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离开血腥的日子还有你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那个时候才发现还有如此无聊的聊天室,里边全是粗言秽语,而且更让自己质疑的是竟然还有如此多无聊的人在这里谈天说地,谩骂调侃。跟他相处的日子里从来都是他主动联系我。不过回想起来他真的很怀念跟他在一起的日子。

回头想想那都是年前的事情了。天生的血气方刚,直来直去的性子。让自己在生活中懂得了很多,也体会了很多。从部队出来,觉得安于现状的工作环境,生活方式总是缺少着什么。最后跟家人商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年的大学生活让自己懂了很多,学到了更多,让自己也走到了这个本身不属于我的神秘地带。

大学的生活跟高中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自己能利用的空间更多了些,能有更多闲余的时间想干自己的事情。无聊的时候更多是泡在网上。后来找到了一个聊天室,是喜聊。刚进去的时候自己真的也许是没调整好心态。那个时候才发现还有如此无聊的聊天室,里边全是粗言秽语,而且更让自己质疑的是竟然还有如此多无聊的人在这里谈天说地,谩骂调侃。上过几次后,觉得自己真的喜欢那里,喜欢那里的每个人,他们的粗俗,喜欢他们的直爽,喜欢他们粗鲁幽默的言语。再后来我也是里边的常客。当时我记得每个进去的人都是有名字的。我那个时候的名字还挺有魅力,叫“喜聊玉贝勒”。现在回头想想真的很好笑。天天习惯性的上聊天室,跟他们粗鲁。我记得那个时候,学校门口网吧的老板找我谈过许多次的话,说小伙子,我看你挺好个学生,怎么会上那样的聊天室,里边都是些小混混。游手好闲的人。当时的我只是不好意思的点点头,但是我依然继续,只不过是在跟他们谩骂的时候声音只低了一个分贝。兴致上来的时候还是依旧。再后来老板又跟我说,小伙子,你看看你,每次坐在那里你身边都没人敢坐,你旁边至少有个机器是空的。后来仔细看看,还真是这样。当时我想,老子消费,老子愿意。哈哈。现在想想,一个大学生能有这样的做法跟想法,真是可悲。呵呵~~~~~记得有一次包头的几个大手(大手就是在里边比较有地位,在现实中混的不错的人。)跟呼和浩特的几个僵起来了。听说在星期的晚上要来呼和浩特,说要网黑。(网黑就是骂的太过分,要当面打架。)现在我已经想不到我是怎么想的,竟然在那次参加了他们这个活动。当然我的身份是呼和浩特的。因为那个时候我的身份在呼和浩特的喜聊人里被肯定,我从来不跟他们见面。但是他们都认为玉贝勒是个讲义气的哥们。更荒唐的是,他们认为我手下有不少人。我当时特想委屈的跟他们说,我还是个大学生。但是没办法,为了给我们呼和浩特的喜聊人群长脸,我就是充成个胖子我也得去。我们集体见面的那天,我现在还历历在目。那天下了点小雨,说好下午点半,在新化广场的中心见面。那天上午有课,但是我心里惦记这事,课都没上好。不知道下午见的人都是什么样子。以前也接触过小混混,地痞,流氓。但是这次的性质完全不同。因为那个时候说好,包头的跟呼和浩特的见面只通过暴力解决,绝对不参加到警察,报案之类。那个时候就在幻想,一定在撕打起来有人会拿枪,会砍死几个,会有一方落荒而逃,会......会不会倒下有一个人就是我?就在想的时候时间过的真够快,马上就到了点了。我穿了一身白色的运动装准备去,其实是有目的的,就是在万一打不过的时候,我跑起来方便。挺自私的想法,不过这样的事情谁不是为了自己?等我打车到广场的时候,我已经看到广场早就是黑压压的一片。我往中间走去的时候,听到从广场走过的两个中年人说:看吧,这又是黑社会聚会。哎,这个可怕的社会。我们擦肩而过的时候咳了一下,他们看了我一眼,把目光赶紧收回去,低着头,快步走了。我当时在想,他们难道能看出来我也是他们里边的人?奇怪了。不过想想,我跟他们共同的性质就是一帮光头。我挺委屈的,因为我的光头是我从部队出来就没换过的发型,而不是刻意的去表现什么。哎!就在这时已经有人对我说:谁啦?名字?这时的我没有一点怯意,大声说:玉贝勒。后来里边的人你一嘴,我一嘴的跟我攀谈起来。我们中间的领导者好像叫什么飞,我没记清楚。但是看他的样子确实有点老大的样子,大光头,肥硕的肚子。穿了一身黑西服,光光的头上还卡了个黑墨镜。他说:兄弟们,今天咱们好好跟包头人干一场,别给咱们呼和浩特的聊手们丢脸。后来的话有点虚伪,我就没再听下去。在这个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叫红豆的。其实当时我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就发现他了,一帮光头当中,他的那张脸是最有轮廓的,最让人铭记在心的。当然,我那个时候还不是这样的人,只不过我们见面的人里边没有女人。只是看看里边有没有好看的男人了,呵呵。我们一起去车站的时候我俩一直在聊,聊的很肤浅,但是我知道他好像是现实中给人收账的一个打手。这次网黑是相传最恶心的一次,因为包头要来的人,我们等到快点的时候都没有出现。再后来在喜聊上包头人是很受歧视的。他们再不敢那么嚣张。到最后才知道那几个据说大手的人都是来岁的几个小孩子。有惊无险的一次网黑见面就这样结束了。第一次参加挺平安,不过还是挺失望。我们阵容那么强大的去了。原来是个谎言,更可悲的是,这样的群架是很具有观赏性的。哎!这个时候那个刚说的老大确实挺有魄力,他已经给我们在一个酒店定好了桌,我们一起去白吃了一顿。就这样跟红豆认识了,他叫东。

后来在我休息的时候东总来学校找我玩,有时间的时候我们就一起出去跳舞,联系女人。就这样成了比较不错的朋友。但是说实话,面对他们现实中真正跟黑社会有染的人,我不太愿意接触。因为我了解自己需要的是什么。该怎么做。不过时间久了发现他确实是个不错的人。跟他相处的日子里从来都是他主动联系我。反正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也没有太刻意的去想什么。不过回想起来他真的很怀念跟他在一起的日子。总是那么放的开,总是有那么多的笑声。而且他只要来学校看我,就会给我买很多好吃的,而且带我吃饭,带我出去玩。什么时候必须把他的钱挥霍干,他什么时候才结束。我当时问他,你这样什么时候是个头?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天天带着我白吃白喝的,我都不好意思了。他说:别管那么多,我看你就跟我弟弟一样。我身边的朋友没有你这样的,跟你在一起就是玩,我能很放松,跟他们总是要办事情。你别管那么多了,我不一定哪天永远不会来再找你。现在能带你玩一天,你就陪哥玩一天好了。别想那么多,你是学生,你当然没钱,我不花谁花?他的话说的很简单,但是我心里不好受,因为我不愿意欠他太多。我更不愿意他的那句话实现,我要他经常来看我。经常能出现在我眼前,虽然我们只是好兄弟,好朋友。但是我不想让他有一天突然的消失。就这样我们还是跟兄弟一样开心的相处着。只要他出现的时候我都跟他在一起,学校里请好假,我们想去哪玩去哪玩。然后晚上回到他住的地方。对于他住的地方我还想说,我一直认为一个小混混的家,一定是臭袜子,脏衣服满屋子全是的那种。但是他不是,更让我想不到的是。他的屋子总是那么干净,被子整整齐齐,屋子错落有致,绝对不是他这样的人住的屋子。而且他的屋子永远都是一股淡淡的桂花香。他说:他以前的女朋友很喜欢桂花的味道,他有钱的时候送她别的香水,但是他的女朋友后来偷偷去把价格高昂的香水全部换成普通的桂花香水。但是后来听他说,他女朋友后来不幸的去世了。后来他就介入了这个黑社会,开始了他现在的生活。我没有多问,我知道这一定是段伤心的爱情。记得有一次我们俩发神经的去公园玩,我上厕所,里边有个男人不小心踩了我一脚,我这个人最害怕在我干净的皮鞋上有灰尘。尤其还是在厕所被踩。我从厕所出来用纸擦鞋,嘴里嘟囔着。他问我怎么了。我就说了。等我抬头擦鞋抬起头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我正在找他,他从厕所出来了。后边跟着那个刚才踩我的人。等他走到我身边,那个踩我的人也跟着走过来了。我当时正在纳闷,那个踩我的人已经跟我说:大哥我给你擦鞋,我给你擦鞋。就一边蹲下给我擦鞋。我被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他往过蹭,我就往后退。后来我说:没事,你走吧。这个时候东在一边已经笑的抬不起腰了。我对他吼了一声:滚蛋。我扭头走了。我听到他在后边又在折磨那个擦鞋的人。再后来就是他追我的叫声跟跑步声,那个时候东一定不知道,我在笑着,开心的笑着,幸福的笑着......我们躺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跟我说:好好学习,以后好好工作,听这些话我都头大。在家,家里人说,在外边现在又遇到他。真是烦人。呵呵。我说:你能不能别这样,你个小混混,你劝我这些有点不合适,你应该教我怎么样把漂亮的妞搞到手。那是我关心的。他用手在我头上拍了一下说:你老实点吧你,球大个人天天不知道想点甚?我哈哈的笑了。他也笑了。记得每次我们睡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搂着我,我给他一个后背,他总是睡的那么香。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的我底下总是莫名其妙的不听话。但是他似乎正常的要死,只是搂着我香香的睡着。要是换成现在,呵呵,我一定会勾引他的。每次我们睡到快中午的时候才起,这个时候都是被他叫醒。牙膏已经在牙刷上,脸盆里已经有水了。他依然习惯性的收拾好家,我们出去吃饭。然后他再把我送回学校,我开始我学校的生活。他开始他的破事。马上快过年了,我也放假了,回到家后,我们只是通通电话,发发信息。但是他的信息总是比我多,他说很想我,没人跟他玩,他一个人很寂寞。我说:你去找你的女人吧,让她们先陪你一段时间。我年后就回去。他说:不好,跟她们在一起没跟你在一起的感觉,你是我弟弟,她们是过客。那个时候我在电话的另一边感觉真的挺幸福。我记得在我开学的前几天,他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你以后见不到我,会不会想哥?我当时挺生气的,我说大过年的你又愣啥呢?说这样的话。他说:傻瓜我就问问。然后他说:我明天给你打电话。把你明天的事情全推了。我说:打电话让我推事情?没时吧你。这个时候电话那头是嘟嘟的声音。第天下午的时候真的接到他的电话。他说:你在哪?你现在去你们法院门口,我托人给你拿了点东西,那个人在那等你,你过去拿。还没等我问别的他电话又挂了。我那会正在打麻将,我推了牌就走,还被麻友把我骂了一顿。等我过去的时候,啥也没有。天气那么冷,怎么会有人等我?我拿起电话就给他打,但是是关机,我差点哭了。在我气的找不到北的时候,我被人抱住了,我没有挣脱,因为我闻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城市没有路轨,我们没有永远

    (一)马修轨不停不停地望天,因为坚持有上帝的存在。轨和马修租住在百汇路拐口一条潮湿的小巷子里,房子的主人是一对俄罗斯夫妇,因为急着回国,房租压得很低。马修用各种颜色的幔帐把他的房间布置得很暧昧。轨嘲笑他,说一个大男人怎么把自己的房间布置得跟闺房似的。…[查看全文]

  • 我的成长日志

    父亲是一个木匠,在我们当地小有名气,所以感觉从小父亲一直就在外忙着做木活,而家里的里里外外则是我母亲一个人支撑。那时候家中个孩子都要上学,所以哪怕父亲一年忙到头,所挣的也只能给我们缴纳学费而已,而家里平时的开支,人情门户,全是靠母亲做点农活,一年养几头猪生…[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