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你失恋所以我失恋

正文字体:  
日期:2008-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记不得那一夜有多深,月亮煎熬成咖啡的颜色,忽浓忽淡的香烟味怂恿我打开电脑。 聊天室里的人不是很多,没有白天的热闹喧吵,反而更觉暧昧潮湿。我闻着惨白灯光下咖啡加香烟的味道,电脑跳闪的屏像定格的闪电。我:我喝了太多的咖啡。

记不得那一夜有多深,月亮煎熬成咖啡的颜色,忽浓忽淡的香烟味怂恿我打开电脑。卧室的双人床在凌乱的床单下尖声冷笑。

聊天室里的人不是很多,没有白天的热闹喧吵,反而更觉暧昧潮湿。

他的名字叫“橘子药水”。

不是香水。

我闻着惨白灯光下咖啡加香烟的味道,电脑跳闪的屏像定格的闪电。血液在僵涩的管道里没急没缓的流。

药水,不是香水,能够医治病痛。

我的头微微痛。我感觉在感冒

我与他打招呼。

他:这么晚了还跑来聊天?

我:我喝了太多的咖啡。

他:还好,不是失眠症。

我:不,很糟。我和我的床在分居。很难过。

他:呵呵。:p

我再点一只香烟。淡蓝的飞烟里瞥见电脑桌上的相框,小燃在肆意的笑。乌亮的眼睛里藏着捉摸不定的自由。

我把相框推翻到地上。很闷的一声,像点燃燃气炉,蓝色的火焰舔着空气。

三秒钟后我把相框拾起摆好。

我和他继续蜻蜓点水似的聊天,黑色的网络里埋着无数放荡而寂寞的种子,在夜里别无选择的成长,长到疯狂,然后在网络以外的时间溃烂。

天蒙蒙亮的时候,他说他要回寝室了,今天可能无法去上课了。

小燃离开已经有三个月了。我觉得这三个月熬的好慢。就像一壶水怎么也温不热,咖啡却要过期了,是呀,什么都是有有效期的。

几个数字,一个时辰,隔开了新鲜与腐烂,隔开了商品与垃圾,隔开了热恋与分手。

也隔开了存在与消失,生与死。

看似很公平。无话可说。

想一想和小燃在一起已经三年了,真快。快得还不及三个月的十分之一。

我匆匆喝完咖啡,收拾文案赶去上班。


三年,该发生的都发生了。爱也爱了,打也打了,哭也哭了,伤也伤了,吵也吵了,到现在,分也分了。

还缺什么没有发生?

我在十二楼的写字间里开始我的工作。我仍旧系着小燃送我的咖啡色领带。

那过了有效日期的礼物,还紧紧缠绕在我的脖颈上。

网上的相遇让让每一个人想入非非。越难以感觉的东西越是诱惑。看不到听不到触不到只希望前方是个陷阱。陷阱越深不可测越有刺激的幻想。

陷阱上盖着一层薄薄的恋爱般的梦魇做伪饰。

我和他在深夜再次相遇。我问,你相信网恋么?

他:怎么?

我:只是随便问问。

网恋从失恋开始!他的回答。

我的手抖一下,旁边的咖啡似乎更加凉透。

他:没有失恋过的不是好男人。

我:好的具体标准是什么?

他:属于黑夜的是好男人,象你和我。属于白天的是男人,象我的导师和同学。

我:呵呵,我可不好。你如何,我也不知道。

他:呵呵,那你的意见呢?有网恋么?

我:失恋从网恋开始。

小燃在网上聊的天昏地暗的时候,我没有察觉。等我感到变化时,他已经准备离开。

那个下午有风吹近来,白白的窗帘一抖一抖,像过气的黄梅凋病卧在半空中。地板很干净,暗黄色的木料,遍地植物的干尸。

小燃很平静的把门钥匙从钥匙扣上解下来,放到桌上。

他说,我,有了别人。

他说,要打架么?

我的尊严捏紧我的心房站在那里。我们都是男人。

他提起那简单的行李,转身。

他用很遥远的声音说:严,你还记得么?你说过,我们的爱没有未来。

我体内所有坚强的东西在他声音里彻底的支离破碎。

那个男人在楼下等他,小燃钻进他的奔驰轿车。他们在坚硬的马路上离我越来越远。

我躺在地板上一只接一只的吸烟,扼杀着房间里最后的氧气。我看到身体那一端的脚趾,像顽固的礁石。我觉得自己沉在绝望的海底,一群鱼在身边悲伤的游泳。

我看着我的电脑。它嘲讽的笑我。

它带给我薪水。它带走了我的爱人。

它背叛了我的感情,我是否还要依靠它来保证我的安稳与平实?

我关了窗,风吹不近来。窗帘子垂下去,它逃不掉寂静的死亡。

我开始在聊天室里注意他的名字。果然,他来了。

他:我今天去看了蝴蝶邮票展览,很棒!

我:呵呵!

他:怎么?你也去了吗?

我:没有。只是有一点点巧合。那展览会的海报是我设计的。

他:呵呵!

我用一只鱼缸替换了那只相框,飘荡的金鱼在水中鳞光闪闪。

他:怎么会是你?

我:怎么不会是我?

他:那海报设计的让人感到窒息,像世界末日的展览,展览的是人类最后的一朵玫瑰。

我:你把我讲的好恐怖!

他:呵呵,夸张是大了点。但确实有一点点黑色的不快乐。

我:什么?

他:当夜晚你熄了灯之后,你是感到快乐还是不快乐?

我;我不知道呀。

他:如果很快的就睡的着,就是黑色的快乐。如果怎么也睡不着,就是黑色的不快乐!

怎么?我设计的海报竟是午夜的失眠?

我自己都觉得新奇!

他:如果睡不着还爬起来上网聊天,那就是最最黑色的不快乐。

那是大学二年级。炎热的盛夏。

白天是明闪闪的闷到浮躁的阳光。到了晚上,蚊虫乱舞。湿腻的夜风中,细绳上蓝蓝白白的球衫和T恤晃晃悠悠,喏大的操场在月色下像个欲望的旋涡。

争战和爱的欲望蠢蠢欲动。

我和小燃在寝室里吵了起来,因为一个陌生女孩的模样。

他说丑陋。我说漂亮。

接着就莫名其妙的彼此挖苦讽刺起来。

到最后,他骂我:色棍!

我则冷笑一声:变态!

小燃脸色顿时大变,嗖的扬起手。

我也呆住。我竟看到他眼里是如此愤怒的恨意,恨到全身的毛孔里。


他的手掌没有打下来。他摔门而去。

我动弹不得。每个关节都酸楚到不清醒。他满是恨意的眼神直刺到心口。心跳变的模糊而透明,一下,一下,又一下。

我似乎闻到一股淡淡的腐坏的花香。我的手指甲磷光闪闪。

寝室楼外有一颗离我很近的星。我们的距离以光年计算。

我在操场上找到小燃时,已不知夜有多深。

寝室楼与教室楼都已经熄了灯,黑乎乎的象山峦。翻过了一座,还会有一座。

他被围在几只啤酒瓶之间。我气喘吁吁的跑过去。我疯狂的找他。见到他,他闪亮的眼睛象星辰。

我二话没说就一个耳光打过去。

我也不知怎么会这样子。我可能找他找疯了。

急的,吓的,心跳的。

他只是轻轻笑一下。象一株没有味道的植物轻抖身上的露珠。他的眼中尽是满足与惬意。

我扑过去吻住他。

所有以前昏昏噩噩心潮暗涌的情愫这一刻像烟花在夜空怒放。

一串串绚烂得让人感到疼痛。

胸膛压紧着胸膛,心跳到另一个人的心里。星光扑打到我们的肌肤上,刺上一辈子褪不去的文身。血腥而美丽。

我们碰翻了啤酒瓶。酒流淌了一地。硕大空旷的操场上一层一层脚步的轮廓。青草的腥味和酒精的香味淹没了整个世界。

暴烈而沉迷。

那一夜没有声音。楼宇黑的象山。

他告诉我,他们学校的一位女生前天跳楼自杀了。

她查出患了梅毒。被要求退学。

她穿了一件万块的范思哲紧身裙从寝室楼上跳了下来。

他说,她的骨头都拽碎了,可那件范思哲依旧鲜亮。很多女孩子看了都呕吐不停,然后感慨的说名牌就是名牌,到死都不走样。

他问我,是死亡可怕,还是梅毒可怕?

我:有时活着比死亡可怕。有时言论比梅毒可怕。

他:如果有一天我被发现了,成为丑闻,我该如何?

我用力的吸烟。满口腔绝望的味道,微微的甜。

杀人不见血。

我:毕竟谈恋爱不是梅毒,不要自己吓自己。毕竟谁都没有做错什么!

他:你的回答我不满意。

我再用力的吸烟,火星红亮的刺人眼。

我:我知道你说的不止是你自己,而是我们。我也不知道该如何,真的。我永远也不想知道该如何。

他:自欺欺人?

我:自我安慰。只能如此。

他:是,只能如此。

我们注定坠落的姿势生活。

像一串串烟花,绽放时像甜甜的血花。

我爱!我什么都不怕!他最后说。

毕业时,大家都笼在低回的心酸中。

虽然都瞥着劲准备在花花世界里杀出一条血路来。但难免要和一些人分离。

可能永远不会再见。

曾牵过手的,分过手的,暗恋过的,热恋过的,同了居的,堕过胎的。天涯海角,各奔东西。

我和小燃都很平静。我们知道我们不能分开。

到最后离校的几日,校园里尽是哭泣着接吻的情侣。车站月台上每日都在上演伤情的十八相送。

人山人海的离别中,我和小燃悄悄握紧一下手,看彼此的眼睛。坚定不已。

在一起。我和他都铁了心肠。

我们租了这间简陋的房子。能看的到阳光。风在窗外扑啦啦的吹。

到了夜里,无休无止的爱吞噬了星光。我们拥在一起,感觉明天就是世界末日。

我们一起颤抖。

我们很兴奋,觉得我们的爱一直延续到人类在宇宙消失。

后来不停的传来大学同学中的情侣一对对分手的消息。我和小燃都感到十分骄傲。我们不自觉的认为:我们的,才是真爱!他(她)们的,不过是泡沫。

“我们能笑到最后!”我和小燃都很自信。

小燃领了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