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同志 419

正文字体:  
日期:2008-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这是黑夜里所能够听得到的最强烈的声音,最空洞的声音,最震撼的声音。我的心跳更是“嘭嘭嘭”地加速了,手臂上的汗毛也有了微微的树起……方才还是在酒吧。身体紧密接触的那一瞬间,他的手似是不经意地顶在了我的小腹部位。用一种似有非有的声音问道:“噢,你也在这里吗。

背离了巷口的灯光,我俩的身影儿就急三火四地赶在了脚步的前方。且又一纸浮动着的幽魂一样,贴了地面长长的铺展开来。单薄、起伏、零乱……寿命也短。不消一会功夫儿,它们就全都被周围的黑暗,给吞噬得无影无踪了。于是,我俩整个儿的人也就如同身陷进了一座黑沉沉的洞。

——天啊!真是不敢想象,旧城老住宅区的夜晚是这般的黑。黑得人心慌慌的。

巷子的尽头,迎面是一堵黑漆漆的墙。他手持火机燃着的光亮中,我还影影绰绰地看见了一扇黑漆漆的门。金属钥匙开启门锁的清脆,零零碎碎地打破了夜的沉闷。随后,被推开了的门“吱嘎嘎”作响。我则胆怯地四下里张望,生怕那浓浓的黑暗,突然崩裂了,山一般地重压下来。

屋子里,亮起来的灯光也暗。及等稍稍挨近了那敞开着的屋门口,一股子呛人咽喉的霉腐气味儿,就直冲了出来。我下意识地掩了掩鼻子,门槛以外停留住了自己的脚步。他却径直走了进去,头也不回,对我没有丝毫的照应。

进到了屋子里去,只见他立在了地中央一张方形桌子的旁边,人不说话,还在灯光底下皱起了眉头。接下来,又伸伸手,从衣兜里面“悉悉索索”地掏出一盒香烟来。

我怕那条黑黑的巷子,转回脸儿去看一看的时候,自己的双脚也就一步迈进了屋门槛儿,随手还将那身后的门扇,轻轻地掩上了。

再环视四周,屋子里的陈设有一些简陋、杂乱,一切都显得黑乎乎的,看不清楚。只是在他依靠着的桌子上,偏偏放了一只精美的景泰蓝烟缸,还泛着些许五彩斑斓的高贵亮泽,吸引住了我的目光。

隔了墙,传来邻居家老年男人深重的喘息声,以及竭尽全力的咳嗽声。这是黑夜里所能够听得到的最强烈的声音,最空洞的声音,最震撼的声音。我的心跳更是“嘭嘭嘭”地加速了,手臂上的汗毛也有了微微的树起……

方才还是在酒吧。我一出卫生间的门,不料与他迎面撞在了一起。身体紧密接触的那一瞬间,他的手似是不经意地顶在了我的小腹部位。于是,他抬起了头,望一望我。用一种似有非有的声音问道:“噢,你也在这里吗?”

最为熟知的问话,出自张爱玲《爱》的小散文,那是我一贯热爱着的才女所撰写的。如此以来,这理应也是一个令人遐思无限,激动万分的场景。不想,自己却又赶在了这个时刻,变得愣愣的,傻傻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然而,我俩的遭遇却并没有如同《爱》的结局——“就这样就完了”。

说话的同时,他的手又试探性的一路摸索下去。不偏不正,恰好触到了我身子底下,那个已经变得棒棒硬了的器官。接着,他将它抚了又抚,揉了又揉。那轻巧的感觉,恰似从他的口鼻中,呼出来那一股子细微微的气。

咫尺的距离,也让我将他看了个仔细。他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有一双好看的眼睛,清澈透明。再加上深凹的眼窝儿,弯弯的眉毛,挺直端正的鼻子。俨然米开朗基罗刀锤之下的大卫。大卫是石头成就的,而这人却是活生生的。我还真真地嗅到了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了一股淡淡的香烟味道,一种正宗的、地道的男人味道。尔后,贴了我的耳根儿,他悄悄说道:“今晚有伴儿了吗?”

“没。”我这样答话。

“半小时以后,路口的白果树底下等我,好吗?”说完,他莞尔一笑。我看得见他那性感的嘴唇,还有口中白白的牙齿,以及嘴角两侧挂出来的一对浅浅的酒窝儿。

我点点头,点点头。

于酒吧的大厅里面。我们两个人的桌子,相隔了一段距离,一段不小的距离。只是透过了那暗暗的灯光,我依然目不转睛地盯视着他英俊的脸,盯视着他吸烟的样子。

酒吧里面大多是一些常来常往的熟客,真正能够唤起别人期待,激醒别人欲望的人并不多。于是,我始终目不转睛地盯视着他英俊的脸,盯视着他吸烟的样子。私下里,还在自己内心的画板上,惬意地涂抹着绚烂的色彩,努力拼凑着今夜最辉煌的图画。

约摸过了半小时,我起了身,独自离开了酒吧。刚刚走出了酒吧的门,立刻就感受到了夏夜的风,清清爽爽的,象是一个会撒娇的孩子,打着滚儿直往人的怀抱里头钻。

——多么美好的夜晚啊!

我不再多想,径直奔了那路口的白果树底下。稍后,帅气的他,穿一身时髦的衣服,风度翩翩地也朝着这个方向走过来了。及等到了近前的时候,他收一收脚步,一边整理着自己衣服上的纽扣,还一边朝了四周留意一下。

“嗨!”算是一声简单的招呼过后,他又说了见面的头一句话,“今天的天气挺好的。”

我笑一笑,应答了他:“是,挺好的。”还随了他的话语,真的抬起了头来,煞有其事地望一望天。

“你什么型号的?”接下来,他又切入了一个正式的话题,“?还是?”

“我,。”我说。

“?”他有一些疑惑,皱了眉,迎过脸来。“什么意思呀?”

“的面前我是,的面前我是。二者兼备呗!这个你还不明白?”随即一扬头,我就把骄傲的目光瞥上了高高的树梢儿。

“啧啧啧!看看把嫩(你)给能的。”极度“夸奖”的同时,他的口舌也学了老年女人,灵巧地咂出了一连串的响声儿来。紧接着,他又凑过来了身子,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么说来,那你就是这个圈子里的恺撒大帝唠?!”一句恭维的话,包含了打趣儿的成份,不轻不重,犹如一阵清凉的小夜风儿,细柔柔地吹拂过来。

听罢了此话,我们二个人都垂下了头,双手也抄在了裤兜里面,脚碾着透过了繁密树叶筛下来的碎碎灯光,还各自笑出了声。

此刻,跟随了他,进到这间屋子里来。一直的时间里,他再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紧紧锁住了双眉,在灯光底下吸烟,一支又一支……深夜,于狭小、空荡的房间之中,回响着的是隔壁老年男人奋力的喘息声、咳嗽声,声声逼人。

许久,他从一种沉浸当中猛然回醒了过来,扭一扭身子,看一看我。然后,手指熄灭了一个烟头,对着我说:“你,洗一洗吧!”

我顿一顿,还是听了他的话。我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并将它们一件一件地仔细折叠好,摆放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简易的盥洗间设在了进门右手侧的墙角里,通体是用了硬的塑料板,方方正正地搭建起来的。三脚两步走近去,我又弯弯腰,一把将自己的丁字内裤撸到了底儿,全部的身体也就此痛快地脱了个精光。

不知是因着裸露而带来的凉意,还是因着裸露而带来的羞涩与紧张。在进入盥洗间的那一时刻,我整个的人儿身不由己地打了一个微微的寒战。于是,我未加思索,急切地按下了淋浴器的开关。更不曾意料的是一股冰冷冷的凉水,直直地窜冒了出来,喷淋到了自己的身上。“呀!”我惊叫了一声。

听到了我的声音,他伸手进来,关爱地调试一下水温。且随着那温度的渐渐升高,他的手也顺便轻轻地触摸到了我的身体。似是千百次曾经的渴望,那水的温热,手的温热,就在这神奇的一瞬间,巧妙地糅合在了一起,一同抚摩过我的胸,抚摩过我的腹,抚摩过我的腿……

“我们一起吧!”他说,那声音还是和先前一样的,低沉、悦耳。

我没有支声儿,只用了眼神儿、微笑等细小的动作告诉了他,自己是不反对的。于是,他去了又来,再来的时候,已经褪去了全身的衣服。他就这样赤裸着身体,穿越了门的挡帘儿,穿越了水的幕。仿佛是拥有了一个最久远的故事,我们俩的身体就紧紧地相拥在了一起,共同沐浴在了莲蓬喷头喷洒下来的细细水丝之中,如梦如幻。

少顷,他肉感的双唇带着水的温度,带着水的湿润,带着水的柔滑,缓缓地迎合了上来。好似一生的时间,都在期盼着这一时刻的到来,我们两个人的唇就牢牢实实地对吻在了一起。

当他的舌尖儿探头探脑伸过来的时候,我稍加用力就将那舌的全部,都吮吸进了自己的口中。彼此缠绕,彼此逗弄,彼此情咬。与此同时,也深深地感受到了他快乐的呻吟,在我的喉头间震动着,递增着。他那英俊的脸庞,更是因着过份的激奋,而变得紧张了起来。我浑身的血液,也在这一时刻被灼热、被燃烧、被沸腾……

水,不间断,依旧春雨一般,飘飘柔柔地喷洒了下来。他灵巧的舌,恰似那于溪流之中欢跃着的一条小鱼儿,痛快地脱离了我的口腔。挑逗一下我下巴上的胡茬儿,既而,又打着激情的水漩儿顺流而下。如此以来,撩动了我的颈,撩动了我的乳,撩动了我的脐……且一而再,再而三,使得我小腹的肌肉牢牢地绷紧,全身的能量都在向着脐周的那一团火热汇合、聚集,从而也激发出了自己一声声最深远、最长久的喘息、喘息。

一旦他将我那男性器官最敏感的前端部位,含在了自己温暖、柔软的口中。我所有原始的、狂野的欲望,都犹如深埋了的地火,立时升腾了起来。我的双手情不自禁地抱住了他的头,身体也就挣脱了一种无形的束缚,开始了一前一后地激烈运动。而他的嘴唇又更加深入地、完全地包容了我的阳具,一松一紧,一快一慢。因为我们是同性,熟知自己以及对方身体一丝一毫的感受、需求与反应。所以无须明言,彼此都能够在这性爱的过程中呵护有佳。

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终于,我一步一步地攀缘上了快乐的颠峰。随了喉头一声声地呻叫,随了胸部一次次的起伏,随了身体一阵阵地抽搐……那些乳白色的、包孕着生命的粘稠体液,喷射到了他的脸上,喷射到了他的肩上,喷射到了他的胸上。之后,又在水流的作用下,眨眼儿间就不见了踪影,消失的一干二净。

这时候,他的舌又逆了水流,贴着我极其敏感的体肤,缓缓地撩动上来。行到我颈项的时候,他的双唇又撮成了婴儿的吃奶状,一下又一下地吮吸着我的颈,吮吸着我的肩,吮吸着我的耳后部位。我高高地仰起了自己的头,置身于了这醉生梦死一般的境地。我也将他的身体紧紧地揽入了怀中,迎着他那十足的激情,火热的唇,深深地吻了下去。

我们往地下沉,我们往天上升,我们徜徉在五湖四海,我们忘记了人间的悲伤苦痛……

随后,没有来得及擦拭湿漉漉的身体,他又牵了我的手走出盥洗间,来到了方形桌子的跟前。彼此的搂抱不间断,彼此的爱抚不间断,彼此的热吻也不间断。渐渐地,他又背转过身去,用健壮、圆润、突出的屁股,轻轻磨蹭起了我的性器来。

我体内的欲火未曾熄灭,那一星暗红逢了“春风吹又生”。于是,我伸手柔柔地抚摩过他的背,抚摩过他的腰,抚摩过他的臀。他就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