上有没有可以让他感动到落泪的事情?“笑骂”的含义绝对不仅仅是“骂”。它可以是嘲讽,也可以表达一种关爱。B的笑骂让我感觉到与A的关怀同样的温馨。人的性格不同,处事的方式自然迥异,如果有一天B不再骂我,而是对我必恭必敬的,那我真的会以为他有病了。不是我“贱”,而是他的本性如此。

和C君只有两次见面的缘分。第一次是和B在一起的时候与其相遇。事后,B告诉我:C是某歌厅的老板。他似乎对我很感兴趣,让B有时间带我去他那里玩。“情人节”那天晚上,我和B带着几个朋友来到C的歌厅。此间,我曾和C有过几句闲聊,从他的话里我觉得那一晚我似乎很难脱身。回到包房后,我向D求助:“和我亲热一点。”D很善解人意,他的帮助恰到好处地打消了C的念头。从那以后,我几乎每一天都会收到C的信息,尽管不是十分情愿,为了不伤人自尊,我还是努力地应付着。出事故的前一天,他给我的信息是:“如果世界上的时间只有一小时了,我会和你一起回忆我们过去的风风雨雨;如果只有三分钟,我会请求你吻我;如果只有一分钟,我会对你说六十遍我爱你!”我不知道如此缠绵的句子是否适合用在我们二人之间,但我很明确,我们之间不曾有过“风风雨雨”,而那三个“如果”都是不可能的假设。所以我的回复是:“如果世界上的时间只有一小时了......如果只有三分钟......如果只有一分钟......没有人可以告诉我这世界上究竟还有多少时间,所以......”

第三个电话是C打的。

“怎么搞的?”他的慢声细语与他的瘦小的身材极配。

“不必担心,我没有事。”简单说了事故经过后,我告诉他。

“没事就好。”同样的关心,我却没有同样的感觉。“哪天没有事你一个人过来,我请你喝酒,给你压惊?”

“再说吧,有空我一定去。”我没有直接拒绝他的好意。

“车修了吗?我给你拿钱修?”

对钱的崇拜是否所有商人的共性?在我的朋友圈里,我的收入不算多,但我从来就没有和钱一般见识过!可以清高地说:钱如粪土。听了C的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因为我不知道在他的心里我是怎样的一个人?默默地,我挂机了。

D是F哥前不久介绍给我的朋友,他整整小我十岁。从一开始我就不敢对我们的关系抱什么幻想,原因有三:其一,我们年龄相差悬殊,不可能完全接受对方的生活习惯;其二,据F说,他出道后只和他的前任男友发生过关系。他太“纯”了,而我几乎是圈内人所不齿的那种“滥货”。我不想玷污他;其三,我有家,而且夫妻关系应该说是很和睦的那种,而他未婚,他需要有人给他更多的时间和关怀,我做不到。“情人节”那天晚上,从歌厅出来之后,我们二人是在站前的一家旅店度过的。我把自己所有的故事都对他讲了,目的是让他在我的故事里读到一个“脏”字,从而对我敬而远之。

“为什么要说这些?”他显然感觉到我的用心。

“我只是希望你对我的了解源于我,而非他人。”这应该算是我说故事的原因的一半。

“你真的有那么滥?”问这话时,他底气不足,因为他知道我的回答无法打消他的顾虑。

“......”

我无言,因为从内心讲,我讨厌用一个“滥”字来评价圈内任何一个人,更何况我并不觉得自己真就“滥”。所以,我用比较严肃的口气告诉他:大家都小心翼翼地缓行于河边,谁也无法保证河水永远湿不到自己的鞋子。只要你做过,或者是正在做,哪怕只是想做,那么你就毫无资格去评价别人如何“滥”。以五十步笑百步应该不是君子所为!

那一夜,我们都没有睡好,但却没有发生性关系。早上,他告诉我:他知道我是好人,却无法接受我的过去,我只能做他的哥哥。我应该没有伤到他,并且较好地完成了我的计划,但当他告诉我那句话的时候,我还是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第四个电话是D打的,距我发完信息大约一个半小时。

“才想起来打电话呀,你老哥快死了!”我似有怨气地抢白。

“我一直挺忙的。哥,你没事吧?”他有些吞吐,

“有事还能和你打嘴仗?”我不想让他太担心。

“真是幸运!”他长嘘了一口气。“以后要多小心,别让人家太操心。”

什么话,我让他操心了?尽管有些对我不恭,但听了还是觉得心里暖暖的。

与E君是在本市的一处“点”相遇的。当时光线特暗,凭借火机的弱光,大体上觉得他的轮廓并不让人生厌。吸引我的是他接听电话时的声音,就是B所说的那种“特爷们的爷们”的声音。鬼使神差地,我主动向他靠近。他绝对是我进圈几年来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完全献身于斯的人。事后,连我自己都搞不懂凭什么就这么轻易地委身于他?我曾凭我的印象向我的朋友们打听过他,尽管褒少于贬,但人就是那么怪,一旦认定的,就很难回头。打听到他的电话后,我多次主动打给他,但他似乎已经不记得我了(或者他不是那天的那个人?仅仅声音相似?),所以一直无幸一睹芳容,更别提“鸳梦重温”。为此,我曾把一首古诗改写成这个样子:“昨夜星辰昨夜风,鸳梦难温日已东。既无彩凤双飞翼,何求灵犀一点通?”这是否就是我的写照!

E君接到我的信息后没有直接回电话(也许是因为我的电话一直在忙),他回复了一则信息:“逢凶化吉,必有后福。愿吾友永保平安!”简短的十几个字,我反复读了好几遍。

已经临近中午了一直没有收到F哥的电话或信息。

F是我进圈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和我处过那种亲密关系的朋友,我们之间的感情长达近两年。可以说,为了他,我已经付出我的全部情感。就是因为与他的分手,使我不敢再去接受任何爱的暗示,至今还是一个人孤零零在圈内游荡。他并不是对我不好。我们的分手毫无原因,而且十分自然,自然到用不着彼此说“再见”。当他把他的新朋友带到我的面前时,我竟然没有一点醋意,轻松地接纳了他们。虽然分手了,但我们还是好朋友,最好最好的朋友,所以我不能允许他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如果一个男生为你哭了

    假如你的生命里有这样一个男孩,他既不帅,也不高大,但他很可爱,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你很快乐。很遗憾他不是你喜欢的那种男孩,他始终无法带给你那种心跳的感觉。男孩有时很调皮,约好一起骑车去郊游,见了面却发现原来他是要你带着他走。男孩有时也很乖,他会静静的听你…[查看全文]

  • 永远的蓝颜知己

    认识雨晨是在四年前,是在腾讯的聊天QQ上,那个时候刚学会上网,着迷得不得了。那天我也像平常一样在网上瞎逛,边听音乐,边看小说,突然间QQ响了,雨晨,一个我喜欢的名字,那是我少有的一次愉快的聊天,两个人都迫不及待地发言,没有什么暧昧的语言,很纯净。(因为那…[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