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勾引直男的真实经历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5-29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凭我多年的经验(我曾经有过多次趁别人熟睡时占便宜偷摸的经历,要是这篇文章受欢迎,再把其它故事也陆续发出来,大家顶啊。

他是我们车间的工人,人长的黑黑瘦瘦的,留着微长的“刀削”发,看起来弱不经风,给人一种痞痞的感觉,可干起活来很认真也很卖力,尤其是他汗流满面的笑脸,弯弯细细的眼睛里射着的青春的阳光,微微兜齿的嘴角里闪现出的小白牙,真的要把人迷倒了。他家的条件不是太好,所以高中毕业后就没再上学,通过一个亲戚介绍,早早的就上了班。

有这么优秀的手下,我这做主任的当然要时常照顾一下了。工作中的我还是很严格的,不会有一丝的偏袒,反而还经常把艰巨的工作交给他;但下了班后便是好兄弟,我们年龄相仿有共同语言,他家又是外地的,他住单位宿舍,我便经常从家里带好吃的好玩的东西给他。

那年厂里流行听张震的鬼故事,两年前大四的时候学校里也流行过一阵,也许是单位太偏远,流行事物传入的速度偏慢的原因吧。回家居然翻到了好几本压了箱底两年之久的鬼故事的录音带,然后告诉老妈周末我不回来了,单位加班。

下班了,我到了他寝室,寝室里有两张上下铺的床,平时有三到四个人住。今天周末,一个室友回家了,只剩下他和另一个同事。我把录音带拿出来,他高兴的一蹦,接着又沮丧了起来。寝室里唯一一台随身听已经跟着主人回家双休了,现在空有录音带什么也听不了。他嘟着嘴,愁眉苦脸的看着我,我调皮的用眼神引向我身后的手,他一下子明白了过来,伸手来抢我背在身后的随身听。

我当然不能那么轻易的交给他了,一支手向后拿着随身听,另一支手顺势揽在他腰上,就这么半推半就的闹了一会,他把目标抢到了手,我也把他抱了个够。然后我和他说,鬼故事要到晚上听才有意思(就差和他说只有在床上听才最有意思了),我胆子小自己不敢听,所以今天晚上和他一起听鬼故事。他也没怀疑什么,便说要请我吃饭。一切顺利,就等着晚上一起听鬼故事了。

r

酒是一定要喝的,尽管我平时几乎一口酒都不喝。芹菜、艽菜、大葱和鸡蛋是一定要吃的,尽管平时我很讨厌芹菜的味道。和他同寝的那位老哥是个大酒包,平时一喝就高,再加上今天我蓄意的灌酒,这个KW电灯泡回寝的时候已经接近昏死状态,倒在床上就已酣声如雷了。(还算庆幸,他老兄没有折腾)

洗过了脚,便早早的躺到他的床上,等着我的小绵羊自动的投入我大色狼的被窝来。(好像应该是他的被窝,但我先进来的就算是我的了)因为只有一台随身听,而我又装做没听过的样子一定要一起听,所以小羊就答应和大狼在一个床上挤一宿了,当然这一切都在大狼的计划之中。

小羊刚洗了头,看起来毛茸茸湿漉漉的,水灵细长的眼睛微笑在稚气的脸蛋上,瘦长的身型微黑的肤色,不太发达的体毛和还没发育成熟的身体。不好,某狼的身体由于视觉的刺激局部产生了某种形变某种液体的分泌也即将失控,不过还好,口水只是在唇齿间打了个转并没有流出来。我翻到床的外沿,让他从我身上跨过上床,趁他上床的当儿,顺手开玩笑的抓了他一把,被他笑着支开了,我也没勉强,反正今天你是逃不掉的了,也不急这一会了,大色狼边想着边嘿嘿的笑出了声。

“恐怖”的鬼故事开始了,装正经的色狼开始还都是很规矩的听着鬼故事,张震平静的叙述着,我忍耐着忍耐着,发觉这故事好长好长。突然,一声高分贝的女人的惨叫声如期而致,我也按排练的动作缩成一团,一把抱住了他,还装成害怕的发着抖,他也是一惊(估计是被我吓到的),嘲笑了我一句。我的手就这样占据了有利地型,合理合法的和他抱在了一起。鬼故事也真是无聊的够可以了,听完了一面后,他把他的那只耳机给了我,自己先睡了。

夜的眼睑沉了下来,一丝月光斜斜的散射在他的脸上,他微翘的下唇均匀的吐着气息,身体自然伸开,两腿之间的突在不厚的被子下自然显出了形状。

首先,我要承认我的色胆是大了点,他是喜欢异性的,我以前在他的床上翻到过裸女的图片,以前也试探过几次,如果他是的话,早就到手了;而且今天寝室还有另外一个人,所以我这么做确实很冒险;但我和他已经是好朋友,而且他又是我的手下,并且他为人也很随和,关键是他很吸引我;所以,我还是决定按计划开始行动了。

此时的录音带的另一面已经结束,我把耳机取下放到一边。我装做不经意的把环抱他的左手松了松,自然滑向下方。轻轻的靠近了那诱人的突起。一点点,一点点把重量加在上面。小臂下明显的感觉到热热的软软的一个肉棍棍弯曲的沉睡着。手臂从上面滑过,手搭在了腹股沟,手腕压在了他的弟弟上。抬头看看他的反应,一切正常。我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食指和中指轻摩着他大腿内侧的四角底裤的边沿,无名指和小指向下扣向了那两颗子弹仓库,手腕则温和的压揉着那迷人的肉棒;几秒种的时间,他的肉棒开始充血,不服从的向上撑了起来,怎么反应这么快?一个念头飞快的划过了脑海,莫非他醒着?

凭我多年的经验(我曾经有过多次趁别人熟睡时占便宜偷摸的经历,要是这篇文章受欢迎,再把其它故事也陆续发出来,大家顶啊。),按手感来判断,一个熟睡的人不应该如此快速的反应,还是我太心急把他弄睡了?一颗汗珠从额头渗了出来。我连忙把手挪了挪,离开变硬的可爱的棒棒,搭在了他腿侧无关痛痒的部位。

听他的呼吸,还是均匀的,睫毛依旧返着光,偶尔轻颤一下,不象是醒了的样子,但也不排除装睡的可能。

我决定试他一试,用搭在他腿上的手指在他大腿内侧轻轻的抚摸着,不直接刺激他的关键部位,然后有意识的一点一点向高地接近,要杀个回马枪。就在我的指头一点点接近的时候,明显的能看到在薄薄的被单下,他的弟弟在近一步勃起。我差点笑出了声。按经验推断,如果不继续刺激生殖器,他的勃起状态会减弱,他不但不软下去,反而更加嚣张;并且如果真睡着了,也不会因为我手指的接近而加剧勃起的力度啊!(看我的文章,长见识吧,可以用此方法试探对方是否真的睡着了。但不要对不熟悉的人动手啊,否则后果自负。)同理可证这只小色羊在假寐。

这我就放心多了,就算他不赞成,但也没反对不是。于是我毫不客气的向那向往已久的高地抓去,把那坚挺的巨柱扣在手中,稍微用力的掐了一把;与此同时,观察着他的表情,他微微露出一丝惊讶,睫毛剧烈的抖了一下,然后继续装睡。好有趣的小羊,那你就继续装下去好了,我也不吃亏,自然不会戳穿的,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一定要玩到你装不下去,看你露出尴尬的害羞的表情。

听听旁边的哥们还在兴高采烈的与周公比赛打酣,看看身边的小羊还在心领神会的和肉体快感逞强。我果断的直起身来,掀起盖在我俩身下的单被,坏坏的盯着即将被蹂躏的月光下的羔羊,伸出了罪恶的色魔之手。

现在的气温不高不低,即使全裸也不用担心他会感冒。撩起他的内衣,向上拉至露出那两颗可口的小樱桃,短裤中那顽皮的倔强的弟弟好奇得要挣扎着探出头来透口气,我偏不让你出来;我俯下身来把头低埋,嗅着男孩子特有的诱人的气味,鼻子尖轻触着已经泛湿的内裤前端,现在还不是解放你的时机啊,我对他说着用牙齿轻轻咬了他一小口,他的身子一颤,但还是继续着平稳均匀的呼吸;我吐出舌尖,轻轻落在美丽的小腹上方,从短裤上端划着弧线,湿湿的向上移动;完美平坦的小腹中央,一个浅浅的凹陷嵌在若隐若现的肌群间,如同一泓清泉,映着洒下的月光,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一只蜗牛,拖着粘粘的水印蠕向他,沿着生命之泉顶礼膜拜,留下淡淡的柔和的足迹,全身心投入到泉眼之中,大地再一次发抖,火山再一次震颤;平坦的小腹平坦的胸,我的舌一路游过留下的一路的涟漪,轻轻的、轻轻的、落在了早已微硬的小小红珠之上,一口含于口中,如婴儿啜乳一般用力的吸吮着,舌尖如撩拨琴弦一般连续的轻弹着那颗相思红豆;他下意识轻轻的呻吟了一声,手微微抽动了一下,然后继续绯红着面颊,舒缓着、尽力放松着;我使坏的叼咬着乳头,用力吮啄出声音,故意使他麻痒难忍,他的全身颤抖着,内裤里的小羊踢顶着,眉头微皱着,轻咬上唇,极力控制着就是不肯“醒来”;我的傻兄弟,都到这份上了,你还装,那你可得装到底哟。

没有任何征兆,我忽的拽下了他的四角裤,并且一脱到底;他又一次惊讶了一下,但马上配合的稍微抬了抬身子,小弟弟在这一挺之下,整个弹射了出来,你等不急了吗?只见他的包皮已整个退了下去,巨星闪亮登场;微微向上翘起的顶端骄傲的反射着月光,一丝前液从崖顶直垂到小腹上,随着心脏的跳动,这支亮剑抖擞着、昂扬着,从来没有被别人如此亲近过的尤物没有一点扭昵和害羞的向我点头问候;用舌尖挑过系带,他便敏感的跳一下,再挑一下,再跳一下,我几乎喜欢上了这单纯的身体反射游戏了。

我决定坏坏他,跪在他分开的双腿间,一口便把他整支吞没,穷尽全身技巧猛烈的大幅度进攻,双手上下探索他全身的激情,双唇全面攻陷他高耸的欲望,这回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抑制住突如其来的潮涌,全身放纵的扭曲着,抽搐着,双手抓起床单,双腿尽力的分向两侧,一阵阵轻哼无意识的叫了出来。我一边暗自好笑一边加大刺激的力度,用唇舌绕着冠状沟一圈圈的侵蚀,上下吞吐着他的骄傲;他迎合地把下身向上推送,随着快感的增强,发出有节奏的啊啊的春叫。

i

我突然想到旁边还有一个人在睡觉,尽管已经喝醉,但以他不小的音量,还是太不安全。我俯伏在耳边告诉他小点声音,并且轻轻的含咬着他的耳垂,用绵软的舌轻轻的摩挲着他耳后最柔嫩的肌肤,他再一次颤栗,但是没有再发出那么大的声响。

从耳后绵沿吻至下颌,接近他嘴唇的时候,他刻意的微微偏头躲闪了一下,一路直下;我的左手和着滑滑的液体上下安抚着他分身的不满,右手和嘴唇则集中蹂躏他胸前的两颗红豆,他的身体则乖巧的配合着,轻摆着,一丝不挂的身体在月光下如灵蛇一般不再羞涩不再掩饰,只是双眼依旧紧闭,苦撑着自己睡梦的底线。

道道粗浊的气息从一双扩张的鼻孔中喷出,交结的眉间紧锁着压抑的快感,浮出一层细小汗珠的肌肤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我们曾经有过幸福

    感情就是这样,说不出原因。于是开始不自觉的为她做些事情,没有别的奢求,只是愿意对她好,想做她最好的朋友。但我们终究没有逃开感情的网,虽然明知没有结果。就这样,其实和男女之间感情的开始没有不同。…[查看全文]

  • 我的第一次美丽的错误

    世间万物,大凡最毒的,也是最美丽的,当被炫烂所引诱时,便挣扎在感情的漩涡中,哪怕接触到的只有十分钟,就会死亡,但心甘情愿,因为在这五彩斑斓里迷失了自己。我以为这只不过是一个美丽的谎言而已。但在以后的上网时间里,只要我走进房间,我的私聊分屏上,总是出现…[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