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断袖

正文字体:  
日期:2008-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在同济大学出国德语培训班,我的德文会话能力不好。我无法适应德文的句型,很难把句子腹部的宾语跟句子末尾的动词合起来理解。其实我更爱讲中国话。“我来到中国头一年就在吉林大学。

在同济大学出国德语培训班,我的德文会话能力不好。倒不是发音不准,而是听力太差。我无法适应德文的句型,很难把句子腹部的宾语跟句子末尾的动词合起来理解。语法测验我总是满分,听力测验几乎不及格。
上完听力课,是午饭时间。我总是心里烦闷,不愿意跟同班的学员和老师一起吃饭。宁可到普通大学生的大食堂去吃饭。不巧,这位德语老师也到这里来吃饭,他主动坐到我的对面,好象知道我的烦闷。“我们不讲德语。其实我更爱讲中国话。”他的汉语说得太好了。简直听不出是外国人。好象是一个北方的小伙子,略带一点儿东北口音。“我来到中国头一年就在吉林大学。到上海来教德文,纯粹是客串。我的兴趣是阅读中国古典文学。”这句话立刻撩起了我的心病,我的兴趣原本也在历史,甚至痴心喜欢书法和篆刻。可是被运动和文革折腾了半辈子的父母和长辈们异口同声反对我考文科,终于进了机器制造专业。开始了另一种“金石”的生涯。如今快要出国进修了,梦里还常把金相图和光谱屏幕想象成浓墨重彩的写意山水画幅。

他是追求东方文化的雅趣来中国的。他的名字叫SchieldStein。汉名竟是石亭松。这姓名起得如此道骨仙风,令人仿佛看见一片松竹山崖,亭台鹤影,又仿佛听见苏东坡的《松风亭记》。“不要叫我老师,叫亭松就蛮好了。”他当时正在重读王力的《古代汉语》。我告诉他上海话里面古代入声韵尾依然存在。
他立刻对上海话发生了好感。他感慨地说:“没有人说出到底为什么洛阳的‘洛’字和严格的‘格’字部首相同,发音不同。汉代〈方言〉的作者为什么仍要写作扬雄,不作杨雄?其实王力已经认为应该是姓杨。或许中国人觉得写作‘扬雄’更富有诗趣?”他的问诘恐怕不是一般理工科学生足以应对的。我觉得跟他很谈得来。他告诉我,德语文句,口语中有时“破框”,常常是自然的表露,句尾动词已经给出,修饰语再作补充,并没有什么不好。我告诉他,“风雨大作”的作和“洗手作羹汤”的作不同在于,前者是兴起,后者是则是普通的劳作。下课以后,他常来找我。去游泳,还在五角场镇上上过一次小馆子。一个妇人乞丐伸手讨钱,他竟一次给了她两块钱。
德文班结束了。我到了德国。当时分手时他给过我一个地址。我给他写过一封信,可是没有收到回信。
转眼一年过去了。留学生活新鲜而又紧张。德方专业协会安排我们作一次周末旅游。八十年代的中国人大概都只知道两个德国人,一个希特勒,一个马克思。于是我们被安排去特里尔。大客车直接开往马克思故居。

不远处拐角上就是一家性商店,霓虹灯照着香艳的丰乳肥臀,一闪一闪,Marx和Sex近在咫尺,给我一种十分滑稽的感觉。进入博物馆,我不想费神去听懂解说员的说辞,因为我觉得仿佛这里的一切我都似曾相识。马克思传,马克思的青年时代,拉法格的马克思回忆录,都是一代青少年必修的课外读物。

老马的生卒年月、共产党宣言的发表时间,谢谢。我想了解的是马克思在今天的意义。一看到那张依然挂着的《华国锋游览特里尔》水墨人物画,人人都露出调侃的笑容,就知道这里不会有我需要的信息。我翻开出口处的留言簿,看看那些胆儿大的中国人在上面写些什么冒犯的词句,才多少感到不虚此行。匆匆走出老马故居,我在特里尔的大街上倘佯。忽然我发现对面有个熟悉的面孔,高大的个子,深凹的眼睛。他是石亭松。我叫了一声:“亭松!”他也看见我了。还是那淳厚的东北口音。“真想不到,在这里会见到你。”他现在在萨尔布吕肯一家法国公司做翻译。那里需要法文、德文和中文。今天他是顺便来特里尔度假的。天下真小。
他成了我真正的导游。用中国话解释所有的名胜。黑城门,当年的修道院,大教堂,巴洛克式的花园。

罗马人当年的角斗场和贵族浴池。直到我们的大客车要返回科隆了,他才把我送上车。我从车窗里探头问他在萨尔布吕肯的地址,他说了Allebcherstrae。1,又加一句,你记住,“孔夫子搬家----尽是书”就行啦。车上的中国人都听见了他的话。大家都忍不住赞叹,小伙子的中国话讲得实在太棒了。
过了一个月,他刚好要到波恩来办事。抽空来到我的宿舍。我们坐在小房间里天南地北地神聊。我说的是出国的感受。例如,在中国最威严神圣的马克思,其故居竟跟最下流无聊的色情小铺遥遥相望。这种“和平共处”在中国是几乎不可想象的。我还问他,关于同性恋的问题。因为离我的宿舍不远就是本地同性恋者的俱乐部。“你知道同性恋是怎么一回事吗?”我发现他完全没有表情。沉吟了片刻。他才反问我:“你听说过吗?”我听说过。岂但听说,我还见过。那年我分到农场工作。
连队里的一个同事忽然被逮捕了。他政治上没有什么不同政见,不至于参加什么反革命集团。为什么下了监狱?后来我才知道,他是鸡奸犯罪。亭松望着我出神。那时候我是连队的宣传干事,是连长的“秘书”。那小子在预审室里的口供和认罪书我都看了一遍。后来他被保释出来了。我悄悄地问过他,他说,他们的同道,互相会认得出来……“除了这些小百姓,其他的同性恋传说在中国还有吗?有的。我坦率地告诉他。我听说,著名京剧艺术家梅兰芳就是。京剧戏班里面这是司空见惯的常事。张欣辛的《北京人---100个故事》里就有含蓄的描述。但是无论城乡
,人们都把这件男人们的事情当作一件见不得人的丑事,不可能堂而皇之地公开建立俱乐部。这就是民主社会和中国社会的不同吧。接着我告诉了他,我的父亲在文革中被关押过两年。他在监狱里也结识过一位难友,此公不是政治犯,而是一名同性恋罪犯。他在狱中非常照顾我父亲。他常常代替父亲去抬粪桶,有时还把自己的口粮分一点给我父亲。因此我从心底里也同情他,也对同性恋问题感到好奇。“后来这位朋友怎么样了?”他后来也出狱了。我父亲被平反之后,去看望过他。他结婚了,还有了孩子。亭松一直沉默着。听到这里忍不住摇头。“你也接触过这样的吗?”他抬起头,看了我几乎一分钟,然后冷静地对我说:“或许我可以告诉你,我就是这样的人。”“你?”我惊呆了。半天没说出话来。他苦笑了一声。“你说得真诚,我也不瞒你。”

“那是我上中学以后,我逐渐发现,我跟别人不同。我对女性不感到吸引力。反而对男孩子感兴趣。我暗中喜欢我的一个同班同学,他的肤色比较黑,有点象亚洲人。我觉得他很美。后来我才知道,他的类型就是所谓“东亚浅黑型”。我也很喜欢你。因为你是真正的东亚浅黑型。我喜欢跟你谈话。当你刚才开始跟我谈这个主题的时候,我的心跳荡得厉害,因为有一些同性恋的朋友就是通过这样的试探,来寻找同志的。我多么希望,你也是……直到后来从你的话中听出来,你不是。可是我感到你没有歧视心理,或者说,比平常人少一些。所以我向你坦率地承认。们对同性恋有许多鄙视的看法,你的想法已经属于是比较通情达理的了。

我开始学中文完全是偶然的。文完全是偶然的。我住在汉堡。我的姨父在英国工作,他的业余爱好,是学一点中文。他常回来度假,我跟着他开始认“人、手、口、刀、牛、羊”。他发现我的语言天赋比他强得多,很快他就不能再教我,而是我教他了。那时我才十二岁。后来我从英文书中看到,中国有一本小说叫作《品花宝鉴》。同性恋被描写得非常风雅,充满了诗情和雅趣。从此我学习中文就变成了一种自觉的追求,一种期待,一种陶醉。古代的中国并不是你所说的那样,那时的中国同性恋人可以自由地行乐,并且相当真实、优美地记叙了他们的性生活。

十七岁以后,我知道就在我们的汉堡,有一家同性恋游乐场。那是一座庞大无比的地下宫殿。买票踏进拱门,立刻进入了完全的另一个世界。我在这里不再感到自己是异类,大家都是Kamerade同道。可以畅所欲言,可以自由地交接朋友,聊天,游戏,唱歌,表演。有的人特地穿上自己最招摇的衣衫,显示那斑驳的色彩,凸显他独特的姿态。电影场里放映着同性恋人物的电影。影片的导演和演员半都是同性恋者。有的影片的艺术趣味非常高雅,也有普通的成人电影,然而过分的暴露无遗,也就失去了含蓄的美。在这里我们感到有一种志同道合的知己之感。只因区别于常人,于是就更容易相互接近。这里有最高雅的咖啡厅,茶客们坐而论道,经天纬地,也有隐秘的芙蓉城,好友们耳鬓厮磨,细语叮咛。”

“恕我直言。我无法体验你们同性之间的那种爱情。”他大概听惯了这种评语,但是肯定我决不带有恶意。“我也读过许多异性相爱的爱情故事。我能很好地理解这些故事。因此我也能够非常准确地翻译我们之间产生的爱与情,译成你们异性恋者的语言。”

在游乐场这个封闭的世界里,我一点也不感到羞愧。因为我知道,我们的队伍里拥有许多世界上有名的画家、作曲家、服装设计师、作家、导演和演员。我们虽然是人类中的少数,可是却拥有许多杰出的人才。

既然人们热爱这些人材所创造的艺术作品或设计,为什么不能容忍他们的断袖之癖呢?什么,什么?你说,你们的欲念叫作断袖之癖?是的。不,不是!记得我的母亲跟我谈起过她对“断袖之癖”的评语。

那是在文革的枯寂之中。父亲关押在大牢里。家里的书籍全部被抄没一空。只剩下一本三十年代出版的老《辞海》上下两册。胡乱打发饮食睡眠之余,我的妈妈就拿一本辞海当作阅读材料。遇到有趣的典故,便给我讲评一段。“断袖”的典故就是那时的一课。汉哀帝的宠臣董贤,少年得志,二十二岁就官拜大司马。

整日与皇上坐卧起居在一起。董贤爱睡午觉,有一天皇上已醒,欲想起身,可是董贤仍在梦中,压住了皇上的衣袖。皇上爱才,不忍将他推醒。于是抽取宝剑,将衣袖割断。这段故事被后世传为佳话。董某并不是什么贤卿名相,倒是个权奸弄臣。他操纵朝政,假公济私,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兴宅第,造坟墓,费钱以亿万计,吮尽民脂民膏。为什么这样的故事还能够世代流传,经久不衰?汉哀帝因为身份是皇帝,断袖一举又不失风雅,于是一件小事就留下了历史的痕迹。但是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