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城市没有路轨,我们没有永远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一)马修轨不停不停地望天,因为坚持有上帝的存在。轨和马修租住在百汇路拐口一条潮湿的小巷子里,房子的主人是一对俄罗斯夫妇,因为急着回国,房租压得很低。马修用各种颜色的幔帐把他的房间布置得很暧昧。轨嘲笑他,说一个大男人怎么把自己的房间布置得跟闺房似的。

(一)马修

轨不停不停地望天,因为坚持有上帝的存在。

轨和马修租住在百汇路拐口一条潮湿的小巷子里,房子的主人是一对俄罗斯夫妇,因为急着回国,房租压得很低。

马修用各种颜色的幔帐把他的房间布置得很暧昧.轨嘲笑他,说一个大男人怎么把自己的房间布置得跟闺房似的.轨撩起一片幔帐挡住了脸,漫不经心的喃喃自语.

轨时常想马修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男孩.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太祖庙前.轨在一个老和尚处解签时,和尚告诉他,他这一生会遇见两个特别的人,一个在夏天穿风衣,一个在冬天穿短裙.轨心想,这可能吗?然后把签条扔进了香炉,也就是这么一扔,轨看见了马修,一个穿墨黑色风衣的男子.后来轨一直问他为什么大热天会穿风衣?马修总是不言不语,而且那时他已经不再穿风衣.

(二)伊然

轨有很修长的手指,所以他弹吉他,他喜欢在马修面前拨弄华丽的轮指,弹一些古老的音乐。马修看着听着,很安静的微笑。轨喜欢看他笑,象刚从石头里蹦出的干净小孩。

伊然是在马修的一次小型画展上认识的。是冬天,窗外有宝蓝色的月光和零零落落的雪花。伊然在画展中惹眼,轨一眼就认出了她----冬天里穿短裙的女孩。

伊然很有趣,轨问她为什么冬天穿短裙,她摇着手中的矿泉水调皮地说,热,热,热……轨于是抱起了吉他说,我弹歌给你降温。伊然说好啊,然后说了一大堆轨不知道的歌名。

(三)爱不能给

马修喜欢躲在满是幔帐的房间里画画,他的画里长有一个女人的身影,如果抛开性别不谈,那个人就是马修。轨是这样评价这个女人的长相的。可伊然不这么认为,她总是很偏爱马修的一切。比如她也喜欢马修挂满房间的幔帐。对于画中女人的解释,伊然说,每个人的灵魂都是虚伪脆弱的,所以需要肉体来支撑。轨认为这个让人摸不到头的理由真牵强,可还是改变了女人就是马修的看法,因为不喜欢这个解释的是伊然。

轨在紫藤花刚长出嫩芽时,去了上海一段时间。马修也不确定他去上海干什么,只知道他一定会回来。

期间伊然搬进了轨的房间,说是轨让她来住的,因为房子潮湿,怕长时间没人住受潮。马修不反对,因为反对也没用,也没理由反对。马修喜欢安静,而伊然总是把房间弄得闹哄哄的。马修总是皱着眉头不说话,他实在是不喜欢这个女孩。她总是喜欢在马修画画时冲门而入,问一些诸如厕所在哪儿的问题。

窗外的紫藤花开得艳了,疯狂地爬满整个屋檐。马修开始想念轨了,开始担心轨了。这种怀疑同紫藤花一样疯长。

马修一直认为伊然许多事情是在卖乖犯傻,可自从那次他就改变了这种看法。

那天伊然回来得很晚,马修在房间里画画,突然门被伊然推开了,房间灯光很暗,伊然一身酒气地扑到了马修身上。马修的画架也给摔坏了。马修真的讨厌透了这个女人,他讨厌女人喝酒。

马修费力的把把伊然抱回轨的房间,他找来了一条新毛巾给他擦脸,他怕弄脏轨的床。马修给她擦脸时,伊然突然抓住了他的手。伊然的手很热,马修的手和凉,马修讨厌,不,应该说是厌恶这个放荡的女人。他挣脱开了。马修不再帮她擦脸,他不敢看她,她的眼眶呛满了泪花,马修不能心疼,心软了就不再是马修,他死死甩上了房门。

(四)轨

伊然第二天就搬出了轨的房间。她拖着一大堆行李来,也拖着一大堆行李走。马修没有去帮她,她也没有想过。只是在小巷的尽头。马修安静漠然的看着她。出门,经过青石台阶,转身走向繁华的百汇路……

轨回来时,马修毫不知情。马修那时在画画,新买的深棕色画架。轨象伊然一样突兀的闯了进来。马修看到他时眼眶不知怎么的就湿了。他很疲惫的站在门前,头发很乱,眼睛似乎起了一层翳。马修轻轻的抚摸他的脸,下颚起了一层青色的胡茬儿。

马修替轨放下青绿色是挎包,替他脱下外套,替他洗那一头肮脏的头发。马修不停的说一些冷笑话。他并不问轨,轨也不回答。马修挤出香波,是伊卡露的水果味。归曾经说他喜欢他们的广告。马修沿着轨的发根挤揉。很轻,他怕弄疼轨。马修说,轨呀,你的头发象杂草一样乱糟糟的堆在一起,一定有很多很多烦恼啊!可怜的轨,你知道和尚为什么没有烦恼?因为他们是光头。说完兀自的笑笑。

马修换了一床毯子,因为哪个女人曾睡过。替轨掖好被子时,轨说话了,他不住的喊冷。马修端来凳子守在轨床边,一夜未眠。马修看着他,眼泪象月光一样温润的漫延窗外的夜色象黑色的潮水一样淹没了马修。轨躺在床上,很虚弱很安静的鼾声。

(五)消失的路轨

再次见到伊然是圣诞节的晚上。马修抱着一大堆礼炮走在百汇路上。马修远远就发现了她,因为她是唯一冬天穿短裙的女人。马修想绕过她,可她已经发现了马修。伊然妆画得很妖艳,穿着夸张的水蓝色高跟鞋。她并没有和马修说话,只是对他笑了笑。那笑容不是善意的,如同日轮花一样有着华丽的伪装。

那夜马修放了许多许多的烟花。因为老人说烟火能把祝愿带到天堂,上帝听到了就会实现它。轨是上天的孩子会得到上天的怜悯。

轨仍旧不说话,马修仍旧日夜守着他。马修给他讲外面发生的趣事,总是笑着笑着泪就笑出来了。轨是明白的,因为马修流泪时他会替他拭干眼泪,纵使他不说话。

轨死的很安静,是自杀的。马修一回到家就闻到一大股煤气味。轨死时手里捏着伊然的照片,是第一次见面时照的。马修明白轨是爱伊然的。所以他总是压抑着自己,因为自己有龌龊是性趋取向。他一直不敢告诉轨自己穿大衣是因为冷,不穿大衣是因为有他。轨,轨,轨……马修念着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轨走了,马修日日夜夜躺在轨的床上,他总是固执的认为轨还在,因为枕头上还有他的味道。马修拿起画笔,他画死时睡着的摸样,那个画面总是持久的停留在他脑中,一遍又一遍的掀开他沉重的回忆。马修想,那个有修长手指的轨,那个拨弄华丽轮指逗他开心的轨真的就这么不在了。

(六)不是尾声的尾声

终于马修还是离开了百汇路拐口潮湿的老房子,他的那幅画也卖了一个很高的价钱。买画的是一个和伊然长得很象的女人。但马修明白那不是伊然,因为那个女人眼里长满了尖锐的荆棘。

轨的自杀对于马修来说不再想追究,人死了再怎么挣扎又有什么用。

马修:

路上有好多人,我们在不停的奔跑。遗失了昨天,茫然了今天,也没有了明天……

城市没有路轨,我们没有永远!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我决心放弃他

    去年月我正式走上了同志之路,接触了几个朋友,都不具备做BF的,但是一路走来,也觉得幸福无限。知道今年初,我结识了一个本市的朋友,我们才演绎了同志间,我认为是最真挚的爱。我们视夫妻,视父子,视朋友。圈内熟悉我俩的朋友都非常羡慕我们(包括双方较为聊得来的网…[查看全文]

  • 离开血腥的日子还有你

    那个时候才发现还有如此无聊的聊天室,里边全是粗言秽语,而且更让自己质疑的是竟然还有如此多无聊的人在这里谈天说地,谩骂调侃。跟他相处的日子里从来都是他主动联系我。不过回想起来他真的很怀念跟他在一起的日子。…[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