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网王天堂的婚礼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龙马说这个香水百合的味道和自己的很像,所以很喜欢。这个花瓶也是他喜欢的,水蓝的底色上雕琢着七彩的天使,不仅因为如此清透的水蓝琉璃花瓶很少见,而且龙马说看到花瓶的颜色就会想起自己。床上的可人儿有着一头墨绿的头发,长长的睫毛,小巧的挺鼻子和一张樱桃小嘴,只是现在的嘴唇已经没有血色。医生说他可能没有几..

从你说爱我以后,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一起写我们的结局。

这个房间四壁都是白色,浓烈的药水味道会让进来的人都微锁眉头,哪怕是护士小姐也不例外。

他,手里拿着一束香水百合,香香的。和往常一样步入病房,将花插进一个琉璃做的花瓶,让这里增添了一丝生气。龙马说这个香水百合的味道和自己的很像,所以很喜欢。这个花瓶也是他喜欢的,水蓝的底色上雕琢着七彩的天使,不仅因为如此清透的水蓝琉璃花瓶很少见,而且龙马说看到花瓶的颜色就会想起自己。

床上的人还处于昏迷中,微微的呼吸声证明他还活着。半年了,虽说时间并不长,但是伴随着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个嘀哒嘀哒声过来,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受着病痛的煎熬,自己的心不知碎了多少回,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自己代替他,无论用多大的代价。

床上的可人儿有着一头墨绿的头发,长长的睫毛,小巧的挺鼻子和一张樱桃小嘴,只是现在的嘴唇已经没有血色。那张白色的脸庞显出的只是病态。即使是这样,也能让人看出他的美。心电图的嘀嘀声使得房间静的有些可怕。医生说他可能没有几天时间了,不二要求院方尽快替办理出院手续,他想和自己大爱人共渡最后的日子。

本该流泪的不二为什么此时什么也没有流下?!已经哭到眼泪都干了吧。看着病床上的那个爱人,用手抚摸着他的脸颊,很凉,希望手的温度能让他醒来。可能是真的感觉到手心带来的温暖,睫毛微微抖动,一双太阳般金色的眼睛睁开了,可是不再耀眼。但不二还是为之陶醉,好几天没有看到这双眼睛了,从天前的那个午后开始。

-天前的回忆-

“龙马,这是我今天为你做的鱼汤,你一定要喝哦,如果乖乖的喝完会有一份奖励。”

“真的?拿起碗就喝。”龙马毕竟还是小孩子,听到有奖励就算是自己最不愿喝的鱼汤也一口气喝完。也不是龙马不愿喝,因为不二说鱼汤对身体有好处,所以经常喝,那再好喝的鱼汤也会没有味道。

“小心拉,看你满嘴都是的”用手绢轻轻擦拭龙马的嘴角,宠昵的说到。

“奖励,我可是已经把汤喝完了哦。”

“登登登登”周助把一篮子的美味放在龙马胸前的小桌面上。

“呵呵,是我最爱吃的日食。茶碗蒸还有千刀鱼。我就知道周助最好了。”

看着龙马开心,自己也欣慰了。

吃着吃着看到龙马又是毫无征兆的一阵猛咳,“龙马,龙马,别吓我”医生,医生周助焦急的叫喊着。

“他怎么样?”几乎是用喊的。

“需要急救,你先别着急,在门外等着”说着就把龙马推进手术室了。

分钟、分钟,怎么还没有出来,不二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对他来说就像是几个世纪那么长。他正想夺门而入的时候,龙马被推出来了。

“医生,龙马怎么样?”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他现在处于昏迷状态,不过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不二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脸上凝重的表情让不二知道事情很糟糕。

“龙马的情况很遭吗?”低着头不敢直视医生的眼睛。

“恩,根据这些日子的检验报告来看,越前君没有多少时间了。”医生很冷静的说道。

“什么叫没有多少时间,龙马答应过我不会离开我的,不会的。”一把抓起医生的衣领,撕心裂肺的发泄着,眼泪止不住的涌出眼眶,他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周助”轻轻的一声呼唤把不二从游离中拉回到了现实。

“啊,你醒了。”还是那张万年不变的笑脸,明明心痛的要死可还是笑着。有时候真的很恨自己的这张脸,它是那么的虚伪做作,真想亲手把它撕下毁掉。

“你在这里一直陪我?这次我昏迷了几天?”虚弱的声音从龙马的口中吐出。看得出不二的脸色很不好,自从知道真像后一直都陪在龙马的床边,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已经好几日了。

“、天吧。”企图瞒着他,虽然知道瞒不过。

“周助骗我,我知道自己的身体,这么多次的昏迷,每昏一次时间都会越来越长,直到最后…..”用手把龙马的嘴堵上。

“不准,不准你说下去了,你会活的好好的,和我一起打球、在山顶看日出,家里的卡鲁宾很想你,还有仙人掌,你说等我们结婚后你来养的,还有,还有……记得我们的约定吗?”不二不知道现在的他是什么样的,只是在不停的说,不停的说,好像就是不让龙马再闭上眼睛。龙马就这样静静的听着,想着以前美好的一切。

-更早的回忆-

从刚才开始打球就一直对着自己笑,根本没有在意还有在球场打球这回事。撅起小嘴,向不二发难到:“呐,周助你就不能认真一点打球吗?”其实看上去更像是在撒娇。

看着爱人现在那个可爱的样子,心里的那个捉农人的小恶魔开始蠢蠢欲动了。他把头低的很低,以免让他看出笑到脸部抽筋的糗样,装作好像深受委屈的样子回答到:“呐呐,龙马怎么可以怀疑我的认真呢?人家明明在很认真的打嘛”只差没有挤两滴眼泪来深度渲染气氛。

龙马看到不二“委屈”的样子连忙跑过去,一不小心被拌了一脚膝盖被磕出了血,不二急了,抱起龙马就往医院赶。

“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龙马你没事吧?”轻风吹在奔跑中的不二的脸上,丝丝秀发随风摆动着,看的龙马呆呆的根本没有听到不二的话。

“龙马,龙马”又是两声急促的呼唤。龙马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没事,周助我没事的,把我放下来吧”甜甜的微笑,柔柔的声音。

“不行,要到医院去检查一下有没有伤到那里,膝盖的伤也要消毒。”蓝色的眼眸看着龙马,很坚定的语气。

“唔”龙马贴上了不二的嘴唇。

“谢谢,谢谢你周助,我真的没事。”还是甜甜的微笑,柔柔的声音。

“龙马”被龙马意外的举动搞的有点不知所措。

龙马从不二身上跳下,脸就冲着不二猛笑,边笑边跑。

“呵呵,原来周助也有吃惊的时候呢!”夕阳西下,照在龙马的身上。此时的龙马就像一个刚从天堂到凡间的天使,头上顶着光环合着金色的眼眸和灿烂的笑容飞舞。不二着迷了,露出了真心的笑,他希望时间就永远停在这一刻不会改变。跑过去,毫不犹豫的将龙马搂进怀里,紧紧的,紧紧的贴着自己的心。

“龙马,我们做个约定好不好?”

“恩,只要是和周助做的约定我都会答应的”他是那么的相信不二周助,比谁都相信,因为他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他的事也是最重要的事,龙马一直都这么认为。

“龙马,嫁给我,我要让你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最快乐的新娘,我们要永永远远在一起”冰蓝的眼,如此的纯洁,清澈。望着自己的爱人听到他求婚的话后的一举一动,他知道答案一定是唯一的,肯定的。

“恩”没有多余的词句,幸福就这样弥漫开了,回荡在两人中间。

替龙马办好了出院手续,站在门外不知道应该怎么和龙马说。

“进去吧,该面对的始终都要面对”这是龙马的主治医生,他叫藤原佐为,一个和不二周助很像的男人,笑起来是那么的随和,温柔。不二喜欢他,因为他很能理解他们。龙马也很喜欢这个他,因为就像和周助在一起一样让人很安心。

“如果,我是说如果龙马不提这件事的话,我们就都不要说好吗?”他还是无法面对龙马的问题。说话时眼睛看着房里的龙马,因为他的眼里只有他的存在。

“好吧,我答应你”佐为知道不二和龙马之间的事,虽然不被外人认可,但是他认为只要是真心的喜欢对方又何必在乎是不是同性,又何必在乎外界的舆论呢!他真心的希望两个孩子能够在一起。

推门而入,龙马就坐在床边,看着窗外的落日余晖。

“周助,你看好美的夕阳,我第一次觉得比起日出,夕阳的美也好不逊色”苍白的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

“龙马,小心着凉”随手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龙马的身上。不二心想“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当然,只要你龙马喜欢,无论是什么都无所谓。

“我们可以回家了,龙马高兴吗?”笑着问道,不二知道龙马喜欢他笑,哪怕是强颜欢笑。

“恩,当然高兴,因为可以和周助整天在一起了,可以抱着卡鲁宾躺在周助的怀抱里,以前都是这样的对吗?周助,我好久没有这样了。”说着就往不二的怀里钻。

“是呀,以后我都可以这样和龙马在一起了”抱着龙马的身体,就觉得好轻好轻,半年的时间已经把那个健康,富有活力的,奔驰在网球场上的龙马变得很憔悴了。目送不二和越前走出医院,佐为在心里暗暗为他们祈祷。

回家已经有几天了,龙马比之前有精神,还嚷着要不二明天陪他到山顶看日出。不二说他身体还没好不能爬山,就答应陪他去海边看,龙马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这天,龙马的身体不是很好但是精神不错,不二怕海边的风太凉还特地为龙马带了件厚大衣,龙马抱着卡鲁宾和不二一起到海边,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等日出。

过了一会而,天还是暗的,徐徐海风吹在龙马的身上,龙马说有点冷,不二把大衣裹在他身上,龙马说还冷,不二就在龙马的手上哈气,帮龙马搓手取暖。龙马看着不二心里甜甜的。

“周助,你说今天能看到日出吗?好像快要到时间了”在不二的怀里怀疑的说道。

“能,天气预报说今天是晴天”不二不自觉的把龙马搂的更紧了。

又过了一会儿。

“周助,为什么还没有出现?我好不容易起个早。”龙马的声音有些轻,但不二还是能听见。

“龙马困吗?”周助的声音莫名的有些梗咽。

“恩,我能睡吗?”龙马的眼皮很重。

“不行,难道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就让雨把我的头发淋湿

    那天晚上,当表哥黑豹无意中用他那粗壮的臂膀把我揽在怀里的时候,我的身体一阵痉挛,下意识地推了黑豹一把,可是这无力的推拒,恐怕黑豹都没有感觉到。表哥黑豹松开我。”黑豹说着话,从冰箱里拿出两听燕京啤酒,我说:“太凉,喝不惯。黑豹指指靠墙的一座落地石英钟:…[查看全文]

  • 怀念我的陈可

    但是他的名字,我却始终喜欢着,就象我初次遇到他的时侯那样,虽然不是曾经认识的名字,但却无比熟悉,总让人笑着念起。常觉得上一场离别并不遥远,可记忆却已经模糊,人生长在这个健忘的年代,总是要一个凄冷的所在,才让人想起曾经切切的不能忘记。当时以为,即使分开…[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