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至孟连去、到腊福去

正文字体:  
日期:2008-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忽然觉得很想到孟连,思绪便牵着我开始行动。从昆明出发,坐了多个小时的车,总算到了孟连。车在路途有点耽搁,到达孟连,已是下午点多。我打了个电话给同学王超,可他回思茅过年了,他劝我多在几天,正月初四他就回来了,我告诉他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可能停留不会太长,本来我这次下来,也是有些神经质,前天晚上,难以..

忽然觉得很想到孟连,思绪便牵着我开始行动。从昆明出发,坐了多个小时的车,总算到了孟连。车在路途有点耽搁,到达孟连,已是下午点多。本来很想接着到大寨的,可是每天仅一趟的车早上就发了。我打了个电话给同学王超,可他回思茅过年了,他劝我多在几天,正月初四他就回来了,我告诉他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可能停留不会太长,本来我这次下来,也是有些神经质,前天晚上,难以入眠,一个人坐着看电视,忽然看到有关孟连的短片,便觉得非去那个号称绿色明珠之地不可了。找不到熟人,我便觉得有些失落,拿出手机,想给恩来打个电话,告诉他我到了孟连,可是在数月前,我果断地删除了记录,回忆了半天,只有些模糊。试着拨了几个,可都是错的,又不想问别人,有些失落。便去找暂时的落脚处,去孔雀宾馆一问,贵了点,便随便找了一家看起来还清爽的招待所住下。进了房间,本来有些累的,但对于这个陌生的地方,多少让我还是有些兴奋。
已近春节,这里的冬天很舒服,也不想洗澡,便一个人走到了大街上。人行道上种了一排排的棕榈树,还有龙血树,给人惬意的感觉。走着走着,才觉肚子有些饿,便找了个小吃店吃米干,米干很好吃。吃完米干,我点起了一支烟,悠然地坐了几分钟,满脑的幻想,幻想大寨的模样,想到见到恩来时,我首先该说什么话,是说“三哥,你吃惊吗?”还是说“三哥,我来了!”还是说“麦!这个地方太舒服了。”……想着想着,我为自己的行为笑了起来,小店老板诧异地看了我一眼。我微笑着起身往外走,我来到江边,那个举办捉神鱼狂欢活动的江边,看着清清的二月里的江水,有些心驰神往之感。顺着河堤,我慢慢地走着。觉得要是现在能和恩来一起这样悠闲地漫步,会是更爽的事。对这个县城有个草草的梗概后,我还是回到房间躺了一会。
醒来时,天已近暗,忽然觉得有些落寞了起来。到夜市上草草吃了一碗砂锅饭,喝了一瓶小雨酒。小雨酒口感还不错。回房间时,我忽然想起,还没有买去腊福的车票,便又去汽车站,谢天谢地,刚好还有一张票,定然已是在最后边的了。听说去腊福的路并不好走,我有些无奈,但想到可以见到想见的人,心情便释然了许多。回到房间,已是近点了,我打开电视,将频道换至科教频道。正播放着百家讲堂,讲述的是孔子。我并无太多兴趣。又调到孟连地方台,播放的又是某部电视连续剧。任电视开着,我倒在了床上,闭上了眼,又开始幻想。幻想恩来在的那个村子那个家,会不会如旅游杂志上介绍的其它村寨一样呢?灰褐色的茅草屋在清晨的雾里隐现,宽大的芭蕉树和凤尾竹一丛丛地撒落在村子里的各处。家里有个火塘,火塘上有一被烟熏得黑黑的铁链和同样黑黑的吊锅,吊锅是圆底的铁锅,有些深,象一个球体被削去了一小片,锅里煮着牛肉,香喷喷的。他们一家人围坐在火塘旁,三个男子吸着水烟筒,咕咚咕咚地响着。哎哟!我忽然意识到明天要去人家家里,又要过年了,总得带点什么东西吧,慌忙穿上鞋子冲到了街上。听说那里的人爱吃方便面和爱喝酒,我便买了两箱好一些的康师傅方便面,和三坛产自楚雄的喜鹊窝老坛酒,又随意挑了些点心。有些重,我想如果还得走太长路的话,带这么一些东西肯定很过瘾。
回到房间,我决定不再去想什么了,还是早早睡去吧,明天的路还远的,况且初次来,在车上可别睡着,以致错过了一些风景。除却衣服,躺着看电视,看着看着便睡了过去,半夜醒来了一次,关了电视,又有些睡不着了,总是停不住的幻想,我期待着赶快天亮,巴不得分分钟就可以到腊福,就可喝着水酒,聊着无边的天话。
第二天,一路上还算好走,比我想像的好走得多,起码也是柏油路,可是好景不长,到了勐马后,就难走得多了,连搪石路都谈不上,车速慢了许多,一个小时才跑十多公里,且灰很大。到了大寨,人被颠得有些不得不累了。下了车,我不知所措地憨坐了一会,有群小孩子盯着我看了好一会。这些小孩子多半不穿鞋,光着的脚丫看起来很舒服,脚趾间分得都很开,这样子至少不会有脚气。肚子有些酸酸的翻,我知道是缺少食物在里面了,但我不想吃。村子真的很美,人家也多,茅屋并不是很多,大都看得出来,是才换了没几年的瓦屋,村子座落在长满了热带树种的大山前,有上百户人家吧,的确如我所想,村子里布满了芭蕉树和凤尾竹,村前是一条狭长的河川地,顺着蜿蜒的河流,是一溜的水田,庄稼早收割完,有少部分田种了些蔬菜,大多田荒着,田里还有水,田里的水在阳光和微风里泛着耀眼的金光,许多白鹭鸟在田间散步,或偶尔飞翔起来,一群群的,很美,真的很美。我坐了一会,去问旁边小店的女老板。
“你好,请问一下,你知不知道恩来家住那里?”
那女人对我的语言反应有些迟钝,但很热情,我不得不用习惯于咬着舌头说的普通话重复了一遍,可她还是没听懂,可能是我有些紧张于问陌生人吧,我调整了一下情绪,平静而慢慢地重复了一遍,她总算听懂了,但回答是:
“我认不得恩来,我们这里没有叫这个名字的。”
我才反应过来,是的,恩来是外地人嘛,虽然在我心里他很伟大,但在别人的心目中又会是怎么样的呢?我才接着说:
“以前,有一些人来腊福水库那里干工程,他们常到村子里玩,后来将呀咪带去做了媳妇,我要找的是那家,女儿嫁到XW那一家,前段时间她们才回来,你给晓得?”
“嫁到外地的女人我们这里有好几个,我晓不得你说的是哪家。”
我又接着费力地将恩来的样子细细描述了一番,那女人似乎有了些印象,她说让他儿子带我去看看。她对她儿子说了些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
小男孩有七八岁了吧,长得很机灵,眼睛很大,有些黑黑的皮肤象缎子般细腻光滑。男孩能说些简单的汉语,他问我找恩来家干什么。我笑了笑,说是来玩,恩来是我亲戚。
村落有些古老,路上偶尔铺着一两块青黑的石板,已磨得有些光滑,没铺石板的地方,被牛马用惯常的步子走出了有规律的坑,一高一低,象是将长台阶平放着一样,只是台阶的棱角被磨成了曲面。行走在村寨的路上,碰到许多人,男人、女人、小孩。女人们大多穿着民族服饰,衣服有些好看,有些象傣族式样,也有点象佤族服饰。见到我,都盯着我看上几秒钟,有人与男孩说上几句话。男孩都是用同样的话“@#$%^”回答她们(只是我真的没去过,要不然我现在也可以重复上几句男孩的话。),这样被人盯着,我好象成了特务,浑身不自在了起来,但我还是装着若无其事,抬起头微笑着穿过各种目光,穿过竹篱,穿过土墙。
男孩指着一户人家说“就是这家。”我们一起到了那家人的门口,门开着,里面有三四个人,一个七十岁左右的老太太坐在火塘旁,用一竹子做的吹火筒在吹火,炭火一红一红的,火苗倏倏的串着,其它人在屋里的各个角落忙着,看不清楚在做什么。但看不见恩来及那个在照片上见过的他的儿子。我们站在门口,小男孩与她们说了话,有一年青的女子来到门口,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但看得出来,是让我们进屋。可能她们以为我听得懂她们的语言。我开口了,用汉语开口,她们笑了,她们也会说汉话。说就是这里,恩来是来了已经一个多月了,只是现在不在,昨天早上带着老婆孩子去孟连了,可能要两三天才回来。
我忽然间觉得有些晕,站着有些不知所措,大概静静地站了近一分钟,才将手中的东西提进了屋。反正每天往返一次的车已走了,回孟连也不可能。年青的女孩说:“不怕得,你就在这里玩着,我们这里还是好玩的,他们说不定后天就回来了。”两个不算老的老人也很热情的招呼我,看起来象是恩来老婆的爹妈,只是我说话他们听起来很费力,他们说话我听起来也很费力。应该叫阿叔的那个人倒了一大碗酒给我,陪着我说了些话,他们问我是恩来的什么亲戚,我不想撒谎,我只说是一个玩得很好的朋友。
夜渐渐袭来,天快黑时,才吃饭,红米的饭很好吃,我现在忆不起来吃的是什么菜,很简单,但真的很好吃。年青的女孩吃了饭后,有几个朋友来约她出去玩去了,阿叔又倒了一碗酒给我,他打开了那台吋的电视,看的是安徽台,已近春节,广告总是给人很喜气的感觉。喝着酒,我话多了起来,老是问这问那,说着自己到过的其它民族地方的旧事,阿叔“嗯嗯”地应答着,不知他听懂没有,但阿叔说我喝酒还可以。有一瞬间,我想我明天还是离开大寨算了,如果在孟连遇到恩来他们,再另做打算。我将想法对阿叔说了,阿叔说:“难得来,过了年再走,这里过年很好玩,打歌,吹葫芦丝,小姑娘多。”是的,我真的很喜欢这么个质朴的地方,但见不到恩来,我心里很失落,尤其在酒的催化下,失落得有些顽固了起来,我礼貌地回答着,重复地说些感激的话,但我还是执意要走。后来阿叔说打电话告诉恩来,让他们明天就回来。但我觉得这次来大寨已经很突然了,既然这么阴差阳错,我还是走了算了,反正已经到了。
这一来,就奔着“到孟连去,到腊福去”的话而来的,我觉得有行动就行,虽然也想要结果,没有也无所谓。做了想做的事,那才是释放情绪,于是撒谎告诉阿叔:“不消了,恩来的电话号我知道的,我也带着电话,我打过,关机了,可能电池干了,他出门时忘了带充电器了吧!”
家里床铺少,他们让我睡恩来他们的床。我很想就在火塘旁坐到天亮,只是初到另一个虽然看起来很亲切但又是陌生的家,我不能说这样的鸟想法,他们也不会同意。那晚我就在恩来他们的床上睡了。床铺清爽而舒适。冬的夜晚没有夏的虫鸣,也没有蚊虫的骚扰,很安宁,偶尔听到有狗在叫。我胡乱地想着心事,觉得自己这行为对自己来说有些惊天动地,又觉得很可笑。因为喝了太多酒的原因,冥想中,我渐渐睡去。
第二天,在他们家人热情的挽留下,我还是走了。走到村头时,我忽然想起了徐志摩《再别康桥》中的这一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地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西边的一片去彩……”
中巴车起动了,我频频回头再看看这个美丽、质朴、安详的村落,我觉得眼睛有些潮润,拿出黑眼镜戴上,害羞地低下了头。不过,没人认识我,就算泪喷涌而出又何妨呢?于是,我抬起头望着车顶,任泪水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