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就让雨把我的头发淋湿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那天晚上,当表哥黑豹无意中用他那粗壮的臂膀把我揽在怀里的时候,我的身体一阵痉挛,下意识地推了黑豹一把,可是这无力的推拒,恐怕黑豹都没有感觉到。表哥黑豹松开我。黑豹说着话,从冰箱里拿出两听燕京啤酒,我说:太凉,喝不惯。黑豹指指靠墙的一座落地石英钟:几点了。

从我记事起,我的父母就没有拥抱过我。当然,我也没拥抱过我的父母。于是,被人拥抱和拥抱别人就变成了我的一种渴望。每当电视上转播足球甲A联赛,美国NBA精彩场面,看到那一次次臂膀的交织,胸膛的碰撞,便会在我的内心深处激起强烈的震颤。

那天晚上,当表哥黑豹无意中用他那粗壮的臂膀把我揽在怀里的时候,我的身体一阵痉挛,下意识地推了黑豹一把,可是这无力的推拒,恐怕黑豹都没有感觉到。他反而把我抱的更紧了。“谢谢你,文轩,要不是你今天来帮我这个忙,酒吧恐怕真要关张了。”他浓密而坚硬的胡子茬不经意地从我的脸颊滑过,从我的脖颈滑过,那种感觉就向淋浴时温热的水流从头顶冲下,让人感到一阵阵的畅快和舒适一样。我一下明白了,原来拥抱的感觉是这样美好,难怪高兴的时候,人们总会用这样简单易行的方式来满足一下,也难怪心理学家还要造出一个“皮肤饥渴”的专业词汇来告诉大家拥抱还可以解决心理问题。拥抱真好。

表哥黑豹松开我。“陈会计真不是东西,走之前连招呼都不打,说走就走,赶在月底要结帐,出报表,报税,你要不来还抓瞎了。”黑豹说着话,从冰箱里拿出两听燕京啤酒,我说:“太凉,喝不惯。”

他说:“还挺事儿的,我给你沏茶去。”

我劝住了他:“甭沏了,完事儿我也该回去了。”随手把记帐凭证归拢好,把报表理顺放在一边。

黑豹指指靠墙的一座落地石英钟:“几点了?晚上住我这儿,我给姑妈打电话。”他拨了家里的电话,告诉我妈我住在他家里。我妈似乎在电话里问了一句表嫂,他搪塞道:“噢,艳丽呀,回娘家了,给她妈送东西去了。”

表哥去拉窗帘,发现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你看,这是天意,人不留天也留。你就踏踏实实住这里。我去给你放洗澡水。”他摁响了电视机,随手把遥控器扔在了沙发上,转身进了卫生间。我被新潮的布艺沙发簇拥着,看着眼前豪华的寸大彩电里人影憧憧,脑子里空空的。这时,卫生间里传来黑豹浑厚的男中音:“文轩,我刚跟你嫂子说请你来当会计时,她还不同意,我知道她那点小心眼,怕你知道我们的底儿,都是一家人,装什么蒜。我一坚持,她也没脾气了。每个月都抽空来两天就行,豹哥亏待不了你。”黑豹走出卫生间,对我说:“去吧,洗完睡觉。”

躺在黑豹的席梦思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黑豹问:“怎么了?”我说:“实在不习惯我从来没有和别人在一床睡过。”“哈哈,怕我强奸了你不成,你一结婚,自然有人陪你睡,早晚都要习惯。”

“我是说,俩人合盖一床被,我总感觉脖子这儿漏风。”

“好,我来帮你。”他拉着长腔,把胳膊从我的脖子下面伸了过去,那只胳膊很有弹性,紧紧地贴住了我,并轻轻地把我往他身体的方向揽了一下,我趁势把身子侧过去,头抵住了他的腋窝处,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胸脯上,他的胸肌紧凑而厚实,呼吸的时候,一起一伏。我想我也许真的患了皮肤饥渴症,当我的身体和黑豹接触在一起的时候,心里洋溢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身体中涌动着一股说不出的冲动。黑豹用手摸了一下我身体的中间部位,说了声还挺秀气,没一会,便鼾声起伏。我还是睡不着,莫名地把手伸过去,触摸到到他身体上最隐秘的私处,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男人之间也是有区别的,表哥的那个地方,和他的名字乃至整个外形是那样匹配,他是地地道道的一头黑豹,我在心里暗暗感叹。

窗外依然可以听到滴滴答答的雨声,和着这雨声的是表哥的鼾声,我无法入眠,表哥宽厚的胸饥,粗硬的胡子,健硕的生殖器,在我这个岁的男人心里荡起圈圈涟漪,所有的涟漪只有一个中心,我迷恋上了表哥。

转眼一个月又快过去了,黑豹一直没有消息。自从帮黑豹做过酒吧的会计核算后,每天我内心深处都涌出一种莫名的渴望,我想他。每天机关里的作息还延续着老传统,下午点上班,中午不论是局长,处长还是科员,都要在明晃晃的阳光下眯一小会。下午一上班。刚进办公室,出纳老田就冲我笑着走过来。“怎么样,现在有了吗?”“什么有了吗?”我莫名其妙,感觉老田似乎没睡醒。“女朋友呀,你要是没有,我再给你介绍一个。上回给你介绍的那个的确差点,这回准行。是我表侄女,在韩国一家公司做文秘,身材,气质没挑的,甭说,她还就想找个坐机关的小伙子,她说能坐得住机关的人,一定很稳,怎么样,行不行?”坐在对面的王薇斜着眼瞥了一眼老田轻声嘟囔了一句:“怎么象个拉皮条的?”别看老田快退休了,可是耳不聋,眼不花,她一下被激怒了,笑容从脸上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怎么说话呢?你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出口闭口拉皮条,你好意思吗?”“我说错了吗?你觉得难听别听呀。你可以做,我就不能说说了?”我可不想因为我扯上“官司”,连忙说:“算了,别这样。”

老田却不依不饶,“我帮你的忙,我乐意,碍她什么事呀,狗拿耗子,她想让我帮忙,我还不肯呢。”

“你骂谁是狗呀,你的嘴能不能干净点。”

“王薇,少说一句。”我正不知如何相劝,电话铃响了起来。我就势抓起电话:“喂……”我只喂了一声,就知道是黑豹打来的,他让我去他的酒吧整理一下帐目。这正是我一直期盼的,我冲着王薇招了一下手:“帮我跟头儿打个招呼,我出去办点事。”王薇笑了:“不是约会去吧。”“王薇你说对了,我就是去约会。”我要去见我的表哥,一个让我心动的男人。我顾不上搭理老田,转眼间来到了街上。

六七月间明媚的阳光,把北京的街道变得明朗而多彩。的士司机是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年轻人,把车开的飞快,令窗外花花绿绿的广告牌好象电影一样闪过。表哥的酒吧我还是第一次来,酒吧在一条幽静的胡同里,酒吧的名字叫不眠之夜。大小不一的霓虹灯管在白天显得无精打采,黑黄相间的图案似乎也没有多少新意。推开酒吧门,却发现黑豹的酒吧是个主题鲜明内部装修典雅而豪华的酒吧。海蓝色布艺墙面和着黄灿灿的射灯,仿佛晴朗的夜空眨着明亮的星星,吧台正对着一个微型T型台,T型台两边是圆形的玻璃餐台,每张餐台上面置放着红烛和水晶碗。虽然是下午,没有开始营业,但我可以想象的出,晚上红烛飘渺的那一刻,酒吧里温馨可人的感觉。

“怎么样,喝点什么?”表哥黑豹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酒吧台后面的灯影里冒了出来。

“噢,不想喝。”我不知怎么见了他紧张起来,也许是因为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黑豹穿着一条大红短裤,上身穿着黑色V领紧身弹力T恤,胸肌的轮廓恰到好处地被包裹在T恤里面,新剃了一个光头,刮得干干净净,黝黑光洁的皮肤闪着健康的光泽。“你这是……”我问。

“刚从良子健身回来。到我办公室去谈。”说着领我走进吧台。在吧台旁边的灯影后面是一扇门,打开门,立刻有强烈的阳光倾泻出来,办公室不大却整洁明亮。“坐吧,我让他们给你送一杯鲜榨西瓜汁来。这是这个月的单子,你先看看。”

“表哥,,你这儿的成本和费用太高了,光电话费手机费就快五千了,可收入发票才几百块,这太不匹配了。”

“嘿,你是真不懂呀,还是装糊涂呀,我要是如实记收入,得上多少税,还赚什么钱,还找你干吗,啊?”

表哥原本英俊温和的脸一下变了,变的让我不知所措,我楞住了,呆呆地望着他,他的脸在我面前扭曲着变幻着,一会微笑一会愤怒,一会英俊一会丑陋。表哥也发现了我的变化。“文轩,别怪我,我有点着急。现在生意不好做,赚钱不容易,只好……来,先喝点西瓜汁。”我下意识地去接杯子,杯子晃了一下,粉红的液体溢出杯口,我低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又凉又甜,我似乎也变的清醒了些。“豹哥,我明白,但是……”不等我说完,表哥就接过话茬:“就按我说的,没错。你放心,到时候我亏待不了你。”“我是说,你可以做亏,但是别太……”“太什么?你去问问,现在谁不是这么做呀。”他的声音又大了起来。“我不图你给我什么,我是……”“那你什么意思?你要是跟我装正经可别怪我不客气。”我只好什么也不说了,他就是没有理解我,也不可能理解我,我只是想他的酒吧能够长久经营下去,我能够经常来见见他,可是我们之间的误会实在不能解释清楚。

“我先拿回去做吧,做好了我送过来。”我懦懦地说。

“好吧,内容不多,你快点。”

说着,我的手机响了,是王微打来的,她约我晚上吃饭。我告诉她:“晚上没有时间,我要去见我表哥。”“是见你表哥还是你表妹呀?不会真的和老田的侄女约会吧?”王微的口气里明显的有其他含义,我连忙说:“是真的。我表哥酒吧的会计辞了,表哥请我帮个忙,你可千万要为我保密,否则……”“哦,那就改日吧。”王微其实真的很善解人意。而且也算是个有品位女孩。我和她在一起就象和哥们在一起,从来没有关注过她的性别。

表哥问:“谁呀?有女朋友了?你嫂子还说帮你介绍一个呢,看来帮不上你了。”

我说:“什么呀,我同事。”

“同事最容易发展成特殊关系,你想呀,天天在一起的时间比夫妻在一起的时间还长,还能不发生感情?同事没关系,只要人好,关键要对你好。”我不想和表哥探讨这个问题,我看他心情平缓了许多,就此告辞。

晚上,我打电话告诉表哥,帐表做好了,问他要不要看看?他说:“好利索,你过来吧。现在客人不多。”快到酒吧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雨,一个是今年的雨水多,第二个我光想去给表哥送帐表,也没注意天气。结果我下出租车的时候正赶上雨最急,头发和上衣全淋湿了。

“傻小子,怎么不知道避避呀。”表哥一边胡噜着我的头发,一边搂着我的肩膀,引我往办公室走去。走进他的办公室,我顺势回身抱住了他的腰,他腰部的肌肉结实而紧凑,抱着他就象抱着一头熊,温暖而舒服。“咳,湿乎乎的,你干什么,等会擦擦。”他掰开我的胳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来一条浴巾。“我就是有点冷,你一抱我,我觉得……”表哥把浴巾往我身上一裹,一下把我紧紧抱住了。

表哥再一次用他坚实的臂膀抱紧了我,我单薄的身子在他的怀抱里被充分地温暖着。我惬意极了,有了一种可以放弃一切的感觉。“好点了吗?还冷吗?”表哥松开了我。

“好……好多了。”我把裹在身上的浴巾拿在手里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我的成长日志

    父亲是一个木匠,在我们当地小有名气,所以感觉从小父亲一直就在外忙着做木活,而家里的里里外外则是我母亲一个人支撑。那时候家中个孩子都要上学,所以哪怕父亲一年忙到头,所挣的也只能给我们缴纳学费而已,而家里平时的开支,人情门户,全是靠母亲做点农活,一年养几头猪生…[查看全文]

  • 网王天堂的婚礼

    龙马说这个香水百合的味道和自己的很像,所以很喜欢。这个花瓶也是他喜欢的,水蓝的底色上雕琢着七彩的天使,不仅因为如此清透的水蓝琉璃花瓶很少见,而且龙马说看到花瓶的颜色就会想起自己。床上的可人儿有着一头墨绿的头发,长长的睫毛,小巧的挺鼻子和一张樱桃小嘴,…[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