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为了忘却的记忆

正文字体:  
日期:2008-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我都替你点好了,你每次必唱的《十年》喔。林欣坐在红色的吧椅上,手里拿着话筒,听着熟悉的旋律响起,心一直静不下来,屏幕上晃动的“十年”不停刺激着他的神经,那两个字眼对他来说显得那么刺眼。是啊,时间过得真快,从年六月毕业到现在,一晃十年过去了,整整十年了,但对他来说,这是怎样的十年啊。在这十年里,林..

“喂,干嘛呢?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不知道啊,什么好日子?你是不是又认识哪位帅哥啦?”林欣一边心不在焉的接着黄永鑫的电话,一边眼睛还盯着电脑忙着打单位的报表。
“今天是年月日啊,三个六啊,六六大顺!”
“是吗,还真有人信这个啊?”林欣放下手中的资料,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对着电话笑开了,“那你有什么安排吗?想怎么庆祝啊,黄黄?”
“去K歌吧,我还叫了沈海涛他们。”
“好啊,到时见。”
林欣放下电话,想想最近这段日子,因为工作上的事有点心烦,出去娱乐少了,朋友们也好久没见面了,是该好好聚一聚,顺便散散心。
因为下班临时有事,到七点多,林欣才离开单位。等赶到康康柳丁的时候,他们已经唱开了,一个个忘乎所以的模样,海涛的调早不知跑哪了。
“我都替你点好了,你每次必唱的《十年》喔!”黄永馨把话筒塞到林欣的手里。
林欣坐在红色的吧椅上,手里拿着话筒,听着熟悉的旋律响起,心一直静不下来,屏幕上晃动的“十年”不停刺激着他的神经,那两个字眼对他来说显得那么刺眼。
小小的包间里,五彩的灯光下,林欣精神一阵恍惚,眼前顿时模糊起来。是啊,时间过得真快,从年六月毕业到现在,一晃十年过去了,整整十年了,但对他来说,这是怎样的十年啊!
在这十年里,林欣遇到了很多人,也经历了很多事,也许彷徨过,也许快乐过,也有过痛苦与失落,但他从没有后悔过。在林欣的内心深处,总有一种坚强的信念支撑着他一路走来。林欣内心一直充满了对爱的渴望,无论过去还是将来,他坚信,总有一天他能等到属于他的爱情。
“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我不会发现我难受
怎么说出口也不过是分手
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牵牵手就像旅游
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怀抱既然不能逗留何不在离开的时候
一边享受一边泪流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才明白我的眼泪
不是为你而流也为别人而流”
唱着唱着,林欣慢慢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周围的一切似乎都突然消失了,他又悄悄回到他那记忆深处曾经青春的校园。

那是年的八月底,林欣去学校报道。林欣考上的大学在杭州,一座风景美丽的城市,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弥漫着幽然自得的浪漫情绪,连空气中也充满了轻柔的幽幽软软的小情小调,似乎预示着一切都与迷人的爱情有关。很多年后,林欣还是时常会回忆起当初求学的那段日子。每当周末,一个人背着背包游走在杭州的大街小巷,沉迷于城市角落里独特的风景线,那种惬意的感觉让林欣沉醉。他喜欢杭州这座城市里那种庸懒闲适的氛围,心灵得到了净化,心态也变得平和了许多,不再那么浮躁。特别是在风和日丽的日子里,散步在在西湖边上,暖暖柔柔的风拂过脸颊象一双充满爱意的手,看着春季里绿绿的垂杨柳,粉红色嫩嫩的桃花,夏季里则是一水冰清玉洁的荷花,一切是那么的清新自然,让人神清气爽。当然,这里还留下了林欣一段爱情的痕迹。那段感情对现在人来说,也许还不能叫做爱情,只是一段少年萌动的青春感悟。桃花依旧,主角已离开,空气中只留下淡淡的清香,幽远而绵长。初恋永远是美好的,它让林欣心中充满了对爱的渴望与向往,即使世间太多的纷纷扰扰也抵挡不住他对纯真爱情的追求,那怕是飞蛾扑火,只拥有片刻的美丽。
从厦门坐上火车起程后,熟悉的城市街景渐渐消失在视野的尽头,也远离了咸咸的海风那熟悉的气息。林欣头靠着车窗一直在发呆,脑子里翻来覆去的在想,杭州是个怎样的城市,学校大吗,新同学好相处吗,因为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未知数。他对开始新的校园生活有许多期待也有些不安,他不知道自己能否适应,因为从小到大他就没有离开过父母,离开过厦门。
一到杭州火车站,学校早已安排了不少师兄师姐来接他们。一位长着一张娃娃脸姓郑的师兄帮林欣提着行李,一边和林欣开着玩笑逗得他哈哈大笑,对新生活的紧张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林欣突然很热切的想快点融入崭新的校园生活。
林欣的学校位于一个文教区,杭州的不少大学都积聚于此,马路上走的很多都是学生。林欣很喜欢这种感觉,亲切而温暖,随处弥漫着熟悉质朴的学生气息,每一个走过的青春的微笑着的脸盘让林欣远离父母与家乡的孤独感一下子减轻了许多。不过到了学校,林欣有点失望,学校没有想象中那么漂亮,校区不是很大,新盖的教学楼虽然很气派,但林欣不喜欢它那绯红的颜色,宿舍楼则显得有些陈旧,林欣倒是很喜欢学校的操场,煤渣铺成的跑道踩起来沙沙作响,足球场上长满了不知名的生命力旺盛的野草,沿着墙边是一排绿油油的身姿挺拔的小松树。
到报道处登记后,郑师兄带林欣去宿舍。因为到学校的时间早了,宿舍里还没什么人,只来了一个来自陕西的同屋,叫卢威,模样清秀帅气,就是不大爱说话,有些腼腆。两人互相自我介绍后,卢威就出去找老乡了。师兄帮林欣挑了一个靠窗的下铺,安排好铺位,帮他换了个橱子的锁,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就匆匆赶去上晚自习了。
林欣收拾好行李,往窗外一看,天色已晚,校园内的灯都已经点亮了,教学楼内依稀看见埋头夜读的学子们的身影。摸了摸肚子,林欣才发觉肚子真有点饿了,准备下楼去食堂随便弄点吃的。此时楼道的灯还没亮,光线还很昏暗,林欣就这样第一次遇见了谭中。多年以后,每当林欣想认真的回忆起那天的每个细节时,奇怪的是,与谭中第一次的相遇,林欣并没有留下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他独特的外表给林欣留下很深刻的印象。谭中人长得高高壮壮的,肤色很黑,笑起来眼睛眯眯的,象头可爱的维尼熊,所以在没有灯光的情况下林欣都有点看不清楚他的轮廓。似乎刚和谁开了个玩笑,谭中走路时头故意昂得高高的,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他有一头好看的柔软的浅褐色的头发,与林欣差身而过时,林欣闻到一股好闻的洗发水的花香味。更特别的是,是他那双在黑夜里也能闪闪发光的眼睛,那么透亮,那么刺入人心肺,还有笑起来时露出的一口白牙,晃得林欣有点眩晕,那是他记忆中永远消除不了的一个场景。谭中似乎也在无意间看了林欣一眼,对他笑了笑,什么都没说。第一次,两人就这样差身而过。
新生逐渐多了起来,校园里人一多就热闹非凡,宿舍楼道里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就象赶集似的嘈杂不堪。大部分同学因为是第一次出远门,兴奋得不得了,叽叽喳喳的和新老同学说个不停。
林欣的寝室住了六个人,除了一位来自农村,其他都是来自城市,大家在一起有很多相同的话题。
来自杭州的许岩在林欣的上铺,人很孩子气却爱装老成,不过和林欣倒是臭气相投,因为林欣也很孩子气,两人时常爱斗嘴,就象小孩子玩过家家。
林欣对面下铺的贾虎文来自山西,人很淳朴就是穿着有点土,晚上睡觉时被大家发现竟然还穿着家做的那种大红花图案的裤衩。为此,同屋们笑了好一阵子。被笑多了他有点不好意思,周末特意跑去武林门批发市场买了一打款式新潮颜色鲜艳的三角子弹型内裤,回来后马上换上,得意洋洋的向我们展示了一番。说笑间,大家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甲古文”,他倒也欣然接受了。
对面上铺的叫叶骏,是湖北武汉人,人长得象混血,高颧骨高鼻子,还是个独特的三眼皮,人又生得奶油般的白,洗澡时只有胸前两颗葡萄和下边的密林深处是有颜色的。所以啊,关于他的遗传问题是晚间夜话时段大家最经常也最爱讨论的话题。叶俊同学对讨论男女情爱问题尤其感兴趣,喜欢以专家自居,自称是一代“情圣”,其实一点实际恋爱经验都没有,所以在情场上屡屡“碰壁”,动不动就要在寝室里哀号他“悲惨”的失恋经历,让同屋嘘唏不已,好一阵“同情”。
靠门边的下铺就是陕西的卢威了,被选为了寝食长,因为他为人稳重做事也老道,就是爱装深沉,总爱说你们这群小毛孩怎么怎么了。
卢威的上铺呢,来自广东农村,人长得瘦瘦高高,很老实的一个人。可惜在开学后不久的体检中发现有乙肝,被迫休学回家治疗。听说他当初是家里卖了一头牛才为他凑齐了学费,还指望他早点毕业工作帮家里减轻一些负担呢。听到这些,我们不免感慨了一番,真不知道老天为什么总是这么喜欢作弄人啊呢。他走的时候,全班为他捐了一些钱。他临走时在宿舍里哭得很伤心,大家的心情和他一样难受,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他走后,他的铺位空了一段时间,好一阵子,舍友们都没缓过来。
不久,听说学校将安排一位新同学住进来,也是广东的,是从其他专业转过来的。在那时,林欣从没想过,搬进来的那个人,也从此走进了他的生活,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那个人就是谭中。
那是一个星期五的晚上,晚自修后,林欣跑去洗澡,回来比较晚。还没到寝食,就听到里面传来嘈杂的说笑声,这是很少见的。虽然同屋彼此之间关系很融洽,但是也许是因为独生子多的缘故,习惯了自我为中心,有时会矜持一点,不是太注意如何去取悦别人。
进了门,林欣发现桌上尽是各种各样的零食,各位室友正吃得不亦乐乎。
卢威看见林欣进来,忙打招呼,“林欣,你才回来啊,今天谭中请客。”
谭中,谁啊?林欣有点莫名其妙,这人是谁,我们班有这号人吗?
这时,他才发现,屋子里多了一个人,正背对着他,说话口音很怪,又说得很大声,逗得屋内的一群人不时哈哈大笑。那人此时也发现有人进来了,扭头看见林欣,就把一只手伸了过来主动握住林欣的手,“你好,我是谭中,刚从信息工程系调过来的。我来自广东,生来就黑,可能祖上有黑人血统,呵呵”,另一只手已经从桌上抓了个萨其马塞到林欣手里。林欣楞了一下,原来是他啊,开学时在走廊里碰到的那个黑大个。林欣好奇的看着他,觉得他挺逗。
就这样,谭中象一阵风吹进了寝室,很快扫走了之前那位广东老乡走后留下的阴霾。谭中很会说笑,挺能逗大家开心,人又大方,做事又有分寸,和谁都是好好先生,象个万金油,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