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同志的午夜童话

正文字体:  
日期:2008-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我想,在自己失去了全部衣物,且又赤身裸体的情况之下,如何能够不为人所知的,重新回到我原先的生活当中去哪……昨天晚上,还是那家酒吧。吧台里面闲暇的服务生,随了这播放着的动感乐曲,下意识地摆动着自己的屁股,一扭一扭的。对于我,无论这音乐如何得尖锐、震荡、急剧,都难以驱散自己内心的那一份..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的八、九点钟了。
站在宾馆房间的窗前,凝望着楼下行人如织如流的大街,我在开动脑筋想办法。
我想,在自己失去了全部衣物,且又赤身裸体的情况之下,如何能够不为人所知的,重新回到我原先的生活当中去哪……

昨天晚上,还是那家酒吧。我一个人,孤独的飘魂一样,寂寥无声地轻轻走进去。然后,又悄悄坐在了墙边那个不起眼儿的角落里。
因为不是周末,酒吧里的人气不算太旺。由此,激烈的爵士音乐也就震耳欲聋地响,在略显宽余的空间里肆意鼓噪着人心。吧台里面闲暇的服务生,随了这播放着的动感乐曲,下意识地摆动着自己的屁股,一扭一扭的。冷霜般的眼波还飘忽在每一位客人的身上,钩魂有术。且将那GAY吧的氛围渲染得淋漓尽致。
对于我,无论这音乐如何得尖锐、震荡、急剧,都难以驱散自己内心的那一份孤寂;无论这音乐如何演变为声电的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都难以突破自己内心的那一层隔阂。这就是现代都市人最为流行的“心病”,这就是现代都市人最为坚韧的心“包装”。
——堵不死,填不满的洞,还有着撬不开,扯不烂的壳儿。难啊!
再一次环视偌大的酒吧。昏昏的灯光底下,映照着的都是些颓废的脸面,空洞的眼神。
我熟悉其中一些人的身体,自然也包括他们隐私器官的尺码,或大,或小;我熟悉其中一些人爱床上的型号,或,或;我熟悉其中一些人的隐性习好,有喊的,有叫的,有药力十足,经久不倒的……然而,此时此刻,所有人的脸上都显露着清一色的陌生表情。
——玩过了,又有谁还会动真格的哪?
一切虚渺,一切失真,还到哪里去找寻什么永恒啊!没有看见自己面前杯子中的啤酒泡沫吗?一阵沸沸扬扬的热闹过后,逐渐趋于平淡,消失了。还有手中一截闪着星火亮儿的香烟,也在不知不觉中燃到了尽头。两个手指轻轻一掐,一捻,那烟蒂就努力翘着性感的屁股,立在象牙瓷的烟缸里面摆pOSE去了。
——什么都了结了。就这么简单。
思前想后,又有酒的陪伴,自己真的就在不知不觉之中,打发了一段闲散时光。只是由于这晚间,企图以足量的饭菜与酒水,来填充内里无以名状的空虚。此刻,我的胃肠产生了异样的饱涨,还有那加紧了的排泄感觉,一阵强似一阵。稍后,我便起身离开了座位。
我沿着酒吧一条长长的过道,去往尽头的卫生间。及等走到了那门口的时候,才发现有两个上了年纪的反串演员,正在那里面洗脸上浓厚的彩妆。听到了我的脚步声,他俩一同抬起头来,冲了我略显友好地笑一笑。
“妈的!夜鬼。”我在内心暗暗地骂一句,没有做出任何的表情,立刻折回头来走。

由于内急强烈的缘故,我出了酒吧的门,径直奔了相邻的一座公共厕所。疾冲进去的时候,我对着胖乎乎的守门人说:“出来时再付给你钱!”那人扶一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点头应许了。
厕所里的灯光不算太明亮。我就于这份不明亮之中,努力翘着自己性感的屁股,秀一个“思想者”(法·罗丹)的pOSE。我安安稳稳地蹲在了厕所的便池之上,解决着个人急需解决的“内部问题”。正是在这个时候,我嗅到了一股刺鼻的异味儿。我点一支烟。
在忽明忽暗的火机焰苗照耀下,我从厕所隔断内一处最隐蔽的角落里,发现一张写了字的“不干胶”粘贴纸。好奇心驱使我继续燃亮着火机,把那白纸黑字反反复复看了个仔细。只见那上面写着的是四句古典诗歌般的短话,“真心寻觅,同性伙伴;真情营造,午夜童话。”之后,还附注着一行类似于电话号码的数字。
尽管“真心”与“真情”这带有热度的字眼儿,同当前气味儿浓浓的环境极其不相符。然而,我还是仿佛从一团化不开的黑暗里面,看到了一束跃动着的焰苗,闪亮闪亮的。拼命地转动着思想的万花筒,于虚无之中变化着斑斓的图案。我相信今夜会遭遇一丝前所未有的光明;会遭遇一丝前所未有的温暖。它们足以驱散自己内心的那一份孤寂;足以突破自己内心的那一层隔阂。要知道,我已经寂寞的太久,渴慕的太久……
“喂!您哪位?”在毅然拨通了那个号码之后,我听到手机里面,传来了青春悦耳的声音,“您打电话找我有事吗?”顿时,一阵清风携带着足量的氧,将那焰苗转化为了熊熊的火焰。随了体内一股强烈的燥热升腾、弥漫过后,我更为自己先前那一份坚定的信心而狂喜。
我说:“我看见你留下来的电话号码了。”
“……”大段的停顿时间。
我又说:“那电话号码是你留的吗?”
他反问了我,“您是在哪家‘公司’看到的?”
我告诉了他说:“在酒吧附近的这一家呀!”
“噢!”又是大段的停顿时间。
然后,他问:“您什么意思呀?”
“当然是想见人了。”我毫不犹豫地回答了他。
还是停顿。象是急于要看的风景,时不时地被障眼的云雾所遮挡住。随后他问了:“现在吗?”怯怯的声音,犹如从最远的远方传扬了过来。
“你正忙着吗?”我说。
“不,我有时间。”他说。
一不小心,竟然有一段奇缘从天而降,而且事情从开始起,就顺利地让人难以置信。因此,我几乎是裸着光屁股,从厕所的蹲位上窜起了身……
正当我撒着欢儿地要往外跑时,一个急溜溜的声音拦住了我,“哎!慢走!进门费。”我愣神的功夫,那守门的胖“眼镜”又说:“两毛钱,不多收你的。”
我一边数点着手中的零钱,一边大略地观察着守门人所处的环境。小小凌乱的单人床,一台“吱啦”作响的老式半导体收音机,长约三尺的剥漆旧条桌。桌面上还堆放了一大摞廉价的粉色卫生纸,预备着递送给入厕者擦屁股用的。这场景,我印象很深刻。
疾步走出厕所的大门,我立刻就感受到了夏夜的风,清清爽爽的,象是一个会撒娇的孩子,打着滚儿直往人的怀抱里头钻。
——多么美好的夜晚啊!不再多想,我直奔了路口那棵白果树的底下——我俩的约会地点。

片刻过后,有电话来。“我在出租车上了。”他先是这样地说。尔后,又无不担忧地补充上一句,“只是我们还不知道彼此的情况,是不是行事太匆忙了些?”
这算得上什么哪?我只用了一口气的时间,就竹筒倒豆子般地通报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年龄、身高、体重,以及隐私器官的尺码。这是圈子内的规矩,我懂。我还非常男人的,毫不介意地放弃了对他的询问。虽然我也很想知道。
一支烟的功夫。一辆猩红色的捷达出租车出现,并稳稳地停在了离我不远处的加油站门前。我飞步上前,热情地迎了过去。
借着路灯的光亮,我彻底看清楚了这人的本来面目。他,一个俊秀的男孩子,二十岁左右的模样。身着一袭白衣,从幽深的黑暗中走来,亮在了明晃晃的灯光之下。恰似一株突破了污浊,亭亭而立的水仙花。只是那被长长头发半遮半掩的眼神中,藏有永远也不能够解得完的忧愁。再近一些的距离看,这男孩更宛如黑色禁药耽美作品中的漫画人物,脱离了画面,悠然飘落在了我的眼前。
“嗨!”算是一声简单的招呼过后,他又说了见面的头一句话,“今天的天气挺好的。”
我笑一笑,应答了他:“是,挺好的。”还随了他的话语,真的抬起了头来,煞有其事地望一望天。
“你什么型号的?”接下来,他又切入了一个正式的话题,“?还是?”
“我,。”我说。
“?”他有一些疑惑,皱了眉,迎过脸来。“什么意思呀?”
“的面前我是,的面前我是。二者兼备呗!这个你还不明白?”随即一扬头,我就把骄傲的目光瞥上了高高的树梢儿。
“啧啧啧!看看把嫩(你)给能的。”极度“夸奖”的同时,他的口舌也学了老年女人,灵巧地咂出了一连串的响声儿来。紧接着,他又凑过来了身子,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么说来,那你就是这个圈子里的恺撒大帝唠?!”一句恭维的话,包含了打趣儿的成份,不轻不重,犹如一阵清凉的小夜风儿,细柔柔地吹拂过来。
听罢了此话,我们二个人都垂下了头,双手也抄在了裤兜里面,脚碾着透过了繁密树叶筛下来的碎碎灯光,还各自笑出了声。
笑过之后,他又仰起了脸来,一脸严肃认真地告诉了我说:“今天晚上,你怕是做不成了。”
我诧异的问,“你什么意思呀?”
“我们做吧!”说罢,他紧紧地抿着嘴儿,强忍着自己的欢笑。
“什么是做呀?我还没有尝试过哪!”我被调动起了一切情绪,迫切地追问着,“告诉我好吗?”
“如果您还能够接受新鲜事物的话,我们这就找地儿去。你我真情营造——午夜童话!怎么样?”他真的微笑了起来。其实,我看他的眼睛,除去了那一份忧愁之外,还闪烁着些须飘忽不定的东西,令人猜也猜不透。
“当然。”我始终是满心欢喜的。
“叫我小丛好了。”在得到我肯定答案的同时,他突如其来地对我讲出了自己的名姓。且又灵巧地一转身,异常关切询问起了我,“怎么称呼您哪?”
“祯。”

我们去了位于附近一座商厦顶楼,一家不带星级的宾馆。在那宾馆面积不大的大堂里,我们准备做入住登记。
“哎呀!”男孩一声惊叫,“来得匆忙,我的身份证没有带!”
“那用我的吧!”我说。
然后,他非常仗义地讲,“那可说好了,明天由我来结帐。不许抢。”
在上升的电梯里,他显露出了惆怅的表情。一声哀叹过后,他说:“要是让妈妈知道了,我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她非打死我不可呀!”空气骤然紧张、压抑了许多。我默默无语。
进到了宾馆的房间。一直的时间里,他再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紧紧锁住了双眉,在灯光底下吸烟,一支又一支……
许久,他从一种沉浸当中猛然回醒了过来,扭一扭身子,看一看我。然后,手指熄灭了一个烟头,对着我说:“你,洗一洗吧!”
我顿一顿,还是听了他的话。我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并且将它们一件一件地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