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一个九年前的故事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母亲生我那年,父亲已近花甲,我是名副其实的老来子。父亲是抗美援朝的老兵。在童年的记忆中,父亲似乎一天小时一年天都是一副不怒而威的表情。但我却不敢越雷池一步,原因很简单,聂于父亲的神威。

母亲生我那年,父亲已近花甲,我是名副其实的老来子。上有六个哥哥姐姐,所以我的童年套用《长恨歌》里的一句词“三千宠爱于一身”一点都不为过。不过,在这“三千宠爱”中,独独少了一种爱——父爱。父亲是抗美援朝的老兵。在童年的记忆中,父亲似乎一天小时一年天都是一副不怒而威的表情。还好,我上学从未让他们操过心,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光阴荏苒,转眼已上到高三,我也生得.的大个,浓眉大眼,从小几乎又没干过农活,皮肤白皙,加上成绩优异,自然少不了异性的“关注”和暗示。十七、八岁本是少男少女怀春情窦初开的年龄。但我却不敢越雷池一步,原因很简单,聂于父亲的神威。只能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记得那时课余唯一可以放纵一下绷紧的神经的节目,就是去镇上的歌舞厅混上一会。当然,这一刻的放纵也是背着父亲的。因为那里面几乎是集结了附近村子里所有二姑娘吃鸡腿——油(游)手好咸(闲)的人。农村里的伢子能上高中的简直是凤毛麟角。初中毕业甚至没毕业就顶个劳动力用了。农闲时节那里面就热闹得不用说了。我和他就是在那儿认识的。

其实在那之前不是不认识他,而是我们的生活轨迹根本就没有交集。他是镇上有名的小混混,几乎附近几个村子的混混都唯他是大。我的生活除了读书就是读书。生活轨迹几乎就是在家——学校——厕所之间来来回回的转圈。祖辈为农的父母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读书跳出“农”门呢。何况父母一辈人的心中总念着: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那天是一个月里难得的一次月假(高三一般每个月只放一次假)。回到镇上,想着整天一副蜡象般没有表情的威严的父亲的脸。我就踌躇了。在学校里,老师总像个赶车的马夫使劲的甩着鞭子“赶”着我们学习。回了家却找不到一点“阳光”。我就不想回去了。恰逢舞厅里人声鼎沸歌舞升平的。我几乎没什犹豫就迈了进去。舞厅里唱歌是元/首。不唱歌是不收费的。虽然音响效果不什优越。但在那个时代算时髦的了。哪家有台寸的彩电都是稀罕物儿了。哪像现在还有什么立体声、低音炮。环绕立体声就更不用说了。

舞厅正中就一个旋转的霓红灯,天花板是用油漆漆黑了的木架子搭的,木架子上缠绕着一些塑料的藤叶。旋转的霓红灯的灯光照下来,就有了不断变幻的班驳的影子。什么紫光灯聚光灯几乎还没人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其实那里面还是男的居多。来的几个女孩子几乎都是即嫁或已嫁的跟老公一起来的。起初我只是坐在一个角落里听别人喊歌。听着听着就想笑。因为很多人唱歌都发音不准,“花”唱成了“发”,“飞”唱成了“灰”。这也难怪,乡音难改嘛!

舞曲开始播放时,我仍旧一个人坐在座位上,其余的人都群魔乱舞似的在霓红灯下扭着他们的身躯。有老婆有女朋友的就陪着老婆女朋友一起跳。没有舞伴的就找好朋友一起搭伴了跳。那次月考成绩不怎么理想。所以我也没了去扭几下的兴致。其实我也只想让这些聒噪的声音暂时占据我的思绪,削减一点学业上的压力吧。

一段轻缓的音乐漫入耳膜的时候,我靠在了椅背上跟着音乐恍了起来。忽然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能请你跳个舞么?我瞪的一下睁开眼,险些摔个癞蛤蟆朝天。他一支手伸过来扯住了我的衣袖。才将我拉着。或许我的骨子里有些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我跟着他走进了舞池。况且我牛高马大的,他能把我怎么着呀。

在舞池里摇晃的时候,我打量了这个男孩,一米七五的身高(略比我矮),很匀称的身材,一张国字脸,眉眼虽称不上清秀,倒也有几分帅气吧。后来互问了年龄姓名,我才知道他只比我小月份。就这样,我们算是相识了。

农村里的人文化水平普遍不高,何况那时候二十岁不到,两个男孩子几个男孩子粘在一起也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根本不知道同性恋这个词。所以我们的交往是很光明正大的。当然,那个时候的我们也根本不知所谓的爱情是什是么。之后我也从未刻意的去找过他。要是套用一个文雅确切一点的词形容我们的关系的话,那就是“泛泛之交”吧。何况那时我正值高三,一月才有一天半的假。

那年七月,我如愿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成为村里唯一的一名大学生,家里还为此摆了酒席,自然也给身为老红军的父亲脸上添了不少光。

同年十月,正值国庆长假,我没有回老家。正待在寝室里发呆时。突然一名同学走进来告诉我,说传达室有位老乡找我。一路疑惑着,心想应该是高中同学吧。挖空心思了都没想到是他。

我们在学校外的餐馆里吃饭喝酒。我问他怎么知道我的学校的。他说你小子是村里唯一的一个考上大学的,哪个不晓得你小子光宗耀祖了呀。然后再到你家问问你老爸不就知道了。我“哦哦哦”应了几声算是回答了。那时也还算年少懵懂吧。压根儿就没把他这一番“找寻”的心意往心里去。只当是投缘吧。

之后我又问他,你该不是特意到省城来看我的吧?他说,哪里哪里,我是跟着师傅来这里帮人家装修。

饭吃饱了,酒也喝足了。心想人家大老远的跑来看我,我准备掏钱买单。还是被他抢了先,他说你一个学生有多少钱呀。我没有逞强。心里却有丝丝的感动。因为喝了酒,红着脸不敢回学校。我们就东一句西一句的在街上恍着侃着。因为从小没出过远门,又身在异乡,还是同龄人,那一刻心里有了别样的温暖。

大学四年里,他只要是来省城装修,基本都会来看我。陆陆续续的有五六次吧。有时会说城里人如何瞧不起他们,有时候又说当徒弟的委屈,有时还会流露出对大学生活的向往。我虽称不上善解人意,但相比他还是多看了几本书吧。还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开导几句。

再想想那些岁月里,众多的哥哥姐姐没有一个来学校看过我。在年幼的生命记忆中,他们更像是我的长辈,呵护我棵小树苗。只有他,不是兄弟却胜兄弟。

叶黄叶黄几春秋,我大学毕业了。仰仗父亲老红军的薄面,谋到一份机关单位的工作,却要等上大半年,等那个空缺。那是我人生里最逍遥的一段插曲吧。天天吃饱了游玩,玩累了胡噜大睡。于是我们又在那初识的舞厅里混。他虽不当大哥有几年了。但当年的名声还在,那些小我们几岁的弟弟们还是对他毕恭毕敬的。一来二往,我也跟他们混熟了。还学会了抽烟,他却不抽。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源升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我总是会忆起一个二年前为岁的男孩。他工作能力相当突出,年纪轻轻,便是东莞塘厦镇某家物流公司的站长。可能因为他是当时里面唯一一个名字里有长安二字的网友,所以我只能和他聊天了。只是我没有视频。…[查看全文]

  • 曾经爱过一个人

    爸爸,你好。再给你写信时,我已经没有自尊,是吧。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可是我为什么在那一刹那会哭泣。…[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